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续的流向自己的腿部,甚至她不敢看可能都已经在花梨木大床上泛滥了吧。(tet文学网teteam.com)

    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心里更加想要得到填满的希望,她的手不由自主的隔着衣服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两座高峰,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和平息些许的欲3火。

    可是,就在她的手不停的游走的时候,她突然碰到了根炽热的火棍,让她不由的吓了一跳。

    “啊!”

    一声如泣如歌的妙音传来,原来刘杨此时已经脱完了衣服,并悄悄的把身下的火棍伸到了余妙音双手必经的地方。

    这一下,他的火棍就被余妙音滑嫩的小手抓了个正着。

    余妙音被吓了不小,她自然不知道那是何物,可是当她偷偷的本能打开双眼观察了一下,顿时,让她更为娇羞。

    欲望终于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余妙音再也把控不住地深深呼了一口气,这时候,几乎让她窒息的只有呼气没有进气,胸口起伏得厉害。

    “竟然是他的那里!”

    余妙音心里有个声音在打鼓,那里竟然这么的火热,而且……又大又硬!

    “怎么办?”

    余妙音在那一刹那之间就问了自己千百次。

    “可是人家都已经是刘郞的人了,怎能不将自己的夫君侍候舒服呢?”

    余妙音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终于为了自己找到了一个放开心扉的理由。

    “啊!”

    余妙音不管不顾的重新又抓紧了那条火棍,不愿意松手,她甚至想大喊一声:“官人,我要!”

    “娘子,你做什么呢?”

    这时候,不合时宜的传来了刘杨这样的一声询问。

    余妙音娇羞的把头埋到了鹅絾被子里,差点没喊出那句话来。

    “讨厌,你取笑人家。”

    “没有啊,娘子,你的大板还没打完的,你紧紧的抓着我用来打板子的工具,你叫我如何对你进行惩罚呢?难道你想再赖帐不成?”

    “不,不是的,人家以为……你想要人家嘛。”

    余妙音后面的几个字简直细如蚊语,可是刘杨还是清楚的听到了,心里不禁感到好笑,这个时代的女真是有趣,电视里放得她们如何攻于心计,实际都是为了活下去而已,而事实上这些女子如果跟未来二十一世纪的女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婴儿般单纯。

    单纯没事,就怕单纯而又欲望强烈,这样的女人,怎一个“极品”可以概括。

    眼前这个就是这样的女人。

    余妙音听到刘杨说还要继续惩罚自己,而自己误以为是要弄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为了打板子用的,她不由的赶紧又放开紧紧抓在手里的火棍,顿时,心里又是一阵空虚袭来,双腿交错的摩擦更甚了。

    第005章 打灯谜

    “啪!”

    “啊!”

    “啪……啪……”

    “啊……嗯……”

    刘杨每拍打一下,就必然引起敏感的妙音娘子阵阵摩挲和叫声,或尖叫或闷哼。

    那热烫烫的火棍,让她感觉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每一次拍打在她滑嫩的辟股上的时候,就好像有一头大象挤进了她的心房,填写得满满的,让她很舒服,然后又是离开,接着就更加空虚,莫名的想抓住一点什么,可是她的双手在空中抓来抓去,也抓不住,于是只好在自己的衣服上,抓到两坨可以让自己双手抓得满满的丰硕。

    她轻咬朱唇,鲜红得能滴出血来的樱桃小口,深深的印下了几个牙印,白得像象牙一样的牙齿,在血红的双唇边角上,展现着不一样的诱惑。(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轻点,阿郎。”

    刘杨轻轻的已经不知道拍打了多少次,她娇嫩的部位早已经感到火辣辣的,不堪承受,又或许她想呼唤什么,最后只化作这样的一声娇哼。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娘子再也不敢了,阿郎……啊……将军,饶了娘子吧……”

    妙音娘子皱着娥眉轻声的呼唤着,声音颤抖着略带着哭腔。

    刘杨丝毫没有要就此顺着余妙音的要求满足她的意思,相反,完全是一副要正经的惩罚她,丝毫没有欲望的模样。

    如果是精明的人,当然知道刘杨打的什么主意,哪有人用那东西去打辟股的道理,哪怕解下官服的腰带什么的,或者随手拿个鞭子,也总比那个人鞭强吧。

    可他偏偏就用那个,余妙音都羞于去想,偏偏又实实在在的感受着它的热度和坚硬,让她都快要窒息了。

    余妙音看不明白,却被折磨着快要透不过气来,眼看她呼吸越来越急,刘杨突然想让她清醒一点,一个主意在他心里生了出来。

    这种东西有时候就像钓鱼一样,如果鱼儿太好上钓,一丢钓就上来一条,一丢钓马上又上来一条,这样的钓鱼就失去了乐趣,没有意思,就是现实中的钓鱼,因为有了等待,有了期待,有了许多未知,有了许多未知的变数,然后,在一翻拉扯收收放放中,一条哪怕再小的鱼,也能让人感到喜悦,又因为更多的期待投身到下一次的等待中。

