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游戏世界(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季若应下的见面会也到了时间。(m舞若小說網首发)

    这两个月,陈瑾朋经常跟着陈老来庞老这里,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是比较熟识,庞老和陈老的意思两人都非常清楚,不过季若和陈瑾朋都没有这个意思,特别是陈瑾朋,季若还见过他的男朋友,没错,就是男朋友!陈瑾朋是个gay,两个人的感情可谓是十分纯洁。

    “瑾朋,季若今天要去a市参加一个见面会,你不是正好也要去a市看货吗?正好你们俩就一起吧。”陈老没等陈瑾朋说话就做出了决定,季若在心底偷笑,这可真是应了陈瑾朋的心意了,陈瑾朋要去a市没错,不过不是去看货的,是去看男朋友的,本来还有些发愁陈老会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没想到陈老倒提前帮他安排好了。

    “你看看,和我在一起就是这么容易出门吧,作为报答,你帮我弄一张汀香阁的入场卷呗。”汀香阁是a市有名的古玩交易会所,季若想趁这次去,好好的淘一点东西,最近她真是资金紧张啊!

    “你还需要我帮你弄?你直接说庞老的名号不就行了,那比什么都好使……”陈瑾朋明知道季若不愿意打着庞老的旗号去各种捞金,他还故意玩笑道。

    “你不帮就算了,不过到了a市之后陈老要是问起你去了哪里,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季若笑得像只小狐狸,一听这话,陈瑾朋也唯有举手投降。

    见面会是在一家星级酒店,据说是副帮主家的企业,那是一个见面后一跃成为众人男神的人,曾经在游戏里要求原主发过照片,原主发了一张ps过的,其实原主也没怎么p,就是把身上都肥肉都p没了,算起来还没季若现在瘦身下来好看呢,主要是原主技术又不太高那副帮主几乎一眼就看出这照片是被ps过的,所以后来也就极少和季若说话了。

    不来参加这个见面会,季若都快忘了,原主的心愿是在游戏中真正的叱咤风云,可是季若现在完全没时间啊!别说玩游戏了,就连上网的时间几乎都没有,而且在游戏里叱咤风云有什么用,在现实里活得潇洒痛快才是最好的。

    季若决定来参加见面会,只是想了了原主的一个心愿,那是原主人生中最懊悔的一件事,也因此产生了极大的怨念,季若必须清除这些怨念,这个世界才会逐渐变得平和。

    说道这个,季若又想起前几日小萝莉跟她说得话,她当时询问,什么时候原主的灵魂会回来,结果小萝莉的回答出乎意料。

    “回来?你以为是新手任务啊,你之所以能接到任务的缘故,是因为这些死去的人怨念过深,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发展,所以才需要你的存在啊!也就是说你必须在这里活到自然死亡!不过现在这个世界怨念没有达到临界点,一切都可以从根源上进行解决,所以任务等级才比较低,等以后怨念超过一个又一个的临界点,那任务可就难了!季若,你怎么这个都不知道?你该不会凭一个新手任务就达到了十级吧?”看着小萝莉惊悚的眼神,季若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得意洋洋的扬起头,一副不要太崇拜我的模样,不过换来的只是小萝莉的一句,真不是人的嘟囔。

    见面会定在下午六点,可五点的时候季若还在飞机上,用她的话说,重要人物都是最后才出场的,小萝莉在一旁鄙夷万分,明明就是自己忘了这件事,要不是自己提醒,估计又得像那个同学会一样了,都过去好多天了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同学会。在小萝莉提醒的时候,早上从s市到a市的票已经卖光了,所以季若只能定下午的了,五点半刚好才到机场,季若没想到,她人没到,见面会上倒是有不少关于她的议论了。

    “蒙浠若还没来,又没人有她的电话号码,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来了。”一个长相中上的女孩低头看了看时间,哎呀的轻叫一声,见自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似得低下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解释道。

    “对啊,这么一说,感觉蒙浠若好神秘啊,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坐在女孩旁边的齐刘海女孩顿时接上了话,两人一唱一和倒是挺有默契。

    “副帮!听说蒙浠若给你发过照片,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大美女?”起初说话的女孩将眸子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副帮主赵天,虽然在游戏里帮主才是最有话语权的,可是在这场见面会中,特别是在众人得知这酒店竟然是赵天家名下的产业,而且他们家的企业不小,而帮主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时,议论的话题就渐渐开始偏向了赵天。

    季若真是躺着也中枪,明显那女孩就是想和赵天搭上话,只不过用她做了靶子罢了。赵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句照片挺漂亮的,但却始终没说那照片是ps过的。不过即使他不说众人也能看出不少端倪,照片漂亮?那本人呢?

