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

    山本伊次郎对各人的表现毫不在意,他笑容得体的说道:“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有个英勇的人孤军深入来救你们,在这一夜之间,将我教大半战士击败,营救了车上除了你们的所有乘客,现在应该已经杀到这里来救你们了,现在让我们为那个孤单英雄鼓掌。(tet文学网teteam.com)”

    说完,他还当先鼓起掌来,清脆的掌声在这寂静的餐车里显得格外单调。

    事实上这些人质很早就知道有人在暗中活动,准备营救车上所有的人质了,在他们想来,前来营救的人肯定是政府的反恐部队或是特种部队,但是他们都没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救出车上大半乘客的,居然只有一个人!

    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勇士!

    这些人突然热血沸腾,为有这样一个英雄而自豪而骄傲,而且这个英雄应该已经杀到这里来了,有盼头了。

    山本伊次郎环视众人一眼,笑落:“怎么?你们不为你们的英雄而鼓掌?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崇拜勇士的,不过他破坏了我的计画,所以我将为他准备一个非常华丽盛大的葬礼,我以及你们,都将为他陪葬。”

    “是吗?”

    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从餐车门外响起,山本伊次郎身子微微一颤,脸色稍稍一变,转头往那方瞧去,餐车里面的恐饰分子闻声“唰”的一起将枪囗对准了门口。

    车上的人质们也同时循声望去,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个被恐饰分子头子赞不绝口的英雄是何许人物。

    门被拉开了,人人期待中的英雄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这个孤胆英雄,所有人质都显得相当兴奋,看着他的目光异常狂热,毫不掩饰他们眼中的兴奋与欣喜。

    他居然是那么年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相当帅气英俊,但是此刻他竟然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黑色的风衣上面满是弹孔,连里面破烂的内衣也露了出来,有些地方露出大块肌肤。他的裤子也是千疮百孔,布满了很多洞眼,大腿根部的皮肉都裸露在外。他该是经历了多么残酷的搏杀啊,那些孔洞是枪眼吧,但是让他们奇怪的是,他身上却没有多少血迹,裸露在外的度肤虽然很污浊,但是却没有血,看上去好像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他就随随便便的站在门口,一米七八左右的中等身材在这个时候却像高山一般需要人们景仰,他的目光很清澈,但是又闪动着那么一点非常危险的光芒,眼神中带着那么一点懒散,与嘴角那一丝邪恶的笑容,自然散发出一股魔鬼般的魅力。

    许虹的目光火辣辣的看着他,比起其他人的眼神掺杂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其实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许虹便感觉自已的目光无法挪开了,这一刻,她此生难忘,多年以后,她老了的时候和自已的丈夫说起当年爱上他的时候,她的脸还会羞红,心还会乱跳。

    感受到许虹火辣辣的情意,我眼中含着笑意,望向许虹,昔日的偶像此刻用一种类似于看偶像的眼神看着自已,让我不由得感觉有些飘飘然,眼中的笑意也不由得暖昧了许多,悄悄的对着她眨了一下眼睛。

    与我的目光一触,许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脸红心跳,含羞带笑的低下头去,像极了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是你?”

    山本伊次郎认出了这个年轻人就是去年废了自已武功的人,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由得很惊讶。

    “怎么又是你!”

    我也认出了这个本日教匪首竟然就是山本美代的父亲,不由得非常气愤,当初听了美代的话饶他一命,想不到时隔一年后竟然又跑来中国惹事生非,我冷冷说道:“这次你可没有美代替你求情了。”

    “八嘎,不要提这个贱人!”

    山本伊次郎怒吼道。

    “你死定了!我要你死得很惨!”

    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有你和这么多人陪葬,死也值得!”

    “不见得!”

    “虽然你武功厉害,可是我想你有必要知道,这里放了足有千斤的烈性炸药,这些炸药是够把这几节车厢炸得粉碎,连带他们以及我和你。当然,你可以选择跳车,以你的身手,在爆炸之前还是能够逃出去的,不过如果你逃出去的话,这些人质你可就一个也救不下来了。”

    山本伊次郎胸有成竹,对我的出现一点都不惊讶。

    “可是你有引爆的机会吗?”

