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皇女保卫战(二)

    季若盯着头顶海棠雕花的床梁,半响睡不着,外面是呼啸的冷风,从空气中划过时带起了尖锐的啸声,这几日也不知为何,骤然间就变天了,昨日还晴空万里,今晨就已经是阴云密布了。(m舞若小說網首发)季若的屋里燃着火盆,银丝碳在里面偶尔发出一两声嗤啦啦的崩裂声,扰得季若心烦。

    季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自从那日将空间草给了杜临尧,季若就花一千个币买了一本低级玩家生存守则,是一群中级玩家合作制成的一本书,季若将自己埋在游戏中看了好几天的,里面的例子让她越看越心惊,杀人夺宝根本都不算什么。

    什么夺命,什么灵魂禁锢,一个又一个她从来没听说过的名词跃进她的脑海。

    夺命是指高级玩家用特殊的方法或技能将低级玩家的剩余的生命夺走,以延续自己生命的长度,是那种现实生活中的生命。

    灵魂禁锢是指高级玩家用禁术禁锢她的魂魄,那么她就会成为游魂,禁锢她灵魂的玩家就成为了她的主人,她没有自己的意识,按照设定好的步骤进入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获得一件又一件的宝物,上缴,等她的升级需要超出主人预期的资源时,那她就会被炼制成魂珠,提高其主人的属性。

    这也是季若第一次听说聚集地,也是第一次听说那各种各样的术法,那是二十级以上的玩家才有资格接触到的存在。在生存守则的扉页上就有一句话:如果你还没有达到二十级,你还不能称之为玩家,你只能算——有意识的生命体;如果你已经到了二十级的分水岭,那么恭喜你,你有资格被唤做玩家了。

    二十级以前季若所显示的游戏商铺里只有各种辅助任务的物品,等她二十级以后她就可以选择相应的功法来修炼,是那种可以在现实中释放的功法。这句话一出,季若这没什么大抱负的人都变得口干舌燥,激动不已。

    能在现实中使用的功法,多么诱人的说法,不要说多的,修真就是一个让人多么追求和向往的词,那意味着腾云驾雾、翻云覆雨,那意味着有机会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寿与天齐、仙福永享难道不是每一个人最极致的目标吗?

    季若突然有些恍惚,似乎每个人进入游戏都是有自己的目标的,像她这般迷迷糊糊就进入游戏的几乎没有。可是,她的目标是什么呢?季若有些迷茫,她一次又一次毫不停歇的进入任务,说好听点是觉得很有趣,说难听点那就是她太无聊了,她真是只把这些任务当成了游戏来完成,从来没有想过这到底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好像以前就是这样的,万事都有人帮她想好,她从来不会去想为什么要安排这样做,也不会去想为什么她从来不是被表扬的那个人,更不会去想为什么她会就这样被抛弃?她一直认为她之所以被放弃只是因为她晚出生了那么一个小时,因为她是季家二小姐,而不是大小姐。

    可是,经历了那么多,季若突然冒出了另一个想法:如果,如果她很优秀,优秀到让所有人侧目,而不是提起季家二小姐所有人脑海中的形象就是娇纵,那么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轻易被放弃?季若心头涌现一点淡淡的心酸,经历了两个世界后,特别是第二次,她活到了整整八十五岁,很多想法都隐隐发生了改变。

    季若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季家生她养她,她吃穿不愁,她享受了多少人都享受不到的生活,她心底因被季家抛弃的怨念出现了裂痕,其实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罢了,被抛弃也好,被丢舍也好,其实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优秀罢了。

    季若微微闭了闭眼,有了那么一个逆天神器,她若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太可惜了。

    季若不知道该怎么在同一个世界里和一个玩家相处,总归小心一点是没错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季若尽量去忽视杜临尧最真实的身份,那样会让她心中的烦闷少一点。

    有时候似这般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时候她又会想,会不会有一天她在阳光明媚的清晨醒来,发现其实所谓的任务不过是她的一个美梦罢了,因为她太想超越季家那个天骄,所以才会出现这般美妙的幻想。

    季若得知两个玩家出现在同一个游戏里的概率不是没有,但那基本上都是高等级的任务了,越高等级的任务宝物越多,自然玩家也就越多,像这般只有十级的任务,出现两个玩家,而且其中一个还是等级颇高的玩家,这概率比中彩票还难,杜临尧来这里一定是别有所求,至少不可能是为了一株简单的空间草。

    季若翻了个身,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把自己所有的思绪扔出去,仔细剖析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一个任务她已经不能得到灵魂之力了,毕竟她无法满足原主的心愿——得到杜临尧的心,但是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原主的前一个心愿。

