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乡村风月

【043】友妻惠兰

    张飞龙将岳母安顿在家里,她也不说话,也不怎么。整个人似乎消

    受了几分。

    “容儿呀,以后我陪着你,还不安心么?”奶奶依然坐在摇椅上面

    吹着风,张飞龙可知道奶奶不是这个模样,等奶奶又变成那副花容月貌

    的样子,张飞龙的心叉会跟着颤抖了。

    吕丹和孙含香昨夜被折腾的够呛,不知道要睡多久才会醒,闲着无

    事,张飞龙只好到外边去逛逛。

    走到路上,张飞龙倒是觉得迷茫了,现在老婆也有了,小妾都有了

    ,反而觉得心里空空的,昨天奶奶给他吃了那个什么药丸之后,整天全

    身都是热乎乎的,见着漂亮女人就受不了,就连奶奶变成花容月貌的模

    样的时候,心中都不禁一阵阵悸动。

    “飞龙,有没有见着我婆娘。”

    张飞龙转头一看,这不是陈二狗么。连-『亡问道:“二狗,你婆娘怎

    么了·”

    “别提了,看到了跟我说一声。”陈二狗的脸色明显不太好。

    张飞龙也懒得搭理,陈z-能够娶到李惠兰那么漂亮的婆姨算是他

    的福气,看他这个样子,难道说他们两i:1有什么不和睦的事儿么?

    见陈二狗离开了,张飞龙就直接朝自家的山茶花林走去了。

    这里有些记忆,吕思。走到茶花林里面就想到了她。全身热乎乎的

    ,不禁感觉到那东西又跟着悸动起来了。居然想想也能变粗。

    茶花树下,似乎有个人。

    张飞龙心跳有些急促,难道是吕思回来了?悄悄的靠近,并不打算

    惊扰。

    “这不是z-的老婆李惠兰么?怎么会一个人这儿出神儿发呆。”

    张飞龙心里忐忑,莫不是他们两l:1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了。

    李惠兰的表情十分的差,看她的样子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生的水灵灵的女人怎么就嫁给了陈二狗呢,不过陈二狗娶她的时候

    ,张飞龙还不懂事,不然恐怕花落谁家还不知晓。张飞龙慢悠悠的靠了

    过去。

    靠近了,更让张飞龙心悸了。李惠兰是个美女,凹凸有致,脸蛋也

    生的灵动,让张飞龙想着她嫁给了陈二狗也实在是可惜了点不。

    “惠兰嫂子,你在这儿干嘛呢?

    然都没察觉。”张飞龙已经走到她的身前,她居

    听到张飞龙说话,李惠兰连-『亡转头过来,看到是张飞龙,古井无波

    的说道:“飞龙是你啊,你们家茶花林打理的真干净,看到这里舒服就

    来坐会儿了。”

    “哦,嫂子夸奖了,刚我见二狗哥找你,好像很急的样子。”张飞

    龙很想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么?那个没用的男人,找我干嘛。”李惠兰撇撇嘴,继续坐在

    原地,发着愣。

    没用的男人?张飞龙奇怪的问:

    一年了,是不是闹别扭了。”

    “二狗哥人不错啊,你们都结婚了

    .,.,.,.,

    “别扭?早就闹了,结婚的时候就闹了,对了,飞龙,你也结婚了

    吧。怎么没见着含香和你一起出来呢。不会是”李惠兰打量了一下

    张飞龙,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张飞龙比陈二狗要强壮的多。

    “不会是什么呀。”张飞龙脸色有些发烫,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总

    不能让女人瞧不起,又说道:“昨天晚上折腾的太厉害了,那小妮子受

    不了,不知道要睡多久才醒的过来。”

    “哦?”李惠兰的眼睛里面立刻就闪过一丝光华,有些惊异的看着

    张飞龙。

    “怎么了嫂子,这种羞人的事情,还是别说了,早些回家去,不然

    二狗找不到你还会着急的。”张飞龙觉得这话实在不该和李惠兰说。

    “回去干什么,你过来陪我坐会儿好不。”李惠兰看着张飞龙的眼

    神里面似乎多了些什么。有些痴傻的样子。

    张飞龙正巧也觉得无聊,就直接坐在离李惠兰一米开外的地方,并

    肩坐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将就刚才的话题说道:“其实像我们

    这代年轻人,会迷茫也是正常的。暂时没有出息,不代表一辈子没出息

    啊。我还不是和.z-狗一样,现在能有什么出息,先攒点钱,以后会有出

    路的。”

    “不是你说的那样,是否能够过好日子有钱没钱,我都不在乎,只

    是”说道这里李惠兰的脸明显有些红,可话又已经到了喉咙,就是

    吐不出来。

    “只是什么呀,嫂子,你们都结婚快一年了,难道你们还不了解对

    方么。像我和含香才结婚一天,就觉得我们可以过一起过一辈子了。”

    张飞龙讪讪的说着.显然他也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隔阂.

    “这话说不出口,羞人。”李惠兰有些着急,愣愣的看着张飞龙,

    只是又十分的想把话给说出来。

    张飞龙愣道:“有什么好羞人的,小时候我们不还一起放过牛么,

    我刚才都把和含香羞人的事情说给你听了,你又什么不好说的哦。”

    “飞龙、”李惠兰往张飞龙那边挪了挪身子,叫唤了一声,然后趴

    到张飞龙的胸膛上面,哭道:“二狗那没用的家伙,做不了那事儿。”

    本来不想对张飞龙说的,可是张飞龙刚才说两人从小还一起放过牛

    ,这句话就让她对张飞龙一点隔阂都没了,就好像张飞龙还是以前那个

    叫他姐的放牛娃。(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