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乖宠》

第107章

    那是个通透的晴天,天蓝得像海水,只是安详许多。

    苏弥和叉妹下了车。苏弥拖着一岁半的儿子,跟着他小小的步伐节奏,两大一小三个人沿着幽静的山林石板路,一路往上。

    叉妹带着宽沿圆帽,长发波浪,粉色短裙刚过长腿,美艳动人;苏弥黑发梳成马尾,带着宽鸭舌帽,纤细利落,清秀明朗。

    苏弥疑惑的望着前方矗立的别墅:“麒麟什么时候在这里置业?”

    叉妹嘿嘿一笑:“他说这里风景好,将来在这里生孩子。”

    苏弥摸着儿子软软嫩嫩的手,有点想象不出麒麟和叉妹的孩子是什么样。

    机械人和人的孩子。

    可叉妹似乎并无烦恼,她也不好多问。今天和叉妹带孩子踏青,恰好累了来这里休息。不过这里风景的确不错。麒麟很会享受。

    奶白色的别墅在稀疏的阳光下,有一种朦胧的明亮。

    寂静的山间,时不时传来飞鸟婉转清脆的低鸣。三人踏着枯叶,脆响一片。可在这清幽的山里,她们却听到一阵隐约的脚步声。

    有人?

    苏弥抱起孩子,和叉妹绕过别墅探头一看,就看到麒麟一身银色军服,站在别墅前的草地上,正转头看过来。看到她们,深邃的五官舒展开,有一种温暖的英俊。

    “你们怎么来了?”他的声音很平静。

    苏弥双眼余光落在他身后十多米外。那片草地的尽头,一个全金属机械人,背对着她们,正要踏上林间小道。

    苏弥微眯起眼。

    傍晚的阳光舒缓清透机械人全身闪闪发亮。金属的光泽如水,却并未令他的轮廓有丝毫软化,反而是轻薄笔直的腰身长腿,透着种冷漠的坚硬。

    “等等。”

    当苏弥出声时,连她自己都诧异。

    叉妹不明所以,麒麟的表情像是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拳,有点木。

    而那机械人却仿若未闻,步伐加快,眼看便要消失在树影斑驳的林中。

    “妈妈妈妈,痛!”苏弥怀中的孟遥精致的眉头忽然一皱,委屈的哇哇放声大哭。

    “怎么了宝贝!”苏弥一惊,低头一看,又好气又好笑——原来之前叉妹摘了几片树叶给孟遥玩。结果小孟遥硬是用长长的柔韧的树叶,将自己的大拇指缠了起来——这不勒痛了?

    叉妹听到孟遥哭,也急了,连忙冲上来查看。苏弥解开树叶扔在地上,却忽然感觉到两道灼烈的视线。

    她抬头,竟是那机械人去而复返,站在小径上,遥遥望着这边。

    眼神沉静凌厉。

    麒麟看清苏弥怀中小人破涕为笑,高声道:“没事没事,小东西太调皮了。苏弥,抱他进屋洗洗手。”

    “叔叔抱。”孟遥看到麒麟就很亲切,挣扎着要往他怀里爬。

    苏弥将孩子递给麒麟,再转头时,却只见别墅前葱郁的树林。

    哪里还有那机械人的影子。

    “那是谁?那个机械人?”苏弥问。

    为什么给她的感觉,这样奇怪?

    “哦,那是我一个护卫。”麒麟满不在乎的道,“怎么了?”

    “……没事。”

    麒麟把孩子交给苏弥,搂着叉妹,长指点她的鼻头:“搞突然袭击?不是嫌远,一直不肯来这个别墅吗?”

