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

    其实爱瓦很乐意听到思雨称呼他爸爸,她越是这样叫他,他就越觉得刺激。(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此时爱瓦捧住思雨的玉颈,只见她的双眼痴迷,秀发也有些凌乱。爱瓦立即噙住她的小嘴,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挺着他的粗大肉枪,往她的下身戳去……

    这时思雨的私处泥泞不堪,当那龟头被她的两片蛤肉包住时,爱瓦便用力一挺,那根粗大的肉枪便钻进她那狭窄的阴道……“啊……”

    虽然思雨早有心理准备,但爱瓦的粗大还是让她感觉到一股撕裂感,幸亏她已不是处女,但那嫩穴还是太窄了一点。

    “疼吗?”

    爱瓦抬起头,见思雨眉头微蹙,显然有些疼痛。

    “不疼……”

    思雨不想让爱瓦因为她的一点疼痛而停止进攻,那种充满的感觉完全将疼痛掩盖住。秘爱瓦不想运用淫术改变肉棒的尺寸,虽然紧了一些,但那种滋味更爽,慢慢的,爱瓦开始抽送,几乎不用思雨用力地夹他,肉棒与嫩穴的摩擦就非常充分,尽管速度不快,但每次爱瓦插进去时,都会轻轻地撞一下她的花蕾。

    “啊……哦……”

    思雨不由得蜷起双腿,但龟头依然能够很轻易地戳到她。

    在与多多拉的夫妻生活中,思雨几乎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滋味,现在她很想用力地抱住爱瓦的胴体,可是爱瓦却半撑着身子,使她的双手只能握住爱瓦的手臂。

    随着双方逐渐的适应,爱瓦感觉到思雨的肉穴变得有些开阔,而这正是女人高潮到来的前兆,里面的淫水汩汩响着,让爱瓦越发兴奋。就在思雨感觉到高潮快要袭来时,她急促地呻吟了起来。这时,爱瓦却突然将那肉棒从思雨的肉洞里抽出来……“啊……不要……快插呀……”

    思雨立即有一种全身都被掏空的感觉。

    爱瓦却偏偏不理会思雨的要求,而是把身子滑下去,将头埋进她的腿间,用舌头盖住了她的阴户……

    “4……”

    思雨用力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她的阴道急遽收缩着,淫水汩汩喷射出来。然而爱瓦只是用舌头压住思雨的阴户,并没有吮吸,使得感觉高潮已经涌上来的思雨拼命地扭动着胴体,想用她的阴户去摩擦爱瓦的舌头,可是爱瓦的双手却牢牢地压住她的大腿,令她只能疯狂地扭动上身,下身却无法动弹。

    如果没有外部的刺激,是很难达到高潮的,而这对女人是最难受的滋味。

    “爸……痒……”

    思雨一直央求着爱瓦快插她的嫩穴,但爱瓦却一直按兵不动。这样僵持了不到两分钟后,思雨的高潮慢慢退了回去。这时,爱瓦才用他的大舌头在那淫水泥泞的私处舔了起来……“哦……啊……”

    思雨呻吟着并再次出现高潮,但爱瓦却依然按住她的大腿,不过,有了他的舌头在舔弄,思雨觉得好受多了。

    “哦……用力些……”

    767 思雨觉得那刚刚退下去的潮水再次涌了上来,但爱瓦却不疾不徐地舔着,有时挑还会在她的阴蒂上轻轻吮吸一下,让她娇躯剧烈地一颤。这种不疾不徐的舔弄,简直就是用钝刀子杀人。

    此时思雨扭动得浑身都出了汗,而且阴道里“噗哧、噗哧”地喷射起来。爱瓦用嘴唇吸着思雨那如少女般娇嫩的小阴唇,那淫水都喷进他的嘴里,只是用嘴,毕竟不能让女人彻底得到满足,因此那阵小高潮刚过,爱瓦又爬了上来。

    思雨不顾爱瓦的嘴唇上还沾着她私处流出来的淫液,便搂住爱瓦的脖子急切亲吻起来,同时一只手伸到胯下抓住爱瓦的粗大,硬生生地塞进肉洞里……

    不等爱瓦开始抽插,思雨就先挺动了起来。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让她所有的力量都汇集到腰部下面,令人无法相信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子。

    当思雨疯狂地挺动时,爱瓦也挺动了起来。他双手抱紧思雨的头,疯狂地亲吻着,同时又疯狂地抽插着她的私处,猛烈撞击着她那娇嫩的花蕾。

    因为思雨的嘴被爱瓦的嘴吻着,导致她叫不出来,身子也被爱瓦的双臂箍得很紧,连扭动的自由都失去了,爱瓦的撞击在瞬间就把她抛到高潮的巅峰,灼热的精^^^合二为一液疯扑地砧射^她的了宫颈:那种强烈的快感,导致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不管我回来得多晚,都要等我!”

