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

    爱瓦拨开人群冲了过来。(tet文学网teteam.com)

    那些女人们一听,便害怕起来。

    天尊被打死后,其他残余的天府势力也停止了战斗,他们知道,顽抗只会是死路一条。

    “不是说天府里的人,能长生不老吗?”

    雪儿说道。

    爱瓦没好气地瞪了雪儿一眼,说:“长生不老跟不死是一个概念吗?那你怎么把这些人杀死的?”

    雪儿一听,便知趣地低下了头。

    这时,茹波站出来替雪儿说话:“算了,爱瓦。既然天尊都死了,还有谁能够成为我们的对手?不要那剑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就算不要那剑谱也没关系。萱儿,赶紧处理一下水源内的毒药。”

    打扫完战场后,爱瓦坐到天尊的宝座上。那些天府想活下来的残兵败将,也都来参见爱瓦这个新的天尊。这些天府的残余势力,纷纷按照原来的官职大小依序参见爱瓦。先是十几个男人到爱瓦的跟前叩头,然后爱瓦把目光扫向后面三十几个女人。

    “那是谁?叫什么名字?就是盘着高高发髻的女人!”

    在三十几个女人中,只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入了爱瓦的眼。

    “天尊,那是小人的拙荆……”

    一个刚刚参见了爱瓦的男人,从一侧走到爱瓦面前。他知道,爱瓦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妻子,现在马上表明,或许爱瓦会给自己一个薄面,不会当场轻薄她。

    “哦?你的妻子?”

    爱瓦的目光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扫了一下,觉得这么漂亮的女人嫁了这种丈夫,实在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正是拙荆。”

    那男人躬身答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杨非,拙荆叫赛娜。”

    “赛娜,不错的名字,跟人一样漂亮!你叫什么名字?”

    爱瓦又问了一遍,刚才他只注意听那女人的名字。

    “在下杨非。”

    那男人战战兢兢地答道。

    “杨非,今天我刚得到天府,想不想请本座到你家里作客?”

    爱瓦的目光一直5 淫邪地看着在远处感到羞涩的赛娜。“天尊驾临,杨非不胜感激!”

    “那本座就不客气了。要拿出最好的酒来,由你妻子亲自把盏。”

    爱瓦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赛娜。即使站那么远,在一大群美女中间,爱瓦都能感受到她绝顶的魅力,今晚若是不吃了她,爱瓦简直不能入睡。

    听到爱瓦的要求,杨非心里立即明白了,爱瓦一定看上自己的妻子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妻子被一个普通男人喜欢,那并不是坏事,反而会感到自豪;可是,要是被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的男人看上,那就意味着要被这个男人戴绿帽子了!

    这糟糕的预感一时压得杨非喘不过气,却不敢把这种担心和不悦写在脸上,因为只要爱瓦的一句话,就可以取了他的小命。

    “那就回去准备准备吧!让你的女人先留在这里。”

    爱瓦心想:“既然杨非在天府是有地位的人,就一定有着不错的身手,如果他不希望受辱而先把他的妻子杀攻打天府死,那我岂不是连人也见不着了吗?‘杨非走后,爱瓦把雪儿叫过来,要雪儿晚上同行,并看好杨非,不能让他伤到他妻子。

    雪儿闻言将杨非的性格做了一番深入又直接的剖析:“一个男人,不为他的主子战死,却抛弃尊严活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嘛另有所图,要嘛苟且偷生。然而,第一种可能基本上可以否定,因为他原来的主子已经死了,甚至天府的主要势力已经被消灭掉,杨非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他不想死,所以他宁愿老婆被人强奸,也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

    “这么肯定?”

    爱瓦还有些不相信,因为在他看来,一个男人若是让别人轻薄了自己的女人,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相信我,他不会因此而杀了他老婆!”

    爱瓦跟雪儿窃窃私语时,茜梦也跟茹波偷偷议论起来:“这小子今晚八成要跟那个女人过夜了。”

    茹波只是笑了笑:“由他去吧!他的能力大着呢!不会让你寂寞的。”

    这时,站在茹波对面的达莎悄悄问着卡西娅:“笑得挺好看的那个女人是谁?”

    卡西娅撇了撇嘴,回道:“那是爱瓦的干妈!”

