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乖宠》

第104章

    联盟历1632年,战争结束后两个月。

    联盟总统府所在地,天空城。

    游氏总统府邸,今日灯火通明。山顶别墅外的私家道路上,停满了豪华轿车;后山停机坪里,有猎豹、有蝮蛇、有虫族飞船,也有光影兽。

    今天,是游墨年总统举行的私人宴会。

    两个月亮悬挂在头顶,仿佛触手可及。洒满银白光芒的草地上,西装革履、军服笔挺的男士们,挽着盛妆的女士们,低声微笑交谈。

    游墨年站在人群中。他身旁的圈子,是全联盟最有势力的几个人组成。

    顾瑀卿。穿着据说是上古时人类的湖蓝色军服。比女人还漂亮的双眸,似乎总有笑意;

    黛碧。她不一定是全场最美丽的女人,但一定是最风姿绰约的那个。美艳的脸上明眸似水,站在他们这群男人中,愈发出众。

    简慕安。虽然据说他刚把指挥官的职位强行让给了连铎。但年过四十的他,依然是雇佣军的实权人物。

    邢毅。与以前占领期的容貌不同,他换了副躯体。但依然气质深沉、目光锐利。

    最后,自然是孟熙琮。他今天穿着金黑相间的元帅军装,沉稳英俊的容颜,正与身旁的邢麒麟低声说着什么。却忽然抬头,转头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他在看什么?

    游墨年禁不住也朝那个方向看去。

    其他人心思同样细腻。虽然还交谈着微笑着,可似有似无的目光,都投向那一个方向。

    答案是唯一的。

    孟熙琮在看苏弥。

    只见草坪一角的入口处,一人高的绿色景观植物带旁,女人黑发披肩如绸缎,同样黑色的长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显得整个人有一种清莹静美的白皙。

    微微抬起的脸略施粉黛,眸如点墨纯净动人。她举目环顾一周,似乎在找寻什么。这边的孟熙琮已经迈着大步走了过去。

    游墨年忽然想起数年前的那天。

    那天,他就任希望市市长,孟熙琮就是带着苏弥赴宴。不知为何,那一晚的他们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强取豪夺无法无天的治安局局长,与娟秀怯懦的孤苦女子,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可没想到,这几年的战乱剧变后,他们还在一起。只是这一次,她比以前多了很多恬静自如;他则更像变了个人,迫不及待的对她呵护备至。

    看着这两人的,除了游墨年,还有各大巨头。当他们看到孟熙琮几乎是快步走过去,在苏弥面前站定。苏弥一转头看到他,两人默默相视一笑。

    他轻轻揽住她的腰气定神闲;她挽着他的手臂,笑意盈盈。

    一时间,这边的几个人都安静下来。

    这是众人最忙碌的两个月。

    各种族的和平共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早已分崩离析的民心、利益的划分和争夺——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在维持安定局面的同时,谁不想为本种族多分一杯羹。

    当然,实力代表一切。所以最后通过的各项法令、秘密协议,基本维持了公平合理。到了今日,终于有闲暇,所以游墨年才举行宴会,算是庆功纪念。

    各方军政要人到齐,宴会正式开始。

    大佬们坐在里间一桌。与外头的喧嚣热闹不同,这里安静许多。

    苏弥坐在孟熙琮左手边,略有些紧张。

    邢毅就坐在正对面。虽然换了容貌据说记忆也消除,可时不时抬起的眸光,灼灼看她一眼,倒令她心有余悸。可想到他不可能记得自己,苏弥也神色如常。

    不过邢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看她的目光里,也只有初次见面的礼貌。

    游墨年说了祝酒词,看着满桌珍馐美食,顾瑀卿却阴阴的看了简慕安一眼:“老简,不会又下毒吧?”

    简慕安哈哈大笑:“那你敢不敢吃?”

