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

    这个人就是化骨龙,只穿了一件明黄色的丝绸衬衫,前襟不扣扣子,露出里面毛茸茸的胸膛,青色的脸色,深陷的眼眶,可见此人纵欲过度,被女人掏空了身子。(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坐在北边的下家打断他的话,说道:“快摸牌,刚才张三打了五条。”

    坐在东向的人也说道:“让他们等一会儿,打完这圈再与他们计较,反正钱又跑不了。”

    “四万。”

    化骨龙不再说话,摸起一张牌,考虑良久,上家已经叫胡了,这张牌得很小心,万一放炮就不好了,在大家的催促下扔出四万。

    “胡了。”

    东家高兴的大叫道:“清一色,缺一门,边张。”

    “我操,今天这么衰!”

    化骨龙悻悻的叫道。

    “我叫黄强,他叫杜小兵,今天来是想替胡中超说个情,那一千零一万就免了吧,你们公司生意做得这么大,不差这点钱吧,如何?”

    我终于开口了。

    “我靠,这两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这两个小子太平静了,不像是来还钱的,倒像是来要钱的。”

    化骨龙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之色,大怒之余,他反而笑了,转头对麻将桌边一个人说道:“张三,你看我该不该答应?真让人为难,哈哈。”

    “你们是千手门的?”

    东向的人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惊讶的叫道,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我朝他们淡淡一笑道:“对,我们是千手门的,这个面子能卖吗?”

    化骨龙等人都察觉到情况不对,手已经伸到桌子底下,我透过缝隙发现他们人人手里都抓着一把砍刀。化骨龙这才一笑:“胡中超也会找到道上的人帮忙?他大概是活腻了,胡中超有个女儿生得水灵灵的格外动人,我们正好拿来用用,顺便给那些借了钱不愿还的人一个警告,做人要厚道啊!”

    旁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给了他一眼,“咯咯”娇笑道:“龙哥,人家就不能满足你吗?”

    杜小兵敲了敲前面的桌子,发出“砰砰”的声音,才慢悠悠的说话,在耍派头方面,他学我学了个十足,他说道:“最近龙义堂得罪了我们强哥,所以被灭了,你们公司不会也想步龙义堂的后路吧?”

    化骨龙闻言勃然色变,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在自已家岂能容得外人放肆,虽然千手门最近风头正盛,可是他权衡一下,这里四对二,外面还有三个兄弟,肯定稳操胜券,可是老大又交代过了,不要轻易和千手门的人有冲突,他脸色起伏不定,正在做着最激烈的斗争。

    “龙哥,怕他个鸟!这个人如此嚣张,我们把他砍了。”

    南向的张三看不下去了,从桌底抽出砍刀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伸脚一踹,面前三十多公斤重量的大桌子腾空飞起,跃过五、六米的距离砸到猛冲过来的张三身上,张三仰身跌倒,重重的倒在地板上,桌上的玻璃杯“哗啦”一声摔到他脸上,玻璃碎片掉得满地都是,把他的脸割得鲜血直流。

    杜小兵也抓起一把椅子朝麻将桌扔去,虽然没有砸中人,但是飞溅的麻将牌还是打中几人。我飞身而上,落在麻将桌旁边,两臂同时伸出,抓起两人的头发双臂回收,两颗脑袋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顿时血花迸溅,鼻梁骨和门牙同时不复存在,再一脚狠狠的踢出,正中张三肋骨,“嚓嚓”两声,张三惨叫一声。

    与此同时,走廊上的小黑听到声音也动起了手,趁三人没有防备,一拳击打在其中一人的太阳穴上,当场晕倒,再一脚撩中一人下阴,一个手刃砍在一人的脖颈处,一分钟之内让三人彻底的丧失还手之力,然后再一一敲晕过去。

    小黑解决完外面,然后向走廊尽头冲去,等他冲进房间的时候,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四个男人像狗一样的躺在地上,只有两个女人浑身瑟瑟发抖的蹲在角落,不停的说着“求饶”的话。

    “外面解决完了。”

    小黑轻松的说道。

    “那好,我打电话叫欧阳秋水来吧。”

    我从怀里掏出手机拨了欧阳秋水的号码,电话接通了,可是那边声音很嘈杂,听得不是很清楚,想必他们的战斗很激烈吧。

    “我们这边搞定,你那边呢?”