    “我看是他的亲妈妈吧?”

    “你怎么知道?”

    卡西娅问。

    “你看他们长得多像!”

    达莎非常肯定地说道。这次她跟妹妹并没有参加战斗,却跟着队伍。依照爱瓦的想法,不能同生,便得同死,他不想让她们落到别人的手里!

    卡西娅这才认真、仔细地端详茹波,越看越觉得他们很相像。“还真像!那你该叫人家奶奶了!”

    卡西娅调皮地捏着达莎的小鼻子,说道。茹波听到卡西娅跟达莎的议论后,特意看了看达莎。

    虽然之前跟茹波没有太多的接触,但达莎却从茹波的目光里感觉到一种温暖,她的小嘴不由得张了张,差点叫了一声奶奶。

    虽然达莎没有叫出来,茹波却朝着达莎笑了笑,仿佛她听到了达莎心里的那一声奶奶。

    攻打天府其实旁人看起来,达莎与妹妹达娃的神韵更像茹波。

    “那两个孩子可真像你的亲孙女!”

    站在茹波身边的茜梦,带着几分羡慕和嫉妒地说道。

    “那我就认了这两个孙女了!”

    茹波和茜梦正谈得热烈时,爱瓦开始宣布每人的职位。“都是一家人了,还要什么职位?只要把我们侍候得舒服就行了!”

    花容看到|西梦跟茹波谈得那么亲密,便也忍不住凑过来。

    “就是嘛!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每天让我们吃他一顿精血,我们就满足了!”

    连曾经的头领们都不在乎职位了,所以爱瓦所安排的官位,更没有几个人在意。天府的事务非常繁多,所以需要一些打杂的人,因此爱瓦建议花容把魔兽域的那些魔兽弄到天府,负责天府里的所有杂务。

    那些魔兽本来不指望能够得到这种待遇,因此一听到要他们到天府,一个个都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59安排完所有事务后,爱瓦才觉得一身轻松。(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96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虽然心里很希望能够立即吃掉赛娜,但爱瓦努力地克制着自己。

    “主人,水已经处理好了,要不要去洗个澡?”

    萱儿首先完成水源的处理。

    她知道,晚上爱瓦一定会宠幸某个女人,所以先准备水让他洗澡是首要任务。

    “呵呵,你难道忘了我是百毒不侵的身体吗?就是喝了你配的毒药,又能怎么样?”

    爱瓦得意地说道。的确,自从跟白发魔女交合,吸取了她体内的元素后,爱瓦的身体就再也不怕毒药了。

    “主人,要是伤了这些姐妹的话,岂不是跟伤了你一样?”

    萱儿讨好地说道。

    “西奴娃,洛芙娜怎么没来?”

    爱瓦突然想起那个没有跟他上床的女人。“她应该还在哈斯帝国的军队吧?我来的时候连通知她一声都来不及,当时茹波找到我的时候,我才刚开口说愿意跟她走,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桃源界。”

    “原来是这样……”

    爱瓦有几分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等我忙完了就去接她。”

    其实爱瓦心里还挂念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丽莎,另一个就是思雨。

    “这种小事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吗?既然你想让她来,我去一趟就行了。她要是不想来,我绑也要把她绑来给你!”

    爱瓦笑了笑:“先陪我去洗澡吧!”

    天府之大,显然超过野狼王国的都城与哈斯帝国的都城,甚至是东方帝国的都城。

    洗浴后,爱瓦在一个天府侍女的带领下,来到天府城东南方的一个角落。这里有一排私人建筑是提供给官员居住,杨非的家就在这里。杨非离开天府总殿后便回家,独自郁闷了半天,心里痛苦至极。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将要被天尊压到身下,杨非的心就像是刀割般疼痛,但从理智上去思考,杨非当然更明白,如果不舍弃自己的女人,自己将连命都保不住。

    赛娜是在爱瓦到达前十分钟回到家。一看到丈夫,她就很难为情地低下头,虽然还没有跟爱瓦做什么,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却已经很明确了,所以夫妻俩都问闷不乐,谁也没说一句话。

    僵持了两分钟后,杨非小心翼翼地用眼角余光看着赛娜,忍不住开口:“夫人,还是收拾一下吧,别把天尊惹得不高兴……”

    本来已经痛苦不堪的赛娜听到杨非说出这种话,心更是像被刀子捅了一样。

    她犹豫了片刻,便回到房间,直到爱瓦来的时候,她还坐在床上发呆。

    “杨非,你的夫人呢?”