    其实赵天也算得上一个非常有教养的人了,换一个类型的富二代,在这种众星拱月的情况下,估计早就噼里啪啦将季若的照片形容得要多差有多差了,说不定还会拿出来给众人看看那劣质的ps技术!或者是将那ps过的照片请人还原,发到帮派里给大家好好看看,反正那点钱对于这些富二代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等你聚完会需要我来接你吗?”临下飞机陈瑾朋挑了挑眉,故作暧昧的在季若耳边说道,季若算得上第一次被人调戏,而且还是个gay,顿时让她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不用了,我可不想看到另外一张哀怨的俊脸。”季若见过陈瑾朋男朋友的照片,不过陈瑾朋再三强调,那是他女朋友,是一个很阳光的帅哥,季若突然间就相信了一句话,这世道,帅哥都喜欢帅哥了。

    下了飞机的季若赶到了门口,和原主所经历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季若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季若深吸一口气,这里就是原主悲痛的开始,一切从根源上切断!季若在酒店门口,微微耸了耸肩,整个人似乎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气质,慵懒,高贵,眼神在大厅轻飘飘的扫过一圈,没有任何评价,却让迎宾忍不住揪了一颗心,明明对这酒店的装潢搭配是绝对有信心的,但在这一眼下,迎宾突然觉得,好像走廊擦拭得不够干净,那盆花的颜色太过俗魅,这酒店整个格调太像暴发户。

    在季家的十几年,季若早就学会了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姿态装十三,这种技能另一个人比她运用得更为娴熟,有时候季若也会想以她的性子,来到这里会怎么做,自己这么做差了还是好了,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她总是在追赶那个人的脚步。

    这边季若忙着装十三,那边包间里早已换了几个话题,现在有人刚好问道赵天,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一时之间,整个包间顿时安静了不少,几乎所有的人都瞪着八卦的眼睛看着赵天,女生有些羞意的眼神充满期待,男生则是略带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特定的,主要看感觉,感觉对了人就对了。”这话说得赵天自己都有些发毛,a市知名姓的人家谁不知道赵家二少喜欢的只有一个类型,那就是——漂亮。管你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型,还是妖艳魅惑的曼珠沙华型,再或者是天真无邪的山茶花,只有足够漂亮,都是赵二少的最爱啊!

    “那你说说对我们在座几人的感觉呗。”一个娃娃脸属于可爱型,只是又没有可爱到极致,尾音轻轻上扬,略带挑逗的意味。

    “大家给我的感觉都很好,就像你的眼睛,让我想起了星辰;你的眼睛呢,微微有些上挑,不知怎么的就让我想起了妲己……”赵天就眼睛这一说把在座的每一个女生都细细描述夸奖了一番,一个都没落下,偏生他说话时候的眼神又认真无比,让人不知不觉的想要相信他的话,如果季若在的话,一定会赞叹:人才啊!

    “不好意思,请问是君临寒峰的见面会吗?”众人都被赵天的形容吸引了注意力,就叫什么时候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听见略熟悉的声音,众人一侧头,看见的是吹弹可破的肌肤,曲线分明的身材,还有那双明明摄人心魂的眼睛却偏偏露出因无聊而表现出的慵懒,赵天刚才用的所有形容眼睛的形容词都可以一股脑的安在她身上。

    “你是蒙浠若?”蒙浠若的声音大家都很熟悉,只是在游戏中比较充满活力,而现在则是百无聊赖的感觉,怎么会这样!第一个和赵天搭讪的女孩和齐刘海女孩对视一眼,特别是齐刘海女孩,看着季若的模样手指甲死死的掐进肉里,却毫无痛觉。

    明明不是这样的!她现在还保存这和蒙浠若的每一次对话,细心一点从那些对话就可以看出来,蒙浠若就是一个无颜女!而且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白富美!蒙浠若发的那些图片都是网上找来的!