    游墨年微笑道:“顾元帅可以放心吃。出了事游某负责。”

    苏弥也忍不住笑了。顾瑀卿虽然伸筷子夹了一大口,眼神却像小刀子看着苏弥:“嫂子,你也忍心笑我?当初可是我把你从机械卫队手中带回联盟,你却伙同你老公谋算我。”

    苏弥当日并不知道下毒的事,可听他这么一说,噗嗤笑了:“他做什么我都支持。”

    众人都乐了,孟熙琮长臂伸展,搭住苏弥的椅背,漆黑双眸笑意更深。

    “机械卫队?”邢毅忽然问,“那是怎么回事?”

    众人冷场。

    顾瑀卿和孟熙琮交换个眼色,笑道:“哈哈,都是误会,不提了。”

    麒麟看一眼孟熙琮,示意自己回头会找个理由打发邢毅的疑虑。

    这几人都不是拘谨做作的人,一顿饭倒也吃得气氛融洽。

    饭毕,音乐响起,舞会开始了。

    一行人走到外面大厅,各方达官显贵都已微笑等待。游墨年偕夫人跳了第一支开场舞,博得一片掌声。之后,各人都开始活跃起来。

    孟熙琮抱着苏弥,悠闲的滑入舞池。

    灯光柔和明亮,照在苏弥今夜堪称精致的脸上,令孟熙琮有点移不开目光。沉黑的眸只是默默盯着她,也不在意旁人的注视,时不时在她脸颊红唇落下轻轻一吻。

    有孟熙琮在,其他音乐人影,对苏弥来说,统统都是背景。她被他紧搂在怀里,在人群中轻轻摇摆,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儿子这几天能扶着沙发自己站起来,儿子每天吃了多少东西,只令孟熙琮温柔失笑。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跳舞吗?”他问。

    “记得。”苏弥怎么会不记得。在当年游墨年的舞会上,两人并没有跳舞;反而是当时对苏弥等人的庆功宴上,她跟他跳舞,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吻她吻得天翻地覆。

    “还是我主动邀请你跳舞。”苏弥笑道,“你那时扮商徵扮得很得心应手。”

    孟熙琮却沉默着。

    那是在科技大学和军校的联谊舞会上。

    他原本不打算去。可他看着苏弥前一天半路拦住他、丢给他写着舞会时间地点的纸条,却莫名其妙的换了件崭新的衬衫。

    然后在科技大学临时充当舞池的第二体育场里,他看到苏弥一身婀娜的军装,与一个个英姿飒爽的军校男孩跳了一支又一支舞;甚至本校的许多人,都对这个有灿烂笑容的女军校生,关注有加。

    就是在那一天,他忽然发现——看着她和其他男孩跳舞,他很不舒服。她那样灿烂可爱,理应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的心意就这么确定下来。

    那时性格直爽实则羞涩的苏弥大概不知道,看似冷漠内敛的孟熙琮一旦认定,她再想反悔,难了。

    想到这里,孟熙琮微微一笑,吻吻她的额头:“嗯,是你主动。”

    两夫妻跳了许多支舞,孟熙琮这才和简慕安一同走开,与几位实力雄厚的企业家交谈起来。苏弥刚要回到座位,顾瑀卿已笑嘻嘻走到她面前,极有风度的一欠身。

    苏弥笑着将手搭上他的,两人滑入舞池,又引来许多人注视。苏弥没料到顾瑀卿三两句话之后,竟然绕着弯子打听瑞贝卡的消息。原来这小子一个月前巡视驻地时,偶遇正在为人类士兵治疗的瑞贝卡。因为素未蒙面,竟因为他打扰到治疗,被瑞贝卡一通乱骂。

