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

    “老师,你真的不是黑社会吗?也不认识黑社会里面的人吗?”

    胡宜形略显失望,最后又冒出这么一句话来,问道:“你能打得过黑社会吗?”

    我坚决否认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是黑社会昵,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了吧。(tet文学网teteam.com) ”

    胡宜彤将信将疑的说道:“如果老师不是黑社会的人,那你一定帮不了我,算了,我还是回教室上课吧。”

    “喂喂,为什么我不是黑社会的人就帮不到你?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是法制社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都不能存在,有什么事情可以尝试用法律解决嘛,以暴制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还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他人生命财产。呵,我这回可猜出来了,一定是有黑社会的小混混在逼你,天天缠着你,让你苦恼不堪吧?说出来,是谁,老师好好说服他,我一定会用高尚的情操和良好的品德好好的教育他,他也是妈生爹养的,我一定会发扬唐僧的精神,让他放下屠刀,好好做人的。”

    “你现在就是唐僧了。”

    胡宜彤被我一番花言巧语说得笑了起来,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想了想,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也不妨说说,下课后我去办公室找你吧。”

    “好,我等你哦,不见不散。”

    xxxxxxxxxx放学后,胡宜彤果然来办公室找我,我笑着说道:“饿了吧?走,我带你去吃饭。”

    “好哇。”

    胡宜彤高兴的说道。

    我带着胡宜彤来到学校餐厅,她惊讶的说道:“就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带我去下馆子大鱼大肉呢?”

    “这里也可以大鱼大肉昵,走,上二楼雅座去。”

    “这还差不多。”

    胡宜彤小嘴一撇,紧跟着我上了二楼。

    点好菜,胡宜彤喝着杯里的澄汁,缓缓的说道:“在我们学校念书的学生家里大多是很有钱,像昊牟那种家庭穷困的毕竟是少数,有钱的学生者非常骄傲,瞧不起那些穷学生,而穷学生则自卑,于是没多久班上就出现了对抗,一点都不团结,风气很差,老师也不管我们,我们就更加为所欲为,成绩自然一落千丈,训导主任管得我们越严,我们就越叛逆,最终导致你来的时候看到的局面。其实我的家庭条件也很好,我爸爸是嘉美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又是县里的政协委员,因此不愁吃不愁穿,生活得无忧无虑。”

    我点点头道:“你们这一代九零后的孩子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做艰苦朴素,什么叫做奋斗拼搏了,现在你的家庭出了问题,你爸爸破产了,所以你担心再也不能无忧无虑了,从此要过上艰苦的日子对吗?”

    “虽然这也有点担心,但不是最主要的。”

    “难道你父母要离婚了,所以你才烦躁?”

    “不是的。”

    胡宜彤摇摇头道:“虽然我爸爸经常在外头,接触的人和事比较多,三教九流几乎无所不识,有时候还经常在外面鬼混,彻夜不归,但是我父母感情还不错,呃,扯远了,老师,我从未对别人说过家里的事情,你要帮我保密啊。”

    胡宜彤定了定神,脸色羞红,有些不好意思暴露了家丑,顿了一下,她继续说下去:“我爸爸喜欢赌博,其实我爸赌钱也很厉害的,可是上次他和别人赌钱却老是输,后来他输红了眼睛,把随身携带的现金输光了,又把银行卡里的钱输了,本来输了这些也就算了,但是他居然还想着回本,就挪用公司的公款,总共输去六百多万。公司断了资金链,一下子周转不过来,眼看公司就要倒闭了,要是董事会追查下来,我爸爸是要坐牢的。他害怕坐牢,一不做二不休,就去借了高利贷来偿还欠款,可是高利贷哪有那么容易还清的,到今天连本带利已经欠了一千多万……”

    说到后来,胡宜彤的声音越来越低,眼泪缓缓的流了出来。

    我忍不住惊叫出来:“啊,你爸可真不是人,宁可坐牢也不要借高利贷啊,那样会死人的!”

