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诱惑

    刚才还跟儿子眼神较劲,一看到亲亲娘子醒来,连忙将食指,从儿子的小拳头中抽出来,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揽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睡饱了没,饿不饿?” 昨天夜里,两个小家伙像是比赛似的,你一声,我一声吵翻天。 他急得满头大汗,就怕把好不容易入睡的澜儿吵醒,拼命的想法子,哄他们入睡,经过一番努力,总算是让他们睡着了。 夏微澜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他在怀中,柔柔的笑道:“有你在旁边,我睡得很安稳!” 冷唯墨微微低首,给她一个热情如火的炙吻,就在他打算,有下一步举措的时候…… 夏微澜狠心的推开了他,再继续下去,只怕两个人都会很煎熬。 冷唯墨深幽的眸子深不见底,蒙上一抹动情的神色,心知她的顾虑,暖暖的掌心,抚上夏微澜恢复平坦的肚子,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她,低声问道:“还疼么?” 夏微澜轻轻的摇头,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柔声的说道:“已经不疼了,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场,人生的试炼,痛过之后,就是幸福……” 冷唯墨闻言,心疼的搂紧她,想到她生产的凄厉模样,心像是有把无形的刀子在切割着,女人生孩子,竟是这么痛苦的事,所以,他决定,不会让澜儿再生了! 他动情的抚着她柔软的发丝,下巴抵在她的发顶,汲取着她发上的幽香。 他从来不知道,幸福是如此的简单! 他感谢上天,能让他和澜儿在茫茫人海相遇,感谢澜儿,拼上性命,为他生下血脉相连的骨肉,所以,他一定会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陡然响起,紧接着,另一道也伴奏起来。 夏微澜看到小家伙们,都哇哇的哭了起来,心里一阵焦急,“是饿了,还是该换尿布了?” 冷唯墨蓦地起身,检查了一下,低声道:“是饿了!” 夏微澜闻言,赶紧解开衣裳,很自然的接过孩子喂奶,他这人当爹的,就是宝贝女儿一些,总是先让女儿吃饱喝足后,再让儿子喝奶,幸亏自己奶水足。 总是两个同时喂,就是时间一长,手端得有点酸痛。 冷唯墨着看这一幕,喉头不由一动,咽下一口唾液,深邃的眼眸,直愣愣的望着那两团白嫩嫩的丰盈,身子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薄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夏微澜不经易的一抬头,看到他的欲/火难耐的模样,粉嫩的小脸一窘,羞涩的叫道:“孩子在看呢,你也不克制一下!” 冷唯墨哀怨的望着她,可怜兮兮的说道:“只是吻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夏微澜眉心一皱,不好意思的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可是,我还在坐月子,你每次一吻……就不肯停了……” 她还不是为他着想,虽然现在的天气,已经慢慢变暖,但还是乍暖还寒时,经常冷水沐浴,对他的身子也不好。 冷唯墨邪佞的笑了起来,“就一次,好不好?他们吃他们的,我吃我的……” 夏微澜闻言浑身都泛起了红潮,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舌,已经顺利的进入她的口中,霸道的缠绕着那带着清香的小舌,久久不肯离去。 刚尝到一点甜头,就听到夏微澜惊声一叫,“啊!” 冷唯墨惊诧的一松手,紧张的看着她,焦急的问道:“怎么了?” 夏微澜微微低下头,看着使坏的小家伙,轻轻的揉了揉胸前,轻声道:“孩子咬我……” 冷唯墨看到这么喷血的一幕,深幽的眸子陡然一暗。 可是,他也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烦燥的撮撮头,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大步流星的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抱着小家伙们继续吃奶的夏微澜,看着冷唯墨僵硬的走姿,突然觉得自己好残忍,看她都把这个男人折磨成什么样了! 刚刚从浴室洗完冷水澡,看到小家伙们吃饱喝足,颠着肚子睡得好不香甜,心里更来气了! 为什么儿子女儿这么好命,可以理所当然的占澜儿的便宜。 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他是打心底的疼爱喜欢,可是,自从他们出生后,他的地位,就变得岌岌可危,再继续下去,总有一天,澜儿所有的注意力,都会被孩子抢走。 心中当下做出决定,不能怪他狠心,等孩子再大一点,就把他们交给奶娘照顾。 他要甜甜蜜蜜的和澜儿过二人世界,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 这样想着,郁卒的心情,总算得到了一丝缓解。 