    爱瓦搂着思雨那雪白的胴体,像是在下命令,又像是在叮嘱。

    “嗯!”

    思雨使劲地点了点头。

    爱瓦走进黑夜前,思雨本想下床送他,可是她全身无力,双腿半点都不听她的使唤,于是她只能从窗口望着爱瓦的背影。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但愿不要再让我等上几年!

    爱瓦回到桃源界时,茹波问他:“刚才你去了哪里了?”

    “解了个手。”

    爱瓦撒谎道。他不想一点小事都要向人汇报。

    “师太已经答应跟魔兽域联手了!”

    茹波高兴地说。

    “哼,这是她唯一的出路!不答应又能怎么样?”

    “你的功力是怎么增进的?这么快!”

    茹波不是不爱瓦的实力。刚来到桃源界时,他连她的一半都不及,现在却远远超过茜梦的力量,茹波正是从这一点来推断,他驾驭那些魔兽域的人并不是在吹牛。

    “我进步得快吗?我怎么觉得好象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爱瓦调皮地把手伸到茹波的胸部捏了一下,刚才在思雨身上播云洒雨的感觉还在。

    “臭美!一定是去魔兽域又偷了什么元素吧?那个魔兽头领可是很厉害的!”

    “不说这些了,反正两边都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知道去天府的路吗?”

    爱瓦不想耽误太多时间,虽然他无法体会思雨等他的苦楚,可一想到要她等上几个月或是几年,他就受不了。

    “我跟师父去过,当然记得,恐怕魔兽域的人也去过。”

    茹波很肯定地说。

    “怎么才能进去?”

    “想都别想,没有预约的话,他们绝对不会开启那道大门。当初我跟着师父时,还是求人介绍才进去过一回——师父曾经有一个相好,经他介绍才能进去,可后来天府之尊太好色,喜欢上了师父,于是他老婆就把我们赶出来。不过对于里面的兵力布置,我还是有些。”

    “即使他们答应让我们进到天府,然而仅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恐怕也很难对付他们。”

    爱瓦不1拊担心起来。

    “总不能让那些魔兽也冲进去吧?”

    茹波首先否定群攻的策略,那可谓是下下之策。

    “要是使用美人计的话,我可舍不得让你出马!”

    爱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要让自己任何一个女人出马,他都会觉得很不舍。

    “你要是敢打我的主意,小心我捏死你!”

    说着,茹波一只手伸到爱瓦的胯下。“哎哟……”

    爱瓦调皮地笑了笑,茹波的手握着他的命根子,让他觉得很爽。

    爱瓦与茹波商量了半天,拟定了一个里应外合的策略,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因为贸然冲进一大群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爱瓦甚至做好了单刀赴会的打算。此时爱瓦想到了一个人i 萱儿。

    “萱儿可以出来活动了吧?”

    虽然爱瓦从未在茹波面前提起萱儿,但他相信,既然那么多女人都被茹波弄到桃源界了,萱儿也一定在这里,他决定在进攻天府前先见萱儿一面。

    “当然,她早就出来活动了。而且她的资质相当不错,几乎数她适应得最快。”

    茹波对萱儿的印象颇为深刻,因为她老闹着要见爱瓦。

    当爱瓦见到萱儿时,她正在瑶池里洗浴。虽然已经适应了桃源界的环境,但是萱儿的容貌还没有完全恢复到爱瓦离开她时的模样,因此她担心见到爱瓦的时候,爱瓦不再喜欢她,所以她就照着茹波的吩咐,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瑶池里洗浴。

    瑶池的水有个很强大的功能,就是能让人的容貌恢复到从前的样子,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但可惜的是,瑶池的水虽然能让人看上去更年轻,却不能让人长生不老!