    一千万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巨款,高利贷利滚利的方式在短短一个月从六百万翻了两倍也不是不可能。

    胡宜彤神色完全黯然下来,抹了一抱眼泪又继续说道:“家里的房子、车子加起来才一百多万,怎么都不够还。元旦那天晚上,那个专门故高利贷叫做‘风力财务公司’限定的日期已经到了,爸爸拿不出钱,他们就抢走了房契,开走了汽车,把我们赶出家门,还说在规定的期限再不还钱就要砍掉我爸爸的手,我听说只有黑社会才能镇得住他们……”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听说过风力财务公司放高利贷的事,跟他们借钱,不需要抵押,甚至不需要立字据,只要一句话,他们就有可能把钱借给你,当然,他们有的是办法要得回来。”

    我终于弄明白她问我是不是黑社会的目的了,风力财务公司其实就是黑风帮,他们四处放高利贷,然后收取高额利息,东区百姓不少因为借了他们公司的钱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自从灭了龙义堂后,我一直和欧阳秋水想方设法收集黑风帮的证据,希望能尽快把黑风帮消灭解散,嘿,想不到现在一个大好的机会就摆在我面前,黑风帮想不覆灭都难了。

    “哦……”

    胡宜彤说完心事,情绪比较低落,问道:“老师,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

    胡宜彤看我没有反应,一副走神的样子,不由得用手在我面前挥舞。

    “哦,你说什么?”

    胡宜彤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对风力财务公司这么熟悉?你真的是黑社会的头子?”

    我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笑道:“别担心,其实赵子云说的话也有一半是真的,我确实跟黑社会有点关系,我有个兄弟是千手门的人,还当了领导,只要我去求他,我想他大概可能……”

    胡宜彤听说过千手门,听赵子云说过这是东区最牛的黑帮了,四人帮都想着加入这个组织,她一下子站起来,差点把果汁弄翻,她含着眼泪抓住我的手哀求道:“老师,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就连年都过不了了,我又不认识什么黑社会,你找你兄弟求求情说说好话,能否让他们减免一些……”

    我轻轻挣脱那两只柔嫩小手,夹了一大把土豆丝塞进嘴里大嚼,然后全部吞了下去,才翻了翻白眼说道:“其实黑社会也有森严的等级和势力范围划分,所谓行有行规,不同的黑帮做的是不同的买卖,比如说放高利贷的就不能贩卖毒品,抢劫偷盗的就不能收保护费……”

    “啊,原来黑社会这么复杂。(tet文学网teteam.com)”

    胡宜彤颓然坐下,刚抹干了的眼睛又有斗大的泪珠在滚动了。

    见此,我赶忙安慰道:“彤彤,你别坦心,我兄弟好歹也是千手门的小领导,我出面求他,我想他应该是能帮得上一点忙的。”

    “那就谢谢老师了,老师,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你上次救了我的命,现在又这样帮助我,我、我好想不读书了,去打工赚钱养家。”

    胡宜彤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放心,有老师在。”

    我用力的拍了一下胡宜彤的肩膀,斗志昂扬的说道:“胡宜彤同学,请无条件信任你的班导师!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卖身还债的。”

    说着我眼珠一转,调皮的补充道:“最多让你卖给我了,哈哈……”

    “臭老师,坏老师,你笑我……”

    胡宜彤的脸一下子红了,大叫着不依的跑到我身边捶我。

    第六章 黑风覆灭

    吃完了饭,我提出去找胡宜彤的爸爸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她开始不答应,我一再坚持只有了解具体的情况才能和我那兄弟说,我那兄弟才能帮上忙。

    胡宜彤见我如此热心,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同意了,说道:“可是我家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住了,临时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那里的状况可能会让你大吃一凉。”

    “没事、没事,老师我什么地方没去过,再差劲的地方我也待过的。”

    xxxxxxxxxx在胡宜彤的指挥下,我骑着摩托车载着她穿街过巷,在东区的贫民聚集的素有“贫民窟”之你的黄泥巷找到了她家。

    这一带的房子都是简易的砖头加防水布组合而成的,墙壁四处透风,被灶火熏得黑漆漆的,我打量着她的新家,忍不住说道:“果然是天上地下,对比鲜明啊,难怪你住不惯了。”

