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

    女孩的歌声不错,但爱瓦却不感兴趣,在听过小飞燕的歌声后,别人的歌声就很难入他的耳朵了。(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多多拉神情麻木地应了一声,似乎并不关心身边这个男人与他的关系,而是沉浸在面前这个女孩的歌声中。

    “还好吗?”

    爱瓦问道。

    “有事吗?我可没有多余的钱请客。”

    多多拉故作潇洒地说道。他已经听出这个男人就是抢走自己女人的父亲,但他又对父亲产生不了仇恨,最后他慢慢把身子转过来,冷静而并不冷漠地看着爱瓦。

    此时,爱瓦才真正体会到何谓哀莫大于心死,令他这个当父亲的不禁叹息不已。“我可以把你的病治好。我给你带来了最好的药,相信我!”

    爱瓦把怀里的药掏出来,想塞进多多拉手中,可多多拉没有接,最后爱瓦只好把那包药放到多多拉面前的桌上。

    唱歌的女子见状知趣地走开了。爱瓦用力地握着多多拉的手,心中有股说不出的难受0 “爸爸对不起你!”

    爱瓦低声说道。

    多多拉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仿佛要抑制住眼泪,不让它滚落。“那不是你的错,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多多拉冷冷的声音仿佛从天上飘下来:“即使没有你,思雨也会离开我,而且她的心早已不属于我了!呵呵,或许,她从还僙来就不曾属于我,所以我也不会怪她。”

    “多多拉,相信我,吃了这药就会好,这是我让世上最厉害的药师帮你配制的药!”

    “我还没有重要到,有人要用世上最厉害的药来害死我!”

    多多拉突然笑了。

    他站起身,从桌上拿起那包药,接着撕开,随即全部吞下。

    “放心,你很快就会好的!这真的是灵丹妙药,也许不到明天,你就会感受到它的效果。如果你想做国王,我会支持你。”

    “如果我连一个男人都做不成,又怎么去做一个国王?”

    多多拉将药吞下后,依然伤感,看来心灵的创伤最难治愈。

    “如果你真心要做好一件事,就会有很多人帮助你。东方有一句话叫作‘天助自助者’!”

    “我知道自己是个不争气的人,所以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结束生命的准备。”

    多多拉表情严肃,不像是在说着玩。

    “多多拉,千万不要这样!我说过,明天就会好起来的,一定会!”

    毕竟是自己的骨肉,爱瓦不想看到多多拉走向绝路。

    第六话 大舅子的女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等到明天。放心,如果这药真的会让我有所改变,我是不会去死的。”

    此时多多拉终于露出真诚的笑容。

    “多多拉,答应我,别做傻事。有我,你就会拥有整个哈斯……”

    爱瓦想用整个哈斯帝国来弥补对多多拉的愧疚。多多拉给了爱瓦一个很满意的笑容。

    从那家青楼出来后,爱瓦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仿佛还清了一笔拖欠好久的债务。爱瓦决定要带思雨及路爱尔离开哈斯帝国回到天府,免得让多多拉看了就伤心。

    如果多多拉真的不想活了,谁也救不了他,所以,在看到多多拉的精神好点后,爱瓦便放心地朝爱琴王国的方向而去。

    如果情况没有发生变化,爱瓦相信萨莎还是爱琴王国的女王,只是,他还不确定,在那次野合后,萨莎有没有怀上他的孩子,如果有的话,差不多也跟路爱尔一样大了!

    抱着怀旧的心情,爱瓦没有直接去爱琴王国的王宫,而是来到他与萨莎邂逅的地方。他找到了曾经跟萨莎扎营的地方,在历经好几个春夏秋冬后,他依然能够找到搭帐篷时所留下的痕迹。

    看到那里的一草一木,令爱瓦心动不已,其实更多的是深埋在他心头的伤感。

    对他来说,他更喜欢过去那种自由飘荡、随遇而安的生活,或许那样他会与萨莎有着更多接触的机会,也不会让萨莎遭受相思的折磨了。

    正在爱瓦万分伤感时,他感觉到身后有个人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爱瓦猛然回首,看到有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望着他,那不是别人,正是萨莎。

    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爱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为这不过是因为太思念萨莎,而产生的一种幻觉。

    爱瓦揉了揉眼睛,可那个人影依然还在。“萨莎?”

