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了隆科多的事情,让刘杨和雍正这对主仆突然间有了自信,少了压力,像是一个挑着重担的汉子突然就御下了一身的担子,那种轻松无法言说。

    可是刘杨并不知道,一场风波,即将来临,就在他要离开紫禁城的前夊,这场风波已经在酝酿了。

    穿过青砖铺的宫道,红墙上的青琉璃已经挂了厚厚的积雪,宫道两旁是太监宫女们扫出去的雪堆,留下薄薄的一层雪花在宫道上,时能看到青砖显露,偶有巡逻的卫兵从身边走过,高喊一声将军,慢慢远去,也有小太监低头在一旁,候着刘杨过了,才敢走过去,现在的宫女和太监,见了刘杨已经不敢也不能再正视了,必须避让,这跟以前的隆科多是一样的待遇,虽然他们比较惧怕隆科多,却更尊重刘杨,但无论如何,如今的刘杨的成就,足以让小太监们感到压迫和无力,完全不在一个世界了。

    突然,有一队卫兵从刘杨身后而来,脚步轻快,点着火把,边走还有小队长催促着:“快点,快点。”

    刘杨甚是奇怪,立定了身子。

    “上将军!”

    巡逻小队正在从刘杨身边跑过去,刘杨却没有应他们,小队不敢动,纵有紧急事情,也不敢跑。

    “你们这是去哪?急匆匆的。”

    “昀昭殿,敬妃差人来报,有事让我们去抓人。”

    “抓什么人?”

    “嗯,这个……”

    “嗯,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刘杨无怒自威,这个队长竟然不识好歹,吞吞吐吐,显然是什么重要事情不便说出来。

    “末将不敢,末将不敢。”

    小队长一听刘杨的话里不对,连忙跪了下来,头点着地,把铁都放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眼前这位可是敢斩亲王的主啊,他突然汗如雨下,在这腊月的冬天的里。

    第008章 初遇温实初

    “快说。”

    “是,是,昀昭殿的小信子前来传消息,抓到太医行欲对敬妃行不轨之事,命小的领人前去抓捕。”

    小队长匍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哈出来的热气把地上的雪溶出了一地的雾。

    “是哪个太医?”

    “好像……好像是温太医。”

    “温实初?”

    刘杨听到名字,一个激灵,好家伙终于出场了。

    “是,是他。”

    御林军队长却是不敢直呼太医名讳的,不过刘杨一说,他却是知道此次前去抓捕的人就是他了。

    刘杨惹有所思,踢了小队长一脚,“去吧,该干嘛干嘛,滚!”

    “是!是!”

    小队长如蒙大赫般连爬带滚,领着人小跑前进了。

    “变了,全乱了套了,这温太医竟然成了贼了。”

    刘杨摇了摇头,温太医可是甄嬛多年的好友,从甄嬛传里,刘杨了解到,可是这样的一个竟然会是个贼。

    刘杨细细一想,这内中是否会有不对的地方?难道仅凭敬妃一句话就断定温太医就是那贼子不成?不行,一定要弄清楚。

    刘杨这样想着,立刻展开凌波微步,瞬间就追上了刚才跑远的小队。

    那小队长终于跑出了一段距离,北风一吹,顿时清醒了许多,刚才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可是他却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一样,越想越后怕,脚下不禁也加快了脚步,想要快些离开那恐怖的刘杨。

    可是不经意间,他的眼角就看到了一个他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那就是上将军刘杨,这一下差点没把他吓坏,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脚软在地,幸亏多年的训练,让他挺了过来,仔细一看,还真是刘杨,此刻刘杨不紧不慢的正跟着他的队伍,与他平等而走。(tet文学网teteam.com)

    刘杨不说话,小队长也不敢停下来,脚步却不由得越跑越快。

    说来也奇怪,刘杨一路是走路一样的伴着他的,可就是那样的闲庭信步,却能步步跟随着他不落后,好像会缩地成尺一般,这让见多识广的小队长不由得佩服起来,看那上将军如散步一般不紧不慢,气不喘吸不急,可是速度却不慢,这绝不是什么缩地成尺的把戏,这是实打实的轻功,轻功能练到这样的火候,绝非一日能成的。

    刘杨却不知道小队长在那一刹那想了这么多,他是真不认识路,所以才跟着这小队一路走去,不然他早就先去了。

    眼看柱香的功夫,小队长才带着御林军来到了昀昭殿之外,这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一群宫女太监,虽然已是夜晚,但抓到淫贼这样的大事,难免惊动了许多人,而且怕温太医跑了,敬妃还安排了几个太监在守着。

    老远刘杨就听到了温太医的声音:“唉哟我说木总管,我真的是刚好路过,那边端妃娘娘还要差小臣去把脉呢。”

    温太医的声音和电视上并无二样,而且刘杨神力极好,那边虽然吵吵攘攘人挺多,穿太医服装却只有一人,也就是温太医了。

    这时候有一太监扯着鸭嗓子高声说道:“我说温太医,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就是那欲行不轨之人,难道你还想拿端妃娘娘来压敬妃不成?”

