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

    “呵呵,你们要是谁也不想说的话,我就走了。”

    爱瓦作势欲走,吓得梁超赶紧跑到前面。

    “你看,东方大哥的年龄也不小了,是不是得给他找个老婆了?”

    梁超扭捏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少女。

    “明明是你自己想找老婆,却把帽子扣到别人头上!”

    东方神掌在后面朝梁超的后脑勺拍下去。

    “你们到底是谁要找老婆?”

    爱瓦一本正经地问道。“是他!”

    “是他!”

    梁超跟东方神掌又开始推让起来。爱瓦见状立即转身欲走。“是我!”

    “是我!”

    爱瓦转过头,站在那里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两个羞涩的大男人。

    玉儿跟萨莎看到眼前这情景,也不由得笑起来。“其实……我们两个都想要……”

    两个大男人羞涩地低下头。“天府里的女人除了杨非的老婆,随便你们挑就是了。这有什么难的?”

    “还是让我们到人界去瞧瞧吧,天府里的女人都是老大的,我们怎么敢要?”

    “我说过了,我只要赛娜,其他的女人,你们随便挑。”

    爱瓦只看上了赛娜,他现在还没到手,想要留着慢慢享受。

    “老大,你不知道,东方大哥喜欢土生土长的妞儿,就让他回去一趟吧!我也想回去一趟……”

    原来这两个家伙都有相好,现在正想回去探望。

    爱瓦看出他们俩的心思,却不想说破。他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的相好说不定早就成为他人妇了,即使不嫁人,也早就半老徐娘或不在人世了,只是,不让他们回去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死心!‘于是笑道:”

    你们可不能白回去一趟,好好给我生出个漂亮女儿,不然,别来见我!“听到爱瓦愿意让他们回到人界,东方神掌两人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人家都想到天府,你们倒好,千方百计要到人界!”

    爱瓦哪里能够体会到这两个人的心思?在天府,他们不过是爱瓦的两个手下,可一旦到了人界,他们就是天王老子了,那里的美女能随便他们挑选,是在天府无法相比的。

    爱瓦刚送走东方神掌与梁超,还没来得及去见洛芙娜,他的那群女儿就如潮水般涌过来,一声声“爸爸”叫得爱瓦心里像喝了蜜似的甜。

    其实,爱瓦只在女儿们小时候见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所以,他根本就叫不出女儿们的名字,而这些女孩的母亲们没有跟着,故意让爱瓦来猜。

    她们的年龄差不多,都是十六、七岁,只是个头稍有差别,身材也略有不同,却一个个都是美人胚子。

    单从脸蛋上,爱瓦就能一一分辨出来。一个是玛格丽特的女儿,叫格丽;一个是希拉的女儿,叫小希拉;一个特别秀气、显得有些羞涩,爱瓦一看便知道是梅的女儿,名叫小梅;贝拉的女儿几乎跟贝拉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如果她们站在一起,绝对会有人说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你叫什么名字?”

    爱瓦把贝拉的女儿拉到怀里。“贝儿!”

    爱瓦在贝儿的小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只这一口,就引起公愤,毕竟这是爱瓦亲的第一个女儿,别的女孩哪里能不嫉妒?

    爱瓦看得出其他女孩的妒意,便笑道:“你们可不能跟她计较,没看到她最小吗?”

    后面两个,爱瓦一眼就猜出来,一个是赛梦的女儿,另一个是赛娅的女儿。

    爱瓦一一抱着她们并亲嘴,又重复了一遍名字。他几乎快要连自己女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却不想让这些女儿觉得父亲冷淡了她们其中哪一个。

    这些女儿比爱瓦的女人更加调皮,她们围着爱瓦,令他几乎透不过气,而且她们的身子发育得十分撩人,丰满的小胸脯毫不避讳地在他的身上蹭着,弄得他这个当父亲的都有些失态,所以,爱瓦很快就找了个借口将她们支开了。

    然而有一个女人,爱瓦记得见过几次面,但却一直没有想起她的名字,但他能确定她绝对不是原来待在天府的女人。这种似曾相识却又记不起名字的事,让爱瓦很烦恼,所以每次两人见面时,只能尴尬地笑着,最后他只好问茹波,那女人是谁。茹波闻言大笑了起来:“你连自己的丈母娘都不认得了?真是贵人多忘事!”