    盼了十几年终于见到爱瓦,萱儿顿时悲喜交加,但爱瓦很快就切入正题,他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卿卿我我。

    萱儿本指望可以在这瑶池里与爱瓦云雨一番,以慰十几年的相思之苦,可爱瓦却安排了一个艰钜的任务给她。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先把桃源界与魔兽域两股势力结合起来,虽然双方的头领都已经答应了爱瓦,但要真正融为一体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爱瓦谀魔兽们作边境连造一州城门,城门是根据茹波的描述,完全照天府的城门所设计出来,不论是材料还是尺寸,几乎与天府的城门毫无二致。

    爱瓦聚集了桃源界与魔兽域双方的所有高手,展开了对城门的强攻。这种只有假想敌的城门攻起来当然容易,却让这些嗜杀如命的高手很快就厌倦了。还是雪儿有方法,提出让一方来守,另一方来攻,双方交换了几次,效果当真不错。

    此时茹波带着萱儿去人界执行秘密任务,这里的指挥大权就交给了雪儿。一方是由凯瑟莉为首的桃源界人马,由玛格丽特、露丝、索菲娅、琼西、乌娅、华吉娅、萝梦、露西、贝拉、艾妮、阿西娜、天心、洛花、茹云、小童青青、茹芝、茹香、苑叶组成,另一方则是雪儿为首的二十几个魔兽陀螺。

    在爱瓦看来,任何一方的实力都可以打败天府,不得不承认,雪儿具有很强的指挥才能,而且她在魔兽域的威望完全超出爱瓦的想象。因为爱瓦到时候要进入天府内部,所以攻城的指挥,他无法操控,现在看到雪儿的表现,令他十分满意。

    雪儿当然希望这场战斗的指挥权能够落到她头上,所以训练时表现得非常卖力。虽然魔兽域与桃源界时常发生冲突,但真正长时间的激战却很少,所以这些人也很3 少得到锻炼的机会。74为了提高这些女将的作战能力,爱瓦透过性交的方式给她们每人输入了一些元能,这种元能不同于普通的能量,是可以永久作用。

    经过爱瓦输入能量后,这些女将的战斗力果然大增。众人在练了一个上午后,魔兽山庄的庄主与桃源界的茜梦才姗姗来迟。她们一直在犹疑着,原本身为一方之主,却被别人统治了,一时心理上还有些不太适应。她们站在那里观战了一会儿,都觉得自己的弟子比平时长进不少,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还是魔兽山庄的庄主忍不住,走到雪儿跟前,小声问道:“你们好象都比从前厉害多了?”

    “刚才爱瓦输给了我们一些能量。”

    雪儿照实说了。

    庄主不由得向爱瓦投去敬畏且爱慕的目光,然而爱瓦并没有理会这两个曾经的头领。

    庄主慢慢走到爱瓦面前:“能不能也输给我一些能量?到时候我可得帮你去攻打天府!”

    “呵呵,原来是庄主来了!”

    爱瓦故意装作刚刚才发现到庄主的样子。“别叫我庄主了,叫我花容吧。”

    庄主妩媚地向爱瓦抛了一个媚眼。其实即使不抛媚眼,她也够风骚的。

    “花容?真是人如其名。是现在吗?”

    “当着桃源界的人,我也豁出去了!”

    花容竟然扭捏起来。

    “那我们来个立交吧,免得弄脏了你的身子。”

    爱瓦笑着打量着比平常更加娇艳的花容,说道。

    这位昔日的庄主,竟然当着一大群美女的面就脱掉衣服,将她洁白的胴体毫不保留地暴露出来,而且,她还主动替爱瓦脱起衣服,并先将爱瓦的粗大含入口中吮吸起来。

    “这女人真够骚!她想干什么?这么不要脸!”

    茜梦看到花容竟然当着众美女的面就与爱瓦口交,很不理解地问她的弟子茹香。

    “她是要让爱瓦输送能量给她吧!刚才爱瓦就是这样给我们输送能量,师父没攻打天肩见到我们的功力大涨了吗?”