    胡宜彤撇撇嘴说道:“你才知道啊,我家早就一无所有了,这里还是我爸的一个下属的亲戚租给我们的,勉强还能避风遮雨,所以还勉强住得下去,就是不知道过了今天,明天又会怎么样,不知他们会不会找到我们把我爸带走。”

    “你们为什么不报警?我想员警会保护你们的。”

    “爸爸害怕我们遭到保护,再加上他是县里的政协委员,怕报警影响更坏,所以不敢声张,照我认为还是报警的好,可是我爸爸说他们威肋过如果报警就要砍掉我爸的两条腿。”

    胡宜彤当先下车,带着我走进新家。房子非常简陋,和其他大棚户没什么区别,谁能想到曾经显赫一时的家庭如今落到如此的地步呢?我也对胡宜彤当初跳楼的举动有了深刻的了解,如此大的落差,还真不是她这个年龄的人能够承受的。

    胡宜彤的父案胡中超坐在一张破沙发上埋头看报纸,他披着一条破旧的毛毯,面前有个火盆,里面烧着木柴,给这一间简陋寒冷的房子增添了暖气,熊熊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他不到五十岁年纪,头发灰白,眼眶深陷,愁眉不展,看着报纸的眼珠溜来溜去,似乎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爸,我们班导师黄老师来了。”

    胡宜彤放下小挎包,走到厨房去倒茶,叫了一声:“爸,怎么没有热水了?”

    胡中超赶紧丢下报纸站起身,当先伸出手说道:“彤彤的班导师?你好、你好,呃,目前家里有点状况,招呼不周,还请见谅,请坐、请坐。”

    我没有和他握手,将他晾在一边,而是蹲到火盆边烤手,直到冰冷的手恢复温暖,我才从怀里取出香烟,把烟凑近火盆将烟点燃,然后叼在嘴里,悠悠的吐出一口烟雾。

    胡中超暗暗恚怒,暗想道:“彤彤的老师真是无礼,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来这做什么,不会是来看我的笑话吧?哼……”

    我看了看胡中超,突然问道:“你跟风力财务公司的谁借的钱?猪头丙、化骨龙、张三还是王麻子?”

    胡中超显然愣了一下,重新坐回破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抖了抖报纸继续看起来。

    “当然有关系了,我是彤彤的班导师,她有困难我当然要过问了。”

    胡中超暗想道:“倒真是当老师的人,盘问起我来了,这件事你能管得了吗?”

    但是又想女儿既然把他带到家里来,说明女儿已经把事情跟他说过了,当下也就不再隐瞒,说道:“我是跟龙华山借的,外人都叫他龙哥,有个一起玩的朋友认识他,也就介绍给我认识了。”

    “哦,那就是化骨龙了。”

    我点点头道,外号叫化骨龙的龙华山是黑风帮的二号人物,此人心狠手辣,贪得无庆,是黑风帮的得力干将,很多幸福家庭都是毁在他的手上。

    我又问道:“你跟他借了多少?什么时候借的?”

    “六百万,十一月十八号借的。”

    “唔,有一个半月了,现在利滚利要还多少?”

    “一千零一万。”

    “化骨龙找过你几次?”

    “三……三次,第一次是十二月十八号,当时只是警告了我一下,限定我十天还钱。十二月二十八号那天下午又来了,把我痛打了一顿,再次规定我三日内还清,可是我哪有钱还啊?三十一号他们又来了,那天彤彤学校搞活动,不在家,他们来了就抢我的房契开走我的汽车,还把我们赶了出来,限我十天之内还清债务,否则就废我一只手。”

    “活该!”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丢到火盆里,火苗一下子窜起老高,火星飞溅,漫空飞舞,煞是好看。

    “你……”

    胡中超气愤的看着我,恼怒的说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骂我吗?那你就骂吧。”

    说着又抖了抖报纸。

    我用火钳拨弄盆里的炭火,叹道:“真暖和啊,要是有一碟花生米、一壶小酒,一面吃一面烤火该多好啊,对了,你以前赌博潇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呢?难道你不知道十赌九输这个道理吗?”