    “哟,小官不敢小官不敢,只是确实……”

    就在这时候,有宫女喊道,“御林军来了!”

    小队长领着八个枪兵,一路小跑终于到了昀昭殿外,看了一眼昀昭殿前的这些宫女太监,又望了一眼刘杨,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这时候刘杨却偏过头去,显然并不想管这事。

    小队长只好清了清嗓子说道:“木总管,我们接到小信子的报信,马上就赶了过来,宫中对这样的事情,是严行重罚的,把人交给我吧。”

    刘杨这才看清了温太医的样子,粗眉大眼,一副温文而雅的书生模样,此刻因为进宫来把脉,正穿着正一品官服,红顶银铃,平时这样的太医在宫中行走,怎么也是应该太监总管先点头称呼的,然而现在,欲行不轨被抓了个现行的温太医哪里还有平时那副模样,遇谁都点头哈腰,一副受饱了委屈的样子,想要哭出来都不过份。

    此刻听到御林军队长问话,温实初知道这下麻烦大了,皇宫内夗最忌就是这种事,敬妃手下几个宫女太监又一口咬定称是抓了个现行,真是百口莫辨,此刻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到了慎刑司,只怕就是直接屈打成招然后上招皇上午门斩首了。

    他赶紧趁着还有机会,连忙拉着御林军队长,“大人,小官真是冤枉啊,望大人垂怜,查清事实啊。”

    小队长轻轻甩了甩手,不敢和温实初太过亲近,提高声音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有冤枉也不是我能帮忙的了,只有到慎弄司找曹大人方能说清了。”

    “只怕到了慎刑事,就没有我温实初说话的份了。”

    温实初无力的垂下双手。

    “龚队长,人就交给你了,明日我自会差小信子前去慎刑司说与明白。”

    那叫木总管的太监总管朝御林军小队长拱了拱手,算是做了个交接。

    此时一众人都发现了小队长旁边站立的刘杨,高大不俗,气宇不凡,不但有一种无弄的威严,肯定不是平凡的角色,可是很面生,愣是没有人认出他来。

    也难怪没有人认得他,这时候雪下得大,他的官服已经被盖了一层白霜,从依稀的样貌中,一时也没有人想到会是他来了,加上刘杨也不说话,所以也没有人特别的注意他。

    “小木子。”

    “奴才在。”

    “去,到找其他太医到端妃宫里给端妃娘娘把脉,就说这温太医出了点事情因此耽搁了。”

    木总管提着嗓音安排后事了,一边还不忘记阴阳怪调的调侃温实初,“唉呀,也是太医运气不好,这要是莞贵人还在宫里,兴许还能为您求得一线生机,这一次,你算是栽了,认命吧!”

    那叫小木子的小太监领了命一路小跑去了,刘杨看着场上的宫女太监,无不幸灾乐祸的样子,有的还带着一脸的气愤,毕竟温太医对他们的小主不敬。

    第009章 刺客

    木总管交接完毕,招呼着一众太监宫女就要回宫去,这时候,刘杨突然把手一扬,大声说道:“慢着。”

    木总管刚迈出的步子,又退了回来,用眼斜看着小队长旁边的刘杨,“哟喂,谁啊?难道没看到这是敬妃的殿外吗?放肆!”

    刘杨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扶住温太医。

    那小队长看到刘杨前来,赶紧让开,这小细节让木总管看到了,不过他倒没跟刘杨有过交涉,所以一时也不认得他,看到他虽然穿着一品朝服,可是朝中穿一品服的官员多了去了,而且深宫的事情,外面的官员鲜有能管得到的,想着只要眼前的人不是隆科多,不是某王爷,在敬妃的殿外,就谁也管不着这事,而且木总管以为眼前的刘杨充其量就是一御林军新晋头目罢了,因此言下多有小看之意。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这事没查明之前,你不准带走温太医。”

    刘杨的话说得坚决,小队长自然不敢不依。

    温实初一看来人似乎威信不小,连小队长都要唯唯喏喏,而且此人似乎刚正不阿,立刻又燃起了希望,不过他也不认识刘杨,一时间他的想法也跟木总管不约而同的相似。

    “这位大人,宫中之事,非常理能决清白,小官之日之劫,也是命数所定,实为天意,小官无意连累大人,请吧,队长。”

    刘杨倒没想到这时候,温实初还能想到不连累自己,不由得内心大为赞叹,点点头,更加坚定了要救他的决心。

    “温太医何故要自抱自弃,想当日我与莞贵人相约,贵人曾与在下说过,温太医为人温文而雅,书生儒面,侠义心肠,刚正勇敢,怎么今日明知是受冤之身,却要退缩忍让?”