    然而爱瓦回想了一下,他仍没有印象丈母娘中有这一个女人。“多莉的妈妈,艾莉丝!”

    爱瓦依然无法相信茹波的话。在他的印象中,艾莉丝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而眼前的艾莉丝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岁,与她那少妇的形象完全不同!

    “是我故意把她洗到这个年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的脸,就那么让你留恋吗?”

    茹波娇嗔地问道。

    爱瓦傻傻地笑了笑,心想:“茹波说得也有道理,难为她一片心意了。‘在知道了艾莉丝的住处后,爱瓦就去找她。

    一看到爱瓦,艾莉丝虽然早有预感,却还是抑制不住激动。她从爱瓦看她的眼神中已经猜到,他已经认不出她是谁了,但她并不气馁,因为变年轻后,连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更何况是爱瓦?她甚至为爱瓦的疑惑而感到高兴,因为自己的容貌从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下子变成二十岁出头的少女!这种巨大的变化,不正是所有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吗?

    “艾莉丝?”

    爱瓦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柳—“我知道你一定把我当成别人了……”

    艾莉丝的脸一下子变得绯红,如同少女怀春一样。

    “嘿嘿,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年轻……”

    爱瓦激动得拉着艾莉丝,上下不停打量起来:“你那个地方也一定变紧了吧?”

    爱瓦很喜欢与这位丈母娘调情,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爱瓦就感觉到她身上那特有的魅力,只是由于她是自己的岳母,而且事情很多,所以没时间理她,但今天,他可以尽情享用这份美味了。

    还没到床上,爱瓦就已脱掉艾莉丝身上的衣衫,吻着她那富有弹性、如少女般灼同澧。

    爱瓦没有想到,艾莉丝的身体那么敏感,他的双唇才刚在她酥胸上吻了几个来回,她就浑身酥软得要倒下去了。

    “啊……爱瓦,快给妈一个痛快吧……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艾莉丝慌乱地脱下爱瓦的衣服,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她心里当然清楚天府里有多少女人,如果再拖下去,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呢!

    艾莉丝从未见过爱瓦的家伙,当她扒光爱瓦的衣服,露出他那坚实的身体时,她才明白,为什么爱瓦可以拥有这么多的女人,而且能够让她们不肯离开他半步了!

    “这么大?”

    艾莉丝兴奋中又带着几分担忧。“先放进嘴里湿润一下,保证能插进去!”

    爱瓦很有自信地说道。艾莉丝闻言蹲下来,双手扶住爱瓦的大腿,含着那根肉棒吞吐起来。爱瓦一连跟艾莉丝做了两次,直到把她搞得精疲力竭,这对于艾莉丝来说,简直就像是猛吃了一顿大餐,不再感到饥饿了。

    从艾莉丝那里出来后,爱瓦就要去见洛芙娜。他从茹波口中知道,洛芙娜还在桃源界的回春溪洗浴,估计现在她应该从回春溪出来,到瑶池洗温泉浴了。

    当爱瓦赶到瑶池时,没有见到洛芙娜,却看到两个小姑娘在瑶池里洗浴。一个是他的女儿达莎,另一个他却不认识,身材却如同他女儿般高挑丰满。

    “爸爸!”

    看到爱瓦来了,达莎兴奋得站起来,顿时洁白的胴体一览无遗。

    “跟谁在一起?”

    爱瓦是天尊,他当然不会顾忌旁人。那个女孩慢慢地从水里站起来,几乎与达莎同样的青春胴体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很惊讶,一个少女能够在他的面前如此坦荡!

    “不认识我了?”

    女孩羞红着脸说道。看得出来,她的双臂遮掩着她的双乳,但其实她什么也挡不住,一切尽收在爱瓦的眼底!

    “真是不好意思,你是谁家的孩子?”

    爱瓦把她当成与女儿达莎一起玩耍的伙伴了。

    “我是洛芙娜。”

    女孩不仅没有生气爱瓦没有认出自己,反而有些得意。

    “你……怎么会……”

    在爱瓦的记忆中,洛芙娜是个二十好几岁的女人,而现在,不论是她的脸还是肌肤,分明是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女,这让爱瓦如何将记忆中的她与眼前的她联系起来!