    欧阳秋水的声音终于清晰可闻了,想必是走到比较安静的地方说话了。

    “ok了,快点派人来清理吧,我们十分钟就闪人了。”

    说完我挂了电话,和小黑、杜小兵走下大楼,消失在黑暗中。

    在这寒冷的夜晚,曾经强盛一时的黑风帮从此消失在东区,敛财无数的风力财务公司也被查封而覆灭。

    第七章 功成梦醒

    “爸爸,风力财务公司被查封了!快来看啊。”

    胡宜彤旋风般的冲进破旧的房子,兴奋的大声叫嚷道。

    “什么?你说什么?”

    缩在破旧沙发上的胡中超如同打了一针强心针,一骨碌的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黑风帮被员警抓了,风力财务公司也被查封了,哎呀,你自已看吧。”

    胡宜彤把报纸塞到父亲手里,然后又旋风一般的跑了出去,同时说道:“我去上学了,拜拜。”

    胡中超颤抖着双手翻看报纸,当看到头版头条那几个硕大的黑字“黑风覆灭,风力完蛋”的时候,他禁不住高兴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连声说道:“好哇,员警抓得好啊。”

    新闻下面还配了几幅照片,大多数人他不认识,但是那个龙华山却是烧成灰也是识得的,他忍不住用手指用力的朝着照片上的龙华山戳了几下,好像这样方能解除心头之恨。

    嘿,那岂不是可以搬回家里去住了?

    “老婆、老婆,我们回家吧。”

    他拿起电话拨通妻子的手机大声的叫嚷道,然后兴奋的细细解释道,看着破旧的房子,胡中超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他要回到自已的家去。

    xxxxxxxxxx我坐在办公室里浏览着网路上的新闻,黑风帮的覆灭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风力财务公司的查封更是让百姓拍手叫好。欧阳秋水昨晚的直捣黄龙行动堪称完美,没有死伤一个员警就把厉风和猪头丙在内的黑帮头子全部抓捕归案。

    “老师,谢谢你!”

    胡宜彤兴奋的冲到教师办公室,看到里面只有我一人在,兴奋的大声叫了起来,向着我跑了过来,看这趋势是要扑到我怀里。

    “谢我什么?”

    我装傻,继而转移话题,问道:“怎么这么早就来学校了?”

    “嘿,你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报纸上登了,那个女警说了是在一位良好市民的帮助才能把黑风帮剿灭,而那个市民是一个老师,你说这个老师是不是你啊?”

    胡宜彤果真扑到我肩膀上,激动的说话像放机关枪一样。

    “这……”

    “不要给我狡辩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招了吧?”

    胡宜彤突然看到我电脑萤幕上也是这个新闻,更是找到了证据,说道:“老师,你也在看这个新闻,还说不是?”

    “小声点,好吧,真怕了你,是我报的譬,小声点,不要声张出去,我可不想出名。”

    我压低声音说道:“你要帮我保密哦。”

    “老师,谢谢你,我就猜到是你。”

    胡宜彤突然抱着我的脑袋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老师,我爱死你了!”

    说着就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这个鬼丫头,我愣愣的看着胡宜彤美丽的背影,用手摸着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不禁感慨她的大胆和直接。突然手机响了,是短讯,一看是胡宜彤发的:“老师,谢谢你,谢谢你在高空中抱住了我,谢谢你在寒风中陪我回家,谢谢你在危难中救我全家。为表示我的谢意,下午放学后我买酒菜去你家,不能说不,否则你就不是我的好老师。”

    呵,这个小丫头,感谢我居然也这么霸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xxxxxxxxxx夜晚,我的宿舍,啤酒瓶乱扔,我拉着胡宜彤的手不让她再喝了,她已经醉了,脸蛋红彤彤的,星眸迷离,半开半合,放射出无穷的情意。

    “老师,我做你女朋友吧?”

    胡宜彤突然开口说道。

    “啊?不行,你还小……”

    “不,我不小了,不信你摸。”

    胡宜彤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口,问道:“是不是不小了?”