    刘杨一番话,让温实初吃了一惊,眼前人原来是甄嬛相交,那更不能连累他了。

    待温实初再要相劝的时候,木总管已然开腔了:“哟,我道是谁,原来是莞贵人相交啊,不过就算是莞贵人亲来,今日之事已是落实之罪,谅她也无力回天,这位大人,我昀昭殿无意与你为难,你速速离开,莫要惊动了我家主子才是。”

    “今日之事,我既然来了,就管定了,好了,温太医,你且不用多说,我自有分寸。”

    刘杨踏前两步,战场上生杀予夺炼成的血煞之威立刻暴发。

    这宫中哪里会遇见这样的人物,木总管突然有种错觉,好像遇见了隆科多一样。

    须知当日隆科多,可是可以带刀入宫的唯一总兵,像他这样的总管,说斩就斩了,随便找个大不敬的罪名,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像……好像是上将军大人。”

    这时候,有个眼尖的宫女小声的说了一声。

    这话落进了木总管的耳朵里,如雷般轰鸣,虽然今日朝上发生的事情还没传到他的耳朵里,可是以往诸多的事迹,却早已经让木总管对这个名字深深恐惧了。

    “你究竟是何人?”

    “上将军刘杨。”

    刘杨不温不火,也不看木总管,径直报上名讳,然而眼中杀意已起。

    “上将军?你真的是上将军刘杨?”

    木总管吞了吞口水,流年不利,没想到今日会踢到这样的一块铁板,但是他的信息还是很落后,如果他知道今日大朝之上发生了什么,谅他就不会接着说出这样愚蠢的话,“这是我昀昭殿的事,在这里敬妃说了算,上将军也曾在宫中做事,知道规矩,请上将军莫要让奴才难做,若是惊动了敬妃,只怕你我都难看。”

    “是吗?”

    只见刘杨眼中闪过一股寒意,手起刀落,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独孤剑,剑上已经沾染了鲜血。

    规则需要鲜血来打破。

    “啊,了……”

    一众太监宫女们惊恐的开始四散而去。

    谁也没想到,一语不合,刘杨竟然敢在昀昭殿外立刻杀人。

    一向温文的温太医此刻看到刘杨暴戾之气满身,一时不忍侧目。

    那边厢,木总管双眼圆瞪,一手指着刘杨,一手捂着脖子,慢慢倒到了台阶上。

    “大胆,反了天了!”

    一声娇喝,从大殿中传来。

    刘杨知道,正主出来了。

    这位在甄嬛传里能抗衡华妃,被雍正用来压制华妃势力,平衡宫内权势的贵妃,在两宫女的搀扶下,款款而来。

    她比电视上要年轻一些,一脸富贵雍容的姿态,谅是有人在她的宫殿之外杀了她的总管,也不能影响她的气质,这样的修养绝不是一天两天能养成的。

    但绝不是说敬妃就不会在意有人杀了她的人,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此刻把她的人杀了,比打脸还要打脸,任何人都不可能放得下这样的尊严被别人放在脚下。

    “上将军好大的威严,内务总管说杀就杀,还把不把我敬妃放在眼里!”

    “敬妃多年在宫中协助太后,威压后宫,刘杨自然不敢不尊,只是这总管,擅作主张,扣压太医,该死。”

    “哦?擅作主张?如果是本妃的懿旨呢?”

    “本将军相信敬妃多年后宫协同太后皇后管理事务,目光如炬,自然能分辨忠,温太医此事多有蹊跷,内中大有疑点,如此匆匆断定太医生死,此等粗略大意之旨定非敬妃所意,定是此僚擅自主张,指鹿为马,蒙蔽主上!”

    木总管不死已经死了,现在刘杨把什么事都推到他的身上。

    敬妃只恨得牙痒痒,一双玉牙剧烈的打着牙架,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好,很好,今日我定要让你血债血偿,还我昀昭殿清白。”

    “愿闻赐教!”

    与此不远的一堵高墙之上,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昀昭殿外无人能觉,唯有刘杨突然感觉有异,来不及多想,一跃五丈高,果然看到一个黑影在高大的城墙间飞纵横走。

    “飞贼哪里走!”

    刘杨哪容得他在眼前消失,立刻一指从脚下的墙上抠出一块石子,以内力催动,急射向那黑影。

    “保护敬妃,有刺客!”

    昀昭殿瞬间乱了。

    第010章 深入

    刘杨身形缓缓降落地面。

    “上将军,抓到刺客了吗?”

    敬妃问道,双眼满含冷笑。

    “没有。”

    刘杨说道,转头看着胡乱跑动巡查的御(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