    “在回春溪里我忘了时间,多洗了一会儿,就变成这样了……”

    洛芙娜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我可没有要装小的意思……”

    此时爱瓦来到瑶池边,他能闻到两个女孩身上那股蛊惑人心的体香。按照实际年龄的话,达莎应该比洛芙娜小了将近三十岁,可眼前的景象却是达莎看起来比洛芙娜还大几岁。

    “天哪!你颠覆了本座的记忆了!”

    爱瓦不由得惊叹道,但他还是走进池子,手扶着洛芙娜,上下打量起来,想要寻找着以往的记忆痕迹,但除了脸形有些相像外,他真的找不出眼前这个女孩跟洛芙娜到底有什么相似之处了!“不会是西奴娃这丫头把洛芙娜的女儿弄来唬我的吧?”

    “我真的就是洛芙娜!我哪里来的女儿?”

    洛芙娜的脸不由得红了。看到爱瓦的衣服全湿了,达莎主动帮他脱下来并放到池沿上,池沿的温度很高,一会儿就会干,她可不想让爱瓦光着身子回到天府。

    既然这里没有别的男人,爱瓦也不计较在女儿面前光着身子,再说,女儿又不是没见过他的身体。

    虽然洛芙娜的相貌回到少女时代,胸脯却很丰满,鼓鼓的两座小山,完全不像是个十几岁的少女。

    回春溪的作用是把人的肌肤变得更加细嫩,却不能把妇人变成处女,甚至不能把女人的乳房变回去。

    此时,爱瓦与洛芙娜紧紧地相拥在一起,爱瓦胯间的那根粗大很张扬地夹在两人的胴体间,尤其身边还站着爱瓦的女儿,这让洛芙娜羞涩不已。

    洛芙娜看了看爱瓦,又看了看达莎。“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当我不在就行了。我可不想为了回避你们,而丧失这次洗浴的机会!”

    任性的达莎干脆躺在水中,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她躺在靠近池边的浅水,撩着清澈的池水泼到丰满的胸脯上。虽然她的身子没进水中,可透过无比清澈的池水,爱瓦可以看到她那蓬勃的丛林在水中自由地漂动。等待了二十多年的做爱,就在这里开始了。

    洛芙娜慢慢地朝着达莎所躺的地方走去,那里水浅,她就躺在达莎身边,柔软的细沙让她的脊背觉得很舒服,接着爱瓦的身子俯下来,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

    洛芙娜富有经验的分开双腿,让爱瓦的胴体夹在她的双腿间,那根粗大的命根子在温泉的浸泡下勃起得更加有力。

    此时,爱瓦完全忘记躺在身下的女人就是风情万种的洛芙娜,而是将她当成洛芙娜的女儿,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不同的是,当爱瓦的粗大慢慢地插进她的下身时,爱瓦没有感觉到处子秘穴的紧窒,而是相当的滑腻。

    “哦……”

    当爱瓦慢慢地将那勃起的肉棒插进洛芙娜的下身时,她控制不住地呻吟一声,爱瓦听得出来她很享受,是那种期待已久的欲望突然得到了安慰。

    爱瓦单手撑在柔软的沙上,另一只手则按在洛芙娜的妙乳上,开始轻柔地按摩,而随着他身体的挺动,那按摩也渐渐变成揉捏。

    “哦……”

    疼痛与快感同时袭向洛芙娜。她的乳房在回春溪浸泡得无比娇嫩,那本来就细腻的肌肤也吹弹可破,哪里经得起爱瓦如此疯狂地大力揉捏?

    “爸,你轻点,阿姨会疼的。”

    达莎笑道。好象刚才不是爱瓦在捏洛芙娜的乳房,而是在程着她的乳房一样。

    “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力道……”

    爱瓦很抱歉地说道。“爸,应该这样,温柔些。”

    说着,达莎把身子移过来,抓过爱瓦按在洛芙娜胸脯上的手,将它按在她的胸脯上,做起了示范。

    如果单从外表上来说,达莎的身体与洛芙娜并无差异,可从心理的角度来说,就不一样了。

    当爱瓦的大手被达莎抓着并按到她的乳房上时,爱瓦的龙血立即飞快地窜动,好象达莎的身体里藏着一种特别的元素,只要爱瓦的身子稍稍碰到女儿的胴体时,他就会产生一种特别强烈的反应。

    “啊……”

    由于爱瓦的命根子突然增粗、增硬,令洛芙娜一时难以承受,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爱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在女儿那丰满的胴体上抓上了瘾。

    理智让爱瓦赶紧把手收回来,但那种感觉却迟迟不能消除,好象他的手始终抓在女儿的乳房上一样。

    “达莎,到别处玩,好吗?”