    不知是酒意涌头,抑或是那股沉睡了很久的异念作怪,手上传来的舒服感让我不舍,我继续隔着衣物揉捏着,我右手食指和中指张开,紧紧夹住她的乳头用力的摩擦着,很快她的乳头就膨胀起来,坚硬起来,极爽的快意沿指尖迅速蔓延全身神经。

    胡宜彤满脸潮红,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显然她也是非常舒服,可是她好像故意表现刚烈似的,双唇紧咬,极力忍受着欲火的煎熬,到后来她干脆闭上眼,双手握拳,身体微颤,享受着快感的冲击和欲火的煎熬。

    她的这副神情看在我眼里,我知道她是个刚强的女子,不过这个时候她虽然没有出声,我也知道她已经准备接受我了,她像个欲迎还拒的少女,等待爱的洗礼。

    花堪折时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既然她已经默许了,我还等什么呢?

    我挨了过去,张开嘴轻咬她的耳垂,亲吻她的粉颈,很快她就呼吸急促而且粗重起来。我在她粉颈上面留下温热的唾液,继而舔上她的下巴,最后来到她的小嘴,吻着她的红唇,然后才伸出香头,撬开她的牙齿,伸进她的嘴里面舔着,开始的时候她还闪《小说下载|wrshu。》躲着,最后她也主动伸出香舌和我的舌头互相嬉戏缠绕。

    良久,胡宜彤才松开了小嘴,脸蛋红扑扑的,双眼迷蒙的看着我,呼吸粗重,气喘吁吁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强哥,我要。”

    她突然出声,语气坚决。

    “这……”

    我有点迟疑。

    “不用害怕,我早就喜欢你了,早就想把自已给你了,自从你跳楼救我的那刻我就爱上你了,强哥,我爱你,今晚你就要了我吧?”

    胡宜彤说着就动手把我的衣服脱了,然后把自已的衣服也脱了。

    “来吧,强哥,我需要你的爱抚。”

    胡宜彤说着又牵起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此时,只见她雪白的肌肤白白嫩嫩的娇艳动人,既然她喜欢我,虽然是师生关系,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双手抓住她的玉乳,力度由轻到重的揉搓起来。

    只见两个玉乳颤动着,半掩的玉户微微突起,芳草漆黑,就连胡宜彤刚才主动大胆的要求,此刻也被我灼热的目光看得娇不自胜,连忙用手遮掩玉户,娇嗔道:“嗯!不许你这样看!”

    “谁要你长得这么迷人昵!我就是要看!”

    胡宜彤不依,我以手一拉,两人便抱在一起。我的手在乳房上揉捏着,直把她弄得娇喘起来,“嗯,疼死了!”

    下面掩着花苞的手又不敢放开,只好任我揉弄了。

    “嗯……唷……人家受不了……”

    说着说着,她把手移开,移到玉乳上,不让我揉它。

    这时她的桃源禁地大开,我趁她不注意,突然分开她的双腿,细细欣赏这个桃花源洞。

    “啊!不来了……你不要看嘛……”

    她娇羞的叫着。

    我分开她的双腿,低头在她的桃源中细看,漆黑柔软的芳草覆盖在微微突起的阴部上,两片花瓣粉红得非常可爱,此时微微张开,露出粉红湿润的嫩肉,此刻里面正缓缓的渗透出一些晶莹的爱液,像秋天的露珠一样,美极了。我伸出香尖,吻上了她的玉户。

    “哥……不能这样……我受不住啊!”

    她疯狂了,小腰扭摆起来。

    “啊”的一声,她突然惊叫起来,玉体在不停颤抖,原来是玉户上的花瓣被我吸住了,而且不停吮舔着。

    胡宜彤一阵紧张,双腿夹紧臀部猛挺,最后她终于瘫软了,桃源洞口流出了大量淫水,她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被她的浪态挑逗得欲火上升,金枪猛跳,胀得难受,便挺着枪头在她的玉洞口上摩擦着。她的花径很狭小,金枪自动调整大小,轻松的顶了进去,突然碰到一层障碍,金枪一颤一顶,突破那层薄薄的障碍,直直的插进去,顶到花心深处。