    为了让郑锘看清季若的本来面目,她心心念念的想要办一次见面会,以她和季若的关系,她只需要诱导一下,季若就会乖乖的来参加见面会,可是最近几个月季若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连游戏也不上了,害得她以为自己的计策失败了,如果季若不来,那么她就永远是郑锘床前的白月光!可是现在,齐刘海女孩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男子,男子正惊艳的看着季若,眼睛一眨不眨。

    “蒙浠若,我是蓝天上的白云,你可以叫我南希。”南希热情洋溢的起来冲季若挥手,如果季若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南希就是原主在游戏中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忠心不二的跟随者。

    “蒙浠若,你好,我是白云上的蓝天,我叫郑锘。”听名字就可以听出来,南希和郑锘是一对恋人,对了,是一对关系略有些微妙的恋人,两人本是在游戏中认识,后来在现实中见了面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不过季若听说好像郑锘在游戏里面喜欢勾搭其他妹子,两人也因此经常吵架。

    “大家好,我是蒙浠若,大家叫我浠若就好。”季若微微扬了扬笑脸,算是打过了招呼。赵天看着季若,哈喇子都快要流下来了,难怪要把照片ps过,长这副模样,肯定是担心被人惦记啊!一瞬间,季若ps照片的原因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浠若,你这段时间忙什么呢?怎么一直没有上游戏,该不会是又出国去了吧?”南希旁边的女孩捏了捏她的手,南希本来有些难看的脸色瞬间变得疑惑中夹杂着几丝羡慕,真真是影后级别的人物啊,季若有些奇怪的看了南希一样,怎么这姑娘对她的事总是那么感兴趣。

    “没有啦,其实我是忙着找工作去了,之前骗了大家,其实我不是白富美,毕业好几个月才找到工作呢,所以就没时间上游戏了,希望大家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季若耸耸肩吐了吐舌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南希还没来得及开口,郑锘已经说话了。

    “哎呀,什么叫你骗了我们,你从来没说过你是白富美啊,是我们自己乱猜误会了,怎么能怪你。”

    “对啊对啊,除了中间那个字没有,其他的可都是真的!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那么漂亮,本人比照片上还要美几分。”赵天也顺势开口,现在的他已经在想歇会儿要用什么样的理由将季若约出去了。本来有些人还觉得季若会不会是蒙浠若请来的,但是一听赵天的意思,蒙浠若是很久以前给赵天发的照片,没道理他们还没决定要见面之前蒙浠若就找一个替身放着吧。

    季若看着这一群说着怎么能怪你的人,好像原主经历的也是这样,只是她不是在这里承认的,因为在这里她没有开口的机会,就被众人炮轰出去了,后来有人说好像她家是农村家庭,原主顺势就在游戏中承认了,只是结局完全和现在相反,那些人一口一个骗子,败类,贱人的骂,心灵脆弱的原主才会开车出去撞死人,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们对美的事物总是有莫大的宽容心。

    等,等等,季若突然想起,女主角好像姓陈,又是在s市,还是一对不被认可的同性恋的晚辈...不会那么巧吧?

    季若压下心中的那股猜测,无意间抬头一看,南希正冷冷的看着她,那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冷漠夹杂着恨意,季若心里一突,好像原主参加游戏就是南希一直怂恿的吧,南希说她自己现实中就是一名无颜女,不太敢来参加见面会,但是她又想来见见大家,所以再三恳求季若一定要来,这样她就不会孤零零的一个人。

    原主当时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想到自己也是无颜女,而南希在游戏中传言也是一个中上的小美女,她就想两个人一起大家就不会太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了,而且原主也有向众人坦白的意思,可是没想到来到现场,南希确实是一个有中上之资的小美女,而她则从天堂落入了地狱,现在她艳光四射的出现,南希那张卡哇伊的小脸似乎也有几分不够看了,季若想着想着忍不住眼神一寒,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仇恨,值得南希费这么大的劲来算计自己。

    “浠若,你说你刚找到工作,是在哪里上班?待遇怎么样?要是不好的话我家在a市也算是有一点产业,你可以来我家的公司上班。”赵天正襟危坐,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正人君子的模样,那样子似乎就是想说我没什么其他的企图,就是想帮你一把,你不要带有色眼镜来看我。季若看着赵天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些熟悉,男主角的容貌被她从介绍里面调了出来,至少有七八分相似,想到陈瑾朋那个男朋友,不,女朋友,季若不得不感慨,这世界还真是小。应该说,男女主角果然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怎么绕都和他们有关系。

    “我现在主要在学古玩鉴赏,待遇还行,先谢谢赵少的厚爱了。”这竟然就是主角他爹!季若实在想不通,赵天这智商这情商是怎么生出男主角那种霸道总裁类型的人来的,既然男主他爹是赵天,女主她妈该不会是陈颖婷?不对不对,女主姓陈,是陈家的人,应该是她爹是陈家的人,这样一想,季若压住那意图质疑这世界的不合理性。

    “我家也有古玩店,你要是喜欢可以来看看。”赵天急忙开口,季若心底暗道,我当然知道你家有古玩店,要不然你哥怎么和陈瑾朋搭上线的呢,不过大哥,你说得那么简单,好像那掌控在你哥手底下的古玩店你也能说上话似得。

    “古玩?听说这一行需要很多钱,而且还必须有人脉,浠若,你不是说你家就是普通家庭吗?怎么有钱让你做这个?”赵天话音刚落,南希就开口了,见季若看向她,急忙摆摆手,“浠若,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只是好奇。”

    这话一出,众人看季若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打量,季若轻轻挑眉一笑,说了句:“我没有放在心上。”配上她那毫不在意的表情,似乎更像是在说,就凭你,也值得我放在心上?狗咬了人难道我还能咬回去,当然不能!不过,我可以打回去!