    爱瓦试探着叫了一声。

    “爱瓦?”

    那个女人同样不相信地问了一句。“我是爱瓦!我亲爱的萨莎!”

    爱瓦顿时兴奋不已。

    两人都朝着对方跑过去,但到了面前时,萨莎并没有立即扑上去,而是不相信地盯着爱瓦打量起来。

    “你真的是爱瓦吗?”

    萨莎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不是在做梦吧?”

    萨莎竟然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力地掐起来,但那剧烈的疼痛感告诉她,眼前的景象并不是她的幻觉,也不是在做梦,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你!”

    爱瓦一把将萨莎抱进怀里。“你知道吗?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五年了!”

    说话的时候,萨莎控制不住地伏在爱瓦怀里哭了起来。

    一个女孩在一个地方苦苦等着一个人,而且一等就是五年!那是什么样的情景!

    爱瓦眼前立即浮现出一个少女站在风中望眼欲穿的样子,那景象如一把刀子穿透他的心,血都要流出来了。

    一开始萨莎是在王宫等爱瓦,后来一直等不到,她就怀着侥幸的心情到这个地方来等爱瓦,希望爱瓦有一天还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一天天过去了,她什么都没有等到,等来的,只有别人对她这个女王的嘲笑,虽然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嘲笑她,可是她却阻挡不了人们在心里嘲笑她的痴情。

    最后,萨莎不得不以外出打猎为名,到这个地方来找爱瓦。她出来打了五年的猎,却连一只野兔都没打到,她每次都空手而归的情况,早已证明她出宫打猎完全是谎言,她的目的,不过是到这个第一次见到爱瓦的地方,重温当年的旧情。

    “那天夜里,为什么不辞而别?”

    苦苦等了五年的萨莎,本来打算见到爱瓦后,再也不问这个问题,可她还是忍不住。这个问题让她苦闷了五年,她仍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偷偷离开她。

    “当时我以为爱上你,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爱瓦早就想好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认为萨莎见到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一切未出他所料。

    “为什么?”

    萨莎不明白爱瓦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她又怎么能体会到爱瓦当时的恐惧?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问了,好吗?我会好好爱你,永远不分开!”

    爱瓦几乎要将靡莎的身体揉入体内,让她成为他的一根肋骨。他将脸埋进她那栗色的秀发里,闻着她的发香。

    虽然萨莎的脸上添了憔梓,可她的身体依然是当年的昧道。

    “恨我吗?萨莎。”

    爱瓦温柔地问道。

    萨莎伏在爱瓦怀里使劲地摇了摇头。多年的思念与怨恨瞬间化成泡影,但泪水还是溅湿爱瓦的衣服。

    这些年为了寻找爱瓦,萨莎几乎放弃王权,大小事务都交给那些忠诚的大臣,好在爱瓦当年的威望,依然在爱琴王国的上空像幽灵般的飘荡着,使得没有人敢欺负这个弱女子。

    “跟我回王宫好吗?我怕你走了,就永远都不回来了!”

    萨莎双眼满含着热泪,求道。

    “为什么?”

    爱瓦本来打算一见到萨莎就带她回天府。

    “回去跟我睡一觉,让他们看看我的痴情最终有了收获。”

    爱瓦明白,女孩子的这种虚荣心并不可笑,她需要得到证明。爱瓦完全可以想得到萨莎在等待的这五年中,遭受到人们多少嘲笑。

    “我答应你!不过,也答应我一个请求好吗?”

    “什么我都答应你!”

    萨莎抬起头看着爱瓦。

    “就在这里,我们再做一次好吗?”

    萨莎没有任何犹豫,就慢慢地脱下衣服,脱掉的衣服就铺在地上,当作床单。

    她赤裸着那依然青春的胴体,躺到衣服上,栗色的秀发平铺在地上。

    这是爱瓦第一次完整地审视着萨莎优美的胴体,跟萨莎的第一次,是在帐篷,毕竟光线不充足,而且是在夜晚,他的夜视能力还不能如在白昼般清晰。

    萨莎的胴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丽的光泽。她的小腹上没有印记,证明她不曾生过孩子,只是她小腹下的那片丛林比当年更加蓬勃了。爱瓦脱掉全身的衣服后才走过来,趴到萨莎的身上。

    与五年前相比,萨莎的玉峰更加挺拔也更加丰满,令爱瓦忍不住在那丰挺的乳3房上抚摸了半天,才又伏下头,噙着那翘立着的乳头吮吸起来。

    “哦……”

    爱瓦才吮吸了一下,萨莎就开始呻吟,但她并不是造作,而是苦苦等了五年后的情感爆发!

