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

    “许小姐,早就听说你从来不坐飞机,坐火车也只坐普通座,没想到以你的身价,还能保持如此勤俭的作风啊!”

    老人颇有些苍老的声音不乏赞美。

    “呵呵,袁导说笑了,我不是勤俭,是我不能坐飞机,一坐飞机就晕机,吐得厉害,而且还有耳鸣,几天耳朵都听不到东西。”

    被称为许小姐的正是那个领头的女子,她的声音非常好听,如黄莺出谷,轻灵婉转,滑腻中带点磁性,听上去非常性感。

    “许小姐真是与众不同啊!我见过那么多大腕,个个都喜欢讲究,为了排场,有的甚至还包飞机,像许小姐这么亲和的,老袁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为了排场折磨自已的身体,那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嘛,我才不干呢。”

    “说得好,许小姐真是性情中人。”

    老人赞道。

    原来这两人一个是明星,一个是导演昵,我不由得仔细搜索我所熟悉的明星和导演来,啊,是他们,我想起来了,嘿,想不到在火车上还能见到我心中的偶像,看来这趟火车坐得值得了。

    许虹,中国新一代偶像明星,十八岁出道,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被大导演张艺相中,出演大片《埋伏》的女主角而一炮而红,凭此片获当年中国电影节最佳新人奖,此后三年,以每年一部的速度连拍三部电影,片片热卖,并于去年获香港金像奖影后和台湾金马奖影后,可以说她是当今中国最红的影星。

    说起来我还勉强算是许虹的粉丝,凡是许虹的电影我都看过了,而且还收藏了,关于许虹的各方面资料、小道新闻,我也收集了不少,我喜欢许虹,仅仅是喜欢她的美貌、她的清纯罢了。

    袁立,中国著名影视剧导演,将商业与艺术完美结合到一起的影视奇才,每年拍一部贺岁片,部部都是票房冠军,他的电影能将深刻的哲理和生活完美的结合,让人在捧腹大笑的时候明白道理,有“票房伟哥”的荣誉称号。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声非常熟悉的脆响,接着便是小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惊叫声,我猛然睁开眼睛,那声脆响分明就是拉动枪栓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就在我附近,小孩的哭声和大人的惊叫声也是在我身边响起!

    偷偷的转动眼睛一扫,只见那个坐在附近疑似打工仔的人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微型冲锋枪,枪口正指着对面一个小孩子的脑门上。

    “本属天皇,日耀扶桑!”

    一声嘶哑的喊叫,连续三声拉动枪栓的声音在这节车厢内响起!

    本日教!这些人竟然是本日教!我心中不由得大惊,看来师父说得没错,山本伊次郎果然又死灰复燃,又组织了一个本日教。大备鼎鼎的本日教便是一个由极端右派分子组成,对中国极端排斥,专门针对中国及与中国友好的周边国家制造恐饰活动,去年在嘉城被我剿灭,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死灰复燃了。

    不知这些本日教人员如何,更加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如何,劫持一列火车,应该不是为了钱,那又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就是杀人放火?凭我的功夫,自保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想逞一时英雄豪气的话,以本日教的手段,也许这列火车上现在已经堆积了相当数量的炸弹,一个不慎,就可能车毁人亡!我心中飞快的盘算着,眯起了双眼,神色惶惶的做出一副惊骇的模样,身子瑟缩在车座上,簌簌发抖。

    所有的乘客在听到匪徒的叫嚷再看到他们的枪都吓得脸色青白,不敢出声,那些小孩小脸涨得通红,大眼睛里不住的滚出泪珠,却是不敢叫出声来。

    车厢里一片混乱,四个本日教徒清一色拿着乌兹冲锋枪,分别站车厢前、中、后,将整节车厢牢牢控制住,两头通道口的门已经关上。

    我在假装惊恐瑟缩的时候,眼睛飞快的在车厢内扫视了一番。只见车厢前部通道口的门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看上去事业有成的中年壮汉。

    中部的则是一个打工仔一般的中年人,尾部通道门前站着的,是一个满脸青涩,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胸口还别着南韶艺术学院的校徽。还有一个乡村妇女一般的中年女人,右手持枪,在车厢内来回巡视,厉声叱咤着,严令惊慌失措的乘客们安静下来。

    依稀有几声枪响传来,伴着几声压抑的惨呼,看来是车上的乘警被车上潜伏的本日教徒解决了。

    “做,还是不做?”