    爱瓦恳求道。他觉得女儿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边,而且他还压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这让他受不了。

    “我才不要!我又不会打扰你们。”

    达莎很固执地噘着小嘴,不肯离开。洛芙娜能理解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的心思,她朝爱瓦使了一个眼色,让爱瓦从她身上离开。

    “达莎,跟阿姨玩一下好吗?”

    洛芙娜把身子转过来,看着达莎说道。“当然好,还是洛芙娜阿姨好!”≮我们备用:≯

    达莎朝着爱瓦撇了撇嘴,凑到洛芙娜身边。“把身子倒过来,亲亲阿姨的下面好吗?”

    洛芙娜以商量的口吻问道。“这个达莎会!”

    虽然达莎没有被开垦过,可这些日子,她已明白不少事情,她倒转身子,接着达莎和洛芙娜将脸埋进对方的腿间。

    爱瓦心想:‘这个丫头学坏了!’洛芙娜以游戏的方式开始对达莎的性教学。

    她小心翼翼地分开达莎的两条玉腿,却不急着去舔达莎的私处。

    此时爱瓦正坐在不远处,洛芙娜故意让达莎的玉体对爱瓦的视觉形成一种冲击,她还特意抬起头朝着爱瓦诡秘地笑了笑。爱瓦的脸不由得一热,赶紧把目光移开。洛芙娜很快张开嘴,将嘴唇盖到达莎那娇嫩的阴户上。当洛芙娜在达莎的小阴户上舔了一下后,达莎就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一声,但当着爱瓦的面,她感到有些羞涩。

    洛芙娜的双手在达莎那雪白的玉腿内侧抚摸着,一下下地在那粉嫩的阴户上扫勖起来。

    “啊……哦……”

    “别光顾着叫,也帮阿姨舔呀!”

    洛芙娜转过头,娇嗔道。

    达莎学着洛芙娜的样子,开始在洛芙娜的私处舔了起来。两人相互舔了将近十分钟后,达莎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令洛芙娜无法压住她的身体,身边的水都被达莎的胴体搅得哗哗的响起来。

    “啊……好痒……爸……救我呀……”

    达莎已经顾不得舔弄洛芙娜的私处,她尖叫着向爱瓦求救。爱瓦却没有上前。

    达莎向爱瓦求救,却没有得到爱瓦的回应,令她有些恼羞成怒,于是她从洛芙娜的身下爬出来,接着穿好衣服就要走。

    达莎走到池边,把爱瓦的衣服狠狠一脚踢到水中。“这丫头!”

    爱瓦只好自嘲地笑了笑。洛芙娜贴到了爱瓦身上,笑道:“这下你可得罪人家了!”

    爱瓦与洛芙娜的身体又黏在一起,现在是洛芙娜主动去套弄爱瓦的粗大,她的身子把整池的水都搅动起来,直到洛芙娜得到满足,池水才平静下来。

    回到天府后,爱瓦没有找到达莎,直到晚上,两个女儿才回到住处。现在只有她们跟爱瓦住在一起,却不在同一张床上,跟在哈斯帝国时差不多,依然是爱瓦睡在外面的房间,两个女儿则睡在里面的房间。

    这些日子,爱瓦从天府到桃源界又到人界,几个地方来回穿梭,让他有些疲惫,所以很快他就睡着了。

    半夜,爱瓦突然感觉到有一个女孩趴在他的胯间,吞吐起他的肉棒,虽然技巧并不熟练,但感觉相当不错。

    女孩i 边吞吐着爱瓦的肉棒,一边还用小手抚弄着他的那一对,令爱瓦感觉很爽。在大约吞吐十几分钟的肉棒后,女孩便爬到他的肚子上。

    女孩发现爱瓦醒了,竟然就以小嘴堵住他的嘴开始亲吻起来,猛烈地吮吸着他的舌头,丰满的乳房则在他的胸口上滚动……然后女孩又爬上来,将一只乳房送进爱瓦嘴里,让爱瓦吮吸起来……