    花容似乎故意要做给茜梦这个曾经的死对头看。她蹲在爱瓦的胯间,一边吞吐着那根粗大的肉棒,一边侧过头向茜梦打起招呼。

    吃了一会儿肉棒后,花容弯下身,双手扶在一块石头上,撅起了屁股,让爱瓦从她的后面插了进去……

    “爱瓦,如果体力允许的话,一会儿也给我来一下。不然的话,或许有人还以为我们桃源界的人冥顽不化呢!”

    说着,茜梦就脱下一件件的衣服。不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她一点都不输给面前的美女们,所以那分自信也就溢于言表。

    第四话 攻打天府

    爱瓦带茗魔兽域与桃源界的联合队伍,&茹波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府城下。看到如此多的人马来到天府城下,天府里的卫兵立即向天府之尊进行汇报。爱瓦的阵仗一下子让天府之尊紧张起来,亲自来到城墙头上。“呵呵,你们想来攻打天府?别做梦了。本尊一生别的本事没有,所设的城防却自信任何人都攻不破!”

    天府之尊看上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容光焕发,精气十足,声如洪钟。从他的声音里,爱瓦就能听出他的底气不是一般的硬朗。

    “天尊误会了,我们是来投奔天府,只是想为天尊效劳,并求得一席之地而已。”

    爱瓦身为头领,站到了最前面。

    “还想骗我?桃源界的头领与魔兽山庄的庄主都在这里,你们都被老夫拒绝过,所以怀恨在心,才联手来攻打我。”

    天府之尊一副看透对方阴谋诡计的表情。

    “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到天府来与天尊同享快乐!”

    爱瓦再次强调了来意。

    “呵呵,不可能,天府之门并不是为所有的人开启,再说,你们这么多人,我79这里容不下你们,还是乖乖回去吧!其实你们的桃源界也好,魔兽域也好,都是人80间不能企及的好去处,干嘛还要来打我天府的主意?”

    “难道天尊不想拥有更多的美女吗?你们天府里的那些女人恐怕早就被你玩腻了,何不换换口味?”

    爱瓦听说天尊是个老色鬼,便想出了这一招。

    “老夫虽有些好色,却也不是饥不择食。小子,你的美人计恐怕没用,还是回去好好享用你的这些美女吧!”

    天尊似乎早就料到爱瓦会用这一招,他立即戳破爱瓦的诡计:“如果你真的想把这些美女献给我,不妨让她们一个个进来,让我好好享受一番,你肯吗?”

    爱瓦心想:“这个老不死的,亏他想得出来,到时候自己不把他的女人全上了,就不是人!‘”天尊不会一点通融也没有吧?如果天尊有需要我的地方,也不肯让我进去吗?““你?小子,你有什么本事?”

    “那要看天尊需要什么了,或许我爱瓦并不是一无是处。”

    天尊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龙凤宝剑,天下共传之宝物。可惜我这里只有一把凤剑,如果你能够替我找到那把龙剑,我或许会考虑让你一个人进来!”

    天尊认为,这是爱瓦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么龙凤一合,他就天下无敌了!因为这两把宝剑都是用天地灵气所铸,要是两者合而为一,将会有无人能敌的神奇力量,谁拥有了这两把宝剑,就拥有统治天下的实力。

    “龙剑?你说的可是一把短剑?”

    “当然。你不会说现在就在你手上吧?”

    爱瓦万万没有想到,那把不起眼的龙剑竟然会派上用场!现在最兴奋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一同前来的索菲娅女王。她不但适应了桃源界的环境,而且在茹波的调教下,已成为桃源界的一员大将,琼西也一直跟随在她身边。

    “爱瓦,那把剑你还带在身上吗?”

    索菲娅当初只当那是一个传说,想不到天尊居然对那把龙剑如此垂青!“带着!”

    “小心别被那老家伙骗去!”

    索菲娅很担心地叮嘱道。

    “呵呵,我是骗子的祖宗!只要我能进得去天府,那就由不得这个老家伙了!”

    爱瓦立即从身后抽出一把短剑:“天尊说的可是这把剑?”

    那把短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通身发出的光泽格外夺目。普通人即使凑近了,也未必能够看得出它与普通的宝剑有何分别,但它的光芒立即让在城墙头上的天尊双眼发直。

    天尊很快就意识到失态,立即换上一副冷淡的表情,说道:“这么远的距离,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一把普通的短剑呢?”