    我心中飞快思考着这个问题,以我现在的实力,杀人于无形之间不难,但是怕就怕在除了所有明里的本日教徒之后,会有混在乘客中、现在还没有暴露出来的本日教徒暴起发难,本日教徒的人肉炸弹比巴勒斯坦还要出名,天知道这列火车上那些乘客中,会不会有几个全身绑满了炸弹的本日教徒。

    在我左右为难之时,车厢里的喇叭忽然响了,一个听上去很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备位乘客大家好,我叫山本伊次郎,现在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非常欢迎大家来乘坐此次死亡号列车。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嘉城站,中途将不再停车,请大家做好准备。当列车行到嘉城站后,大家将看到有生以来最美丽的烟花,当然,前提是你们的政府不救你们,我们已经联系嘉城市的领导了,只要放了我们的本日教徒,这列火车还是安全的。我的战士们,每节车厢给我请一个客人到火车头这边,我在餐车那边等你们。”

    那个中年女教徒在车厢里走来走去,冷厉的眼睛在每个人脸上扫过,最终她的眼睛停在许虹脸上,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你,跟我来。”

    我注意到,当被点到名时,许虹放在桌子上的双手顿时绞在一起,一双玉手剧烈颤抖起来,而坐在她对面的袁立导演脸色变得煞白,嘴辱哆嗦了起来。

    坐在两人旁边的两个女助手也都吓得不轻,惊惶失措的交换着眼色,而本来担负着保护他们的责任的那六个保镖,却全都耷拉着脑袋,一副胆颤心惊的模样。

    这也难怪他们,那六个保镖虽然也是身高体壮的彪形大汉,但是他们的任务就只是应付一些疯狂的歌迷,对付一些不入流的小流氓,碰上这种恐饰分子,他们实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何况人家手里有枪。

    见许虹还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那个女教徒冷哼一声,手掌一挥,给许虹身边的女助手来了一记狠狠的耳光,女助手痛呼一声,捂着脸想哭又不敢哭出来,许虹连忙站了起来,身子不停颤抖,牙齿打冷颤的说道:“我去。”

    “跟我来。”

    女教徒带着许虹走了。

    我怒火狂冲,忍不下去了!实在不能再忍了!我应该行动起来,想到这里,我趁那个站在许虹身旁的教徒注意力没有放在我身上,悄悄低下头去,从昏倒在邻座上的小女孩的羽绒衣上扯下来三颗水晶扣子扣在手中,我这才抬起头,站直了身子。

    在我站起来的同时,守在车厢两头的两个本日教徒就注意到我,“干什么?坐下!”

    两人同时说道,并把枪口对准了我。

    我侧身而立,双臂左右张开,欢喜禅真气灌满双臂,中指一弹,扣在两指上的两颗扣子闪电般的射出,“噗噗”两声闷响,我灌注真气弹出去的两颗扣子正中前后通道门的两个本日教徒眉心,击穿了他们的额骨,从后脑勺飞了出去,两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如枯木桩一般颓然倒地,车厢中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

    那个正调笑着许虹女助手的本日教徒也听到了声音,猛然转身,却见一个男子正站在自已身后,邪恶的笑着。他吃惊不小,连忙调转枪口扣动扳机,可是男子右手便闪电般挥出,以手作刀,朝自已的手腕割来,太快了,他来不及惊叹,扣动扳机,谁知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接着便看到了两只手从腕处裂开,抓着枪的两只手腕掉在地上,鲜血这才喷涌而出,把旁边的乘客淋了全身。

    我一把捞住那个教徒脱手掉落的冲锋枪,枪口顶在那个教徒的眉心上,用变了调的嗓音低声喝道:“车上有多少本日教的人?除了你们这些拿枪的之外,还有多少扮作乘客混在人群中?车上安装了多少炸弹?说!”