    爱瓦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女孩的乳房,双手在女孩那丰满的胴体上不停地抚摸着,这几乎成为他下意识的动作,即使在睡梦中都那么到位。不过现在并不是在做梦,只是他有些半睡半醒,但这样神秘,不知道身上的女孩是谁,似乎感觉更好。

    爱瓦的大手从女孩的香背抚摸到她的前胸,又从前胸抚摸到她的臀瓣上,只差用手指去抠弄女孩的私处了。

    当爱瓦吮吸了一段时间后,女孩抽出那刚刚被吸过的乳房,又将另一只乳房送上来,爱瓦则继续吮吸起来。他能感觉到那两颗乳头与那丰满的乳房很相配,令他忍不住在另一只乳房上捏了起来。

    女孩的乳房软中带硬,爱瓦能肯定这是少女的乳房。

    女孩觉得被吸够后,便将身子往下滑,爱瓦那根粗大的肉棒从少女的腿间擦过,因为太硬,连爱瓦都觉得有些生疼。

    粗大的肉棒被柔软的小手捋了几下后,又被吞入小嘴内,令爱瓦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但那种吞吐没有坚持多久,他就感觉到少女的身子半蹲,接着她一只手握着爱瓦的龟头,另一只手拨开她的私处。

    女孩轻喘着,手握着爱瓦的粗大,对准她的私处,等那龟头完全被私处包住后,女孩才松开手,身子猛地坐了下来。

    爱瓦听到轻轻的“哦”的一声,接着女孩就趴到爱瓦的肚子上,并开始慢慢地蠕动,每一次蠕动,都会伴随着轻轻的呻吟。最后,爱瓦的粗大完全插入那个女孩的肉穴。

    爱瓦懒得理会那个女孩是谁,这么一大家子的女人,每个都需要他照顾,照顾谁都一样,于是他闭上眼睛任那个女孩蹂躏他。

    女孩的套弄越来越疯狂,最后她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爱瓦知道她已经达到高潮,他猛地翻身,将颤抖中的女孩压在身下,在一阵疯狂地抽插后,女孩娇喘起来,他也赶紧松开闸门,让那精液射了出来。

    那女孩没有让爱瓦看清楚她的脸,就匆匆忙忙地下床,溜进了浴室。此时爱瓦已沉沉睡去。

    天亮后,爱瓦发现床单上,竟有一片片的落红,难丽得如雪地里的梅花般……

    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了好几次,爱瓦却从未追究是谁在跟他恶作剧。要照顾这么一大家子,有些事,他不得不装糊涂。

    第八话 大结局

    那天晚上,爱瓦没有留宿在杨府,令杨非感到极度不安,他甚至责怪起赛娜没有好好服侍新天尊。

    原本赛娜在心里多少还对丈夫存着几分愧疚,但现在,她剩下的只有鄙视。

    杨非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妻子赛娜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于是他决定做个人情给爱瓦。

    在入夜前,杨非主动去找爱瓦。

    一见到这位新天尊,谄媚的表情,便非常自然地浮到杨非那张本来就不怎么有男人味的脸上。

    “天尊陛下,今晚我准备了些酒菜,恭请陛下光临寒舍,我一定让拙荆亲自为陛下把盏……”

    杨非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爱瓦的脸色。他当然清楚,虽然爱瓦喜欢上他的女人,但是天府里漂亮的女人多得是,爱瓦的哪一个女人不都是倾国倾城?而对杨非来说,老婆让人睡一回是睡,睡十回也是睡,他已经是彻底不要面子了!

    “哦?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夫人的意思?”

    爱瓦出其不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杨非心想:“如果说是妻子的意思,岂不是将自己的一片苦心变成只是帮老婆跑腿、传话了吗?”

    于是,他眼珠一转,实话实说:“嘿嘿,当然是小人的意思!我见陛下那天晚上没有尽兴,心里很不安,所以……”

    杨非千方百计要在爱瓦面前表明自己的心迹。

    “还不知道你家夫人欢不欢迎我?如果夫人不欢迎,我岂不是自讨无趣?”

    爱瓦摇了摇头,表示不去。

    “陛下……其实……这也是拙荆的意思!昨天晚上……”

    看到爱瓦执意拒绝,杨非立即改口,极力表明这是妻子的意思,他只不过是代为传达而已。

    “是吗?既然如此,我可得亲耳听一听是不是尊夫人的真实心意了?如果她真的有意,就让她自己来找我。”

    杨非怎么也没有料到,爱瓦会给他出这样一个难题!

