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了。(tet文学网teteam.com)”

    在那个年代,牙刷算是个奢侈品,一般是用猪毛经过处理,绑成团粘在木把子上,形状自然跟现代的牙刷没什么两样,早上晚上就会在猪毛上放上一把细盐,进行洗涮,一般农家没办法使用这种东西,毕竟加工不易,猪毛也先发软,而且捆绑成团粘牢都需要很多的工夫,可是皇宫之中,这物品就是必须品了。

    “讨厌,这是生活用品了,答案不对,你都没说是生活用品,讨厌讨厌。”

    余妙音不敢看刘杨,手上却置气的不停捶打着刘杨,原来抓着火焜的那只手,却紧紧的不肯放开。

    “哈哈,可是我也没说这次还是人体器官啊。”

    刘杨被抓得也已经如火般烧了,这一顿下来,火候已经成了,还不开吃更待何时?

    此时刘杨绝对相信,只要一进入恐怕余妙音就会高朝不停了。

    可是他不会就这样直接进入,凡事讲究自然,要有个说法。

    “现在你输了,接受罚吧。”

    刘杨的手毫不客气的放到了两坨丰翘的雪臀之上,不停的搓揉着。

    “嗯……啊,那哥哥想要怎么罚?可不能再打了,再打要打破了。”

    余妙音小声的求饶起来,同时那种由头皮开始到脚跟的空虚感让她期待起来。

    “我不打,我怎么还舍得打,这么水灵。”

    刘杨双手不停的游走,“可是你看,阿郎的这里这么硬了,你说怎么办?都是你惹的呢。”

    “阿郞真坏,什么都赖娘子,那就……进来吧?”

    余妙音带着哀求,胸口不停的起伏着,像这样直接的求进来,这对那个年代的女子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不是被刘杨钓了这么久的胃口,她也说不出来。

    “可是我想,娘子用嘴。”

    “嘴……嗯,好吧……”

    余妙音就要准备坐起来,以前看有些书,确实有看到过说是用嘴的,还没试过,可是她知道刘杨说出来,肯定就是能做的,那就试试吧,反正这时候,他提什么要求,相信她都会满足的,因为这时候基本上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性了。

    “啊!”

    突然!有一种充实感,就在余妙音头抬起来,还没完全起来的时候,刘杨的火棍竟然朝着那幽洞一杆没入了。

    “啊……”

    一声长长的吟叫,酥麻了她全身的骨头,刚起来的一点姿势,立刻软了下来,好似一条美女蛇般趴在大床上,他竟然从后面进入了。

    他竟然……

    此时刘杨依旧还要说上两句:“我说的是等下用嘴,现在是阿郎为你服务的时间!”

    刘杨说着,用力一挺,多水的余妙音立刻就感觉到了有高潮的感觉,就在插入的第一时间,她就是阵阵摩挲。

    “啊……我的亲亲好阿郞,我快被你干死了,你的好大,插得妙音娘子的爽死了,哎哟……插穿了……妹妹的花心被……被哥哥你的大鸡巴插……

    穿插……烂……哎呀……爽死了……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啊……我的好哥哥哟……”

    这位妙音娘子同志的鸡叫声的确不同凡响,不愧是“老船长”级的人物,当然咱未来过来的“嫖客”刘杨先生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如下:“好妙音娘子,你的小肉穴儿,夹得哥哥我的鸡巴爽透了,哥哥我都快被你夹出精来了,喔!不行诞,快射了,我要射入你的小花心去,好不好呀?我的小亲亲哟……”

    “阿郞、阿郞,你的鸡巴好大呀!我懂事以后就想被这么大的鸡巴给干过,哇!好爽呀!爽死我了,哎哟喂,穿进子宫里去了……啊……死了,阿郞!我快被你操死了啊……喔……哦……不行了不行了……”

    “啊……啊……阿郞,我快没力气了,我快死了……喔……哎呀……阿郞,你的鸡巴怎么越胀越大,快把我的小穴给撑开了,哎呀……不行了,好痛呀,阿郞,你怎么了……啊…不要啊!阿郞,放了我吧,我快被你插死了。(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哎呀!救命呀!不要啊……”

    “啊……好充实的感觉……郎呀!臣妾爱死你的大鸡巴……插……插的臣妾的魂都快飞了……啊……啊……爽上天了……郎呀……你……你的大鸡巴还是如……如往日般的粗……壮……插着臣妾……妾的小浪穴……爽……爽死了……哎唷……插穿……穿了……臣妾的花心快……快……被皇上你的大给插穿……

    穿了……啊……臣妾快……快死了……喔……哦……”

    “我的小美人……爱妃……本王……的…的……鸡巴……也…也……被你的小肉穴夹……夹……的又酥……又…麻的爽翻了……我可爱的爱妃呀……本王爱……爱死你的小……小肉穴了……喔……”