    那个本日教徒冷哼一声,忽然张口便想大呼。我眼疾手快,枪口往下一移,捅进他的口中,将他的声音捅回嗓子眼里,右掌一挥,在他的脖子上割开一道口子,切断他的气管,鲜血从他的咽喉冒出,仿佛喷泉一般,然后那落口子越裂越大,他的脑袋最终搬家了,“咕噜”的地板上滚动,他的身躯轰然倒地。

    车厢里的人顿时尖叫起来,有些大人急忙捂住孩子的眼睛,不让他们看到这血腥残酷的一面。

    我双眼冷电似的扫了全车厢一眼,大声喝道:“不要吵!”

    车厢中的乘客们见我举手投足间便杀掉了三个持枪的恐饰分子,对我很是信任,他们立刻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惊奇的看着我,整个车厢静了下来。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在那个已死的本日教徒身上搜索一番,从他领圃上搜出了一个钮扣状微型话筒,在他耳朵里面还塞着一个微型无线耳机。

    “妈的,科技还挺先进的。”

    我不客气的将耳机塞进自已耳朵里,将那个微型话筒别到自已的领口上,既然有微型话筒,那么说不定我刚才问的话已经被人听到了。

    果然不出所料,耳机里传来一句急促的间话声:“23、23,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我冷静的回想刚才那个被枪打死的本日教分子的声音,运功改变自已的嗓音,模仿那个人的声音说道:“23收到,23收到,刚才有人夺枪,已经被我击毙。”

    对方似乎相信了我的话,说道:“24、25有没有问题?”

    “没有。”

    对方说道:“那好,密切注意,如有骚动,格杀勿论!”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是!”

    这时满车厢的人都露出了希冀的神采,全都目光灼灼的盯着我,几个少女看着我的眼神甚至还透射出炽热的爱意。我打了个冷颤,摇了摇头,手指竖在唇前,作了个襟声的手势。

    我快步在车厢里前后走了一趟,将守着前后两门的两个本日教徒尸体上的微型话筒彻耳机搜了出来,又把他们的枪和身上的弹匣拿到手中。在三个本日教徒尸体上一番摸索后,并没有发现他们身上藏有炸药,看来这些执枪的恐饰分子并不是作肉体炸弹之用。

    “有没有人会用枪?”

    我目光扫射车厢一退,问道:“如果有的话请站出来。”

    马上有两个男的站了起来,我让他们拿着枪守着车厢的前后两门,然后打开一扇窗户,从窗户翻了出去,轻轻松松的到了车顶上。

    此时已经是夜晚,火车行驶在杳无人烟的群山之中。

    我站在车顶上,冬夜里刮骨刀一般的寒风扑面而来,却连我的一片衣角都无法拂动。我飞快的趴下身子,将身体固定在车顶上,将耳朵贴在车顶铁皮上,凝劲于双耳,仔细倾听着这节车厢里的动静。火车行驶的噪音被我自动过滤,没多久我便将这节车厢中的情形尽收耳底。下面有三个人,有两个一前一后守在通道门口,还有一个在车厢里面来回巡视,看样子现在每节车厢里面都是有三个人把守。我站起身来,数了数,总共有十二节车厢,我现在所在的车厢是第八节,打定主意从车尾干起,我飞快的向着后面的车厢掠去,每经过一节车厢,我都要即下来仔细倾听一阵子,在判断出车厢里面的恐饰分子人数之后,再继续向下一节车厢掠去,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把握把每节车厢的情况掌握,才能方便我准确无误的杀掉这些恐饰分子。

    终于到了车尾,我对火车后半截车厢内的恐饰分子人数心中也有了个底数,站在最后面一节车厢的车顶上,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车顶边缘,向下一跳,身子吊在空中,借着惯性往一扇窗子撞去,“砰”的一声脆响,那扇窗子被我撞得粉碎,身子蜷成一团自窗口跃了进去,与此同时我双手中指连弹,弹起三块碎玻璃,在尖利的呼啸声中,那三块碎玻璃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射向车厢中的三个本日教徒。

    那三个本日教徒反应不慢,在我刚刚破窗而入的那一瞬间已经将枪口指向了我,但是我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三块碎玻璃在三个本日教徒开枪之前,几乎同时击中了他们的眉心,然后从后脑勺穿了出来。

    三个本日教徒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当场身亡,他们圆睁着双眼,他们死都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如此快的速度,死不瞑目。

    车厢里一片寂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车厢里的乘客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们辰应过来之后,刚准备扯着嗓子尖叫时,我已经发出一声闷雷般的低喝:“不想死就闭嘴!”

