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乖宠》

第105章

    联盟历1642年。

    辉煌的机械大厦,如同银色巨人,矗立在希望市正中心。

    顶层的指挥官办公室里,一个高大男人,军装笔挺的端坐。黑发红眸,容貌俊朗。而浓眉之下,深邃双眼专注盯着眼前的军事报告。

    自动门徐徐打开,一个同样高大的年轻男人,古铜色的脸上,蓝眸中有暖暖的微笑。

    “大哥,还在工作?”他对桌前的指挥官到。

    邢毅抬头,看着他:“有事?”

    邢麒麟早知他内敛枯燥,也不介意他语气中的冷意,反而盯着他略有些苍白的脸道:“你气色怎么不太好?”

    邢毅目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嗯,梦多。”

    关于机械人的梦境,两人在很久前就讨论过。虽然从原理上来说,机械人不应该有梦。可邢毅在机械本体状态时,也会经常做梦。那时他经常梦到的,就是联军攻入机械母星,帝国覆灭的惨烈景象。

    邢麒麟于是明白过来:“又梦到帝国覆灭了?”

    邢毅微微一顿,蹙眉道:“不,不是那个梦。”

    邢麒麟微惊,那是什么梦困扰着他?可见他不愿多谈,他也不敢再问。如果是关于那个女人,那是雷区,他不能踩不能露出异样。

    于是他笑道:“大哥,今天是联盟的解放日,城中很好玩,你跟我一起去吧。”

    “没兴趣。”声音依然冷冰冰。

    “殿下都倡导机械人亲近人类,你连解放日都不与民同欢,会被联盟记者抨击的。”邢麒麟无所不用其极,“而且咱们兄弟很久没聚了。”

    听他提到殿下,邢毅终于沉默片刻,关掉面前的悬浮电脑,站了起来。

    “一切为了帝国。”他淡道。

    “是,一切为了帝国。”邢麒麟哭笑不得,带他走出办公室。

    夜色中的希望星球,美丽得如同妖精。五彩霓虹灯光,便是妖精的双眼;喧嚣热闹的人声,就是妖精的呼吸。

    和平已经有十年。每年这一天,被定为解放日,举国狂欢。街上许多人勾肩搭背来来往往;有人;也有红眸人形的机械人。

    各种族和平共处后,联盟总统和机械之王颁布联合法令——新的模拟人形的机械人,必须保持红色眼眸以便区分。而在游墨年、孟熙琮、黛碧、邢毅、顾瑀卿各人的努力下,各种族一直相安无事。早在机械人占领时期,就有许多高等机械人模拟人类。现在模拟的机械人越来越多,据说机械男性因为超强的体力,深受人类女性欢迎;而机械女性,因为完美的容貌和身材,也被人类男性追捧。

    在街头,除了治安巡逻队,很少看到全金属机械人——他们没有模拟,所以没有人类的需求和****。

    战争结束后不久,邢毅就知道了孟熙琮的双重身份。因为战争,他损失了部分记忆,只知道是远古战胜邢曜出现,推动了各种族和平——连他们的宿敌虚体人类都罢手停战。他对此并无异议,只是出于对帝国的忠诚,为邢曜殿下统兵的同时,他也小心戒备虚体人类和其他种族的反扑。

    不过十年过去了,似乎大家都厌倦了战争,和平共处,歌舞升平。

    他不得不佩服邢曜,以前他从未想过,机械人还可以跟其他种族,这样愉快的相处。有时候他会想,如果亿万年前,邢曜殿下没有因为意外消失,而统治第一机械文明。那么帝国的命运,也许会变得不同。

    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他现在存在的所有目的,就是辅佐邢曜殿下,长久的繁荣机械文明。

    两人坐上黑色加长轿车,一个娇俏的女人早已窝在后座。麒麟抬手勾住她的腰,语气便沉了几分:“叫人。”

    叉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神色沉静的邢毅,立刻收起笑容,规矩如小学生恭恭敬敬:“大哥。”

    邢毅目光微转,看她一眼。

    从人类的审美观来说,麒麟的这个女人极美。两人几年前甚至还举行了婚礼。可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个女人很怕自己?看自己的目光,总是躲躲闪闪?