    晚上回家后,苏弥并没有对丈夫说起白天的疑惑。反倒是孟熙琮今天似乎格外有兴致,折腾到半夜才罢休。

    睡着后,苏弥做了个梦。

    那个梦很单调,单调到令人悲伤。

    她看到一双赤红的眼,静静的望着自己。她看不清他的脸,他也没说什么话语。就这么一直望着她。她在那双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悲伤,看到重重的怜惜。

    她不知道那是谁,但是满脸泪水的惊醒后,她明白一定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否则那感觉不会如此熟悉。

    孟熙琮竟似完全没睡,几乎是立刻抬起手指,擦****脸颊的眼泪。

    “做噩梦了?”他的下巴埋在她肩窝,抱得很紧。

    苏弥不知道要怎么描述这个梦。在孟熙琮温暖坚实的胸膛外,她看到月色如水,在窗上流淌。

    她忽然又想起埋藏心底许久的那个疑问——

    自己和孟熙琮,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这一段漫长的空白时光,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其实答案并不是那么难猜。

    可顾瑀卿、孟熙琮、邢麒麟,所有人似乎都对那个可能避而不谈。

    过了几天,苏弥给叉妹打电话。

    “你说麒麟那里,有鉴别人类和机械人的仪器?”

    “是啊。”叉妹的声音永远都是美滋滋的,“麒麟怕我在外面遇到危险,给我配了好多工具。那个识别器是顾瑀卿给他的。”

    顾瑀卿?

    当日他就是肯定苏弥不是机械人,所以才没有杀她。

    可如果不是机械人,为什么能活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是时空穿越?

    过了几天,手表大小的识别器就送到苏弥手上。

    当晚。

    苏弥靠在孟熙琮怀里,拿出那袖珍的识别器。

    “你说我们会不会是另一种机械人,这个仪器识别不出来?”她打开仪器,然而显示屏上黯淡一片,表示周围数米内都没有机械人。

    孟熙琮看着她,目光认真探究:“重要吗?”

    “是什么不重要。”苏弥低声道,“可一直不知道我们出现在这个时代的原因,总是有些不甘心。”

    “也许我们以前就是****。”孟熙琮的厚唇在她柔软的脸上流连,“我就是为了与你重逢而生。”

    “什么啊。”苏弥才不信,“当年你捡到我时,是怎么对我的?要不是我豁出去,现在就是叉妹家的标本。”

    过了几天,苏弥查证无果,也再没机会见到那个奇特的机械人,也就将这事丢在脑后。

    这天,麒麟来到孟熙琮办公室。孟熙琮将那机械人识别仪丢给他:“以后不要给你女人这些东西。”

    麒麟笑道:“其实这样更好,嫂子验证之后,不会在再怀疑。”

    孟熙琮沉默。

    他不是没想过告诉苏弥一切。然而想起亿万年前苏弥的刚毅决绝,他竟然不敢开口。今日的苏弥,虽然平和沉静许多。可如果要解释他的机械身份,势必要解释当年被他抹去的记忆,还有她最珍重的师长、战友的死。

    在她的忠诚面前,她还是否会爱他如昔?

    他发现自己没有把握。

    所以自从她回到他身边,恢复机械身份的他,早已编织密密的网,她就是网中他的所有。电话、电脑、网络,乃至她的猎豹专机,统统安装芯片,与他的机械之躯相连。她的任何行为都会在第一时间传输到他的能量场中。

    在她打电话询问叉妹的第一时间,他已经让麒麟换掉了机械人识别仪。

    有些无耻的行为,可他在亿万年前就对她说了谎,到今天,没有退路。

    然而她知道真相那天,比他预计的还早。

    也许是多年征战伤痛,她的身体衰亡得比预想的要早。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他们已经是真正的老夫老妻。她却渐渐不行了。

    孩子们都已长大,他带着她住在一个独立的小行星上。在这里,当地稀少的人类和驻军,只知道他们是权贵之家,却不知道底细。

    她的生命走到尽头那天,他甚至没有通知儿女们到来。那天是个阴天,他抱着她坐在阳台上。微风轻轻吹拂两人交握的十指。

    于孟熙琮来说,看到她眼睑合上那刻,彻骨的心痛歇斯底里。他愈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正确,为自己的机械身份而高兴。

