第97章:索欢求爱

    看到这一幕,凤宸息忍不住吹了一记口哨,眸子微眯,幸灾乐祸的笑出声来,低声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啊,这丫头,真是有趣!” 夏微澜摇头一笑,这个凤宸息,总是幸灾乐祸的笑别人,哪来要是遇到了命中克星,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宴会还未结束,夏微澜觉得有些累,正打算回房之际,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她转过身,看到来人,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听妍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安昕妍看到夏微澜,微微一笑,露出唇边的小梨涡,低声道:“叫我小妍就好了!” 夏微澜点头颔首,眸子微微一闪,淡淡问道:“你在找景云?” 安昕妍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生气的握紧拳头,杏仁大眼喷出火光,恨恨地道:“是啊,又让他逃了,我是豺狼虎豹吗,怎么看到我就跑?” 夏微澜忍不住捂唇一笑,这个女孩,性子还真是单纯又直接呢? 心中有些犹豫,沉吟片刻,还是问了:“小妍,你是真心喜欢景云么?” 安昕妍的眸子眯成一条缝,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啊,最喜欢他了,尤其是他害羞的样子!别看他平时,都一幅冷冷清清的模样,其实,我知道,他的内心很温柔,也很寂寞,既然喜欢他,就不能放任他一个人不管。” 夏微澜想起夜景云孤寂的背影,也忍不住伤感起来,她现在唯一记挂的事,就是景云哥哥的幸福,若是他能找到相伴一生灵魂伴侣,那该是多么让她欣慰的事。 她和亦寒,现在能过得这么幸福,都是多亏他的帮助与成全! 不管是不是出于无奈,她的选择,终究是伤了他,可是,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正如眼前的女子,也不能勉夜景云去喜欢她。 想到这,夏微澜蓦地抬起头,看着安昕妍的眼眸,认真的问道:“若是……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办?” 景云是个对感情非常执着的人,她真的很希望,他能够早日放下,敞开心扉,去认真接纳新的感情。 闻言,安昕妍笑了起来,云淡风轻地道:“那是他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他没权力,叫我不要喜欢!正如他喜欢谁,我也没有权力,叫他不去喜欢。” 夏微澜不由一愣,眸中掠过一丝晶亮,道:“喜欢你,但与你无关,真是奇怪的想法!” 安昕妍挑了挑眉,脸上浮现不以为然的神情,微笑道:“我知道,他心底有一个,深爱入骨的人,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也许你会觉得我的想法很奇怪,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等着男人来喜欢?我喜欢一个男人,就是要缠着他,到我不喜欢他为止。” 夏微澜看着一脸坚定的她,淡淡道:“这样的话,你会很辛苦,永远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不会觉得不甘么?” 安昕妍扬了扬唇角,缓缓抬头,看着天际上的皎月,眸中闪烁着一片清辉,轻轻的说道:“如果一开始,就想从他身上,寻求得不到的东西,那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也会变成一种痛苦。所以,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就这么缠着他,直到我不喜欢他了,再潇洒的离开!如果,我一直都喜欢他,那就缠他一辈子!” 夏微澜有些欣喜的望着她,随即笑了起来,“还真是不错的……想法!” 安昕妍微笑的回过头,看着夏微澜的眼眸,郑重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爱人的方式,谁规定女人,非要三贞九烈的只喜欢一个男人,只拥有一个男人,傻傻地吊死在一棵树上?谁规定女人,不能有自己的选择?” 夏微澜微微一笑,这个女孩,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比想象中的成熟,也更懂得抓住幸福,说不定,真的能打动夜景云的心呢! 冷唯墨看夏微澜一直在发呆,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夏微澜回过神,眸中满是笑意,淡淡道:“我在想,安昕妍真是个潇洒的女子,我很羡慕!” 冷唯墨微微一笑,拉住了夏微澜的手,低声道:“有什么好羡慕的,现在的你,很好!如果你是那样的性格,只怕,我们就没有机会走到一起了。” 夏微澜回眸一笑,悄然的依偎进他的怀中,柔声道:“是啊,只有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才能成就最大的幸福。我希望景云哥哥,能牢牢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冷唯墨笑着点头,如今的他,已经学会了珍惜,“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夏微澜微微仰起头,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皱眉道:“你到底有没有生为人父的自觉!” 冷唯墨轻哄着,重新将她揽入怀中,轻喃道:“也许你会觉得我混帐,如果你和孩子,同时遇到危险,必须要舍其一,我一定会选择你,就算事后,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 夏微澜明白这个男人残酷背后的深情,叹了口气,低声道:“亦寒,如果当初,我选择的是景……” 没等她说完,冷唯墨火热的双唇,已经狠狠地覆上她的小嘴。 