    经过了不算的肉膊战之后,刘杨感到自己将,於是抬抱起余妙音,以老汉推车之式,狂抽猛入着余妙音的肉穴,并叫着:“好爱妃……本王快……快射出来……来了……本王爱死你了……你的小肉穴……夹得本……本王爽死了……爱妃呀……我的爱人呀……本王要射精了……喔……喔……”

    “哥呀……我的亲哥好皇上……臣妾……臣妾……也快……快被你肏出水来了……皇上……我的亲亲……一起出来吧……喔……臣妾爽死了……快死了……啊……啊……出来了……啊……”

    一场好像干了千年的,终於划下的休止符,刘杨与余妙音两人之间完完全全的沉浸在甜蜜之中……

    “郎!为了爱你,为了要你,娘子连灵魂都可以舍去的。”

    余妙音娇中带娇羞的紧贴着刘杨,呢喃的对刘杨说着。

    “爱妃呀!本王也好爱你呀!”

    刘杨与余妙音又开始了角色扮演,反正这时候相信也没有人敢来打扰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扮演一下又如何呢。

    “皇上呀!你别急,臣妾这就对你说了,今天你可不能那么早走,一定要把人家搞满足了,否则臣妾可不依呀!皇上!”

    余妙音话一说完,就钻入了刘杨的怀里,使劲的对着刘杨撒起娇来了!

    “爱妃!朕知道你的辛苦,我的爱妃呀!等会你可得再多放水呀!”

    “皇上!娘子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想怎么玩,随你便。”

    “爱妃呀!你别调胃口了,现在就来吧!朕会记住的爱妃!来吧!爱妃,朕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以赏你,朕就再让你尝尝的滋味吧!”

    刘杨话一说完后,一把打开余妙音的一双玉腿,将头埋入了余妙音的双腿之间,舔向余妙音的迷人的花蕊。

    “啊……皇上…喔……爽死臣妾了……啊……好刺激喔……皇上……臣……

    臣……妾快…快死了……唉唷……皇上…臣妾受不了了……快…快…上来呀皇上……臣妾需要你的龙根来肏臣妾的洞呀……皇上……臣妾痒死了……快来干臣妾吧……喔……”

    “来了,来了,朕就让你尝尝朕的大鸡巴吧!”

    “啊……好胀啊……皇上……臣妾好满足呀……喔……胀死臣妾的小浪穴了啦……爽死了……臣妾好……好……快活呀……啊……啊……啊……插到花心了……喔……皇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威猛啊……皇上……臣妾快要被你插死了……喔……皇上……”

    余妙音被刘杨插得胡言乱语的浪叫着,刘杨被余妙音的声浪语激起了一股雄心万丈的战斗力,更是卖力的猛插狂干着余妙音的浪穴。

    “爱妃呀……朕…朕的鸡巴也被你的小浪穴夹得酥酥麻麻的,快要射出来了……喔……喔……对,就是这样……用力的夹朕的鸡巴……朕快要射精了……哇……爽死朕了啊……”

    “皇上……皇上……臣妾也快被皇上你的大鸡巴给插穿了……臣妾也快射精了……皇王……快……快…用力的肏死臣妾的小浪穴吧……啊……好爽呀……臣妾…臣妾……快爽死了…啊……皇上……”

    “皇上……皇上……臣妾……臣妾…我不行了……喔……臣妾快死了……快爽死了啊……啊……不行了……”

    “爱……爱妃……朕…朕……要…要……出来了……快…快……快夹紧一点……喔……出来了……哈……哈……爽死朕了……”

    “喔……喔……挺到底了,好爽啊!……好久没有尝过这种美好的滋味了,阿郞……阿郞……我的大鸡巴亲哥哥……娘子……好好久没那么爽过了……啊…

    啊……好大的鸡巴呀……又大又粗,干得我好爽呀……我的好阿郞……喔……哦……上次以后我每天都在想你啊。”

    “娘子……我的好浪穴……肉宝贝……哥哥我的鸡巴也…也被浪穴妹妹你夹着爽死了……喔……对……对……我的好妹子……用力一点夹……让哥哥我的鸡巴又酥爽……喔……对……对……就是这个样……哇……爽啊……”

    娘子的穴真得是紧的没话说,有如处女的穴一般,夹的刘杨差点几乎爽上天了,为了让娘子达到更大的快感,他一把抱起了娘子的臀部,狂抽猛干了起来。

    “啊……啊……好刺激啊……喔……插进花心里去了……哦……嗯……阿郞……我的好阿郞……我的鸡巴亲亲……浪穴妹妹被…被你肏得爽死了……唉唷……爽死了……好哥哥……妹妹的浪穴……穴……被你插穿了……喔……妹妹快…