    还不等爱瓦有什么准备动作,萨莎就自动打开两条玉腿,将女孩最宝贵的东西呈现给在爱瓦面前。

    爱瓦一边吮吸着萨莎的乳房,一边开始抚摸着她的私处,这种感觉与在别的女人的身上截然不同,他无法排除心中那种萨莎是女儿的杂念,甚至觉得玉儿的话只是在欺骗或是安慰他的谎言。

    当爱瓦的大手摸到萨莎的私处时,发现那里早已泥泞不堪,接着爱瓦的嘴唇往上移,开始吻起她的小嘴、吸吮着她的香舌,并撅起屁股,将他那硕长的肉棒挺进她的肉洞中!

    这次,爱瓦没有轻抽慢送,而是有如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而萨莎那娇柔的胴体被他箍得紧紧的,根本无法动弹,只有那栗色秀发在不停甩动……

    萨莎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只是爱瓦的力量实在太大,让她无法挣脱,此时她只有两条腿是自由的,她不时劈向两边,或是高高扬起来,在空中颤抖不已。爱瓦的粗大有力地顶住她的花蕾,让她整个春心都绽开了。爱瓦抽插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来。

    这次,萨莎的高潮来得早却去得迟,爱瓦没有刻意折磨她,而是早早松开精关,将他的生命之水射进她体内,之后,爱瓦才亲吻着她那雪白的胴体,这让那强烈的快感一直在萨莎身体里蔓延。

    “见到妈妈了吗?”

    在萨莎的潜意识中,爱瓦与玉儿相识,而且感情不错,否则,当年爱瓦也不会因为王位问题,而对她大发雷霆了。

    “我这次就是要带你去见她,不过,你不会反对我跟她在一起吧?”

    “妈是个好女人,当然值得你爱她,我怎么会反对?”

    “呵呵,那要是让你们一起上床呢?你不会反对吧?”

    “坏蛋!”

    萨莎娇嗔地在爱瓦胸膛上捶了起来。

    爱瓦两人回到王宫后,萨莎非常隆重地召集所有王公大臣,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目的就是让他们知道,她这几年的等待有了结果,而且,她从王公大臣中挑选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接替她的王位,这个决定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因为一国之君的位子令许多人都垂涎已久,而萨莎竟然肯主动放弃,这不能不让人费疑猜0 虽然萨莎不再执掌王权,可人们却对她更加崇敬了。

    对于萨莎来说,有得必有失,而失去的王位与得到爱瓦相比,显然后者更让她珍惜,所以,放弃王位并没有让萨莎感到失落,而是一身轻松。

    离开了爱琴王国后,爱瓦带着萨莎来到洛芙娜生活的霍菲尔德。他知道,西奴娃或许来过了,但他很想看一看二十年后,洛芙娜会变成什么模样,或许时光在洛芙娜脸上所留下的痕迹,会让他更加珍爱这个女人,但遗憾的是,爱瓦来到霍菲尔德时,西奴娃已经将洛芙娜带走了。

    然而爱瓦从他的大舅子费德勒的变化,他可以想象得出洛芙娜的模样。

    此时费德勒已经四十多岁了,脸上多了一些成熟,但更多的却是沧桑。

    费德勒已经成家,只是他的妻子看起来比他小很多,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与一个二十岁女孩的夫妻生活是难以协调的,费德勒为了躲避妻子,经常利用晚上时练习书法,并拖到妻子睡着了,他才上床。这得益于这些年的战事极少。

    爱瓦在大陆上的威望,多少年来一直像幽灵般没有消散,所以没有人敢再发动战争,各个王国都相安无事。尤其是爱琴王国、东方帝国、野狼王国几个大国家,绝对是爱瓦势力的延伸,其他国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爱瓦与大舅子费德勒叙旧时,费德勒的妻子敬芝在旁负责倒酒。当她听到跟爱瓦来的女孩,竟然就是刚刚卸任的爱琴王国女王时,她的眼中满是崇敬,而一个女王这么亲昵地与爱瓦在一起,更让敬芝心里羡慕至极。