    想到这里,他开口询问。

    “你怕我?”

    叉妹闻言全身一抖欲哭无泪。

    就算嫁作人妇生过孩子;麒麟也对当日将她送给邢毅懊恼不已。可那一晚邢毅永动机的形象实在令她时隔十年记忆犹新。就算换了个身体,那冰冷暗沉的目光,也令她想起那一晚的噩梦。

    “……没,没有。”她抓紧麒麟的手。麒麟立刻转移话题:“大哥,我们去酒吧好吗?”

    “随便。”邢毅微眯上眼,往椅背上一靠。

    眼角余光却瞥见叉妹和麒麟对视一眼,叉妹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呵……他们在隐藏什么?

    不过不管是什么,他并无兴趣。

    夜色迷醉,歌声激越。

    灯光如幻影,将暗色装饰的酒吧,笼罩得如无法醒来的迷梦。四周的卡座里,许多人把酒言欢;中间的吧台和空地,许多人醉生梦死般扭动着疲惫的身躯。他们脸上的表情空洞而痛苦;他们的笑声尖锐刺耳。

    邢毅端坐在正中,麒麟坐在他身旁,叉妹靠在麒麟怀里。两人喝着啤酒,聊着最近的机械人批量生产计划。

    过了一会儿,麒麟和叉妹还没动,却已经有清纯或妖娆的女子,走过来看着邢毅。

    “跳舞吗?”她们有些迷恋的看着他。

    “没兴趣。”他眉都未抬一下。

    麒麟失笑。

    邢毅的外形自然出众。可最出众的,是坚毅冷漠的军人气质。穿着简单的银灰色衬衣、黑色长裤,闲闲靠在沙发上,红眸暗沉、身姿挺拔,足以吸引所有女人的目光。加之彰显的机械身份,大概许多女人想要承欢身下,体验极致的巅峰。

    只不过她们遇到内敛自治的邢毅,怕是要失望了。

    然而出乎麒麟的预料。当第五个女人不死心的上前邀舞时,邢毅抬眸看她一眼,竟然站了起来。

    舞池中,芸芸众生中,邢毅搂着那女人的英挺身影,显得格外醒目。麒麟也抱着叉妹滑入舞池,笑道:“我还以为大哥没兴趣,没想到看对了眼,也会跟女人走。”

    叉妹心细,又看了那对身影一眼,欲言又止。

    “怎么?”

    叉妹叹口气:“你看那女人像谁?”

    “像谁?”麒麟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刚才那女人一身红色吊带裙、身材娇小玲珑,容颜秀丽不施粉黛。肤白、发黑,笑容恬静。

    两人都沉默下来。等他们再回头时,却发现已找不到邢毅的身影。

    酒吧后巷。

    巷子里曲折幽深,隐约可以听见巷口车来车往。偶尔有人从酒吧后门走出来,看到这一对忘情的男女,却只是低笑或者噤声走远。

    火红的长裙被撕成几片,有的还缠绕在女人身上,有的掉落在地。雪白的娇躯被死死压在墙上,随着男人一次次激烈的冲撞而发出荼靡的声音。男人眼神极沉,如压抑许久的野兽,在女人身上一次次寻找解脱。女人虽然对他极有好感,也愿意一夜情缘。可完全没料到,在他冷漠硬朗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这样疯狂的需求。一次次的筷感,只令女人心神和身体同时投降,恍恍惚惚笑着,哪管今夕何夕。

    过了很久,男人才停止。

    女人像一滩烂泥,软在他怀里。他又抱了她一会儿,才把自己衬衣脱下来,罩在她身上。同时塞进衬衣口袋的,还有一叠厚厚的联盟币。

    女人将联盟币连同一张名片塞回他手上:“下次记得找我。”

    他将女人送上计程车,这才赤着上身返回酒吧。

    刚走到酒吧后门,就见到邢麒麟站在门后的阴暗里。

    “怎么?”