    “那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

    爱瓦问道。“你先把短剑呈上来,让老夫查看一下便知是真是假!”

    爱瓦明显感觉到天尊对这把短剑的渴望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现在不论如何激怒他,他都不会计较,因为他必须忍!不忍的话,他就得不到这把宝剑,而派兵出城,则正好中了爱瓦的诱敌出城之计。

    “老家伙,你也太天真了吧?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想得到这把短剑,要嘛你自己下来取,要嘛就让我们进去!”

    爱瓦直接开口骂了起来。

    所有的女将都被爱瓦的破口大骂吓坏了,皆心想:“堂堂天府之尊,怎么能忍受一个少年的辱骂?他一定会大发雷霆,更不会放我们进城了。”

    然而,一切都在爱瓦的意料之中,那天尊居然笑了。

    “人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果然不假。我很欣赏你,不过,区区一把短剑,我怎么会出城?如果这位小兄弟执意要进来看看我们天府的气派,你不妨带着那把短剑进来吧!”

    天府之尊心想:“只要让爱瓦将那把短剑带进来,那就是探囊取物了!”

    茜梦、花容、雪儿和茹波四人对于整个计划了如指掌,让爱瓦进入天府只是第一步,只是没想到,天尊居然提出献上短剑的条件,而那把短剑可能带来的后果,是让这个本来可以对付的家伙变得无人能敌!

    “爱瓦,不要上了这头老狐狸的当!”

    茜梦与花容都听说过那龙凤宝剑的传说,却想不到龙剑竟然在爱瓦的手上。

    爱瓦只是朝她们笑了笑,这种不以为然的表情再加上他那稚嫩的脸,更让她们感到担心不已。

    “好吧!我可以带着那把短剑进去,请把城门打开。”

    “请她们都向后撤退一百公尺,我才能让人打开城门,免得城门一开,她们也跟着涌进来!”

    老奸巨猾的天尊小心地说道。

    除了爱瓦之外,所有的人都向后撤退了一百公尺。

    此时天府的城门徐徐地打开了。如果这道大门关着,即使爱瓦手上所有兵力一起涌上来,也无法撼动它。

    爱瓦朝天尊扬了扬手中的短剑,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对于天府内的情况,爱瓦早已从茹波口中得清清楚楚。由于天府的城门与城墙固若金汤,所以天府的人从来没有考虑布防的更换,几十年、几百年都是一成不变。

    茹波告诉过爱瓦,那道城门极其特别,进入之后,即使将把守的两个士兵都杀死,城门也会自动关上,所以爱瓦才打消了袭击的念头。城门一关,爱瓦进来了。

    在城墙上的天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飘然而下,直接站到离爱瓦不到几公尺远的地方。

    “让你进来了,把东西交给我吧!”

    天尊向爱瓦伸出手。“我有那么傻吗?东西交到你手上,你便具有了不可一世的力量,到时,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你谈条件?”

    爱瓦将短剑握得紧紧的。“你以为剑在你手上,我就不能夺过来吗?”

    “呵呵,虽然你号称天尊,但单论个人的实力,你却未必是我的对手!”

    爱瓦非常有自信地说道,但他话音刚落,便见一道犀利的寒光从天尊身上射过来。

    爱瓦知道那道寒光具有极大的杀伤力,便不敢硬碰。

    爱瓦很迅速地躲过天尊射过来的剑光。虽然天尊手上没有剑,可是刚才那道寒光是一道无形的剑气,比有形之剑更加厉害。

    爱瓦躲过那道剑光后,听到身后一块巨石轰然裂开的声音,可见那道剑光之凶猛。

    “老家伙!你竟然真的要抢?”

    爱瓦的双眼眯了起来,但从他眼里射出来的光芒,却让天尊不由得感到一阵颤栗,这少年竟然能够从容地躲过他的剑气之击!

    而且看那眼神,直接颠覆他在城墙头上对爱瓦的判断!

    “小兄弟,别介意,刚才我只不过想试探你的身手,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呵,你倒是想现在就把我害死,然后把这把宝剑据为己有吧!可是,你有这个本事吗?如果惹火了老子,我会把它毁掉,谁也得不到!”