    我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在你引爆前,我有把握一招让你们毙命。”

    “这点我相信你能做得到,可是我没想过自已引爆。”

    山本伊次郎淡淡的笑了,显得非常诡异,说道:“是定时引爆器,在你进来之前我就启动了,我定下的时一间是二十分钟,现在……”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说道:“已经过去四分十四秒了,十五,十六……”

    “没关系,我可以用十秒的时间杀光你们,然后停下火车,让乘客们下车,二十分钟的时间足够所有人下车逃离了。”

    这个狡猾的狐狸,想不到竟然来了这么一手,这可就有点棘手了,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安排,得快点引他说出来,时间不多了。

    “不好意思,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引爆器设计得很巧妙,和火车的速度挂钩,如果火车的速度低于某个点,那么炸弹就会提前自动引爆,所以你不能停下火车。”

    山本伊次郎很喜欢看对手一筹莫展,这让他有些猫戏老鼠的感觉。

    我眼泛血光,瞳孔中开始弥漫出层层血云,悔不该当初听了美代的话饶了他的狗命。

    “哈哈……是不是觉得很痛苦?”

    山本伊次郎看到我的表情猖狂的笑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我说过,我将为你准备一个盛大华丽的葬礼。现在火车上大概还剩下十多个乘客,连我在内,这么多人给你陪葬,我想你应该感到很荣幸。再次友情提醒,如果你不想跟我们死在一起的话,现在离开也还来得及。我个人认为,你的生命是宝贵的,就算是为了所谓的侠义精神,也不应该和这些不值一提的普通人死在一起,那对你来说,是一种浪费。”

    “去死吧!”

    我怒吼一声,双手闪电般挥出,花岗岩石子漫天撒出,带着锐啸朝目标激射而去。(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这次我挟怒而发,这些石子飞射的速度竟然肉眼难辨,和空气摩擦发出微微的焦味,在那十来个本日教徒扣动扳机之前,狠狠的钉入了他们的身体,带起数团鲜血,然后穿体而出,“叮叮咚咚”的掉落车厢。

    山本伊次郎的脑袋中了三颗石子,脑浆把附近的地板溅得一红一白的,身子上中了六颗石子,此刻这些血洞还在润润的冒着鲜血。我走过去看了看他的尸体,他竟然嘴角含笑,对他来说,这趟火车是炸定了,这些人质注定给他陪葬了。

    我抬腕看了看时间,大概过去了一分半钟,就算过了两分钟,我还有十三分半钟,我对着这些人质淡然一笑道:“时间足够,大家放心,我肯定会把大家救出去的。”

    走到车尾,我大声说道:“大家排好队,我带大家跳下去,快!”

    车厢里的人也知道时间宝贵,自动有序的排好了队,眼里对我竟然是充满了无上的崇敬和信任,我心中微微感动,我一定能救下他们的。我一手各抱住一个人的腰,然后跳了下去,欢喜禅真气自动流转,化解了各种阻力,轻轻的落在地上,把两人放稳,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然后我展开身法,疾电一般追向已经跑出了四、五十米开外的火车。

    如此反复跳车、追车,时间还剩下不到两分钟,当我再一次来到车上时,车上只剩下三个人。接连不断的高速运动,施展出到了极限的轻功身法,以我的功力,都有些感到吃力了。我在空中转身换气,抵挡惯性,改变飞行的方向,比起用轻功呈直线狂奔要累得多了。

    当我放下两人两次回到车上的时候就只剩下许虹一个人了,而时间只剩下不到二十八秒。我看了许虹一眼,有些奇怪她怎么排到最后一个。许虹也不甘示弱的与我对视着,佾脸上虽然遍布红晕,但是眼神却灼热无比。

    我一把将许虹抱住,而许虹也顺势偎进我怀里,双手揽住我的腰。我右手从她腋下穿过,围在她背上,大臂压着她饱满的胸脯,左手则干脆滑到她挺翘浑圆的臀上。

    许虹对我这占便宜的举动丝毫不以为意,虽然脸羞得通红,但是还是挑逗似的与我对视着,穿着高跟鞋的许虹比我要高上一、两公分,这种居高临下、充满了暖昧暗示的挑逗,让我邪火乱窜,差点就想把她就地正法。

    当我准备往外跳的时候却发现火车居然驶上了一座架于两山之间的铁轨桥,山洞深不见底,云雾缭绕,桥面长千多米,而此时离火车爆炸的时间已经只剩下十二秒!这么短的时一间,火车绝不可能跑到对面!

