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反转

    紫轩小说t259    东方君的一句不认罪,让周围都安静了下来,似乎想看看这件事情还会有什么反转的余地。

    “赖律师,我这边的话都还没说完呢,何必这么快就想给我的委托人定罪呢。”陈帆看向赖成,眼底满是冷意。既然游戏已经开始,这次他们就玩儿一把大的。

    “被告还有何辩论?”审判长看向陈帆,似乎在等着他说话。

    “我方有权核实所谓证据的真实性,与此同时,想请我方的证人出庭,证明东方君先生是无辜的。”陈帆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明显转向了旁听席的何父,今日之后,胜者为王败者彻底为寇。

    “很巧的是,我方证人也是黑老大的下属,更是本次案件的关键人物。想必一个名气不怎么样,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黑老大的人的残狼,相信大家对接下来马上要出庭的这个证人,会更加感兴趣。”陈帆说着看向赖成,随后掷地有声的说道:“审判长,我申请我方证人黑老九出庭作证。”

    听到陈帆说的话,何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面色,黑老九,明明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

    当初黑老九被韩宇带入军队,何父根本不放心这个定时炸弹,所以当晚就派人进去灭口。而且他派的还是他最信任的幕僚,所以黑老九怎么可能还活着?

    东方君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何家已经招摇太久了,真当他东方君没有任何防备?他们闯进去灭口的人,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黑老九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棋子,当然要留到最关键的时候来用。

    看到黑老九出庭,并且目光阴毒的看向自己的时候,何父开始浑身冒冷汗,整个人再也不复方才春风得意。

    这到底怎么回事?黑老九为什么没有死?难道东方君早就在等着今天了?果真不愧是东方家族的唯一接班人,心思缜密不动声色至此!

    现在能怎么办?何父想不到任何可以应对的措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老九出庭作证,不停的在心里思考,自己是否有把柄落在黑老九手中,是否会被卷入此次的事件。

    与黑老大勾结的人,不是没有,但却不是他们这群京中自命不凡的世家贵族,所以东方君没有,他何家也没有。但是后来他毕竟还是和黑老九等人扯上了关系,现在又要如何将自己摘出来?

    “我就是黑老九,相信有人以为我已经死了,没想到我还活着?东方君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我还不至于站出来作伪证。东方君确实没有与我们勾结,反而三番五次的打压我们。但是我敬他是条汉子,从头到尾也是光明磊落。残狼,枉费你自诩聪明,你以为你死了之后你的家人真的能平平安安?背后的人就不会杀人灭口么?真是太天真了!根本不配做我们的兄弟。”黑老九满是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残狼,当初他以为兄弟们都死光了,所以才孤身找东方君复仇,却没想到残狼还活着。

    如今残狼选择站在何家一边,等于是狼入虎口,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九哥,你还活着?”残狼看到黑老九的时候,情绪再也没有以往淡定。他何尝不知道何家不可信,但是死之前能拉上东方君这个罪魁祸首垫背,他们一家人也能安心了。若不是东方君,他们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与何家做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当初我也是受了他的迷惑,才差点被人毒杀。”黑老九说着,便回头看向何父,眼底满是怨毒:“虽然我们做的是违法的事情,但也有自己的骨气。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背叛和出尔反尔之人,何先生,我们之间的交易,你不会忘记了?”

    黑老九一出现,现场的形势顿时扭转,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在思考,这件事情怎么又扯上了何家?

    “肃静!”黑老九要说的明显是与东方君无关的事情,审判长出声打断。现在双方各执一词,又各有证人,原本的证人残狼也开始反水,所以形势陷入了纠结当中。

    “审判长,请再允许我方提供关于案情的证据。”陈帆又开口说道,同时递交了一个u盘给审判席。这才是真正的留有后手,一开始任由他们嚣张,等到最后再给他们一个迎头暴击。

    除了证人,他们还有证据!但是仅凭这些东西,还不足以扳倒何家,西方嘴角勾起了一个冷漠的笑容,好戏才刚开场而已。

    慕容已经开始冒冷汗,今天这一仗,他们绝对不能输,要是输了,慕家就真的万劫不复了,她的人生也会陷入真正可怕的境地。作伪证啊!她这一辈子都会有这么一个污点。

    审判席将u盘里的音频文件进行播放,现场顿时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你会这么好心提供线索?”

    “放心,东方君最宝贝的就是那个女人。”

    “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杀了,留着也没什么用。”

    何听着u盘里传来的他和黑老九对话的声音,万万没想到黑老九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竟然录了音!他没有想到的厄运,还在后面。

    “你的意思是我出庭作证,就可以帮我慕家一次?”

    “看慕小姐怎么选择。”

    “这次扳倒东方君之后,西方那个贱人你们也要帮忙处理了,否则后患无穷。”

    “那是自然。”

    “……”

    怎么会有这样的录音!慕容面色惨白,这是她和何父的私下对话,当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何父肯定不可能给自己挖坑,但是她也没有录音,为何会有这样的音频文件?

    说到底还是何父膨胀了,若是以他以往谨慎的性格,怎么可能亲自出面跟慕容谈,自然也不会让人抓到把柄。这次他自以为胜券在握,结果却忽视了这么多不安定因素。

    那天,那天她到底做了什么?慕容突然脸色惨白的看向西方。那天见何父之前,她约了西方在咖啡厅!难道是她干的?

    西方微微一笑,毫不掩饰的用眼神回答了慕容的问题。她怎么会浪费时间专门去听慕容示威,不过是为了在她身上获取点什么信息罢了。当时暗处一直有人在盯着,他们以为她完全没有发现么?