    胡宜彤只觉下体一阵刺痛,喊道:“哎呀!好痛哟……啊……哥,痛呀……轻点儿……”

    她不顾一切使劲的想避开我的刺入,谁知我把腰一挺,她立刻感到身体要裂开似的,其痛难忍,大叫道:“呀!好狠心哟……哥……痛死我了……”

    额上的冷汗直流,垫在屁股上的床单便被鲜血染红,她只觉得里面仿佛被插进一根带火的棍子,下体火辣般的疼痛。

    已经顶到她花径的尽头,我停了下来,静静的顶着,享受着她那灼热花肉传来的挤压。她的花肉不断收缩挤压,从花心深处传来一阵吸力,嫩嫩的肉好像在吸食着枪头一样,花径周围的肉壁紧裹着龙身,好像要把金枪绞断一般,不停刺激着我的金枪。

    我感到一阵莫名而恒大的快感,为了使她不会太痛苦,所以暂停下来,连忙用手去抹她的额角,怜惜的问道:“痛得厉害吗?”

    胡宜彤说道:“还问呢!痛死人了!”

    “现在昵?”

    “现在有好一点了。”

    说完之后,她还送了我一个媚眼,我看了就轻轻动了几下,枪头一下子顶到她的花心。

    我挺着金枪在花心磨转着,她挺动了一下臀部,不由得“哼”了一声,双手搂紧我的身体,屁股动了动,她有些难受的说道:“哼唔……”

    我便猛插了几下,胡宜彤急喘了一口气,突然一阵颤抖,口中叫道:“哎呀……哥……妹妹完了……”

    紧跟着静止不动了,但是口中还念着:“哎……哥……我亲爱的哥……”

    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

    我不忍她太累,便抱着让她休息一会儿,但是金枪却没抽出来,就让她的花径夹住!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下面的胡宜彤在缓缓而动了,她的桃源洞口在一摆一摆的,让枪头在花心上磨呀磨的,“嗯……哼……”

    才磨了几十下,枪头便被烫得酥麻酥麻!

    胡宜彤忍不住磨得更是火速了。

    “啊……嗯……唔……”

    她浪哼了起来。

    胡宜彤的小穴实在痒得难以忍受,也顾不得羞耻,翻身伏在我身上,两手拨开玉户,抓住阳具就往里套,套动七、八下,枪头只进去一半。

    “嗯……好哥哥……这才够意思……嗯嗯……好痛快……好舒服……”

    等到金枪被淫水浸湿了,这才滑润了些,她将粉臀一压,把金枪吞没一半,然后不停套动起来。

    “啊……痛……”

    创痕未复原,但是她咬牙忍着,“哥……顶一下嘛!”

    我知道她已浪到极点,这时才轻轻一顶。

    “啊……哥……好舒畅哟……”

    胡宜彤嘴里哼着,小屁股也随着下压,金枪已慢慢向里滑,在枪头触及花心深处时,她颤声叫着。

    躺在下面的我静静欣赏着她的浪态,但是我也配合她的动作,她便往下套动着,金枪塞得玉户满满的,阵阵的酥麻传来。

    我抚摸着她的乳房,同时金枪展开行动,以九浅一深的频率抽插起来,每当那深深的一插直顶她的花心时,她总是不自觉大声浪叫起来,双脚紧紧夹着我的腰。

    这样干了十来分钟,胡宜彤已经完全适应我的抽插了,狭窄的花径也完全适应了粗大的金枪,两者的配合极其顺杨畅,金枪在她的花径里一点阻力都没有了,滑溜溜的。于是我改变作战方式,由九浅一深改为五浅三深,金枪加速油插着她的花径,整个房间都响起迷人的“噗滋、噗滋”之声。

    胡宜彤渐入佳境,呻吟声逐渐加大,直至完全尖叫乱喊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双脚在空中舞动,花径内的花肉蠕动着紧夹着我的金枪。

    我为了增加她的快感,用手捏着她的乳头揉弄着,这使她更痒到心里,下面的小穴也被引得一缩一放,一放一缩的咬着,小屁股不由得扭摆起来,还不时的左右摆着,直乐得她大声浪叫。