    终于出卖了瑞贝卡的一点点消息,打发走不太甘心的顾瑀卿。游墨年却又迎了上来。两人已经是老朋友,这次见面,十分感慨。倒是聊着聊着,连跳了两支舞。

    然后是麒麟。他是来向她道歉的。当日在邢毅和孟熙琮夫妇间摇摆不定,一直是他的心结。苏弥对他依然是感激更多——毕竟如果没有他,孟熙琮早死了。

    只是麒麟离开时,苏弥不经意间抬头,却看到舞池外、站在一堆人中的孟熙琮,似乎看着这个方向。隔得这么远,她却像能感觉到他灼灼的注视目光。

    这个男人,他的存在气场,就是一种压力。

    正想着,一道高大的身影闪现面前。

    邢毅。

    “夫人,我有这个荣幸吗?”低沉的声音,注视的目光。

    苏弥忍不住又朝孟熙琮的方向看了看,明显看到他身形微动,眼看就要朝这边走过来。

    “抱歉,我累了。”苏弥坚定的看着邢毅,“不想跳了。”

    邢毅露出个遗憾的表情,转身走了。

    苏弥深吸一口气,回到座位。

    身旁的黛碧静静道:“他活该。”

    苏弥不语。

    过了几分钟,孟熙琮就离开了那堆政要,走到苏弥面前。

    “没事吧?”他低声问她。

    “没事。”苏弥忙道,“我们没有跳舞。”

    一旁的黛碧笑了:“居然有机会看到孟熙琮气急败坏的样子。”

    黛碧的话夸张了。他没有半点气急败坏,他的神色很平静。只是黑眸紧盯着苏弥,仿佛眼里只有她。

    孟熙琮淡淡看一眼黛碧,又沉声对苏弥道:“再等我一会儿。”

    过了半小时不到,舞会正是热烈时,孟熙琮却已长身玉立在苏弥面前,拿着两人外套:“走吧。”

    “合适吗?”苏弥有点吃惊,才九点刚过,他这个大人物提前退场。

    “我有分寸。”

    两人在仆人引导下,来到山顶另一幢小别墅。

    这也是游氏名下产业。今晚安排给贵宾居住。整个顶层只有他们俩夫妻住。回了房洗了澡,喝了点酒的孟熙琮居然没有抱她****,反而将她带到顶层露台。

    露天十分宽敞整洁,四周都摆放了许多盆栽,也算花团锦簇。正前方又一个巨大的平台,搭着玻璃凉棚,抬头就能望见漫天星光。

    “这里不错。”苏弥叹道。

    “是不错。”身后的孟熙琮忽然将外套扔在白色大理石平台上,将她拦腰抱起。

    “你干嘛?”苏弥瞪大眼。

    “爱你。”孟熙琮将她放上平台,自己却站在半人高的平台下方。

    “天!会有人的!”

    “不会有人。”他抚摸着她的脸,垂眸看着她,“我让警卫封了整层。”

    “……。”

    苏弥仰面躺在冰冷的平台上,他就像黑色苍鹰,虎踞在她上方。坚毅的脸上眼神暗沉动人。他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离,很快解开了她的浴袍,露出雪白的身躯。

    看着身下女人满眼迷醉微红了脸,仿佛白色的小猫,任由他摆弄占有。孟熙琮声音哑了几分,按住她的双手,从额头一路吻下来。她的身体在他的唇舌间颤栗,温柔难耐。

    “呵……。”他低笑一声,“看到你和其他男人跳舞,我居然会嫉妒。”

    苏弥正意乱情迷,低低“啊”了一声,旋即笑了。这样的笑在孟熙琮眼中就是清纯的妖精,瞬间点燃他所有****和激情。

    平台之下,是广阔的游府花园。前方的宴会区,隐隐还有喧嚣的人声传来。再往下,就是起伏的山脉,已经灯火辉煌的一望无际的城市。在和平时代的夜里,这个城市恬静美好。

    平台之上,夜风轻轻拂过男人与女人纠缠的身体。麦色与白皙、坚挺与柔软,灵魂和躯体,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宣泄表达着最初最固执的爱。(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