    怎么办?时间已经不容许我想这么多了,我抱着许虹跳下火车,直往桥下峡谷中坠去。

    最终章 天下太平峡谷底一条小河蜿蜒而过,正是冬天的枯水季节,河只剩下三多米宽,露出铺满了鹅卵石的河床。那五颜六色的鹅卵石上,积攒的滴滴晨露正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冬日里枯黄的树叶野草之上,还罩着一层薄薄的白霜。

    离地面还有五十来米,我右掌朝着地面猛然击出,欢喜禅神功高速运转,运足十二成功力,毫无保留的朝地面击去。

    “轰!”

    这一掌正击在小河上,河水顿时被我这一掌的劲落截断,半条河的河水腾空升起,无数的鹅卵石与河水一起四下飞射,借着这一记劈空掌的反震之力,我们急速下坠的身形在空中稍稍一滞,下坠的速度缓了下来,与此同时,我抱着许虹在空中轻巧的一个翻身,两人原先那与地面垂直,往下直扑的姿势变成了头上脚下的直立姿势。

    直到脚踏实地之后,许虹仍然火辣辣的凝视着我的双眼,双手紧紧环着我,傲人的双峰似挑逗一般压着我的胸膛,甚至右腿顺势勾在我左腿上,腿弯缠上了我的膝盖。

    这姿势过于暧昧,我只觉小腹中热浪如火,疯狂吞噬着我的理智,那嗜血的金枪昂然抬头,好死不死正顶在许虹小腹以下,两腿之间的玉户。

    许虹自然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但是不知为何,她这玉女派的掌门人此时却隐隐盼着我真能照着我心中所想,将事情进行到底。她身处娱乐圈,自然知道男女之事多数作不得数,当不得真,看多了圈中的分分合合,绯闻炒作,权色交易,她心底其实对男女情爱有着莫名的恐俱,对她而言,一见钟情是不存在于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一剑终情倒是屡见不鲜。

    所以当她察觉到自已心中所想时,不由得微感诧异,暗想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这个青年有了这般好感?居然这么快便有了献身于他的想法?”

    英雄救美在电视电影中见得多了,便是她自已也曾经演过这种老套的桥段,但是在现实世界中,莫说英雄救美,便连真正的英雄都几乎绝迹了。

    今天恰好让她碰上一个几乎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青年英雄,那藏在每一个女子心中的英雄情结便不可救药的冒了出来,一见钟情是有的,当男人能表现出绝对的强势、绝对的力量,骨子里却又有着那么一点点浪漫的基因,且长得还不算难看,往往会对某些女人形成致命的吸引力。

    不幸的是,许虹又恰好是一个对这种吸引力极度缺乏抵抗力的女人。

    “你打算抱我到什么时候?”

    虽然我很想把怀中的美女就地正法,但是一想到还在嘉城痴痴念着我的那些女人们,我便不得不想办法转移注意力。

    “好像是你在抱着我哦!”

    许虹娇媚的笑着,既然已经在我面前表现了自已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的主动、大胆、火热的一面,那索性便将这本色形象继续保持下去,于是她在说这句话时,左腿还很不安分的在我膝上厮磨了几圈。随着她的动作,我那已经将裤子支起了帐蓬的小家伙不可避免的在她胯间多碰撞了几次。

    “我是怕你摔倒。”

    我这话有点言不由衷,说话的时候,左手还很不安分的在她臀上按了两下。

    “嗯……”