    现在刘杨就深得这种精髓,这时候就不能让余妙音过份的沉沦了,假如这时候再给她多一点刺激,他真怀疑她就会因此“泄”了都不一定,因为她真的太敏感了,水灵灵的像豆腐一样,一碰就会反弹几下,一捏就会引起她很多反应,那里水流一直没停,把她身下都湿了好大一片。

    “娘子,现在也打十板子了,料想你也受到教训了吧。”

    刘杨正经严肃的问道。

    “啊……是的。”

    一听到刘杨要停止惩罚了,余妙音终于缓过气来,再继续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持不住了,这种刺激实在是太厉害了,比上次要了她还要厉害,幸亏要停了下了,好歹不用那么难受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刘杨见到鱼儿上钓了,又开始松钓了。

    “可是,你轻易的怀疑阿郎,这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能饶恕你的。”

    “啊,那怎么办?难道你想……”

    余妙音不敢说下去了,她觉得刘杨是要她了,终于要满足自己了吗?她的手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两腿搓得更厉害了。

    “嗯,是这样的,我问个问题,你要是答对了,本将军就放了你,这次惩罚就到此为止,要是答不上来,你说怎么办吧?”

    “将军想怎么办,奴家都依你。”

    “此话当真?”

    “嗯。”

    “好,那就问你一个最简单的,打个谜语给你猜好了。”

    “啊,这么简单啊?”

    余妙音自小人就聪慧,四书五经虽然背得一般,可是各种小点子层出不穷,尤其是猜迷打灯对联尤其有一手,这一下就正中了她的长处,这个时代流行的灯迷她十有八九都能猜得出来,这样的话,要是她真的赢了,怎么办?她下意识的是想要接受刘杨接下来风雨一样的攻击,至少她认为她如果输了就一定会被刘杨那样的接着惩罚了,她的内心其实是希翼得到那样的一声滋润的。

    “简单?那你听好了,你就听好,给你来个简单的好了,打一人体身上的器官,这个够简单吧?”

    “嗯。”

    余妙音有些失望的轻声应了一下,开始拉回精神听刘杨说问题了。

    这也是正是刘杨的目的,钓鱼,收收放放。

    “听好了啊,它就是一人体器官,上面有毛毛,下面也有毛毛,中间一条缝,它有时还会流水……”

    刘杨说着题目,手指突然袭击触碰了一下余妙音已经河水泛滥的阴。

    “啊……”

    冷不防被刘杨那一袭击,她一综合刘杨的题目,马上害羞的不知所措,心想着刘杨出去打仗回来竟然还带了这样的题目,真是没羞没躁的。

    “咳咳,题目还没说完,有时它会流水,有时它会一张一合的,睡着了以后它基本上合上的,除非有人去碰它。好,你开始想吧。”

    刘杨故作正经,悠闲的等待着余妙音回答。

    余妙音心里已经认定了那就是答案,可是要怎么回答呢?难道要故意认输吗?

    他说上面有毛下面还有毛,中间一条缝,还是人体器官,不是那里还能是哪里?

    越想越像,没有一处不对的。

    “怎么样?想不出来吧?这个谜语可是很难的,如果你能猜出来,我就给你奖励。”

    “那……那阿郎要给奴家什么奖励呢?”

    余妙音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询问道。

    “这,好吧,你要是答得出来,你要什么本将军就给你什么,这好了吧?”

    开玩笑,这答案又不止一个,你说是这个,我就说是那个呗,你能答对才怪了,你不好意思,我可不会不好意思说呢,刘杨心里早已经笑开了花,可是脸上丝毫不表露,任由余妙音把头埋得深深的,好久挤不出一个答案。

    第006章 再猜

    其实余妙音早认定了答案,正想怎么说出口。

    刘杨也不催她,任由她不由自已的挣扎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郞,人家要是猜对了,人家想要什么,就给人家什么啊,说好的啊。”

    “那是自然,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

    “那人家说了啊。”

    “好,你说。”

    刘杨忍着笑微笑的望着余妙音。

    余妙音回过头看了一眼刘杨,却又突然把头扭过去,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嘴深吸了一口气,“是那个了……”

    “那个?哪个?”