    而于苏弥,不过是睡了不知长短的一觉。再醒来时,还在他的怀中。

    阴云已散,阳光透过厚厚的棉布般的云层,蒙蒙的照耀着眼前火红的行星表面。

    苏弥从他怀里站起。在短暂的沉默后,她很快发现自己的不同。

    她的身躯充满力量,她的眼际无比明亮。她举起手,看到一双只属于二十岁的苏弥的手,细长白皙。

    微微的不适感涌上心头。尽管早预期过这个结果,然而真的变成现实这天,竟然如此平静,平静到诡异。

    她回头,看到孟熙琮依然在原地。

    他靠在长椅上,深黑的眸仿佛寂静了数千年,一直望着她,不发一言。

    是了,这二十年夫妻,她为什么没发现,她一天天老去,他的容颜却仿佛定格在三十余岁,岁月无法留下任何印记;

    所以,先是他自己,然后是她吗?

    “你不该这么做。”她低声道,“我们会失去身份,失去孩子。”

    “我唯一不能失去的是你。”他的声音很平静。

    “我也舍不得你。”她的泪水流下来,“刚才我也不是没有意识……可是想到你,我真的不甘心死。”

    他一下子站起来,将她抱进怀里。

    “答应我。”她闷声道,“如果哪一天我不想活了,让我死。”

    “好。”他抱得很紧,“我会和你一起。”

    孟熙琮在多年前,改造了自己。而现在,他改造了她。她这样认为。

    叉妹闻讯来探望她。原来叉妹早已改造。两人说起如今的身份,又唏嘘又兴奋。

    “你驱使过能量场吗?”叉妹笑道,“我告诉你,麒麟教我的,驱使能量场,可以进入另一个机械人的能量场,看到他的一切。当然,前提是你比较强。”

    “你驱使过?”苏弥问。

    叉妹脸一红:“有时候****的时候会啦……内外交融……比较刺激。”

    苏弥失笑。

    也许这是机械人灵与肉交融的方式?合二为一的能量场。

    按照叉妹教授的方法,苏弥决定给孟熙琮一个惊喜。在她重生之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亲密。

    孟熙琮极为专注。而她的身躯已经改造,他似乎放开了许多。苏弥这才知道,曾经的孟熙琮压抑了多少力量。直到今天她可以承受,他才毫无顾忌的在她身上释放。

    正是**高涨的时候,苏弥暗暗驱使能量场,像一条细蛇般,悄悄钻进他的。他抬起汗水淋漓的脸,微微一笑。他已灵敏的察觉到她的小把戏,放纵自己的能量场与她纠缠。

    躯体的交缠,能量的纠葛,令两人身心达到从未有过的激烈契合。就在这最高昂的时候,苏弥暗暗发力,体内不算特别强大的能量场,如潮水般向孟熙琮侵袭——

    爆裂般的筷感之后,是孟熙琮猛然睁开的双眼,几近强势的反弹,将苏弥的能量场逼了出去!

    然而晚了。

    苏弥像是被无形的手大力一推,竟然直直向后摔去,腰背撞在墙上。

    她抬头看着孟熙琮。

    短暂的迷茫后,她满脸惊痛。

    孟熙琮几乎是扑过来,将她抱入怀中:“老婆你……。”

    苏弥呆呆的看着他。

    “那些都是真的?”

    那些深埋在你能量场中的记忆,那些被我无意探知的画面。那个骄傲跋扈的苏弥,那个悲痛欲绝的苏弥。

    还有那一地的尸体,似曾相似的机械降临。

    孟熙琮沉默,双手抱紧。

    苏弥全身一僵,奋力要挣脱。他抱得更紧。苏弥急了,在他怀里暴喝一声:“放手!”

    换来的只是他更加强势的禁锢。

    “你让我静一静。”苏弥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或者我该叫你,邢曜?”

    孟熙琮脸色铁青。(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