    胡中超叹口气,无限凄凉的说道:“我那是身不由已的应酬,你以为我喜欢赌啊?要是知道沦落到如此凄凉的地步,我说什么也不会去赌的,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这世上又没有后海药吃。”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昵!”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人做事前不想清楚后果,事后发现错了却后海莫及呢?

    我从怀里又掏出一支烟点燃,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心中主意已经打定,说道:“胡先生,你现在可以给化骨龙打电话了,告诉他你已经准备好一千万现金,让他们多带几个皮箱,带人来取。”

    “你疯了吗?”

    胡中超吃惊的看着我,显得不可思议的说道:“黄老师,这玩笑可是开不得,我家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你现在叫我如何拿一千万出来,你不是想看我的笑话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回家去吧。”

    我冷冷的盯着胡中超,眼中冷光顿现,说道:“你如果不想被剁掉手的话,最好照我的话做。”

    胡中超冷冷的盯着我,不说话也不动作,暗想道:“这是彤彤的班导师吗?怎么看起来像脑子进水了,如此戏弄我,安的是什么心?我现在身无分女了,还主动打电话给龙华山叫他来拿钱,这不是找死吗?难不成他不是彤彤的老师,是女儿请来的黑社会?”

    我悠闲的朝胡中超吐出一口浓烟,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彤彤来求我,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呢!现在你把他们叫来,我正好说服他们,告诉他们发财要走正路,不义之财不能取,我以我高尚的情操、伟大的品德一定能说服他们,引导他们走上正路。”

    “黄老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胡中超开始怀疑眼前这个脑子不清醒的人究竟是不是老师,怎么那么像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呢?难道是彤彤在外头交了不知所谓的男朋友冒充老师?

    我眼中冷峻的电光一闪即逝,逐渐在浓烟中变得迷离萧索,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彤彤是我的学生,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老师,是不会眼看着学生被父亲推下火坑。彤彤有这样一个父亲真让人头疼,长得不怎么样也就算了,还没担当没本事,失望啊失望!”

    “你,你给我滚出去!”

    胡中超强压了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他简直要被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给气疯了,他指着不远处用薄膜糊住的破门,大声的吼叫道。

    “别生气,明天我带你去看病。”

    我一改冷峻而笑嘻嘻起来。

    “爸,你怎么了?黄老师是我请来帮忙的,他有个兄弟在千手门混黑社会的,也许可以帮我们一把呢。”

    胡宜彤从厨房探出头说道。

    “哦!”

    胡中超这才收起些许怒气,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他压低声音问道:“黄老师是打算找黑社会的人帮忙吗?可是你兄弟他能对付得了风力财务公司吗?龙华山可是个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手底下几十号小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其实内幕我也知道不少,龙华山他号称风力财务公司四大天王之一,而这家风力财务公司说白了就是专干坏事的黑社会,叫做黑风帮,是东城的几大黑帮之一,帮主就是号称‘黑风老妖’的厉风,也是个靠打靠杀起家的坏人,据说他黑白通吃,就是警察局局长也要卖他三分面子,在南韶圈上可是鼎鼎大名啊。”

    靠,厉风这个小角色竟然也有如此唬人的外号?黑风老妖,为何不叫黑山老妖呢?我摇摇头,对胡中超说道:“说实话,我还没听说过,你听谁说的?吹得那么厉害,牛都被你吹上天了。”

    胡中超“嘿嘿”一笑,显得有些不自然,说道:“我常年在外接触各式各样的人,黑白两道都有所接触,黑道上捕风提影的传闻佚事听过不少,风力财务公司的事大多属实,这个我是可以肯定的,你兄弟在千手门做个小领导能有什么用呢?”