    “那个……就是那个了……”

    余妙音全身小小的抖动着,明明就是那个答案,他却死不认帐,非要人家说出那个名字来。

    余妙音想着刘杨死皮赖脸不承认,岷了岷嘴,深呼吸一下,心里想着:“拼了,反正什么都让他看完了,该玩的不该玩的,也玩过了,还怕什么。”

    她这样想着,终于下好了决心,突然伸手拉住刘杨的右手,猛地往神秘三角的地方带去。

    刘杨的手被一带,全部裹上了那贲起的包鱼。

    “嘶……”

    谅是见怪了风浪,此刻刘杨也不由得被电击一般,感受着那份柔软的湿暖,还在轻轻的蠕动着,好像呼吸一般一张一合。

    与此同时,妙音娘子受到的刺激就更甚了。

    原本下了很大决心引导刘杨的手包住了这里,却突然发现事实是那样的刺激,这根本不是她能预先想到的,刘杨抓惯了的双手,大而粗燥,一下把她包裹,瞬间就要把她溶化。

    “啊……就是那里了。”

    刘杨深吸一口气,他感觉料下得还不够,继续调教,于是他收回心神,依旧一本正经的说道:“娘子,冷静,阿郎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刘杨一声告诫,把余妙音突然从云端拉回了檀木大床上。

    “讨厌,答案就是……就是刘郎手握住的那里了。”

    刘杨抽出手,低头看了一眼,妙音娘子的三角处,刚长的绒毛形成了一个好看的三角区,此时一张一合,河水不要钱一般的泛滥着,确实也是这个谜底。

    刘杨的手顺势一拍余妙音袒露的辟股,“好聪明的娘子,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奖励啊?”

    “啊!”

    余妙音的眼睛又是一阵迷蒙,“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阿郎,来吧!”

    妙音娘子吞了吞口水,好似渴望了很久一般。

    “好啊……不过,”

    刘杨神秘的坏笑一声,“我说的只是如果,娘子还要努力啊,我的答案可不是这里啊。”

    “啊,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说的人体器官可是眼睛啊,娘子,你想多了。”

    “眼睛?”

    余妙音一想,对啊,眼睛也是人体器官啊,怎么会想到这里来了呢?她突然想到刘杨刚才那一指,分明是故意引导自己想歪的,不由得嗔怪的白了刘杨一眼,大骂一声讨厌,又把头埋进了丝绒被里,脸更红了,双腿也闭得紧紧的,太丢人了。

    “拿,娘子,哥哥再给你一题,给你一个扳回一局的机会,还是刚才的条件,怎么样?”

    “好!”

    余妙音一口答应,歪着头开始听题。

    “这次这个题目跟刚才那个不太一样咯,你听好哦,它呢有的大些,有的小些,一般小孩的小些,大人的大些,形状呢,像根棍子,一头很大一头尖尖,一头有毛,用的时候要用手先握住。”

    刘杨说到这里的时候,顺势又把余妙音的手往自己的火棍上带。

    本来全神贯注在听题的余妙音,小手被刘杨一带,突然又抓住了那一根火热的火棍,差点思想又要崩溃了,刚止住的洪流又开始无节制的泛滥开来,忍都忍不住,可是她的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又来了,又来指导了,肯定又是假答案。

    不过那感受却是真实的,那火棍不停的脉动着,一跳一跳,给了她莫大的刺激。

    她只好不停的提醒自己,不是那里,不是那里,一定是别的答案,“手指?手指没有毛啊。”

    怎么办?

    “要不要提示一下啊?这根棍子呢,有时晚上睡觉之前会用,有时睡醒了用,用完了以后,睡觉会很舒服,这时候它就会很安静了,还有,大人用得多,孩童用得少基本都用不了。”

    刘杨心里忍着笑,看着余妙音一副窘劲,接着说道,“好了,好了,我聪明的妙音娘子,可想到了答案啊,要是实在想不到,阿郞告诉你好了,你认输?”

    听着刘杨有些戏虐的话语,余妙音不知所措,难道真的是那个吗?难道这次阿郞的提示是想让自己赢吗?

    赌一把了。

    余妙音轻轻的握紧了刘杨的火棍,樱桃嘴如仙簌般张开:“就是这里,哥哥的这根火棍。”

    “哈哈……”

    刘杨终于止不住的大笑起来,看大爷怎么玩死你,哈哈,太过瘾了,刘杨心情舒畅,鱼儿终于上钓了。

    “你不许笑人家,快点说,这次肯定是这个了对不对?”

    “哈哈,我说娘子啊,你怎么净想这些啊,你就不能想一些正经点的东西吗?原来娘子的思想……唉呀……”

    “不是……”

    余妙音心里想着糟了,肯定又被戏耍了,只里的反抗也无力起来。

    刘杨也不再戏弄她,直接说道,“答案嘛,就是牙刷了(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