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夜探光明顶

    一人冲将上来,长剑如虹,疾刺而来,张超群挥棍相迎,那人晓得厉害,剑招忽变,欲以剑身平贴铁棍,来削张超群手指。张超群应变奇速,内力传至棍上,使出打狗棒法的“粘”字诀,那人何曾见过这等高明的武功,一呆之下,长剑被挑飞,张超群身形如鬼似魅,手臂一长,将那人抓起丢了出去。

    那人武功不弱,在半空中一个扭转,稳稳的落地,在张超群震落他剑时,他本以为必死,哪知张超群手下留情,只是将他摔出,心中疑惑,但也说什么都不肯再上去动手,趁乱退开。

    人越聚越多,张超群又不愿伤人太多,却被蜂拥而上的人以人海战术推得不住后退。张超群知道这是铲除朱元璋最好的机会,绝不容许失手。但抬头却再看不到朱元璋的踪影,这人狡猾至极,先前就干脆的放弃了洪水、厚土和烈火三旗,这时若再被他走脱,天知道还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张超群咬牙喝道:“全都给本教主退开,若不然休怪本教主无情!”

    哪知道这些人恍若未闻,一个个像是疯了似的扑上来,张超群下手略重,立时便将一人一棍击昏,他出手旨在震慑,却不想那些人竟像是无视生死,歇斯底里的呐喊着,拼命阻挡张超群。

    张超群心中恼怒,暗忖:看来这些人是朱元璋的死忠了,那就没什么情面好讲了。他长啸声中,一棍横扫,内力所到之处,刀剑枪戟掉落一地,军士们痛苦惨呼,还未来得及反击,一股强横的力量沿着张超群的身周迸发出来,张超群使出乾坤大挪移,瞬间将他们内力反向牵引,往外飞跌出去。

    就在这时,灭绝师太从暗处闪电般杀出,倚天剑出鞘,剑光荡开,刀兵如腐木折断,剑芒如蛟龙,似要挣脱剑身腾空而去。

    长袖挥舞,剑光闪烁,灭绝师太瞬间斩杀十余名阻挡去路者,大喝一声:“挡我者死!”

    峨眉九阳功,再加上后来习练的正宗九阳神功,灭绝师太的武功突飞猛进,当年她的武功尚在武当宋远桥之下,而现在,却已将宋远桥反超,虽然还远及不上张三丰,但隐然略胜少林空字辈高僧一筹,当世之中,能胜过她的人,已屈指可数。而倚天长剑在手,更加是如虎添翼,挡者披靡,片刻间来到张超群身旁。

    “这里交给我,你去杀朱元璋!”

    灭绝师太倚天剑斜指于地,内力激荡,遍及全身,袍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凛凛威风,犹如天神一般!

    张超群瞧得目眩神迷,被她凛凛战意所感,一声长啸,人如刀锋,猛虎般撞进人群。(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他强悍的内力配合精妙绝世的打狗棒法,当真是如虎入羊群,片刻间便突入进去,灭绝师太跟在他身旁,若遇人拦阻,手下决不容情,没有任何一件兵器能挡住倚天剑一击,不是断手折足,便是直接脑袋飞了。张超群被这种轻松的杀戮感染得热血沸腾,远远地见到朱元璋不住的退走,不屑的冷笑。

    忽然,急促的号角声响起,本来围攻他们的人如潮水般退开,面前忽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大队人,足有数百之多,张超群眉头一皱,隐隐猜到这是明教多变的战法,忙向灭绝师太出声示警:“师太,你右我左!紧贴他们!”

    灭绝师太登时会意,身形甫动,只见沉闷的呼啸声传来,两人原先站立处,层层叠叠的插满了小斧头!寒光闪亮!

    张超群暗骂一声:靠啊!居然抄袭人家斧头帮!

    张超群和灭绝师太皆是超一等的高手,天地风雷四门虽然皆是精锐之士,也是抵挡不住,两人切菜砍瓜,游走于人群之中,尸横遍地。

    号角声不断响起,朱元璋调动四门军士围堵散劫,不久,阵势已成。数百把斧头砸了出来,张超群和灭绝师太足不沾地,携手如飞般而去,回头时,见装满毒水的大铁车也调集过来,知道今日事不可为,索性罢手,飞奔而走。

    经此一战,大概是朱元璋对张超群的武功极是忌惮,一连多日也不见动静。

    瓦罐村却是热闹非凡,张超群整编五行旗,人多力量大,沿瓦罐村五里之外,令他们修筑堡垒。昆仑山地大物博,石材资源遍地都是,很快便筑出高墙壁垒。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门派也都陆续赶来,何太冲这次也很是会做人,二话不说,命人运来粮食补给等物,全部包办。要负担五行旗两千多人的粮草,要承包英雄会上的一切,张超群知道何太冲此次花销不小,虽然内中不无结好目前如日中天的明教之意,张超群却还是感激他的,当初自己把人家耍着玩,还拐带了人家的“五姑”纪嫣然,超群哥感激的同时,也有几分歉疚,是以拣了一日,把从黄药师那里学来的玉箫剑法传授了给何太冲。昆仑派的镇派武功原是两仪剑法的,自此又多了一门精妙的剑法,何太冲虽然算不上绝顶高手,但怎也是一代宗师,见了玉箫剑法的精妙,欣喜若狂。