    随着录音文件的曝光,周围的人看向何父的眼神开始变幻莫测,似乎在研究他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现在已经很少人关注东方君是不是与毒枭勾结了,他们关注更多的是何父在这次案件之中的手脚。

    一山不容二虎,何家这些年来的势头越来越猛,京城势力也越来越盘根错节,东方家族这是要出手整顿了?

    何父还在做着挣扎,录音视频可以伪造,他还有辩驳的余地,这群蠢货,以为这样就能扳倒他了么?只是今天之后,接下来何家又必须龟缩十年甚至二十年,他在位期间,是永远没办法替代东方家族了。

    西方自然看到了何父脸上的沉痛,这个时候他当然还不到绝望的地步,但是他们出手,会留下这么一个隐患么?

    诚如西方一贯所说,她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整日被人惦记着,她最喜欢的当然还是舒心的日子,所以这次既然有机会,她和东方君自然会将所有安全隐患全部排除!

    “以现在的科技,录音文件完全可以伪造,所以本人不认为这样的录音文件具备足够的真实性。证人残狼临时改变证词,本人已经完全不可信。而黑老九虽然作证,但慕容小姐同样也可以作证,我方请求再次查证。”赖成不愧是老手,瞬间就恢复了镇定,开口说道。他的意思无非就是现在已经陷入了僵局,建议再次取证,延后再审。

    “赖律师这么着急作甚?我可没说证据已经全部展示。这份录音的真伪,之后自然会有鉴定机构进行专业鉴定,而这份纸质的所谓交易往来的证据,根本看不出我当事人东方君先生的痕迹,我方认为这是一份伪证。除此之外,我方请求选本庭第二个证人出庭。”陈帆很是不屑的扬了扬手里的“证据”,严肃的开口说道。

    “传第二证人秦齐出庭。”审判长看到手里的名单,突然眼角一跳,怎么会是秦齐?

    听到秦齐的名字的刹那,何父脸色剧变,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了下去。秦齐,不是那个秦齐?怎么可能呢?事情似乎正朝着他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何父不由得看向了西方,他真的是低估这个女人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她竟然悄无声息的做了这么多事情,甚至还让他们以为她没有任何动作!

    等到秦齐出现的那一刻,何父脸上的表情终于变成了绝望,整个人也变得了无生气一般。何家只有他一个人来旁听,是以现在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似乎有些不对劲。

    在场有身份的人,看到秦齐出现都不由得睁大的眼睛,这位可是那位身边最得力的秘书,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会出庭帮东方君作证,而他又能作什么证?

    “审判长好!今天我在这里,不仅仅是针对这次的案件做一个说明,更是希望三十年前的一个案件能够跟今天这个案件一样,最后水落石出。”秦齐说完这句话之后,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西方,这是她给的承诺。

    “何家狼子野心,不仅在京城结党营私,更试图收买我以及其他几位秘书。而秘书当中,被他收买的,就有我和陈秘书。”秦齐说的很是自然,完全没有在意这样的话会将自己陷入一个怎样的境地。

    “这次东方君的案件,他也想通过我这里的途径,给东方君定罪。我这里有视频文件,可以证明这些年来,何家是如何密谋夺取势力,是如何做了些杀人放火的勾当。他们每次行事,但凡是我有所参与的,都有证据一一记录在案。”

    “没想到何家竟然是这样的人!”

    “刚才还义正言辞的指责君少,真是风水轮流转。”

    “第一秘书竟然和何家勾结,他到底为什么要出庭作证?”

    “肃静,肃静!”看到下面的议论开始不受控制,审判长再次宣布纪律。

    “我叫秦齐,不知大家是否听说过三十年前,秦家的灭门案件?”在听到秦齐这句话的时候,何父的眼睛睁得巨大无比,脸色也开始抽搐,只是众人已经没有心思关注他,也没人发现他的异常。

    当然,西方除外。西方当然看到了何父的模样,却没有任何行动。

    “三十年前,名动一时的新贵秦家,因为挡了某些人的财路,被人满门屠杀,连远在乡下的族人都没有逃过这一劫。当时案件以黑帮势力火拼,不小心波及了秦家为由结案,但是却不知道还会留下我这么个活口。”

    “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每每闭上眼睛,听到的就是自己父母在耳边的呼喊声,自己母亲临死前绝望却又充满希冀的眼神。所以我不惜站到如此高位,也要将仇人一网打尽。”

    “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先生,你的良心可还过得去?午夜梦回的时候,可有人向你索命!你万万不会想到,有一个十岁的孩子亲眼见证了你开出的一枪,也永久的记下了你这张脸。这么多年我与你虚与委蛇,不过是为了收集你的犯罪证据,时至今日,我终于可以去见我的父母族人了。”

    “我相信朗朗乾坤,定然不会纵容你这样的恶徒存在,我也自知和你勾结,会身败名裂,深陷牢狱之灾。但是这么多年,我做的每件事情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算是给情报,也都是不痛不痒,反而是陈秘书,可真是何家的好狗腿。东方家主,还劳烦你来处理这些狼子野心的人了。”

    “我现在不会死,我会看着何家倒台,我会看着你们这一群刽子手下地狱。而后,我也不会苟活于世,定然以死谢罪!”秦齐说到最后,眼眶通红。爸、妈,你们在天之灵看到了吗?三十年了,儿子终于有机会为你们报仇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紫轩小说t259(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