    敬芝只有在刚结婚的那几天跟费德勒快活过,后来年龄的差距拉开夫妻俩的距离,甚至费德勒还经常躲着她,害怕跟她同床。

    这种现象并不奇怪,一旦遇到比自己厉害的女人,或者说无法满足妻子的要求时,男人往往会选择逃避,这样就可以减少对自己自尊心的打击,费德勒正是出于此种目的而与妻子分床,但这可苦了年轻力壮、性欲旺盛的敬芝。有时候,敬芝咽不下这口气,就算费德勒深夜时才上床,她也要折腾着他干上一回,但最后经常是费德勒精疲力竭也无法满足她的要求。

    与费德勒相比,爱瓦看上去当然更年轻帅气、更有活力,正是她这个年纪最需要的伴侣。

    为了得到单独与爱瓦相处的机会,敬芝主动提出要带爱瓦这位妹夫在军营里四处转转。

    爱瓦已经离开这里二十一年了,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年的兄弟们早已离开军队,那些曾经跟他出生入死的战友,也都在服役期满后,离开军队养老了。

    费德勒并不想与爱瓦并肩站在一起,除了他一直就与爱瓦不太对盘外,加上两人岁数相差无几,相貌却差之千里,这让他心里有股自卑感,所以,当敬芝提出要陪爱瓦转转的时候,他便有些暗自高兴了。

    萨莎对于军营不感兴趣,于是继续陪着费德勒说话。

    敬芝带着爱瓦在有些破败的军营里逛了起来。之所以说是破败的军营,是因为它的建制还在,可实际兵力已远不如从前了,只有几处稀稀落落地站着几个哨兵,营房里几乎都看不到几个人,但敬芝却饶有兴致,她一边看,一边替爱瓦讲解。

    “二十一年前,我就在这里服役。”

    爱瓦不由得感慨地说道。

    “二十一年前?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不可能吧?你看起来不过才十六、七岁的样子呢!”

    敬芝很惊询地叫道。

    “二十一年前,我真的在这里服役,那时候我只是一个上尉。”

    爱瓦不想多说,因为那已经是老掉牙的历史。

    “你是怎么保养的?”

    敬芝忍不住在爱瓦身上打量起来。

    “呵呵,说了你也不信。我在另一个空间生活了二十一年,这二十一年,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三个月。”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带我去好吗?”

    敬芝看上去更像一个孩子。爱瓦只是笑了笑,便跟着敬芝走进医务室,那是洛芙娜曾经工作的地方。“洛芙娜是我的朋友,她应该前两天还在这里工作吧?”

    爱瓦触景生情地说道。

    “对呀!昨天她还在,可突然就不见了,她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我知道她去了哪里。”

    但爱瓦没有再往下说。敬芝没有继续追问,却回到刚才的话题上:“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你肯做我的女人吗?”

    爱瓦突然一把将敬芝搂进怀里,她那姣好的身段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抓狂,而且她的身上散发着女人特有的体香。

    不出乎爱瓦的意料,敬芝并没有挣脱,她只是微微将身子向后仰,因为爱瓦的突袭让她有些心慌意乱,毕竟身为费德勒的妻子,与费德勒的妹夫偷情,她总觉得有些不太道德。对于爱瓦的问话,她并没有回答,她的心狂乱跳着,脸上也浮上红潮。她害怕却又期待爱瓦的骚扰,她那颗一直没有得到满足的心,像是久旱的小草,渴望地等待着甘霖的降临。

    爱瓦松开搂在敬芝细腰上的手,轻轻抚弄着她那橘红色的短发,让那短发从她俏丽的脸上撩开,爱瓦不由得俯下头。敬芝见状闭上眼睛,仰起头。

    此时爱瓦的双唇在敬芝的红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激动。

    爱瓦看到敬芝鼓鼓的乳房在剧烈起伏着,那低胸的领口处露出来的灿白与那幽深的乳沟,更让爱瓦热血沸腾。

    爱瓦的嘴唇再次吸住敬芝的芳唇,同时一只大手从她的腰间攀上来,按在那丰挺的乳房上。

    “嗯……”