    许虹轻吟一声,两片嫣红的唇忽然不由分说朝我吻了过去。

    对这送上门来的好事我自然不会拒绝,就算是欲迎还拒的门面功夫也不屑去做,心中大呼一声“来得好”跟着义无反顾、慷慨激昂的迎了上去。

    四片嘴辱紧紧贴在一起,我含着许虹甜美柔软的唇,刚想进行下一运动项目的时候,许虹的小香舌已经带着几分笨拙主动探进了我口中,大明星许虹这吻戏自然是拍过的,可惜她拍吻戏的时候多是点到即止,仅嘴唇接触,此类舌吻却是从未尝试,今天她主动出手,倒令我这个玩过不少次深度舌吻的老手被动接招。

    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索取着津液,在我的带动下,许虹的舌头渐渐由生涩到成熟,动作越发灵巧起来。

    口舌纠结之时,我的手也未曾歇着,左手在她的臀上轻轻揉捏,右手已经穿过她的羊毛衫,隔着一层保暖内衣袭向她的胸脯。

    “摸到了……”

    我心中满足的叹息,右手握住一个饱满的胸脯,惊人的弹性和温热从手心传来,那丰满的胸却是一只手无法握住,手掌轻轻揉捏着,那舒爽的感觉让我心中欲火更盛。

    而许虹也异常配合的从鼻中轻哼出声,微闭着的双眼中眼波流转,眼神迷离,双颊绯红,腰腹不安分的扭动着,让我的金枪在这亲密接触中享受更加刺激的磨擦。

    “不管了!”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切顾忌均抛到九霄云外,右手飞快抽出又进入,掀开她的保暖内衣毫无间隔的贴到了她皮肤上,与此同时,我双手轻轻一用力,将许虹就势推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啪!”

    一声轻响,我喘着气打开许虹的皮带扣,而许虹则更加不客气的用力一撕,“嗤”的一声脆响,我原本就破得不成样子的三件上衣被她一把全都扯了下来。

    “来吧!”

    我气喘吁吁。

    “来就来!”

    许虹娇喘吟吟。

    冬日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峡谷下的河岸上,枯黄的草地上,两具火热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淡金色的光泽。

    我身上原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被许虹的暴力脱衣法撕扯成了一地碎布条,唯一还算完整的,便只有一条内裤,当然,在这个时候,那条内裤是不会在我身上继续着它应有的使命的。

    许虹的大衣和毛衣被垫在草地上,岸旁的草地虽然柔软,但是裸着身子躺在上面毕竟不太舒服。

    现在许虹仰躺在衣服上,左手护着胸脯,右手掩着下身,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神情不胜娇羞。

    我跪坐在她圆润的大腿旁,细细打量着身下这个美丽的女子,她的皮肤如乳酩般洁白细腻,全身上下似乎没一丝毛孔,抚上去有着丝丝冰凉,滑腻如汉白玉一般。

    如雪肌肤,若仙美貌,她不施粉黛,也许是嫌胭脂会污了她的美颜,玉颈如天鹅一般修长洁净,双肩浑圆,线条柔和而性感。胸脯起伏,一对白嫩丰满的乳房发出诱人的气息,平坦的小腹上无一丝赘肉,纤细的腰肢似乎不盈一握。到了臀部便以凉人的弧线隆起,交叠在一起的两条玉腿根部,从捂着的手掌下跳出几缕调皮的芳草,芳革萋萋,乌黑油亮,闪着光泽。

    我赞叹一声,心里不无得意,许虹的粉丝多不胜数,在许多年轻人的心目中,许虹便是那最纯洁的女神,若让他们知道心中的女神就这样不着片缕在被自已压在身下,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伸出手,轻轻挪开许虹掩住自已胸脯和羞处的双手,笋状的雪白乳峰跳入我眼帘,耀出一片惊人的白皙,顶端那两粒柔嫩的粉红已经悄然挺立,女孩敏感的身躯在我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微微颤抖着。