    快……死了……快上天了……啊……阿郞哥……阿郞……我不行了……哦……哦……死了……阿郞……”

    “妹……我的好妹子……哥哥……我也快射精了……喔……好妹妹…我的浪穴爱人……阿郞哥……我也要射出来了,我们一起出来吧……啊……”

    忽然这在这个时候,刘杨胯下的鸡巴由於感受到娘子穴内所射出的热流,龟头前的马眼,这时像小孩吸奶般一样,把娘子穴内所射出来的阴精吸的一滴不剩,也吸得让刘杨和娘子俩人,不醒人事的昏了过去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完了,外面站着的宫女一早已经被余妙音收买了,此刻都在门外分几拨放风呢,本来以为这样就差不多了,她们光听着就已经耳红面热,下面都开始流水了。

    可是没过多久,余妙音的寝宫中又传来了异样的叫声:“唉哟……纣……我的大鸡巴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喔……又插得妹妹……快……快……酥麻死了……喔……啊……不行了……妹妹的脚软了站……站不住了……换个姿式……吧……我快不行了……啊……啊……”

    原来又干开了,娘子被刘杨的鸡巴一阵猛攻,整个人差点栽了,刘杨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也顺势的换了一个姿式,让娘子的双手绕住他的颈子,双腿缠着他的腰,他抱着娘子的丰臀,一边走一边干的,玩起环绕世界的超难度的性技(这种姿式很累,不要轻易尝试,否则你会腰酸好几天)就这样的抱着娘子来来回回的干了十几回,娘子差点又不支的昏了过去。

    “喔……我的亲亲鸡巴爱人……本宫想……想死你的鸡巴了……喔……对…

    对……插深一点……喔……死了……好久没那么爽过了……噢……好弟弟……呀……”

    “我的好姐姐呀……别想到你……你那么骚啊……你的浪穴夹……夹……的我的鸡巴……爽……死了……喔……姐……我的好浪穴……老婆……啊……用力的夹吧……”

    “喔……好弟弟……姐姐……的浪穴夹……夹得你……爽不爽啊……好弟弟……那……那你的鸡……鸡巴也……也…用力的插烂姐…姐的浪穴吧……喔……

    姐姐快不行了……哦…哦……上天了……”

    余妙音被插了这么久,意识已经有些不清了,哪里还分辨得了前后左后,只知道一会姐姐一会妹妹一会哥哥一会弟弟的浪叫着。

    甚至有时候,她是这样叫的:“啊……喔……主人……您快活吗……奴婢为你所……所有的服务您还满意吗……喔……主人……您的鸡巴好……好大……胀得……胀得奴婢的……的浪穴……快…快被您的鸡……鸡巴给撑开了……喔……主人……奴……奴婢……的浪穴夹…夹得……主人……爽……爽不……呀……喔……唉哟……挺到花心里去了……啊……”

    被娘子的声浪语激的刘杨心花怒放的一把抓起了娘子的玉臀由下往上的猛顶了数十下,娘子被挺的哇哇乱叫着:“啊……主人……我不行了……我被主人您干的心……心都快飞出去了……啊……穴心被干穿了……唉唷喂……我不行了……没力气了……主…主人……换您在上面吧……我真的被您插着快……快死了……啊…哦……不行了……”

    “喔……主人……好舒服啊……妙音娘子爱死主人的大鸡巴了……对……对肏烂妙音娘子的浪穴吧……喔……主人……妙音娘子爱死你那大鸡巴了……肏得妙音娘子爽上天了……喔主人……”

    妙音娘子此刻像极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般,完全与刘杨初时所见的妙音娘子,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那如处女般的肉穴紧夹着鸡巴所传来的快感,更是令刘杨爽翻了天,而腰部的摆动更是越来越快,肏得妙音娘子如痴如狂,浪叫连连。

    “喔……主人……妙音娘子……好舒服啊……妙音娘子好满足啊……主人的恩宠……爽死妙音娘子了……喔……主人,肏烂妙音娘子的浪吧……妙音娘子的浪穴全是主人……你的啊……啊……主人……妙音娘子快上天了……喔……主人……妙音娘子不行了……妙音娘子……妙音娘子要射出来了……喔……喔……”

    “娘子……我的爱……哥哥的鸡巴插着你爽不爽啊……你的小肉穴儿夹的哥哥我的大鸡巴爽死了……珍……我的爱……我爱死你的小肉穴啊……”

    “娘子……哥哥……我…我快射出了……哥哥干得你爽不爽啊……喔……对对……就是这样的夹……夹紧一点……喔……珍……一起射吧……”

    “哥……我亲爱的大鸡巴爱人……娘子的穴……被你插得爽……爽死了……珍……珍已丢了好多次了……都快被哥……你的鸡巴给插烂了……哥……一起来吧……娘子……也(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