    爱瓦没有看到赛娜的身影,心里有些忐忑,开始埋怨起雪儿,要是赛娜真的出了什么状况,他后悔都来不及。“她正在里面换衣服。”

    杨非赶紧满脸笑容地说道。“那就好,一会儿让夫人与我一起对饮。”

    “遵命。”

    杨非虽然刚才还是一肚子的气,可一见到爱瓦,那种不悦的情绪就不知道飞到哪里了,取而代之的是殷勤。

    杨非把爱瓦请到里面的一间小厅,虽然不大,陈设却非常精致,显然是经过主人的一番精心布置。

    杨非只在餐桌旁边放了两张椅子,显然是只为爱瓦与赛娜准备的晚宴。“你也一起喝一杯吧?”

    爱瓦以上司对下级的口吻对杨非说道。“小的不敢。小的在门外侍候天尊就行了,别人来,我不放心。”

    杨非每说一句话都要躬着身子,但却只是引起爱瓦对他的厌恶。倘若杨非以极端的手段来对抗爱瓦的欺辱,或许爱瓦会很敬重他;而宁愿舍弃妻子也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这样的男人有多么的懦弱!

    1还债重赏之下必有勇士,重压之下同样会有懦夫。酒菜陆续地摆到桌上时,赛娜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门口。当爱瓦抬起头时,不由得眼睛一亮。赛娜比在大殿见到时还亮丽许多,一身华丽的低胸长裙,不但勾勒出她那优美的线条,而且让她裸露出的胸脯更加丰满,只是她双眼中带着忧郁,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风韵,倒让爱瓦越发觉得她妩媚动人。

    赛娜是个很重感情的女人,不然她也许会把内心的痛苦抛得一干二净,身心都投入到新的天尊的怀抱。

    “坐吧。”

    爱瓦指着对面的一张椅子说道。虽然阅女无数,可赛娜还是让爱瓦、^^^!^0 赛娜轻移莲步来到爱瓦面前,轻拢裙裾并坐了下来。

    赛娜才刚坐下,便又站起身,拿着酒壶为爱瓦斟酒。此时,她的衣袖向后卷,露出了白嫩的藕臂,如玉的雪肌令爱瓦怦然心动。

    “我自己来吧。”

    爱瓦伸手抓住赛娜那如笋般的手。

    赛娜没有抽手,而是任由爱瓦捏着,同时爱瓦的目光落在赛娜裸露着乳沟的胸脯上。

    爱瓦最终接过酒壶,松开赛娜的手,先帮她倒了酒,又替自己倒了一杯。赛娜没有推辞,而是稳稳地坐着,低头不语。

    两人对饮了一杯后,爱瓦主动站起来,把厅房的门帘放下来,让这间小厅与外面隔成了两个世界。

    赛娜似乎意识到接下来这位新天尊要做什么,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她的心仍狂跳不已,然而,完全出乎赛娜的预料,爱瓦放下门帘后,并没有来到她身边对她动手动脚,而是又坐到椅子上继续喝酒。

    赛娜以前很少喝酒,酒量也不好,可现在为了陪侍爱瓦,她不得不勉强喝上一点,好在爱瓦并没有强迫她,但由于爱瓦的酒量大,而每当爱瓦举杯时,她就不得不跟着喝上一小口,渐渐地,那微微的酒劲染红她娇美的脸庞,如三月的桃花般艳丽迷人。

    “夫人可不可以跳一段舞蹈?”