    说完摇头叹息。

    “看来你落后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千手门现在在南韶可是呼风唤雨,风生水起,黑风帮和千手门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我那兄弟绝对可以帮你解决的。”

    我笑了笑,故意夸张的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夸张,千手门现在确实如此,“我作为胡宜彤同学的老师,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打不打电话?”

    胡中超一时出声不得,暗想道:“说了半天,风力财务公司都是违法犯禁的歹徒,你只是区区一个教书匠,人家随便什么人来了一只手就可以把你捏死,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墨,教书先生就是迂腐死脑筋,你居然还以为自已有实力眼他们平等谈判?不被打死就是你祖宗庇佑了。”

    胡宜彤在厨房里烧好了开水,跑好了茶端出来,站在旁边的桌子上对我笑道:“家居简陋,没什么可招待你的,还请不要赚弃。”

    看父亲脸色鄙夷,似乎对老师不太友好,又说道:“爸,黄老师是真心想帮助我们家的,他要是有什么好的提议,可以试一试嘛。”

    “他让我打电话给龙华山,叫人过来拿钱,可是我现在一毛都没有,龙华山要真的来了发现我们没钱给他,耍了他,他不把我们砍成五段才怪呢,我可不敢打这通电话。”

    胡中超想想都有些害怕,你的老师是疯子,我可不疯。

    胡宜彤吃惊的看着我问道:“老师,你怎么可以出这种馊主意昵,这样会害了我们家的,你那兄弟又不在身边,他们来了你能打得过他们吗?”

    我想了想,刚才的方法确实有些欠妥,化骨龙他们来了,我当然一人完全可以把他们制伏,只是这样就会暴露我的身分,在学生面前打打杀杀始终都会影响我的形象。想到这里,我改变主意,说道:“那好,你们不需要担心,这件事我管定了,最迟明天,不,后天你们就可以从电视上看到了,他们不会再来找你们麻烦,好,我走了,不用送。”

    说完我起身走出了这破陋的小屋。

    胡中超看了女儿一眼,有些怀疑的问道:“他真的是你们班导师吗?他一定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我都把风力财务公司说得那么厉害了,他还想着去和对方讲道理,脑子肯定被书本里的教条腐化掉了,要不就是脑子进水了。”

    胡宜彤想起了那天跳楼时老师从楼顶跳下救自已的情形,明白老师是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希望老师能再创造一个奇迹吧。她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xxxxxxxxxx出了胡宜彤家,我马上打电话给小黑,让他马上查清楚化骨龙所在地方,并严密进行监视。然后我又打了通电话给欧阳秋水,告诉她到了收给黑风帮的最好时刻了,让她严密监视黑风帮的一举一动。

    第二天下午,杜小兵把化骨龙的一切情报汇集到我这里的时候,我正和欧阳秋水在大床上光着身子翻滚,于是我和欧阳秋水在做完活塞运动后便在暖和的被子里制定了详细的刮风计画,准备在今夜把东区的黑风刮走,还东区人民一个清爽的蓝天。

    根据情报,黑风帮的四人帮除了猪头丙和帮主厉风待在黑风帮总部的燃情夜总会之外,其他三大金刚都待在风力财务公司,于是我们兵分两路,我和兄弟们负责风力财务公司,而欧阳秋水则率领手下进攻燃情夜总会。

    在杜小兵的带领下,我们来到风力财务公司,公司坐落在比较偏僻的天山路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一栋五层的八十年代老式楼房,石灰剥落,露出里面斑驳的红砖,铁栏杆爬满黑锈,有的栏杆上还爬满爬山虎。

    我不禁心里骂道:“我靠,真会装,随便收个债就是上千万的高利贷公司居然在这种楼房里面,他娘的真是土财主怕钱财露光,往穷里装。”

    一个穿着毛茸茸大衣的壮硕男人在楼梯外警觉的拦住他们,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是仓库重地,闲人勿进,快走!”