    “已经十二点了。”麒麟笑道,“我是来叫你回去的。”

    “我记得时间。”邢毅从裤兜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手和嘴。

    麒麟也不多说,两人沿着酒吧外围卡座往座位走去。

    “给我找个女人。”邢毅忽然在他身后道。

    麒麟微惊,转头笑道:“怎么?你现在也离不开人类的****?想要什么样的?”

    “就照刚才那个女人的样子。”邢毅淡淡道,“但皮肤没有那么白,眼睛再大一点,头发长一点。你替我谈好条件,养在我家里。”

    麒麟惊得七荤八素,那不正是……

    他干笑两声:“好,我回头找找。”

    忽然,前方卡座一片混乱。有女人尖叫一声,然后便看到几个身影扭打到一起。

    “找死!”有人吼道。

    “打就打,废什么话。”另一个声音冷冷道。有少年的清脆利落,却也清润低沉。

    邢毅蹙眉,邢麒麟叹道:“人类的年轻人真是好斗。”

    灯光闪过,一张极年轻的脸一闪而过。黑眸明亮、容颜俊朗。麒麟看清这人容貌,极为意外。

    邢毅看到他不动了,问:“怎么?认识?”

    麒麟看着那少年被数名壮汉包围,尽管深知他身手不错,但毕竟两年未见,不知他是否可以匹敌。

    “嗯,故人之子。大哥你等等,我去帮手。”

    “随便。”

    麒麟正要上前,却在这时,远远飘来一句:“老公!”

    正是叉妹的声音。

    麒麟和邢毅都循声望去,便见叉妹所在卡座,两个高大男人矗立着,竟然看不到叉妹纤细的身影。

    “混蛋!敢****我老婆!”麒麟顿时双眼冒火。怒意之外,他又有些兴奋。一是这些人怎么会是机械将军的对手,他又可以在叉妹面前当英雄了;二是很久没跟人动手,有些跃跃欲试。

    他刚迈步,这边却听“啪啪”数声脆响——围住那少年的壮汉们,摔碎了啤酒瓶子。

    看到麒麟脸上的为难,邢毅淡道:“这里交给我。”

    麒麟微一迟疑,但想着总有一天会遇见,索性咬咬牙,点头去了。

    这边,许多人冷眼围观。不少人看清那少年容貌,心中略有些紧张和惋惜。

    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站在卡座的角落里,满脸都是泪,想说什么可又不敢做声的样子。而那些阴狠的大汉围着少年,少年却一点也不惊慌,竟然抬头冲他们笑了笑。

    “谁先来?”少年摆出一个标准的格斗姿势。

    大汉们一涌而上,开始激烈的拳打脚踢——

    邢毅心中略为鄙视。一是鄙视少年——虽然他看似经过名家****,但毕竟不过十一二岁年纪。而且这些****恶徒,真的打起来比军中格斗高手还要阴狠。这少年只怕要吃亏;二是鄙视这些汉子。对付一个小孩,居然还这么不留余地。

    身为指挥官,他当然随身带着枪。他不会像麒麟,自降身份已经在那边和两个男人开打。

    他只是淡淡拔出枪,慢吞吞走过去,抵住其中一名汉子的后脑。

    那大汉全身一僵,正要挣扎!邢毅单手一抬,卸了他的肩膀。

    大汉痛得歇斯底里大叫——其他汉子闻声都停下来。而他们中间,已经吃了几拳但斗志极为昂扬的少年,也惊讶的看着邢毅。

    “统统给我滚。”邢毅淡道。

    大汉本来只是看到孤身小姑娘,随意吃了点豆腐,才与少年起争执。此时见到邢毅,知道遇到了狠角色。也很识趣,立刻走了个干干净净。

    周围围观的人四散而去,但是不少人还是偷偷看着邢毅和那少年少女。

    邢毅收了枪,冷冷看着少年。那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立刻冲过去,挽住那少年:“你没事吧?”

    少年虽然破了头还在流血,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摆摆手,目不转睛看着邢毅。

    “你是谁?”(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