    虽然赛娜并不擅长跳舞,但爱瓦既然提出要求,她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她起身站到宽敞的地方,一个人轻声哼着曲子,而爱瓦则用手拍打着节奏,随即赛娜曼舞起来。

    虽然赛娜的舞蹈并不专业,但她那姣好的身段却帮了她的大忙,尤其是她身形扭动时,胸口的那片雪白就会露出更多,看得爱瓦如痴如醉,看着看着,爱瓦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此时杨非就在外面,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一切,却可以发挥他丰富的想象力,他甚至想象到爱瓦那色狼的大手在妻子怀里肆意地揉捏,妻子则毫不抵抗,甚至是欲拒还迎的扭程之态。

    爱瓦顿时来了兴致,他与赛娜一起扭动身体,最后,爱瓦上前轻轻搂住赛娜那曼妙的腰肢。

    丰满女人的身子极容易让男人兴奋起来,特别是当爱瓦将赛娜的娇躯拥进怀里时,正好可以从上面欣赏到赛娜胸口那片迷人的风光。

    爱瓦没有动手去捏赛娜的乳房。然而他那昂扬的肉根已经不可遏止地顶在赛娜平滑的小腹上。

    赛娜顿时既紧张又兴奋,再加上酒力的作用,她开始娇喘起来。

    此时,爱瓦施了淫术,很快,赛娜就觉得浑身炽热起来,令她好想立即脱掉身上的裙子与爱瓦共赴巫山。

    然而,爱瓦只是规矩地拥着赛娜,目光从她脸上扫到胸部,再从胸部扫回到她粉红的脸上。

    “夫人,怎么了?”

    爱瓦关切地问道。

    “只是……有点热……”

    被淫术蛊惑的赛娜忍不住说出真实的感受,她几乎忘记丈夫就在外面等候着这位新天尊的吩咐。

    爱瓦拥着赛娜的娇躯,将头俯下来,把脸贴到她的腮上感受着她脸上的温度。

    “是喝多了吧?”

    “也许是吧……”

    但赛娜心里清楚,这绝对不是微醺的感觉,她体内的肉欲越来越放肆地折磨着她。

    见到有效果后,爱瓦收起他的淫术。

    爱瓦与赛娜在小厅里又喝了不少酒,谁都没有说话,厅里是那么的安静,而这种安静更让在外面的杨非产生丰富的幻想,他甚至想象到妻子已经被爱瓦抱到怀里奸淫起来。

    赛娜确实不胜酒力,爱瓦看得出来,她已经满脸通红了。当爱瓦说要离开时,赛娜才突然清醒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爱瓦没有轻薄她就要离开了。

    “是赛娜侍候不周吗?”

    赛娜小声问道。她担心惹恼这个新天尊会祸及到丈夫,虽然心里对丈夫有所不满,但她依然有一种要保护丈夫的想法。

    “夫人误会了。来日方长,又岂在一时?”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爱瓦仍向赛娜伸出双臂。

    赛娜很懂事地走向爱瓦,被动地被拥进爱瓦的怀抱中。当爱瓦掀开门帘时,赛娜仍在爱瓦的怀中,显然爱瓦是故意要让外面的杨非看到这一幕。

    杨非苦苦挽留爱瓦一番后,爱瓦仍是离开了杨府。

    赛娜在桌边呆坐了良久才上床,而杨非则是在赛娜上床后,良久才和衣躺下。

    赛娜虽然没有与爱瓦做爱,但她预感从今以后,她的身子就要属于另一个男人。因此似乎是出于女人的责任,又像是出于一种愧疚,赛娜打算在今晚尽最后一次妻子的义务。

    然而,此时杨非仰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爱瓦与爱妻亲热的画面,而且爱瓦的威严在他的内心深处已扎下了根,因而当赛娜企图靠近杨非时,才发觉到杨非的那里软得无法形容了。

    这是男人的尊严遭受到沉重打击后的表现。这时,不论赛娜怎么挑逗,杨非的命根子再也不会在赛娜面前硬挺了,更严重的是,在杨非的潜意识里,这个女人已经不再属于他这个小人物,即使有什么念头都是非分之想。

    爱瓦从杨府出来后,径直来到小飞燕的住处。

    虽然小飞燕知道爱瓦去了杨府,但她还是没有立即入睡,并一直亮着灯,这已经成为她多少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她一直想象着爱瓦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当听到门突然响动时,小飞燕的心立刻跳到喉咙,那种期待迅速变成了一种预感i 是爱瓦来了!