    “不过你对一些事倒是挺了解的,对了,你是做什么的?”季若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人若犯我,呵呵,斩草除根!

    “浠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对一些事挺了解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要脸,勾三搭四!郑锘明明是我男朋友,我们都已经在一起好久了,偏偏你这狐媚妖精还要勾引他!在游戏里都是这样,在现实生活中,指不定你是什么不要脸的货色呢!”南希此话一出,众人脸色一变,郑锘涨红了脸试图将南希拽了坐下,但南希越说越起劲,大家看季若的眼神纷纷都变了不少,季若在心里暗叹,这哪里是见面会,这简直就是撕b会啊。

    待南希说完,季若才冷笑着站起来,本来想装十三引用一句经典的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后来想想又觉得算了,这个世界没有伏尔泰,也没有霍尔,也没有一个主持人的救场,说出来估计没有季若要的效果。

    “我说你对一些事情了解是说古玩,你自己想到哪里去了?本来我还没往那方面想,现在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怎么什么事你都能扯到那上面去,若是你从来不了解那种事,怎么会总是那么想!”一句话说得南希脸色煞白。

    大家看南希的脸色变化,窃窃私语,众说纷纭,季若看南希咬牙的模样,又接着道:“你说我勾引你男朋友?真是天大的笑话,要是我勾引他,你以为现在他还是你男朋友!”南希整个人犹若雷击,看着季若的眼神全是满满的恨意。

    南希有一个堂姐,是她三叔家的,长得很漂亮,从小学习没她好,没她受长辈喜欢,高中毕业后就跟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那老头早年丧妻,堂姐虽然跟着那人没名没分的,但也没破坏人家家庭什么的,那老头还送她出国去留学,偏生人家对这事也不遮掩,而且每次过年这个堂姐出手都极为大方,南希有好几个国际品牌的包都是这个堂姐送的,起初大家都堂姐的做法都颇有微词,但有一次大伯病重,一大家子人等了半个月没等到那专家号,实在没办法,只好让堂姐帮帮忙,人家老头一个电话,好几个专家一起来给大伯看病,大伯也算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家里面的人后来说起堂姐最常说的一个词就是心好,但命不好,大伯更是把堂姐当成了救命恩人。

    本来在小辈里面,她才是最瞩目的存在,可偏偏出了一个堂姐,除了学习和工作,她没有一件事可以超过堂姐,漂亮,人气,情商,为人处世,就连她的父母也经常对她说什么,以后你要学你堂姐一样,不管人在哪里,身份是什么,始终不能忘本。有一次她故意讥嘲堂姐,说出要和堂姐一样去找一个老男人的话,众人的眼神让她十分难堪,那眼神好像在说,就你这样的,也能变得和你堂姐一样?她讨厌她的堂姐,她讨厌这些走捷径的女人,她讨厌所有比她漂亮的女人!她讨厌那种张扬自信,那不过是来自于她们的容貌罢了!她要把她们全毁了!全毁了!

    南希怪叫一声,拿起桌上的叉子就向季若冲来,季若离她本就还有一段距离,她还没来得及冲到季若面前,就被脚下的椅子拌倒,顿时哄堂大笑,郑锘怒其不争的脱下外衣给南希披上,拖着南希跌跌撞撞的离开,本来一场好好的见面会,偏偏搞成了这般模样,众人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全都起身离开。

    ***

    三年后,季若的第一件作品拍卖,是一个化虫成蝶的玉雕,绿色部分是虫,其背上则是美丽的黄色翅膀,虫尾有一部分已经变成了黄色,似乎正在经历化蝶的过程,因为其雕工精美,玉质又极好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有庞老徒弟第一件作品的宣传,这个玉雕竟然拍出了七千万的高价。

    季若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将自己所有拍卖得到的款项都投入基金会中,和季若合作负责基金会的就是赵天,赵天得知季若是庞老的徒弟时,打死不承认自己当初就是看季若漂亮才邀请她加入赵家古玩店的,非说自己当时已经看出季若的不凡之处。赵天虽说爱美女,但在投资者方面也颇有本事,季若不得不承认,能够生出男主角那么逆天的存在还是有一定基因缘故的,基金会所有款项流动都会时时更新,每一笔都可以查出去向,而且还有一个专门的论坛,是让大家推荐基金的用处的,但必须写明原因,经过查实,款项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拨出。

    经过赵天的宣传,季若的形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帮助过的那些人脑海里,当然,这宣传是季若要求的,用她的话来说,我们不能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啊,不然以后谁还会做好事啊,人家雷锋还写日记了呢!