    我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话语声却在每个人的耳边晌起,震得所有人的耳膜一阵轰鸣,车厢里果然安静了下来。

    就像我所在的那节车厢一样,我从匪徒身上搜出三把枪,然后叫了三个人出来守住通道,我再次从窗户出去上了车顶,再次破窗而入,射杀上一节车厢的本日教徒。

    如法炮制,半个小时候,我杀到了我所在的那节车厢。

    我让这些人都往后面的车厢撤,空出了一节车厢作为过渡,这样万一本日教徒发现后面的车厢被解放,这边的人也好有个空间地带可以阻挡。

    做完这一切,我再次翻身上了车顶,继续向前。

    餐车在火车的第三节车厢,前面两节是列车长和司机的房间和火车头,一路上我小心翼翼,大胆出手,成功的解救了后面九节车厢,从通道看去,山本伊次郎等本日匪徒正和被抓过去的人质们在吃饭,这些人质哪里吃得下啊,看着猖狂的本日匪徒,他们一个个都吓得不轻,连抓筷子的手都在抖。

    嘿嘿,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我已经成功的解救了后面的车厢吧,看来这些本日教徒也是笨得很嘛,我轻蔑的笑了。

    突然,我看到四个本日教徒拿着冲锋枪朝这里跑了过来,我当机立断,运起无上神功,右手作刀,一刀斩下,刀芒如长虹贯日,势大气沉,在轰然巨响中,刀芒硬生生的把第三节和第四节车厢之间的通道劈断。

    被从中截断的火车前半截仍然保持高速向前疾冲,后半截则开始减速,后面响起阵阵惊呼声,我的那刀太霸道、太惊艳了,乘客们都惊讶的望着我,如望着上帝一般,沉寂了一会儿才爆发出忘情的欢呼声。

    获救了!终于得救了!

    这是乘客们喊得最多的,他们互相抱在一起,喜极而泣,忘我欢呼。

    安抚了乘客后,让他们打电话求救,然后就地坐下,调息消耗得太多的真气。等我再次站起,调息完毕,那前半截的火车已经驶出数里开外,只隐隐看得见几点灯光了,而这后半截火车的惯性速度也慢了下来,虽然震得厉害,好在始终未曾脱轨。

    “我去追火车!”

    说完,我纵身跃下火车,施展欢喜禅神功,驭风而行,足不点地一般向着那远去的半截火车追去。

    我沿着铁轨,紧盯着那飞速奔驰的火车,身子就像要飞起来一般。我出门时为了拉风,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风衣,扑面而来的寒风吹得我一头及肩长发尽数向后拉直,那件风衣更是迎风咧咧,发出风扯大旗般的烈响,如果有人看到我,那一定会说:“酷毙了!”

    极力奔驰之下,我离火车前半截已经越来越近,已经能够隐隐看到车厢了。但是当我奔至离火车约两百米的距离时,我便发现事情不妙。

    那已经变成车尾的车厢顶上不知何时已经架起了两盏大灯,大灯旁赫然架着四台重机枪!十多个人影正在车顶上忙碌着,我虽然眼力犀利,视黑夜如白昼,但是限于角度,除了那四台重机枪和两架大灯之外,别人在忙些什么却是看不到的。

    而在下方,那半截车厢中也集中了十多人,四台重机枪一字排开,重机枪左右还有两台古怪的仪器,下方是半口形的塔座,上方则竖着两根半米长的圆形银白色柱铁,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几个人正忙着在那台仪器上花花绿绿的按钮上乱按,看上去好像是在调试仪器。看清了这些,我已经两近五十米,离火车只有一面五十米左右的距离!