    我俯下身子,吻上了许虹光洁的额头,温热的唇缓缓移动着,吻上眉毛、眼睛、鼻梁,又向旁移开,咬住晶莹的耳垂,往耳朵里轻轻呵着气。

    许虹如触电一般颤抖着,她只觉我呵进她耳中的热气犹如一条条细小的热流,从耳中进入,飞快的淌遍全身,那奇异的酥麻感让她的身体几乎融化。

    我的舌与她的舌纠缠到了一起,互相慰藉着、索取着,我的手握上了她那坚挺圆润的乳峰,五指覆盖着她的乳峰,掌心轻轻磨擦着那点嫣红的坚挺。

    她感到我的手心似乎有个火热的漩涡,正尽力吸取着她的柔媚,将她身体的欲望从灵魂深处唤醒,她从鼻中发出一声颤抖而慵懒的娇哼。

    我的另一只手抚过她光滑平坦的小腹,抚过那黑色的芳草地,触碰到了她最神秘幽深的幽谷地带。她全身一阵酥麻,那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前所未有的舒畅,不知不觉一间,那里已经变得湿润如泥泞的沼泽。

    她被我揉得骚态毕露,胳膊楼着我脖子,光滑的身子紧紧贴着我扭来扭去,不停挺起毛茸茸的花苞来挨擦我的金枪,我低头一看,她早已大腿张开,花苞清楚的暴露在我眼前,许虹的花苞非常饱满丰腴,上面芳草浓密旺盛,一直沿伸到大花唇两侧,花苞里早已淫水四溢,我用手指拨开湿润的大花唇,只见亮晶晶的淫水中,两片肥嫩的小花唇若张若合,中间的花珠充血鼓起,花径口的嫩肉像新鲜的蚌肉似的在轻轻蠕动……

    我一张嘴,含住那颗美丽的小花珠,在玉溪间汲取源源不绝的香水。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笔直修长的玉腿尽量伸直、分开着,她捧着我的头,好像想要将其推开,阻止那灵巧的舌头窥探她的花径,又好像生怕我突然离开,所以手按着我的头,阻止我离开。浪潮一般的快感充斥她全身,她痉挛着、颤抖着,眼神迷离,口鼻中发出无意义的轻哼,脸颊绯红一片。

    她的清水越来越多,双手抓住我的胳膊,喘息着:“啊……痒死我了,别再弄了,进来啊,我要……”

    当我的舌头离开她秘径的那一刻,她发出了一声似带着满足,又似带着无限遗憾的叹息。

    我的金枪已经对准她的花径,她的双腿夹着我的腰,纤柔的腰肢不断扭动着,似在催促着我,口鼻中发出阵阵无意识的呻吟,微闭的眸子里闪动着湿润的光泽。

    我开始指挥着金枪缓缓直捣黄龙,挤开蜜洞口的花肉,枪头进去了,一阵紧凑而温热的感觉立即将我包裹住,我全身一抖,无比的舒服,那种感觉就像被湿润的湿布裹着一样,金枪继续挺进,直到触上了一层薄薄的障碍为止。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为了转移许虹的注意力,我俯下身子,吻住许虹的唇,腰身猛然一挺,终于破壁而入,直抵花心。

    “啊……痛……”

    许虹娇躯猛然一颤,秀眉紧紧纠结到一起,发出一声销魂荡魄般的娇呼,两行珠泪从眼角滚滚滑落,两条大腿紧紧勾住我的后腰。

    许虹可真够骚的,花苞又热又滑,我的金枪明显感觉到她花苞中的嫩肉紧包着我,贪婪吞噬着我的金枪,我上面双手抓住她的丰乳,下面金枪用力的抽插起来,一口气抽插了一百多下。

    “啊……好舒服,啊……哦……舒服啊……”

    许虹被我插得发出一声声浪叫,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会儿就把她送上高潮。

    可是我的金枪还是硬梆梆的,许虹的花苞饱满丰腴,插到底的时候,丰满的花苞紧紧拥住我的金枪,好像要将整跟吞进去似的,枪头在花苞里顶开层层嫩肉,那种金枪被揉摩的感觉另有一番妙味。

    我举起许虹的大腿架在我的胳膊上,又开始新一轮的征伐,她身体的柔软性很好,大腿可以弯曲到身体两侧,这样花苞打得最开,可以插得最深,我每插一下都是挺腰直刺到底,两狠狠在花心揉两下,插得许虹身体乱颤,双乳乱跳,如此又插了一、两百下,突然我的金枪觉得许虹的花苞里一阵阵发热收缩,她一把紧紧抱住我不放,在我耳边叫着:“我要死了,来啊,我要……”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更加用力狠插,最后一下深插到底,死死顶住她的花心肉,只觉小腹一热,枪头一翘,金枪像机关枪一样突突跳起来,一股股热精直冲而出,狠狠射在许虹的花苞最深处,她大叫一声,舒服得晕厥过去……

