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百花共扶风流郎 何春花园采蜜忙

    在一傍的八姐见到桂英和五娘的表演得到春哥的赏识,伸手拉住身边的九妹走出

    来说∶「这一次由我们姐妹二人来表演,至於菜名还得麻烦春哥看完後起一个响亮的

    名字。(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好啊!那我们就欣赏一下你们姐妹的本事,不知你们准备了什麽样的节目。」

    「你们不用着急,慢慢欣赏吧。」八姐笑眯眯的说。

    八姐将九妹拉到一傍,两人低声商量一会,然後八姐和九妹脱除身上的白色的纱

    裙,露出画在身上茉莉和兰花。由於是两姐妹长得极像,修长的身长,俊俏的面容,

    把个何春看得惊奇不已,以前怎麽都没有注意?其实当时情况下,再加上那麽多的佳

    丽,使他目不结暇,哪里注意得那麽多。

    於是,一拍怀里的王妃,那王妃极为聪明,急忙起身扶起坐在太师椅上的何春。

    何春走到两姐妹身边,一手抱一个来到宽大的太师椅坐下说∶「你们先陪我等一下,

    看她们的表演。」

    两姐妹坐在何春的大腿上,高兴得搂住何春的脖子,在何春的脸上亲吻一下,然

    後各伸出香舌往何春的嘴里,一下何春的嘴里三条香舌交在一起。

    其他的姐妹看到这里,不约而同喊道∶「我来表演。」只有佘太君没有出声。

    何春见大家都争着表演,只有佘太君站在那里没有动,於是就说∶「你们都等一

    下,看看我们的佘太君好节目如何?所谓老将出马、一个顶三。」

    众人见何春这麽说,大家都望着佘太君。

    佘太君见大家都看者自己,於是来到前面,先是一个礼,说∶「既然大家都让我

    先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可并不老,只是比大家多些经验,表演得不好,请大家谅

    解。」於是吩咐杨排风去把那天我买的驴牵来。

    不多就杨排风就牵来一匹公驴,来到佘太君的面前。

    「大家都知道驴鞭最补,可是有人不知道,充满y水的刚切下的驴鞭更补,有人

    问怎样样做的呢?所以,我今天让你们开开眼。」

    佘太君先是脱去身上的青色的轻纱,露出胸前画着一朵很大莲花,在驴的前面分

    开双腿向後弯下腰,来了个铁板桥,将xiāo穴露在驴的嘴前,不断的摇动。

    八姐见到这匹公驴就估计佘太君想做什麽,大惊失色连忙说道∶「那玩意你受不

    住,别玩了!」

    「放心吧!这东西没有什麽大不了,看我怎麽对付它。」佘太君笑着说道。

    着匹公驴闻到xiāo穴的骚味,兴奋得将嘴巴在佘太君的xiāo穴上舔动,长长的舌头也

    伸进佘太君的xiāo穴里,一时间把个佘太君舔得又趐、又痒、又麻,都不知天南地北人

    在何处,y水慢慢的流出来,使得她不断的把xiāo穴往上顶,希望舌头能往里面再进去

    一点。

    那驴子见到y水越来越兴奋,胯下的驴鸡吧不断地涨大和增长,於是往前移动两

    步,驴ji巴正好对准佘太君的xiāo穴,往下一压,借着y水一下只冲进一大半,只顶得

    佘太君「噢」的一声,差点将佘太君压垮在地上,也是佘太君功力高,但也被压底了

    一些。

    驴ji巴差点都退了出来,那驴子可不愿意这样,趁着佘太君硬顶得时候,再往下

    一压,ji巴尽全部插入佘太君的xiāo穴里。

    那麽长的鸡吧插入xiāo穴,这也是佘太君,要是换一个人,不被插烂插破才怪。佘

    太君双手双脚像章鱼一样抱住驴子的身子,也不敢再动,先缓一口气再说。

    那驴子一见佘太君贴在自己的身上不动,於是不断摇动身子和顶动ji巴。大家见

    到这样怕这驴子会伤着佘太君,忙叫排风牵住驴子,不要它乱来。