夏微澜浑身一颤,感受到他强烈的欲/望,身体不可遏止的抖了起来,“亦寒,我、我……” 冷唯墨趁着喘息的空隙,深情凝望身下的女子,明眸如水,粉颊绯红,呵气如兰,他怎受得了如此的诱惑,迫不及待的拉开她的衣袍,柔声安慰道:“别怕,我会温柔的……” 夏微澜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噗嗤一笑,怎么听,都觉得好急/色! 冷唯墨看着笑得乐不可支的女子,眉心微微一蹙,手下一个用力,华美的粉色纱裙,应声而碎,下一瞬,手已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欲/望,像潮水一般涌来,将两人的理智,击个粉碎! 夏微澜头昏脑胀,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一阵战栗袭来,她快要窒息了! 炙热的唇,从上而下,似细雨般缠绵,又如烙铁般灼烫…… 最后,轻轻的来到她的胸前,亲吻着她的樱红,随着他的吸吮,奶水一点点的流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从脊背末梢涌了上来。 冷唯墨轻轻一舔,不过多的停留,缓缓抬眸,看了看夏微澜的迷乱情迷的眼眸,故意不继续刚才的动作,邪魅一笑。 夏微澜闭上眼眸,难耐的呻/吟出声,双手揪着被褥,身子不能自控迎向他! 随着电流传遍身体,意识也在慢慢抽离,暴雨般压下的侵袭,让她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手已经不听使唤的,抓住他的手臂。 冷唯墨格外的亢奋,手缓缓的住下探去…… 夏微澜无力的弓起身体,抑止不住的剧烈颤抖,唇中终流泻出几声娇媚的呻/吟。 冷唯墨的舌尖唇齿,尽情的挑逗着她最脆弱的地方,快/感排山倒海而来,冲击得她几乎失去了理智,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心脏一阵猛缩,涌出无数的满足与渴望。 冷唯墨眉梢眼角的眼神,是如此邪魅,如此张狂,被红烛的光晕染上了一抹绯色。 夏微澜不敢凝视他深邃的眼睛,原本是漆黑如墨,如今却带上了极暗极深的幽蓝,变作深不见底的漩涡,晕眩,更让人窒息。 她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激烈深吻的强烈感,还残存在唇齿之间,却不知这样的动作,给冷唯墨带来怎样的刺激。 他的身体,向下一倾,温柔又强势的进入了她! 情/欲高涨的眼眸,看着她绯红的小脸,伸出舌尖,描着她的唇,画了一个圈,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怜惜,但更多的是,情/欲的沙哑和感性,“疼么?” 夏微澜身子一震,身下的结合,让她的神经,绷到了尽头。 他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让她皱紧了眉,她痛苦的微微喘息,感觉到他埋下头,时而轻柔的,时而霸道的吻着自己的胸前。 身子不自禁的向后仰去,想躲开这种欲仙欲死的折磨。 夏微澜的雪足一阵痉/挛,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身体中的血液奔流,战栗中伴随着麻痒,占据了她身体所有的感官。 她看不见眼前的景象,失声尖叫一声,然后,瘫软成一团,身体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明明累得不行,却又舒服的像泡在温暖的水中。 此时此刻,她连半点抗拒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随他摆布。 视线里一片摇曳,看不清实物,那张熟悉的脸。 此刻,也变得朦胧起来,身体像是在波涛汹涌狂风暴雨的大海上,被上下推动着,浮浮沉沉,仿佛没有终止,没有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微微的胀痛,都变成灼烫般的颤栗与快/感,她听见连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呻/吟。 冷唯墨在她耳边倾诉爱语,炽热的气息,刺激着她敏感的耳膜,暧昧夹杂着他粗重的喘息声,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 最后,一股温暖流入她体内,散了开来,每个毛细孔都在发抖! 眼前,一片银白色的光亮闪过…… 可是,夜还很漫长…… 醒过来的时候,夏微澜的神智,还有些恍惚,想要稍稍伸展一下四肢,却觉得全身无力,身上的每一根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 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冷唯墨禁锢在怀里。 因为,那温暖的身体,整个的环绕住自己,让她没感觉到一丝冷意,而他的炙热,竟然依旧留在自己的体内。 差点没惊呼出声,她半点都不敢动,生怕吵醒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 虽然,昨晚的一切,于她来说,太过的放纵与疯狂,可是心里,还是有几分欣喜,因为,他如此的渴望自己,正是说明,她对他的吸引力,没有丝毫的减少。 看着他安详的睡颜,她淡淡一笑,指尖轻柔的描绘着他的五官,他的睫毛,又长又密,闭上眼时,卸去其中的凌厉与冰冷,竟透出一股孩子气。 这些日子,他瘦了不少,为了不让小家伙的吵到她,每晚,他都会守在她身旁哄着孩子,摸了摸他的面颊,眼眶中,不知不觉变得湿润起来。 突然,夏微澜感觉环住自己的手臂一紧,只见冷唯墨长长的睫毛,在微微抖动。 冷唯墨动了动身子,和夏微澜贴得更紧了,头低下来埋到她颈间,微微的叹了口气,感觉温热潮湿的气息,喷在耳窝处,她浑身一阵轻颤发抖。 冷唯墨慢慢睁开的漆黑如墨的双眼,勾唇微微一笑,性感的薄唇轻启,发出沙哑而又蛊惑人心的低沉嗓音,“早,澜儿……”(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