    花径含住金枪不停的翻进翻出,花心吻得枪头酥酥麻麻的,好不快感。

    “嗯哼……我好舒服……重一点吧……”

    两个人叫在一起,也浪成一团,那大枪头带着浪水,弄到我小腹到处都是,她套得更快了,小穴吞吐个不停。

    胡宜彤娇喘嘘嘘的说道:“哥……我……就要……哎呀……”

    她全身紧张了,全身用力猛套着,雪自的小屁股快速下压,她禁不住心里的搔痒,猛然狂泄了,她连忙抱住我,全身一阵颤抖,但是我这时却在紧要关头,可是她停了,于是我连忙一翻身,就狠狠的干起来了,金枪落得好快,抽得好高,每次的落下都带起一阵巨响,每次的抽出都带起无数的爱液。

    我如此狠狠的干了百来下,胡宜彤又开始浪叫起来了,我的金枪实在插得她太舒服了,阴精再度猛流,使她通体舒畅颤抖。

    我感到枪头一阵酥麻,突然她的花径在收缩着,紧吮着枪头,这种滋味使我难以忍受,急忙顶着花心,“噗噗噗……”

    一股阳精直射花心。

    “啊啊啊……”

    她怪叫起来,就在她的花肉收缩至顶峰时,她的身子一颤,不停的抽搐着,我感觉到有一丝微烫的液体幽她的花心喷射而出,射到我的枪头上,我知道她又再次被我干得泄了出来,达到了爱的高潮。

    她的身子不断抽搐着,屁股也一跳一跳的,花径里面的花肉做出了高潮的挤压,周围的花肉蠕动着,一吸一裹,紧夹我的金枪,一股股半透明淫水从我们紧密结合的地方流出。

    胡宜彤身子猛抖,惊叫道:“哎哟……嗯……哥……射死我了……啊……真爽快……”

    随即她又是一阵颤抖,最后在“呀呀”声中昏睡过去。

    突然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从我心中升起,刚才从胡宜彤身上吸收来的纯阴之力自动从丹田升起,飞速的向全身经脉流转,然后又飞速的凝聚于丹田,如此反反复复,这股巨大纯阴之力终于化为丹田珠子。我一运功内视,竟然发现自已的任督二脉和奇经八脉都已接通,丹田的金丹明晃晃、金灿灿的,格外的精纯,闪耀着金光,我顿时感觉身子轻盈了许多,刚才的劳累一扫而光,感觉内力又进了一层。

    我突然感觉到自已的身体有了什么变化,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能清晰感受到胡宜彤的呼吸声,非常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一样,楼下的声音一点不留的全部传到我的耳朵里,就连楼上的呼吸声也是那么清晰。我睁开眼睛,眼光→文·冇·人·冇·书·冇·屋←似乎也锐利了许多,整个世界仿佛清楚了许多,我的目光竟然可以穿透黑暗,能清楚的看清房中一切事物,如白天一样。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前尘往事如潮水般的朝我袭来,刘琼、丘心洁、曾宁、杨静、杨灵等女人一一闪入,最后无极僧出现,以前的所有事情我都记了起来,想不到我来南韶竟然还有如此大的一个任务,天哪,离开我那些女人已经有半年了,没有我的这半年,她们是怎么过的啊?不行,我要马上回到嘉诫,我要回到我的女人身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突然房中响起一阵佛号,接着房里的灯亮了,一个光头出现在我眼前。

    “师父!”

    我不由得又凉又喜,不错,此人就是无极僧,我的师父。

    第八章 火车惊魂

    坐在办公室,我在思考着如何写辞职信,提笔写了好几次都被我揉成一团,反反复复不下十次了。无极僧的出现意味着我的南韶之旅走到尽头了,他还告诉我九阴天女在日本的情况,山本伊次郎获得大量神秘资金,在地下偷偷的进行生化实验,据说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无极僧这次到南韶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我此事,待我恢复记忆后,他就得立刻赶去日本,当然了,他也把嘉诚的事告诉了我,我的女人们一切都好,“凤杀”在依旧全世界乱飞,刺探情报,追杀贪官污吏,暗杀敌寇,忙得不亦乐乎。而丘心洁她们则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事业蒸蒸日上,雪灵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交代完这一切,无极僧就在第二天登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