    小飞燕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当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爱瓦也一步闯了进来。

    小飞燕依然是当年那亮丽的容貌,身上依然是那股撩人的香味。刚才那要见到爱瓦的激动,几乎要将小飞燕推进爱瓦怀里,可此时她却像双腿黏在地上似的,一动都动不了。

    此时爱瓦拥住小飞燕,小飞燕的身子顿时颤抖起来。

    白天时人太多也太乱,令爱瓦没有看到小飞燕的身影,还是在去杨府的几分钟前,茹波才告诉他小飞燕的住处。

    为了弥补小飞燕这十几年来的思念,爱瓦才决定不在杨府过夜。小飞燕思念的泪水如闸门开启般倾泄而出,然而却是无声的,这更让爱瓦心疼不已。

    当爱瓦解开小飞燕的睡衣后,睡衣便从她的胴体上滑落下去,暴露在爱瓦面前债的,是他那亲吻过的细腻、富有弹性的肌肤,更让爱瓦惊喜的是,小飞燕还为他保还^持了处子之身!

    当爱瓦的命根子刺破小飞燕那处子的粉红时,爱瓦顿时无比激动。“如果早在十六年前就在一起,飞燕或许已经帮你生出一个漂亮的女儿了!”

    当爱瓦噙住小飞燕的乳头,同时小心翼翼地耕耘时,小飞燕竟然以轻松的玩笑来让自己快活。

    她知道,自己的泪水太多,会让这个男人背上更沉重的包袱,虽然之前她如此思念着爱瓦,可她又不想让爱瓦觉得亏欠她,而且在茹波的帮助下,她已恢复原来的容貌,像十六年前时年轻漂亮,所以她并没有感到痛苦,只是对爱瓦的思念让她无法抒发;而现在,她可以用那极富性感的胴体,来回应爱瓦的爱抚。

    在小飞燕高潮到来后,她仍让爱瓦那根粗硬的肉棒深深插在她的体内,然后安静地睡去。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小飞燕从未真正睡好过一次。今天,她终于得到爱瓦的爱,令她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爱瓦没有再惊扰小飞燕,就让她趴在他身上睡去。

    直到午夜梦回,小飞燕才发现,自己趴在爱瓦的身上睡着了,而且爱瓦那肉棒依然插在她的体内。

    “你一直没睡?”

    小飞燕感动得几乎要流泪了。“没,我喜欢看你睡觉的样子。”

    爱瓦动情地说道0 小飞燕的胴体在爱瓦的身上又慢慢蠕动起来,好象睡醒后,她变得更加有力量也更主动了,她的每一次蠕动,都会带给爱瓦无穷的快感……

    第二天早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爱瓦会从杨府出来,但人们看见他时,却是与小飞燕从她的住处走出来。

    但这一夜却永久的扼杀一个男人的性功能i 就是杨非。

    天府的一切基本上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不需要爱瓦再操心,于是他开始考虑洛芙娜、思雨以及萨莎的事。

    在见到茹波后,爱瓦才知道,西奴娃已经到人界去找洛芙娜了。“这丫头,比我还着急。”

    爱瓦这才想起西奴娃说过的话。“玉儿在哪里?”

    爱瓦很想知道萨莎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一时半刻也忙不过来,用不着急着去见每一个人。不然,我给你安排一个时间表,怎么样?”

    茹波不无幽默地说。

    “算了吧,我要先见玉儿,我有事要问她。”

    在茹波的指引下,爱瓦找到了玉儿。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相见,玉儿显得激动不已。

    两人间的思念之情化成无语的沉默,似乎什么都不需要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关爱。

    “萨莎是你的女儿?”

    在一段沉默后,爱瓦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的。怎么?你们见面了?”

    玉儿刚涌起来的思念,又被另一种情感所替代。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爱瓦抬起头看着玉儿,非常认真地问道。

    玉儿不知道爱瓦为什么这样问她,于是她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在一个草原上见到她,而且我们还在帐篷里过了夜……她……好象爱上我了,而且我也爱上了她……真是造孽呀!”

    玉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愣了半天后,她才弄明白发生的事情。“你是说,你已经跟她发生关系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玉儿一还侦副虚惊一场的神情。

    “难道这种事还算小吗?”