    大半个月之后,五行旗教众已修了大量的房舍出来,有厚土旗在,这些工程并不算太艰辛,加上人数又多,瓦罐村的规模愈发的大了,隐然成为一座小镇。

    然而,除了最早到来的昆仑派和附近的一些小帮派,中原六大派和丐帮竟然还未抵达,这令张超群感到隐隐的不安,他想起朱元璋也在同一日派出了人去派发邀请函,难道竟是朱元璋从中捣鬼了?只不过,先不说少林、崆峒等派,至少武当派是决计不会不到的,自己是张三丰的闭门弟子,武当八侠之一,武当念同门之谊,也决计不会不到,难道是送信的人未能抵达?

    终归只是猜测,二十日之后,张超群和灭绝师太、何太冲等几个帮派掌门商议,再派人前去各地接应和探听消息,派出去的人走了十余日,却始终没有传回任何消息。正自惊疑不定,光明顶竟派人发来请帖,邀请昆仑派掌门何太冲、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以及前来的几个小门派的掌门赴会,却只字不提张超群。

    张超群早已憋得狠了,几乎就想立刻冲上光明顶去抓住朱元璋扭掉他脖子,可是他也知道,朱元璋这个时候送请帖来,定然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了,武功高并不意味着就天下无敌,自己虽然武功强过那朱元璋极多,但智谋上却是逊色了不止一筹,细细思量之下,张超群决定不赴邀约,朱元璋不是省油的灯,倘若只是自己一人倒也罢了,直接潜进光明顶,伺机行动,那也未尝不可,但如应邀,何太冲等一众掌门人全去了光明顶,五行旗似乎群龙无首,这不正是调虎离山么!倘若再派一支奇兵预先埋伏,出其不意,歼灭五行旗,到时候,自己就独木难支。

    不行,决不能被朱元璋牵着鼻子走!……

    当天晚上,一队担任斥候的锐金旗教众出了瓦罐村巡视,在归来时,却少了一人。

    光明顶山脚,一人隐藏于暗处,换上一套夜行衣,朝光明顶秘道疾奔而去。这人就是隐藏在斥候中的张超群。朱元璋的请帖是约定明日,张超群自然不能按常理出牌,于是安排妥当之后,趁夜摸上光明顶秘道。这个秘道已经有三四年没有来过了,张超群也不是太放心,毕竟朱元璋这厮阴险狡诈,很有可能不会遵守教规,他若早已将禁地封了的话,那就只好冒险从正面上山了。

    他带着倚天剑,一路疾行,很快便找到秘道的入口处,所幸此处还未被发现,他按照当年的记忆,进入了明教禁地之中,约摸半个时辰之后,来到通路出口,他知道这若出去便是当年杨不悔的闺房,现在杨不悔去到了神雕世界,却不知外面的房间会是谁的。

    轻轻一推,那扇暗板微微一动,张超群正欲推开,忽听得外面传来脚步声,张超群皱了皱眉头,暗道:千万别是有人躺下来才好。

    有个沙哑的声音在外面说道:“重八兄,你说那些人会不会明天来赴约?”

    重八就是朱元璋的原名,张超群听得一愣,忙屏住了呼吸,难道这房间成了朱元璋的居所?

    “哈哈哈,那人曾是本教的教主,自恃武功高强,目空一切,我若发请帖去,他又如何能不来?对了,我吩咐你去做的事,准备妥当了没有?”

    说话的,正是朱元璋。

    “重八兄,你对我还不放心么?都已经安排好了,保管叫他们有来无回。重八兄,明日就是你登上教主宝座的好日子,杨逍和冷谦那边谈好了没有?”

    听到这里,张超群不禁张大了嘴,登上教主宝座?原来明天的邀约,是朱元璋要谋夺明教!杨逍和冷谦难道真的和这贼徒同流合污了么?

    朱元璋笑道:“他们若是不肯,殷天正和韦蝙蝠还有彭莹玉那几个老家伙都要死!我朱元璋加入明教虽然时间尚短,但本教在外的大军,超过半数都牢牢的控制在我手里,由不得他们不答应,哼,那姓张的何德何能,异想天开居然要回来跟我分一杯羹,我朱元璋岂是为他人作嫁衣的人?等我明天当上教主,那些不听话的将领,一个个的铲除了他们,到时候,灭了那些元狗,这锦绣江山还能逃得出我朱元璋的手掌心?范右使,将来你是愿意继任第三十六代教主,还是愿意封侯拜相,只看你一句话!”

    范……范右使?

    张超群呆住了,怪不得这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听着耳熟,竟然是范遥么!

    “哈哈哈……”

    沙哑的声音大声笑了起来,“如此,那就多谢了,明教教主我没兴趣,到时候重八兄别忘了今日答应我的就行了。”

    张超群脑子里轰轰作响,又惊又怒,范遥他竟会背叛了自己!(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