    此人一身皮毛光泽透亮,没有一丝杂毛,价值不在五万以下,连看门口的都穿得这么高档,风力财务公司的富有是可想而知了。

    我从怀里抽出一根烟递给他,笑落:“龙哥在上面吗?我是嘉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中超委托而来,我是来替他还钱的。”

    “哦!”

    壮汉接过我手中的烟,凑过来我帮他点燃,脸色稍微缓和,吐了一口烟笑道:“胡中超这么快就弄到钱了?这小子不错嘛,怎么,他自已不敢来吗?有钱我们又不会欺负他,真是的,我给龙哥打通电话。”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从怀里摸出手机开始按键,一边叫道:“小四、阿五,你们下来一趟。”

    两个男人很快从上面下来,骂骂咧咧道:“我操你个肥猫,你他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剁你全家,这大冷天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操你妈的,你们就知道玩牌,老子在这里吹了多久风了?他们是来替胡中超还钱的,你们先给他搜身看看吧。”

    被叫做肥描的壮汉大声吼道,然后对着电话说道:“龙哥,我不是骂你,是是是。”

    挂了电话,肥猫说道:“龙哥说没事可以带上去。”

    两个男人来到我身边正要动手,我对小黑、杜小兵使了个眼色,两人点点头,我突然发难,右拳猛然击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我的拳头已经狠狠击在肥描肥大的肚皮上。肥描痛得弯下粗腰,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呕吐,我右爪一伸,扯住他的头发,拉着他狠狠的朝墙壁撞了过去,两百多斤的身子狠狠的撞在墙壁上,整栋楼马上摇晃起来,仿佛地震一般,从天花簌簌的落下不少灰泥。

    与此同时,小黑与杜小兵也同时发难,把小四、阿五击倒在地,显然晕了过去。我把晕死过去的肥描一扔,和小黑、杜小兵快速的冲上楼梯。

    五楼站着三个负责警戒的男人,他们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看到我们走出楼梯口,神色为之一正,厉声喝道:“什么人?”

    “我们是来帮胡中超还钱的。”

    我说着又从怀里掏出香烟发给他们。

    但是我却被冰冷的拒绝了,他们问道:“刚才楼下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响声?”

    “呵呵,是肥猫在和小四他们吵架,比赛撞墙壁呢,说这样可以取媛。”

    我“嘿嘿”的笑道。

    “靠,这三个白痴,取暖是这样取的吗?”

    几人白痴的笑了起来,听到我们能说出小四和肥描的名字,以为我们已经过了他们那关,神态便放松下来。风力财务公司常年来的无往不利令他们丧失了基本的警惕心,并不把我们放在眼前,一人说道:“跟我来,龙哥正在和三哥、麻子哥打麻将呢。”

    我示意小黑留在这里,然后与杜小兵跟着那个人走到走廊的尽头,那个人敲了敲门叫道:“龙哥,胡中超让人来还钱了。”

    “哦,放他们进来。”

    “你们进去吧。”

    我推门而入,与楼房外面的破落冰冷完全不同,房间里的摆着两台立式空调,不断的喷出暖气,暖暖的一点都不觉得寒冷,三十多平方米的地板铺着柔软的地毯,墙壁上挂着一些裸女画和明星的海报。此刻四个人翻着全自动麻将机在搓麻将,旁边还站着两个年轻俏丽的小姐,在这大冷天穿得比夏天还少。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各式各样的酒瓶,有些倾倒,有些还没有开盖,酒香四溢,桌上还放着一些烧烤,香气扑鼻。

    “这些鸟人还挺会生活的嘛。”

    我心里暗暗的想道。

    桌子西向的那个男人转过脸问道:“胡中超派你来的吗?带了多少钱来啊?把钱拿过来,我操你妈的,你们两手空空,哪来的钱?银行卡?支票?我不是说过我们只收现金,只收现金,我操你妈的!”

    这个人就是化骨龙,只穿了一件明黄色的丝绸衬衫,前襟不扣扣子,露出里面毛茸茸的胸膛,青色的脸色,深陷的眼眶,可见此人纵欲过度,被女人掏空了身(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