    对杨非来说,只要爱瓦来到家里,让妻子陪爱瓦是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要让她亲自来请爱瓦,那真是难为他了。虽然他觉得自己很无耻,可要他要求妻子亲自请爱瓦到家里,那是多么让人难堪的事!

    然而爱瓦已经说了,除非赛娜亲自来邀请,而且如果赛娜没有来邀请,显然证明是他在欺骗爱瓦,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回到家里,杨非憋了老半天也不好意思开口,直到赛娜看不下去杨非那副德性,准备出去时,杨非才不得已一把拽住赛娜的衣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怎么了?”

    赛娜停下脚步,充满厌恶地问道。

    “今天我去请天尊来家里,可是他却说非要你亲自去请,他才肯来!赛娜,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上,你就委屈一次吧!”

    杨非仰着头,无耻地哀求道。

    “你是自作自受!谁叫你去请他?我见过不要脸的男人,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

    赛娜简直要气疯了,杨非竟然用她去讨新天尊的欢心,真是无耻到极点!“夫人,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呀!”

    杨非拽着赛娜的衣袖不肯放手也不起来。

    虽然赛娜心里已经喜欢上爱瓦,可是身为杨非的妻子,她却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尤其是丈夫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事已至此,赛娜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不去,岂不是表示自己不喜欢爱瓦吗?那么或许爱瓦再也不会理她。

    其实,要不是杨非急功近利,赛娜能感觉到爱瓦已经喜欢上她。那天晚上,虽然爱瓦最后没有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她却能感觉得出来爱瓦喜欢她,而杨非这一插手,在她看来却是弄巧成拙。

    赛娜甩开杨非的手,怒气冲冲地走出杨府。

    赛娜来到爱瓦所在的大殿,但她不是来请爱瓦,凭她那率真的性子,她毫不掩饰一脸的怒气。

    看到赛娜进来,爱瓦笑着迎上去,还不等爱瓦伸手牵她的手,她已赌气地转过身。

    “是谁惹夫人生气了?”

    爱瓦一脸关切地问道,小心翼翼地看着赛娜。

    “是你!”

    赛娜没好气地说道。

    “我怎么敢惹夫人?”

    爱瓦嘻皮笑脸地说道,还把赛娜搂进了怀里。“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往死里逼?”

    赛娜气恼地质问道。“我可没有逼你,是杨非说你请我今天晚上去你家喝酒!难道不是吗?”

    爱瓦无辜地反问道。

    “我怎么嫁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丈夫!”

    赛娜不由得伤心起来,眼泪也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滚出来。

    爱瓦赶紧替赛娜擦眼泪,都说男人最怕女人的眼泪,可爱瓦心里清楚,女人最容易讨好的时候,就是流泪的时候。

    果然,当爱瓦替赛娜擦眼泪时,她一下子扑进爱瓦怀里。杨非伤害她,爱瓦却给了她最大的安慰,在天府,还有谁能够让她更有安全感、更能拥有做女人的尊严呢?

    看到赛娜这么性感、这么温柔,爱瓦一时动了情,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但当爱瓦想更进一步的时候,赛娜却制止了他。

    “不是晚上要去我家喝酒吗?天色快黑了,还等不了这一时半刻吗?”

    赛娜突然娇媚地从爱瓦怀里挣脱出来。

    赛娜想要在家里,当着那个畜生的面,让爱瓦插她,以此来报复杨非。身为一个女人,她觉得这是报复男人最好的方法。

    晚上,爱瓦一个人来到了杨府。

    从那丰盛的筵席来看,杨非确实准备得很充分,他甚至在心里万分感谢赛娜。

    只是,等到了爱瓦与赛娜坐在里面的小厅里喝酒时,独自蹲在外面的杨非心里便不―是滋味了,毕竟赛娜是自己的妻子,现在却陪另一个男人喝酒,而且他身为一家之‘主,连门都不能进,只能在外面侍候着,令他的心里像是被插上一把刀,但为了能在天府混下去,他只能这么做了,但在听到赛娜一边喝酒,一边与爱瓦打情骂俏时,他的心就会一阵阵如抽搐般的疼痛起来,可每当(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