    当爱瓦的大手在那丰满的乳房上用力一抓时,敬芝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只是她的小嘴被爱瓦的唇堵得严严实实的,但从她鼻子里发出的呻吟声却更加撩人。

    爱瓦还没发起进攻,敬芝的香舌就开始反击了。她的香舌灵巧地钻进爱瓦的嘴里,两人的舌头便立即纠缠在一起,拼命地吮吸起来。

    爱瓦那极富力量的大手从她的衣衫下直接插进去,握住那丰满的乳房,使得敬芝的欲望顷刻间就爆发出来,双手也在爱瓦的身上摸索着。

    在整个过程中,爱瓦只是亲吻、抚摸、揉捏着敬芝,却始终没有去脱敬芝的裙子。两人亲吻了十几分钟,爱瓦才吐出她的香舌。

    当两人分开时,敬芝有些不舍,她的脸满是潮红,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别看刚才敬芝表现得那么激烈,现在她根本不敢抬起头看着爱瓦。“你的唇真香!”

    爱瓦由衷地说道。“你也是……”

    敬芝低着头,心潮起伏。

    此时,爱瓦的双手抚在敬芝的细腰上,而敬芝的小腹就贴在爱瓦身上,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来自爱瓦胯间的力量,虽然她没有动手去摸,但她能感觉得出来,那家伙的规模绝对比自己老公大上两倍不止。

    敬芝的心里不由得开始渴望爱瓦会强暴她,所以她的身子一直乖乖地靠在爱瓦身上。

    “你怕费德勒吗?”

    敬芝终于忍不住问道。她在暗示爱瓦,如果想要我的话,就拿去吧!

    1“那为什么还在犹豫……”

    敬芝觉得自己说得再明白也不过了。现在只要爱瓦提出要求,她就会立即把衣服脱下来,将她那最美的胴体呈现给他。爱瓦向外面望了望,只见外面一片宁静。

    “你不怕他吗?”

    爱瓦的手抚到敬芝的臀瓣上。隔着她的长裙,她的臀更显丰满有肉感。

    “大不了跟你一起走!”

    敬芝不由得仰起头,眼睛中射出渴望的光芒:“要了我吧!”

    女人说出这种话时,代表她彻底地放弃了自尊。

    “帮我宽衣,好吗?”

    爱瓦动情地看着这个大舅子的妻子,兴味盎然。敬芝闻言立即脱下爱瓦身上的衣服。

    爱瓦也开始脱下敬芝的裙子,但他只是将吊带从她的香肩上一拉,她整条长裙便从身上滑落,呈现在爱瓦面前的是一尊如白玉般的女神!

    爱瓦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突然用力将敬芝的胴体拥入怀里。两人再次热烈地亲吻起来,互相抚摸着对方那滚烫的胴体。

    敬芝的私处早已泥泞不堪,爱瓦只是轻轻一拨,她的双腿就分开了,爱瓦却没有马上抽插,而是将她抱起来。

    敬芝很乖巧地将双腿盘到爱瓦身上,一只手将爱瓦那粗大的肉棒套进肉洞中,然后双手攀住爱瓦的脖子,身子上下起落着,她没有再去亲吻爱瓦的嘴唇,而是痛快地呻吟着……

    “哦……啊……”

    敬芝那美妙的呻吟声在空旷的医务室里回荡着,接着爱瓦抱着敬芝来到一张办公桌前,将她放到桌上。

    敬芝的身子向后仰,双腿极力地打开,将泥泞的私处朝向爱瓦。爱瓦抓住敬芝的两条大腿,在她的肉洞中长抽深插起来……“啊……哦……好爽……”

    许多时候,是爱瓦抓着敬芝的身子在套弄他的那根粗大,而这种姿势与动作使敬芝觉得更加爽快,因为爱瓦的肉棒不仅粗大并且坚挺。她从来没遇过如此美妙的肉棒,那肉棒不仅摩擦着她的肉壁,还次次欢到她的花蕊上,让她身心荡漾。

    就在那张桌上,爱瓦让敬芝至少高潮了四次。

    爱瓦没有决定是否要带敬芝离开,所以他决定要让她尝尝他精液的味道。敬芝高潮还未退去时,爱瓦却猛然拔出他的肉枪,这让敬芝瞬间有种全身被掏空的感觉,令她立即从桌上坐起来,抱住爱瓦的身子:“不要……”

    “你愿意用嘴服侍我吗?”