    上一个任务完成后,季若问过小萝莉,灵魂之力最大的用处就是产生灵魂,一个灵魂之力产生一个灵魂。

    小萝莉的技能是收集,当它有能力收集世界时,她还需要灵魂之力来构造出这个世界生灵,越高等级的世界需要的灵魂之力就越多,普通的世界大概需要十个灵魂之力,但是季若还必须等这个世界成长,听完小萝莉的介绍,季若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等一个世界成长?那时候估计她的骨头都风化成灰了吧,所以她才说,看上去越高级的东西越不靠谱。

    唉。

    季若都数不清这是她第多少次叹气了,明天就是女皇的生辰了,按照惯例,所有的王公大臣都必须带正夫出席,更别提她们皇女了。问题就出在这里,依照现在那个杜临尧,可能和她去参加宴席吗?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季若想起前几日女皇的告诫:若儿,当初为了迎娶那杜临尧,你不惜以死相逼,逼得朕退了四儿和杜家的婚姻,可现在,你看看你又是怎么做的呢!你看看这些传言,说你暴虐成性,草菅人命!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书人已经开始写诗作赋骂你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你、看朕、看整个皇室的笑话!你这样让朕怎么立你为皇!

    季若越来越烦躁,即使她来到了这个世界,她还是没有办法改变整个世界的走向,原主是在杜临尧死后,整件事情纸包不住火才会有这些传言,而她则让这些在杜临尧还没死就谣言四起,其实也不能算谣言,应该说杜临尧还没死真相就暴露了,似乎所有的情况都被一种隐隐的法则推动着。

    季若不是没想过办法,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请杜临尧出面,即使什么都不说,两人只需要和和美美的在众人周围走上一遭,那些说杜临尧其实已经快死了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了,只是她不愿意和这种危险因素接触过多,而且不知杜临尧会不会出手帮她。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季若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了,梳洗完毕的季若犹豫了一下,就去了中宫。

    季若已经六天没有踏入这个院子了,但是却没有人敢再小看杜临尧,起初众人以为季若是迫于首辅大人的压力才将杜临尧移出那个小院子,其实对杜临尧的态度还是非常冷漠的。但后来大家发现得罪过江风君的人或被贬成最末等的下人,或被直接赶出皇女府。

    有一个曾经很受季若宠爱的小妾,传了些闲言闲语出来,当天下午就被季若叫人连人带包袱扔了出去。所以大家才慢慢觉得似乎不是那么回事,殿下还是很在乎江风君的,只是不知两人怎的就变成这样了。

    不知不觉季若就到了中宫,季若看着中宫门前那华丽的雕栏垂了一下眼眸,她可没忘记那日和杜临尧之间的对话,她说希望杜临尧能在这个任务中遇到能帮忙的事就帮一把,说是这么说的,可是人家杜临尧压根就没应声啊,那态度她也拿摸不准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咳,今日是女皇生辰,我们需要一同去皇宫参加席宴,你有时间吗?”

    季若进去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带着一大堆侍人浩浩汤汤的进去,她决定不到必要时刻绝不单独与杜临尧见面!季若商量的口气让后面的侍人面露惊容,一个又一个爱恨纠缠的故事在她们的大脑里回荡,突然间,这些侍人看季若的眼神都变了一变,有同情有惋惜有可怜,季若就变成了这些人心中爱而不得的可怜人。

    季若想着那些高级玩家的怪癖,心里凉了一凉,想到自己之前还真给杜临尧提了一个条件,季若就想狠狠的抽自己两耳光子,咋这么不知所谓呢!不过那个时候杜临尧也没对她做什么,会不会这些都是她多想了?季若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各种忐忑的季若没注意杜临尧将她忽喜忽悲的表情全看进了眼底。

    “殿下客气了,参加女皇的生辰不仅仅是我的分内之事,更是我的荣幸,此番盛事怎么不去。”杜临尧恭恭敬敬的对季若行了一礼,恍惚间季若觉得真正的杜临尧回来了,想要从杜临尧的眼眸中看出几分端倪,但杜临尧却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眸光。

    “嗯,那江风君就先准备一番吧。”季若干咳一声点点头,这容貌被一个玩家给占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肯定这个玩家太丑了,心底自卑,所以就进入任务世界中优质的美男子体内为所欲为!季若在心底恶意的想着,一边想还一边洋洋得意的点点头,认为自己说得太多了。

    一回神,季若才发现杜临尧一双深不见底的墨色眸子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周围的侍人则看着自家殿下被江风君的风姿迷得七荤八素,心底构思的那个故事瞬间就有了实例。

    这,这是在笑?!季若顿时汗毛立起,背部僵硬,全身立刻进入防备状态。

    杜临尧看着面前顿时变得炸毛的人,心底有些好笑,难道他在这些低级玩家的心中就是一个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的人?难道……杜临尧眼神幽深了几分,或许有人在游戏里刻意丑化了他的形象,以至于近来申请进入他组织的人越来越少。

    最近组织里缺少一个专门收集宝贝的人,眼前这个似乎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创世界那个智能在手,即使现在级别较低,幸运值也是很可怕的,你看坐在家里都有人把空间草送来,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