    正在这时,车顶上的那盏大灯突然同时亮起,雪亮的光柱齐刷刷打在我的身上!原来那是两盏探照灯,强烈的光柱一打到我头上,我马上微眯起眼睛,瞳孔微缩,抵御突如其来的光明。

    但是突来的强光还是今我眼前花白了一下,就在那一瞬间,上下共四台重机枪同时开火,无数子弹铺天盖地一般朝我打来。我一个不慎,眼睛只刹那间失明,便已经被暴雨一般的子弹当头罩住,围得密不透风!身法极尽可能的施展出来,我在漫天的弹雨之中扭动身子,尽可能的避开这如雨的子弹,欢喜禅神功全力展开,金色的真元形诸体外,形成一层金光闪闪的保护层,几乎只在瞬间,我便向旁边掠出,闪电般窜出了探照灯的光圈。

    但是那漫天的子弹却未完全避开,重机枪的子弹威力太大,我的护身罡气罩即使全力开层,或弹或震,或挪或引,将大部分子弹都弹开或是牵引倒了一旁,但是仍然有少数子弹正面击中了我。

    只一瞬间,我便觉身体如遭雷击,我的身子仰天抛飞出去,身上爆出十余朵血花。我四肢滩开,呈大字仰躺在地上,火车再次远去。真气疾走全身,那嵌入身体仅一、两公分的子弹慢慢从伤口上退出,掉落到满是碎石子的地上,外伤并不算十分严重,真气满走两圈,伤口便已经不再流血,且慢慢收拢。

    这一耽搁了十来分钟,火车再次远去,看了看火车远去的方向,我再次展开身法,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追去。

    xxxxxxxxxx“教首,现在怎么办?”

    面对手下的询间,山本伊次郎不由得皱了皱眉。

    去年本日教的前身山口组在嘉城市的总部被毁,当时的领导人武田之助被嘉城政府逮捕,本日教策划多次营救行动均告失败。后来山本伊次郎亲自到了嘉城,却被不孝女儿的男人击败,几乎死在嘉城。后来回到日本,他一边韬光养晦,一边暗地练功,并偷偷的实行生化实验,为的就是能再次来到中国,策划一次是够震惊世界的恐饰活动,并打算以此为要挟逼迫嘉城政府故人,如果不在限定的时间内释放武田之助的话,他就在嘉城火车站炸掉这趟列车,按照山本的设想,这趟列车有一千多个乘客,已经足够嘉城政府下定决心放人。

    在出站两小时后,山本正式胁持本趟列车,完全控制住列车后,山本通知嘉城政府,向嘉城政府正式提出要求,并且警告嘉城政府,如果想在铁路上拦截,或是将火车扳到岔道,今其无法抵达嘉城的话,这趟列车将会化为绚丽的烟花,然后他又把从每一节车厢抓获而来的乘客作为人质,逼迫他们与政府对话,以此向嘉城政府施加压力。

    一小时后,嘉诚政府正式给出答复,恳请山本冷静下来,并说明现在正在开会研究如何释放武田之助,并且希望和平解决这次事件。山本知道嘉城政府不会轻易释放武田之助,嘉城政府给他的答复不过是托辞,武田之助是世界顶尖的生化专家,掌握了日本生化人的很多秘密,山本这次行动务必要把武田之助救出来。

    所以这次行动对山本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嘉城政府没有诚意是他意料中的事,在嘉城政府答复之后,他立即联系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几大媒体,并和他们进行了视讯通话,利用网际舆论给嘉城政府制造点压力,将会为这次行动更添几分胜算。

    但是就在山本认为事情已经尽在他掌握中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后面车厢的人全部失去了联系,当他及时派出手下去察看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集中了乘客的后几节车厢竟然被断开来,从那道如核弹爆炸释放出的强光来看,那个人一定是绝顶高手,绝对恐怖,便安排了大量火力布置在列车车尾,准备随时射杀敢退随而来的人。

    xxxxxxxxxx我站了起来,望着火车远去的方向,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前面有这么多重机枪拦截,我该怎么突破他们的封锁顺利的登上列车呢?有了,我弯腰拾起一大把石子放在怀里,这种铺设铁轨的花岗岩石子体积小却相当沉,用来当作暗器绝对适合,然后我再次施展开无上神功朝远处的火车追去。