    爱瓦却不听天尊的花言巧语,恶狠狠地说道。

    “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你尽可以搂着你的宝剑睡觉,我都不会打扰你。等你觉得可以了,再看也不迟。”

    为了欺骗爱瓦,天尊不得不使用缓兵之计。

    “不,如果现在你不拿出那把凤剑,先让我一睹为快,我马上就走人!”

    “好,我现在就派人去拿!”

    天尊立即派人取来那把凤剑。天尊将凤剑执在手上,小心握着,生怕被爱瓦抢过去。从表面上看,凤剑与龙剑没有两样,只是剑身上刻着凤纹,剑柄上也有金银镶嵌。

    “小兄弟,你可不要打凤剑的主意,虽然龙剑在你手上,可是即使把凤剑弄到手,你也不知道要如何将龙凤宝剑合而为一。”

    天尊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想打消爱瓦抢攻打天府走凤剑的念头。但爱瓦不但想拥有那把凤剑,更想拥有整个天府!为了打消爱瓦的顾虑,天尊答应让爱瓦在天府里随意地走动。爱瓦先在天府里转了一圈,与从茹波那里得知的情况相互印证后,找到天府饮用水的源头。

    那里虽然有人把守,但对于爱瓦来说,要摆平一个卫士实在不是难事。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爱瓦取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包药,投进了水源。爱瓦早就听茹波说过,天府从来不蓄水,都是喝新鲜的活水,而爱瓦所投下的毒药虽然不能让人毙命,却可以让人的战斗力彻底丧失,而且这些毒药不会随着活水流走,而是能够不断发挥着效力。

    这毒药是爱瓦安排萱儿回到人界,根据她从白发魔女那里学到的配方制成的,天底下只有萱儿有解药。

    不到半小时后,天府就出现了中毒现象,然而天尊并没有中毒,但其他人的中毒却引起他的警戒。

    天尊正想去找爱瓦盘问时,却不见爱瓦的踪影,他立即意识到不妙,急急朝大门奔去。朋照往例,新人不能随便接近城门,那里是由最忠诚的卫士把守,然而,现在两个城门卫士都中了毒,便让爱瓦有机会开启城门。

    当天尊赶到城门时,城门已经被爱瓦打开,一直固守在城门外的女将们立即冲了进来。

    城门打开的声响立即惊动天府里所有的兵力,他们向着城门如潮水般涌来。

    兵对兵,将对将,爱瓦对付天尊,然而天尊毕竟是天尊,手上没有任何兵器,却与爱瓦打得难分难解。

    为了避免遭到爱瓦势力的围攻,天尊立即腾空而起,爱瓦也随即飞了起来。

    此时,天府内已经是杀声震天,一片混乱,茜梦与花容两支队伍总是对准某个目标,直到把对方杀死为止。

    在出征前,女将们都接受爱瓦输入的特殊能量,战斗力远高于从前,不到半小时,天府的战斗力量就被削弱近半,而她们几乎没有伤亡。

    天尊不是泛泛之辈,他把爱瓦引出来的目的,就是想各个击破,只是没想到爱攻打天府瓦竟然有着如此的实力。不过两人比较起来,爱瓦稍稍弱了一些,这与他在战前不顾一切地输送能量给女将们不无关系。

    现在爱瓦有些后悔了,因为他一开始并没有指望全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天尊,他硬接了天尊的几掌后,才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

    好汉不吃眼前亏,爱瓦且战且退,一步步退到地面上,给天尊一种他就要投降的感觉,所以天尊步步紧逼地跟上来,可一旦落到地面,天尊就立即被女将们围在中心。

    这些女将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出天尊原来的认知,当她们将所有的招数都施展出来时,天尊便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已近,他后悔刚才跟着爱瓦落地,中了爱瓦的圈套。

    几十个女人合力打在天尊身上,由于在御敌时,天尊体内的真气全力爆发,与这些女人施展出来的力量发生正面的碰撞,那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反弹回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天尊的身体竟轰然裂开。

    “你们也真是的,怎么把人打死了?我还没从他嘴里套出练剑的秘诀呢!”

    爱瓦拨开人群冲了过来。

    那些女人们一听,便害怕起来。

    天尊被打死后,其他残余的天府势力也停止了战斗,?(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