    有人说季若沽名钓誉,也有人说她是真心向善,众说纷纭,季若也从不解释,每一次拍卖当真是把所有的资金都放入了基金会,然后用其修路,种树,办学校,建医院等等。一次是沽名钓誉,两次也是,三次四次呢?每一次呢?

    季若做得其实倒也不多,主要就是出了钱,有时候会去看看网友们说的地方,看看那些地方是不是真的需要她的帮助,除了建造学校医院外,季若每年都会给一些贫困山区的孩子送温暖,棉被棉衣书包手套围巾,想到什么送什么。在季若二十四岁的时候,陈瑾朋有一个堂哥,生了一个女儿,叫做陈清苑,季若一听这个名字,一拍大腿,啊呀,这不就是那女主角吗?据说对艺术极有天赋,她这古玩不就是艺术的一种吗!

    在季若的各种引导下,陈清苑五岁的时候就跟在季若身边学习理论知识,季若还经常扔几块十块钱买一堆的玉石给她练手,让陈清苑直说她抠门。

    季父季母在县城里住出了感情,不愿意来s市,所以每年季若都会回家七八次,每次一两个星期,这是她专门空出来陪季父季母的时间,从季若二十五岁时候开始,季父季母就一直催促她去找一个婆家,每次都被季若搪塞过去,后来陈清苑在季若身边后,季若就带着她回老家,一年七八次,弄得两人老人想得不得了,后来清苑六岁的时候,季若说清苑想他们了,找了一个借口直接把季父季母接到了s市,本来两位老人死活不同意,只说来看看清苑就走,只是看了那乖巧的小女孩抱着他们的大腿劝他们留下,哪里还舍得走,庞老,季父季母,季若,清苑,有人说,这就是四世同堂了。

    季若四十五岁的时候,发生了不少事,这一年,陈瑾朋公开出柜;这一年,清苑的第一件作品拍卖;这一年,庞老走了。季若看着那面容坚毅的老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人背渐渐驼了,腰渐渐弯了,看书需要带上老花镜了,总是被他保护的季若也能够独当一面了。季若很难受,她都快忘了,任务里的人原来也有生老病死。

    季若五十岁的时候,做了一件大事,因为慈善基金会中基金越来越少,所以她把陈老送她那个柴窑当众拍卖,被一个爱国华人花二亿美金买下捐给了故宫博物馆,这件事几乎在全世界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外国人感慨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而国内则有几种声音,一种人说季若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国家的耻辱,有这种古董早就该上交国家了,竟然还拿出来拍卖!实在是忘本!另一种人认为,艺术无国界,无论这柴窑瓷碗是在哪里,在哪一个博物馆里,它的下面都会清清楚楚出的写着,来自于中国,这样就够了;还有一群人说,其实季若知道有人会拍下交给国家的,现在正好一举两得,有了一亿多美金的慈善基金,东西也归了故宫博物馆,多好,也就是在这一年,季若的声名响彻全世界,她的玉雕,她做的瓷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众说纷纭,但季若从未对这件事作出任何的解释,就像她一贯的态度,做事全凭心意,没理由还要向其他人解释清楚,只求问心无愧就好。

    季若六十岁的时候,季父季母在同一年陆续也走了,清苑早有了她的家庭事业,季若的基金范围越来越广,对了,现在基金已经有男主角,也就是清苑的丈夫接手了,每年特定的造林修路已经成了惯例,现在已经不用担心基金会的钱不够用了,慈善事业也逐渐走向了国际。

    季若离开的时候是八十五岁,在她逝世那一天,举国悲痛,在a市一个大大的投影电视上,回放着季若的一生,在下面有一个满是皱纹的老人,她是南希,看着那个年少无知时自己心心念念恨着的人,南希眼眶微红,对着那巨大的投影电视缓缓的鞠了一躬。

    有人计算出,在季若的一生中,慈善基金会一共花费了三千多亿人民币用于国内的慈善事业,而现在慈善还在继续。(求推荐求收藏了,爱你们。)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