    离火车还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时,我甩手射出两颗石子,“砰砰”两声脆响,两盏大灯被石子击碎,周围顿时又陷入一片黑暗,就在这一瞬间,我身子横移,偏移铁轨,然后全力加速,本日教徒的机关枪的子弹落空。我与火车拉近一百五十米,不待本日教徒再开枪,我手中一把石子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全力撒了出去,石子以比子弹还快的速度朝火车上的匪徒激射而去。

    没有惨叫的死亡,火车顶上的所有本日匪徒一一倒地,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几个血洞,花岗岩石子穿体而过,让他们即刻毙命,没有了生气的尸体摔下火车。

    我全力加速,初火车距离只有五米了,我猛鼓一口气,身体如火箭筒一般直射车顶,稳稳的落在车顶上,才刚站稳,我发现前后左右,共六个彪悍的男人围住了我。

    “去死吧!”

    六个匪徒封闭了我前后左右的退路,发喊一声后全部朝我冲来,凌厉的掌风,霸道的拳劲,夺命的飞踢,我就像旋风中的小树,似乎随时都会被他们剿灭。

    “死的应该是你们!”

    我微微一笑,这些人在我眼中就仿佛蚂蚁一般,随时都可以把他们捏死,在笑声中,我忽然拔地而起,身子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风车大旋身,手中的花岗岩石子从我旋转的身子中激射而出,分射六人,石子发出破空的呼啸声,比子弹还凌厉。

    “噗噗噗……”

    一连串石子入肉的声音响起,被我灌注了内力的石子如穿豆腐一般洞穿六个匪徒的身体,在一连串痛苦的咆哮声中,六具躯体向后倒飞出去,在半空中撒落一连串血雨,然后“哆哆哆……”

    的跌落地面。

    干掉这六个拦路的匪徒之后,我大步走到车尾,抡开大脚,将车顶上的探照灯和重机枪都踢下了火车,钢铁兵器在他的脚力下如同纸糊泥塑的一般,被踢得变形散架,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滚下了车顶,然后我在车顶上从车尾开始向前走,同时五感全开,感应着脚下的一举一动。

    “人质都准备好了吗?”

    列车长室中,山本伊次郎神情阴郁的问。

    “教首,人质都集中在餐车,每个人身上绑了十公斤烈性炸药。”

    手下恭敬的报告道。

    “哟西……”

    山本伊次郎点了点头,双手捂着脸,用力的揉了一阵,苦脑的说道:“真是失败啊!策划了这么久的一次行动,居然被一个人破坏了,太可怕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人?竟然连我们的重机枪都对他无效。”

    “怎么办,教首?我们是不是应该弃车了?”

    手下询问道。

    “弃车?这次行动失败,而且已经搭上了我教几十个勇士的性命,责任全都在我,我怎么能苟且偷生!”

    山本伊次郎非常生气的说道:“我必须留下来对这次行动的失败负责,我必须去见一见那个凭一已之力挫败了我们行动的恐怖人物,就算不是他的对手,我也必须与他同归于尽,消灭这个能对我教产生威胁的可怕人物!”

    然后他大步走到门前,用力拉开列车长室的大门走了出去,八个全副武装、神情坚毅的本日教徒眼着他走向了餐车。

    山本伊次郎走进餐车中,餐车里坐着十来个表情各异的人质,还有八个恐饰分子端着枪站在各个角落里,虎视耽耽的看着他们。山本伊次郎调整了一下表情,得体的微笑着,看着这些人质,拍了拍手,笑道:“各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有些人神情怪怪的看着山本伊次郎,有些人则不屑的斜视着他,还有些人根本就是一脸冷漠的无视他,也有些人低下头身子微微颤抖的不敢看他。

    山本伊次郎对各人的表现毫不在意,他笑容得体的说道:“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有个英勇的人孤军深入来救你们,在这一夜之间,将我教(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