冷唯墨花了两天的时间,亲手为小家伙们做了两张摇床,在床边窝了半个多月。 今晚,终于可以爬上床,搂着妻子美美的睡上一觉,可痛苦的是,还是不能碰她! 他私下问过大夫,说是必须要一个多月到两个月后,才可以有亲密的举动,避免产妇染上不洁之症,为了澜儿的身子着想,他再一次做了柳下惠! 夏微澜窝在他怀里,小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正是睡得香甜…… 此时是丑时三刻,精力充沛的小家伙们,折腾了大半夜,总算是喝得饱饱的进了梦乡,可是,他却失眠了! 他深吸一口气,左手忱在头上,侧着身体,凝望着眼前女子的睡容,右手在怀中柔软的娇躯上游走,那嫩滑的触感,真是让他爱不释手,反正不能吃,过过干瘾也好! 睡梦中的夏微澜嘤咛一声,秀眉微微蹙起,不满的拔开那只做恶的魔掌。 蓦地翻了个身,把他抛到了一旁,受到冷落的冷唯墨,不悦的皱眉,微微动了下身体,将夏微澜搂得更紧,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馨香,满足的笑了起来。 翌日清晨,夏微澜忙着给小家伙们喂奶,而冷唯墨早已穿好的衣袍。 他缓缓转过身来,吻了吻夏微澜的额头,微微低首,再吻了吻小家伙们嫩嫩的脸蛋,柔声道:“澜儿,我进宫处理一些事情,你在家好好休息,和孩子乖乖的等我回来!” 夏微澜柔柔一笑,眸中闪过一抹幸福的暖色,轻声道:“我知道了,你快些去吧!” 说完,抓起小家伙们的手腕摇了摇,“来,跟爹爹挥手,叫他早点回来!” 冷唯墨深深的凝望着她,眸子里是无尽的怜惜与爱恋,“澜儿,谢谢你!” 夏微澜眸儿微眯,会意一笑,冷唯墨心中一动,蓦地低首,给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她唔唔的叫着推开他,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伸手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袍。 夏微澜的小脸张得通红,被吻得有些气息不稳,冷唯墨叹了口气,只是稍微碰她一下,他的欲/望,就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澜儿生完孩子后,胸部比以前大了一倍,平时都不穿肚兜,隔着若隐若隐的睡袍,每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怎么把持得住,这真是个残酷的考验! 不过,大夫也说过,如果澜儿的身体恢复得好,一个多月也可以,他每天都掰着指头算日子,从来没有发觉,日子竟是这么难过。 夏微澜看着冷唯墨发呆,忍不住叫道:“亦寒,在想什么?还不快些动身!” 冷唯墨回过神来,眸中神采飞扬,性感的薄唇轻抿,冲她邪魅一笑,道:“我在想,你该怎样弥补这几个月来,我所受的委屈……” 闻言,夏微澜娇嫩的脸蛋泛起红晕,轻斥道:“又不正经!” 说罢,沉默的片刻,微微仰起头,露出一抹羞涩的浅笑,小声的说道:“那个、再忍耐一段日子,到时候,会好好补偿你的……” 眼前女子酡红的脸颊,冷唯墨的心神,忍不住一荡,轻轻的拉下她的头,双唇轻轻的覆于她的唇际,并没有深吻,只是轻轻一啄,呢喃道:“澜儿,你真好!” 说完,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夏微澜淡淡一笑目送他远走,低头,看到小家伙们,睁着晶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她脸色不由一窘,以后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这样了! 夏微澜的身体,一日日的恢复过来,而冷唯墨眉梢的笑容,也渐渐的展露出来。 这天夜里,夏微澜的胸部开始胀痛难当,由于她的奶水过多,小家伙们每日吃的有限,因此,时而会有些涨痛,每当他问起,她总是不好意思开口。 冷唯墨注意到夏微澜不自然的脸色,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夏微澜听到冷唯墨的问话,面颊变得绯红一片,摇了摇头,单手托着胸/部,试着轻轻揉动,以此缓解那份涨痛。 虽然,他们已经成为夫妻,但是,她还是无法做到,像他那样无所顾忌,见他神情紧张,夏微澜叹了口气,轻声开口道:“我没事,是奶涨,有点痛……” 冷唯墨眉心一紧,看着她的动作,低声道:“是不是揉一揉,就不痛了,我来帮你!” 夏微澜心头一慌,拒绝的话还没说开口,他的手,就已经不规矩的钻了进来,他哪里是在揉,分明是在挑/逗,手下只微微用力,乳/汁就溢了出来,沾了他满手。 夏微澜的面颊,当即涨得通红,急声叫道:“你别弄!” 她本就是脸皮薄的女子,看自己胸前衣衫湿成一片,羞得一把推开身前的男子。 见她娇羞的模样,冷唯墨顿时浑身燥热,只觉一股气从心田涌起,当下,双手拉开她的衣襟,微微俯首,就含住了她的樱红,一下一下的吞食着她的乳/汁。 夏微澜吓得浑身无法动弹,看着胸前俯首的男人,双手按住他的头,一个劲的往外推,连声惊叫道:“亦、亦寒,你在干什么啊,快放开……” 可是,她的力气,哪推得开冷唯墨,无奈之下,任他胡作非为。 冷唯墨感觉到她的身子,渐渐松懈下来,而他的动作,变得不正经了,薄唇缓缓的在她身体四处点火。 从他吸的那刻起,夏微澜的身子,仿佛化成一滩水,而他放肆的动作,却愈演愈烈了!(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