    “愿意!”

    敬芝毫不犹豫地立即答应爱瓦的要求。看来,她为了得到爱瓦给她的快感,什么都豁出去了!

    敬芝不等爱瓦撤身,就已从桌上滑下来,双膝弯曲,将爱瓦的粗大肉棒插进她的小嘴内……

    那泥泞的肉棒在她那同样爽滑的嘴里进进出出,而她灵巧的香舌在他的马眼上快速地扫动着,强烈的快感让爱瓦不由得喘着粗气。

    敬芝那橘红色的秀发随着头部的甩动像火焰在燃烧一样,鼻子里不时发出醉人的呻吟……

    爱瓦不想耽误时间,因此在他觉得差不多时,突然精关一松,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直接射进敬芝的喉咙……

    敬芝被爱瓦那突如其来的射精吓了一跳,呛得咳了起来,但她很快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爱瓦的精液。

    在舔干净爱瓦的肉棒后,敬芝并没有罢休,而是一直吸,为的是让爱瓦的肉棒不要软下来,然后她又站起来,抓着那根粗大,再次塞进她的体内……

    爱瓦两人从医务室出来后,敬芝脸上的潮红久久没有退去,但让爱瓦觉得不太自在的是,敬芝竟然亲热地挽住他的手臂,很依恋地把脸靠在他的手臂上,而她那丰挺的乳房也被他的手臂挤得变形。

    这并不是敬芝有意要做给谁看,而是经过了刚才那紧张、激烈的交合后,偷情的愉悦让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在潜意识已经将自己当成爱瓦的女人。

    直到爱瓦两人回到费德勒的办公室,看到费德勒那凶狠的目光时,敬芝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情,然后很不舍地松开紧抱着爱瓦的手。

    然而萨莎并不介意敬芝的举动,她知道爱瓦会有更多的女人,只要爱瓦能把她当成他所有女人中的一员,她就知足了。

    午饭后,费德勒马上说有些累了,他要午休,但在他正要离开餐厅时,敬芝突然把他叫住。

    费德勒听得出来,敬芝鼓起好大的勇气,才开口跟他说话,于是已经走到门口的他回过头来。

    “我想跟爱瓦一起出去走走。”

    “今天上午,你们不是已经这么做了吗?”

    费德勒快要失控了,但他还是不得不压抑着心中的妒火。其实一个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臂不算什么,可是敬芝挽着爱瓦时的表情,已经深深刺伤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

    “这座破军营已经快把我憋疯了,我一分钟也不想待了!”

    敬芝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怨气,她也不想再忍受费德勒那种毫无理由的指责,明明是他不行,却经常在她身上找碴。

    向来都是费德勒对着敬芝发火,今天敬芝突然的爆发,一时让费德勒愣了一下。他不禁看了爱瓦一眼,猜到敬芝发火的后台应该是爱瓦,但爱瓦却双手一摊,一副非常无辜的表情。

    “随你便!”

    说完,费德勒摔门而去。

    第七话 爱瓦的女儿们

    此时爱瓦深深体会到女人苦苦等待男人的滋味,他不想再让敬芝成为第二个萨莎,所以他决定带着敬芝离开,同时他也不想到处拈花惹草,因为他待在天府时,一不小心就会让女孩子等上十年、八年,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太残酷了。

    爱瓦带着萨莎和敬芝,回到哈斯帝国的王宫,找到了思雨,并连同路爱尔一起来到天府。

    萨莎跟玉儿的母女见面很感人。爱瓦早就跟萨莎解释过,玉儿离开她时,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所以根本无法道别。

    萨莎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对于母亲的怨,也随着母女重逢而烟消云散。爱瓦回来后,有两个大汉你推我让地朝爱瓦走来。

    爱瓦一看,只见是东方神掌与梁超两人。他们在攻打天府时也有出力,所以爱瓦给了他们不错的职位。

    “有什么事?”

    看到两个大男人竟然像女人一样扭捏,爱瓦疑惑地问道。梁超要东方神掌先说,东方神掌则把梁超推到爱瓦的前面。

    “呵呵,你们要是谁也不想说的话,我就走了。”

    爱瓦作势欲走,吓得梁超赶?(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