    我正要抽出金枪,突然我感觉到丹田内的金丹飘浮起来悬在丹田,发出闪闪的金光,仿佛就是一个正午的太阳,光芒万丈,能量无限。金丹一飘浮起来就不停的旋转,越旋越快,越旋越急,全身的真气都朝金丹涌去,真气一来到丹田就被金丹吸去。我突然不能动,欢喜禅心法也运转不起,身体仿佛被孙悟空的定身法定住了,一动也不能动,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走火入魔吧?我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这下该完蛋了。”

    就在我吓得冷汗直冒的时候,丹田里的金丹“轰”的一下子爆炸了,化成一片虚无,如星空中的一团星云,一片混沌,璀璨无比。然后这些金光从丹田涌出,化成光流朝着我全身的经脉流去,即使一条小小的经脉也被这金光闪闪的光流填满。之后这些光流竟然穿透我的身体,从我身上冒了出来,把整个峡谷照得灿亮,仿佛核弹爆炸一般。

    过了一会儿,这些金光才慢慢的消失又退回我身体里面,这时我发现身体里面的欢喜禅真气非常活泼,非常充沛,如长江大河一般,源源不断,用之不竭。我心中一动,欢喜禅真气便快速的流转起来,我挥动手臂,朝着不远处的小河轻轻挥了一掌,“轰”的一声巨响,小河的水冲天而起,泼向岸边,河床再次露底。

    啊,我能动了,我兴奋的跳了起来,这一下竟然跳到半空中,靠,这也太牛了吧?我得意的想着,看到身边有一只小鸟飞过,心念一动,身子居然虚空飘移过去,手臂一捞就把小鸟抓在手中。

    “你……”

    刚醒过来的许虹恰好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不禁失声叫了起来。

    “你醒了?这是送给你的。”

    我轻轻的飘落地面,把手中的小鸟送到许虹的面前,彬彬有礼的说道。

    “谢谢!”

    许虹接过我的礼物,高兴的笑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昵!”

    许虹有些扭捏的问道,已经跟他有了最亲密的关系,却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黄强,黄色的黄,强奸的强。”

    我邪邪的微笑道,显得十分淫荡。

    “坏蛋,你怎么这么坏,一点都不正经。”

    许虹听到我这么特别的自我介绍,羞得脸都红了。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骚……”

    我故意说到一半然后就不说了。

    “坏蛋,人家不理你了。”

    许虹娇嗔道,见我没有说完又忍不住追问道:“女人不骚怎么了?”

    “女人不骚,男人不操啊!”

    “坏蛋,你在骂我?”

    许虹有些生气了,把脸别过一边。

    “傻瓜,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骂你昵?”

    我凑过去轻吻了许虹一下,笑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好女人的三个标准吗?”

    “什么标准?”

    “在厨房要像主妇,在客厅要像贵妇,在卧房要像荡妇。”

    “乱说。”

    许虹白了我一顺,说道:“这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编出来的。”

    “好好好,我们男人臭,你们女人香。”

    我抬头看了天上一眼,已经可以听到直升机的引擎声了,说道:“直升机很快就来救你了,我就不跟你一起走了。”

    “为什么?”

    许虹有些紧张的问,双手不觉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道:“我怕!”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面目。”

    我笑了笑,再次抬头看了天空一眼,现在飞机正在往峡谷中降落,看来已经发现我们了。

    我说道:“那架飞机是军方的,我不想和他们接触,要不然就有很多麻烦。”

    “那你怎么离开这里?”

    许虹有些理解我的想法,有些担心的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天大的本事吗?攀山越岭也不在话下,你不用担心我。”

    我揉了揉许虹的头发,安慰道。

    “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说这话时,许虹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哀怨,像一个怨妇一般,舍不得与情人分别。

    “当然。”

    我笑道:“我也是去嘉诚的,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见面。”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