    「谢谢你!排风,它没什麽了不得的,等我缓过劲後再对付它。」

    「太君,顶不住就出声,别硬撑。春哥,你就说一句吧!」排风求何春。

    「怎麽样?不行就算了,不用强求。」何春爱惜的劝说。

    「不用担心,我顶的住,虽说这东西的ji巴是大了些,这都降不伏它,我还有用

    吗?看我怎麽样对付它。」说完,运起内功,不断的挤压和受放xiāo穴。

    那驴子的ji巴受到挤压得「嗷┅┅」直叫,马上反击,但驴子的ji巴跟人的不一

    样,它只会顶不会抽。见到佘太君反击,心想这个洞怎麽跟以往的不一样,深不见底

    而且还能对着干,好吧!看谁厉害。於是不断催动ji巴,将它催的最大最长,并将两

    个卵子也往xiāo穴里顶。

    「啊┅┅它来反应┅┅了┅┅噢┅┅又大了┅┅又长了┅┅好吧┅┅看看谁厉害

    ┅┅啊┅┅它的卵子也进来了┅┅哦┅┅好啊┅┅噢┅┅郡主┅┅你看看┅┅它的鸡

    巴┅┅怎麽样了┅┅啊┅┅如果┅┅哦┅┅我都泻了┅┅啊┅┅」

    郡主听到佘太君叫她,连忙走到驴子的後面,就发现那驴子的ji巴和卵子全部进

    入了佘太君的xiāo穴,将它涨得像了个决堤的大口子,急忙说∶「它的ji巴已经红得发

    紫,y水都像决堤的水涌了出来。」

    「快拿东西接住,那可是好宝贝。」大娘连忙拿来了个一大碗,接住流出来的淫

    水。

    「郡主┅┅啊┅┅怎麽样了┅┅如果差不多┅┅哦┅┅就提醒我┅┅啊┅┅没想

    到这家伙┅┅真厉害┅┅我快顶┅┅不住了┅┅」

    「已经装满一大碗了,还要不要再装一碗。」郡主说。

    「够了┅┅你们站远些┅┅它已经┅┅差不多了┅┅我要下手了┅┅」

    只见佘太君用小腹轻揉驴子的肚子,然後运功将xiāo穴上的y唇锁住驴ji巴,轻轻

    一扭,那ji巴和卵子就被那y唇像刀子一样割了下来,ji巴就留在佘太君的xiāo穴里,

    随後爬出驴子的下身,那驴子就像没是事一样,让排风叫给人牵走了。

    众人拍掌叫好,佘太君笑眯眯的将驴ji巴吐出来放在那碗装满y水的碗内,叫杨

    排风用蒸笼去蒸上一柱香时间,说道∶「春哥!你为了我们姐妹太辛苦了,这东西可

    是大补的,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你能满意。」

    「谢谢你佘太君!我是需要,这东西滋补养颜,你们更需要,再加上些龙血,它

    会使你们功力大增,而切还会使你们青春长在,到时候大家一起品尝。不过,佘太君

    你那xiāo穴如此厉害,下次我可不敢将ji巴放进去了。」

    众人一听高兴得一起说∶「多谢春哥!大家都知道你那如意棒是切不下来的,就

    算能切下来,我们还舍不得。」

    「春哥你刚才说错了一句话,应该要罚。」王妃不依不绕的说。

    「好你个王妃,竟敢抓我说的话,等会看我怎麽整你。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了,

    我就任罚,但我要你们帮忙。吴彩莲你准备几个木盆,放些面粉和水,还有六对银铃

    和鸡蛋来,快去!」

    不大一会,吴彩莲把东西拿来,放在春哥的前面。

    「大娘、二娘、三娘、七娘、郡主,你们五人将银铃挂在ru头上,两腋下和大腿

    根部各夹一个鸡蛋,再和面粉时不准将鸡蛋夹烂。」

    「春哥!这是罚你还是罚我们。」郡主故意问。

    「你别多嘴,等我说完。如果你们能在面粉和好以後,鸡蛋没有夹烂,就算我输

    了,那就亲自做一道你们意想不到的菜给你们吃,半个时辰为定如何?如果有一个鸡

    蛋夹破就算你们输了。」

    五女互相看了一眼齐声说道∶「好!一言为定,不过规定得改动一点,只要一个

    人的鸡蛋没破,就算我们赢如何?」

