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页

    [,,,!]

    她弯着腰继续敲车窗,对车内那个脸色发白的帅哥的反应一点也不讶异,毕竟一身褴楼、脸上被涂得又黑又白、不见完肤的她,已经吓得好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驾车逃逸了。(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从悲愤中挣脱出来的武华新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告诉自己要稳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闭上眼不理她,她应该就会离开了?那女人看到他居然有勇气闭上眼睛假寐,于是拚命敲打起车窗。也有这么锲而不舍的鬼引得他的头疼得快裂开,她还拚命制造噪音!武华新的怒火被挑起,火冒三丈的睁开那双冷冽犀利的黑眸,按下控制车窗的电动按钮,冷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就在他看清女人的脸时,他惊呆了——刘美婷!他慌忙揉了揉眼睛,可不是嘛!车边的这个衣服褴褛的、浑身髒兮兮的女人正是公司总裁的千斤小姐刘美婷!就是那个一直让避之不及的娇娇豪放女!武华新张大了嘴巴,完全愣住了。见有机可趁,刘美婷毫不迟疑的将手伸进车窗里,拉起车门的控制锁,打开车门,快速坐进车内。「喂,你……」武华新倒抽了口凉气,不仅被她那张髒兮兮的脸近距离的再吓了一次,还因她身上那扑鼻而来的味而薰得紧急暂停呼吸,只是这次他看清楚了她那一双澄澈如黑钻石般的明亮双眸。「真巧呀,武华新!我先声明,我可不是肮髒鬼,只是需要一个地方换个衣服、洗个澡。(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太好了!老天对我真好,居然遇到了你!」她笑盈盈地对他道。这一笑让他注意到她还有一口洁白的贝齿,他蹙眉,从昏黄的车灯下细细的打量她,她身上沾粘了不少污水,他眉头拢得更紧:「你不在家里待着,上这来干什么?而且这、这副模样?」「没什么,只是刚才不小心掉进了臭水沟而已。不过我声明,我可从不做坏事哟!如果不想继续闻这股怪味儿,你就带我回你家。」事实上,连她都有点儿受不了这股怪味儿。「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别人怕你、恭维你,我可不!绝、绝不……」他冷睨着她,她的声音听来稚嫩,却有股雾气。可惜他无法仔细看她,因为白酒的后劲已经开始在冲击他大脑的防线。她突然笑了起来:「没事的,我就喜欢你这样对我!反正我是追定你了!居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你,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甩掉啦!」「你……」武华新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目光已经开始飘忽,舌头也不太听指挥。「谁怕谁呀!我就打算在这儿睡觉啦!看、看你能怎么追、追我……」刘美婷抿了一下嘴唇,不再说话,只是甜甜地看着他。渐渐地,武华新的视线模煳了……************晚上十一点,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在酒店和歌舞厅的聚集区,与不远处居民区的寂静形成鲜明的对比。新开业的辉煌大饭店门口,一群身着华丽讲究的人们正缓缓地走下台阶,一面相互告别一面寻找各自的小轿车。显然,一个高档的上流宴会刚刚结束。在这群人中间,有一个女人特别引人注目。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踏着幽雅的节奏婷婷地走下了酒店的台阶,修长的身材被白色的夏服包裹住,容光焕发。她的骨架子虽然纤细,但腰部、胸部却有足够的份量,而且肌肤润白丰盈,那五官分明的脸上,庄重肃穆,又像是掺杂着些许她叫薛淑琳,今年三十一岁,是容声集团的董事长。容声集团虽然是个规模不很大的房地产集团,但由于常年和实力雄厚的顶天建筑集团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在南通市的企业界也算得上有一定的影响力。三年前,薛淑琳从去世的父亲薛横手里把容声集团继承了下来,和丈夫刘万一起经营着集团,业绩不错。一年前,夫妻两因为刘万的婚外情大吵了一次,最后离了婚。今晚的应酬本来就累,再加上外面风大,淑琳觉得头有点疼,于是加快了步子,走向她的那辆白色的宝马轿车。就在她走近轿车的时候,一直坐在她车上驾驶座里的一个男人眼睛一亮,对她的到来轻轻地吹了一下口哨。看见自己车的这个司机,薛淑琳顿时停下了脚步,心里一沉,脸上的红光也在瞬间消失,从宴会上带来的一点兴奋转眼间全没了。这个样子粗犷的男人是她的司机,叫柯岩。他以异常轻蔑的眼光看着淑琳的到来。「怎么了,我尊贵的董事长?欢乐的宴会结束了吗?你终于想起在外面还有一个司机在苦苦地等待着你吗?」他说出这话时,神态一点都不像是个下属对主人的模样。淑琳白了他一眼,注意到周围还有其他人,于是她默不做声,快步来到了车前,拉开后座的门,稳重而快速地上了车。因为感觉到柯岩一直用那露骨的方式看她的大腿,所以她以很技巧的方式坐在车内,这种坐法让人看出了这女人的品格和干练。有些女人一穿起迷你裙,当她们坐下时,很容易就掀出了大腿跟部甚至是内裤,但淑琳比较有经验,因此在位子上坐定之后,她马上将脚合得紧紧地,然后将脚作成垂直字形。「不就是明天的那个什么招标会嘛!谁知道你们在里面除了商量些坏事还做了什么呀?现在装什么正经!」柯岩嘴角浮出不屑的笑容地启动了汽车。宝马轿车被他驶离停车场。轿车刚一到路上,柯岩马上调了后视镜,鬼鬼祟祟地看着后座上的淑琳。发现了男人的意图后,淑琳抓起迷你裙摆,将大腿藏起来。「你真的照我的话去做了吗?」柯岩嘴角歪了起来问。听到他的声音,淑琳扬起了头。「我问你呢!你真的按照我说的,穿了透明的内裤吗?」「没错!」淑琳用很硬的语气恨恨地回答。「是嘛!真听话呀!那么让我看看吧!」「什么?」「我是说,把裙子卷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是不是真的穿了!」「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淑琳双眉一皱,脸上微红,耻辱的感觉涌上心头。「哼!谁开玩笑了?我可是认真的哦!太太你才是在开玩笑。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就应该叫你翻开给我看的,

    []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