    真是伤脑筋啊,我该怎么办昵?高二九班这些调皮鬼我放不下,席欢、张敏这些我的女人我也放不下,可是嘉城那边才是我的家,况且我还有如此重要的任务在身。算了,反正高二九班已经步入正轨,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每个老师的观点也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期末考试了,本学期的课程都已经结束,只剩下复习准备考试了,我对高二九班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也应该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了,至于这里的女人,完成这次任务后我也可以把她们接到我身边啊,这样一想,又觉得满天乌云散尽,下笔如有神助,迅速在纸上写好了辞职报告,装在信封里,然后到了校长办公室,看到校长不在,把辞职信丢进里面,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学校。

    我拎着一个红色的旅行包,排在火车站进站口的长长人龙中,耐心的一点一点往前挪动着,今天人很多,旅客暴增,幸好离春节还有十几天,否则的话,临近春节那几天,说不定还真没办法坐上火车了。

    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我想起席欢、杜晓燕、张敏等女人如果发现我不告而别那幽怨的眼神和那滴落的泪水,我知道这辈子我将在嘉城和南韶来回奔波了,我放不下这些女人们。

    排了一刻多钟的队,终于进了站,上了自已的那节车厢,我按着票上的座号找到了自已的位子,位置不错,是车厢中央靠窗的一个位子,我上来得还算较早的,现在邻座都还没来人,将旅行包故到行李架上,我坐到自已的位子上,东张面望着。

    周围邻座一个美女都没有,我略有些失望,本来还期待能够发生一段火车艳遇的,可是看样子这好运轮不到我头上了。我闭上双眼,打算先假寐一番,如今我内功已经大成,进入天道之境,体内欢喜禅真气即使不运功打坐,就算是吃喝拉撒睡的时候,也可自行循环不息,发展壮大。

    真气自行循环增长的速度,比起专心打坐修练也丝毫不差。

    刚闭上眼睛没多久,耳旁传来一阵嘈杂声,我此刻神功大成,六识敏感,突破了“天耳通”的境界,平时方圆百米之内落叶飞花的声音即可收入双耳,如果刻意运功于双耳的话,听觉范围可以扩展到方圆五百米的范围,从脚步声判断,这一行人数为十人,其中六人脚步声沉重,体格比起普通人要好得多,另四人中,有三人穿着高跟鞋,不用说肯定是女人了,最后一个脚步声略显沉滞,腿脚似乎不太灵活,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

    听到这一行人正往车厢中走来,我睁开双眼,随意往后瞥了一眼,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月白色风衣的年轻女子与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走在最前,那个女子翻着一条白色的宽绷巾,遮住了下巴与大半脸颊,戴着一副宽墨镜,将眼睛眉毛遮得严产实实,从裸露在外的脸部皮肤来看,这女子的皮肤好得出奇,仿佛牛奶一般的乳白细嫩,脸形轮廓看上去是那种非常完美的鹅蛋形,但是看不清具体样貌,白风衣里面是一身淡黄色的羊毛衫,胸部高耸,竟然是非常的硕大坚挺,腰肢纤细,盈盈一握,双腿修长,身材相当出色。她旁边的老人身材清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带微笑,精神看上去很好,但是腿脚略有些蹒跚。

    看到领头的女子和老人,我只觉有些眼熟,好像这两个人都见过,但是具体是在哪里见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女子和老人坐到了与我这一排位子只隔一条通道的那排座位上,两人面对面坐着,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年轻女子各自坐在女子和老人的身边。

    那六个彪形大汉坐到了前面四人前后排的邻座上,将他们围在中央。

    “靠,看守得这么严实,那我连搭讪的机会都没有了,看来这趟旅途的艳遇是不用想了。”

    我心中暗想道,有些遗憾的合上了双眼。

    火车摇摇晃晃的开了起来,没多久便出了站,高速行驶起来。听着车轨撞击的轻微响动,我怎么也睡不着,倒是通道那边的女子和老头的对话声传进了耳朵里。

    “许小姐,早就听说你从来不坐(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