    这件事爱瓦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却又找不到自我惩罚的最佳方式。

    “就只是你睡了我的养女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玉儿上前安慰着爱瓦。

    “养女?难道你离开野狼王国的时候,没有怀上我的孩子?”

    爱瓦放松之余不免有些失望。放松是因为萨莎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失望也正是如此。

    “我是有怀孕,但后来没了,所以我就收养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

    玉儿把事情说得非常简单。

    “可是……她那么高贵、那么清秀,怎么会是别人家的孩子,而不是王室的血脉?”

    “王爷家不可以生出这样的女儿吗?”

    玉儿娇嗔道:“再说,在我的手里,什么孩子调教不好?”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干了最缺德的事呢!”

    “放心爱她吧!她是个好孩子,别辜负了她。”

    “那我现在就去找她!”

    玉儿一把拉住爱瓦:“你不会把刚才我所说的这一切,都告诉她吧?”

    “不会的!”

    “也不要让她知道你就是我曾经对她说过的爱瓦,好吗?”

    玉儿殷切地望着爱瓦的脸。

    爱瓦默默点了点头。

    从天府出来后,爱瓦直奔哈斯帝国的王宫。

    爱瓦没有推算他离开思雨的时间有多久,但思雨无疑在思念的煎熬中痛苦好久了。

    当爱瓦来到思雨的寝宫里时,看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正在逗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玩。除了头上挽起了高高的发髻外,思雨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憔悴。

    思雨因为专注于跟儿子玩耍,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第五话 还债

    “是思雨吗?”

    看到思雨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变成二十几岁的少妇,爱瓦的心里立即涌上一阵酸楚,泪水几乎要从他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思雨茫然地抬起头,一下子没有辨别出声音的方向。她觉得那声问候似乎是从天上飘下来,所以她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望向天空。“雨……我在这里!”

    爱瓦哽咽了。此时,思雨才把目光转过来,看向门口。愣了好半天后,思雨才反应过来。

    按照爱瓦的想象,思雨一定会扑进自己的怀里,可是她却站在那里,银牙咬住嘴唇,几乎要流出血。

    爱瓦慢慢走过去,深深的愧疚感让他步履沉重。当他将思雨拥进怀里时,思雨才哭出声:“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思雨的泪水溅湿爱瓦的胸膛,但那是思雨幸福的泪水。“这是我们的儿子吗?”

    “是的,他都五岁了!来,路爱尔,快过来叫爸爸!”

    思雨擦干眼泪,蹲下身叫着儿子。

    儿子宽大的前额与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与小时候的爱瓦像极了!爱瓦放开了思雨,将儿子一把抱起。

    “你还会走吗?”

    思雨担心地问道。思念之苦已经让她有了一种恐惧。“以后不会有太久的分别,即使现在不把你带走,我也会时常回来!”

    爱瓦肯定地说。

    他从天府下来,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别忘了,你在那里过上一夜,我就要等上几个月!”

    “那就把路爱尔一起带上,但哈斯帝国就要交给别人了。”

    “这些对于我们已经不再重要,把它交给别人管理,不是更好吗?”

    爱瓦非常同意思雨的想法,这样两人就不用再遭受相思的煎熬了。“多多拉还好吗?”

    爱瓦不能不挂念自己的儿子。

    “只是有些颓废,可能是身体的原因吧。”

    一提起多多拉,思雨心里有些内疚。“他现在在哪里?”

    “不清楚,也许在京城附近的青楼能找到他。要我派人去找他吗?”

    条选僙“不用了。”

    爱瓦一直觉得愧对儿子多多拉,所以他决心要治好多多拉的病,让多多拉再次树立身为男人的信心。

    爱瓦独自在京城附近的青楼寻找多多拉,虽然他功力强大,但是目前还不具备茹波在人界找人的本事,所以吃了不少苦头,最后,爱瓦在一家并不起眼的青楼找到了多多拉。

    此时的多多拉满脸胡渣、不修边幅,从他那失神的眼中,很难看到昔日国王的神采了。

    “多多拉。”

    爱瓦走到多多拉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多多拉正在听一个青楼女子唱歌。

    女孩的歌声不错,但爱瓦却不感兴趣,在听过小飞燕的歌声后,别人的歌声就很难入他的耳朵了。

    多多拉神情麻木地应了一声,似(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