    「可以,就这麽决定。」

    於是大娘等五人先後脱掉身上的各色衣裙,何春看到五女那一丝不挂,而为取悦

    自己精心画在身上的各色鲜花,深感自己的祖先保佑,能和与此武功超群的绝代佳人

    共效於飞。大娘一指身上的花说∶「这是菊花、二娘的是梅花、三娘的是桃花、郡主

    的是水仙、七娘是葵花。」

    由吴彩莲率领几个舞女,给她们ru头上戴上银铃,鸡蛋放好,然後将面盆放在五

    人前面的凳子上。由於凳子小矮,必须弯下腰,这样屁股就翘起来了,两个洞全部暴

    露在外。

    三个鸡蛋的位置,使得她们的动作不敢放得过大和大力,只得慢慢的轻柔地和面

    粉,好歹众人都是武艺在身,动作也不慢,不大一会儿,大娘和郡主完成一半;二娘

    和三娘加上七娘也快一半了。

    何春见到是时候了,起身来到五个人的身後,看了一下众人的xiāo穴,都有一些阴

    精流出,以大娘最多,就连阴毛上都沾满了阴精。

    原来大娘早让前面的情景,弄得y水流出来了。於是何春选中了杨大娘,一挺如

    意棒就插入了大娘的xiāo穴,快速挺动;顺便伸出手,在一边的郡主和七娘的xiāo穴上抚

    摸,并伸出手指插入它们的xiāo穴,大拇指压住y蒂揉动。

    这三女的xiāo穴突然遭到侵袭,身上的鸡蛋差点掉了下来,尤其是杨大娘张金定,

    让那巨大的如意棒插入xiāo穴,又是惊喜又是担心;惊喜的是自己早已等待的ji巴终於

    插入自己的xiāo穴,担心的是一旦自己兴奋起来,不顾一切的配合ji巴的抽插,怕事面

    粉和不成,鸡蛋早就破了。但在那巨大的如意棒撞击下,大娘只得强忍着xiāo穴内的骚

    痒,继续和面粉,速度也就慢了下来,但两边的郡主和七娘早已忍不住浪叫起来。

    「啊┅┅噢┅┅春哥┅┅啊┅┅别这样┅┅噢┅┅面粉┅┅就没法和下去了┅┅

    啊┅┅我快顶不住了┅┅求求你┅┅ji巴就快破了┅┅啊┅┅」

    「你们说清楚点,什麽ji巴就快破了,啊!」

    「不是ji巴,是鸡蛋。」

    「我说呢,ji巴怎麽这麽容易破,原来是鸡蛋。」

    那边的二娘和三娘见到这情形,心想马上就会杀到我们这里来了,於是两人加快

    了速度。

    何春看到那两个人这样做,心想这可不能让你们得逞,於是离开三人来到二娘的

    身後,照例插入二娘的xiāo穴。

    「就听到二娘大叫一声,啊┅┅痛死我了,春哥你走错了地方,是下面哪个洞,

    不是上面哪个。」

    「哦!对不起,二娘,是我不对走错了地方。」於是马上就要拔出来。

    「先别动!进去了就不要动,xiāo穴已经让我的先夫开了苞,哪个後庭花就让春哥

    你来开吧,只是你那如意棒太大了,一时难适应,过一会就没事了。」

    「没想到你有这份心事,好!我就慢慢来,让你来指挥这根如意棒。」

    那边的三娘听到二娘这麽一声喊叫,跟着这样说,内心一紧张,後庭花一缩紧,

    就听到「啪」的一声,大腿根的鸡蛋破了,蛋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吴彩莲一声叫到∶「三娘蛋破了。」

    佘太君笑道∶「什麽三娘的蛋破了,是鸡蛋破了,她哪里来的蛋,罚你去帮她擦

    乾净。」

    「是!大姐。」

    「三娘!怎麽这样紧张,还没有轮到你蛋就破了,不行!你们说怎麽办?」何春

    说。

    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很多想法,都又不满意。於是何春说道∶「我看这样吧,让她

    想办法,将其他四人的鸡蛋弄破,将功补过如何?」众人拍手称好。

    要知後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