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游戏世界(六)

    季若有小萝莉的帮助,在这种地方可谓是如鱼得水,她现在只有二百多万,连一块好一点的毛料都买不了,但她又不想动用庞老的钱,所以就花了二百多万买了一块小萝莉据说达到了八十级的美味,这才真正算得上季若的第一桶金,一块老坑玻璃种,绿得极致,被人花三千多万当场拍下。(m舞若小說網首发)季若则是将这三千多万全买了毛料,剩下二十多万实在买不到什么了,这才作罢,庞老在一旁笑得就像是老神仙一样,慈眉善目,但眼底却满是对季若的戏谑,他怎么就收了那么一个爱财的徒弟?庞老有专门切、雕翡翠的机器,所以这一大堆石头就被季若空运了回去。

    “艺术来源于生活,一个好的雕刻大师可以把一块废料变成难得一见的精品,一定要懂得观察,才能雕刻出栩栩如生的玉雕,你看清朝那翡翠白菜,看着简单,实则就连白菜上的纹络脉路都有迹可循,所以才会觉得其真。你要想学好玉雕,基础功要打实,除了观察外,有极高的美术天分和想象力是不可少的,要是没有美术天赋,你想的是一副模样,雕出来的又是另一幅模样,那岂不是事倍功半吗?”在边郊一栋农宅里,一间专门装修过的屋子里,庞老仔细的给季若说着古玩的历史,还有真正的雕刻师。

    “还有,每一块玉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懂玉雕的人手中,变废为宝是其基本功,你看这个,先相其理,后雕其玉。”庞老指着一副玉雕,那是陈老的成名作,也就是那日的红脸老者,那是一块由帝王绿雕刻而成的玉雕,那块帝王绿本是被众人认定的废品,因为其玉藓交集,玉有只有不多的几丝,偏生那藓分布又广,导致一块好好的帝王绿就这么被毁了。

    但是陈老当时看到了这块玉,心底就浮现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在他的手中,这让人惋惜的玉石就变成了一座山峰,黑色的藓反倒成了其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大片大片黑色的山峰似乎还伴随的土壤问题,让人略显压抑,但是偏生在夹缝中又冒出了一丝绿芽,给人一种希望。

    “你看,好的玉雕师要看其厚度,形状,各色皮与沁,还要巧妙的运用各种瑕疵,让其成为烘托美的一部分。”三天里庞老一直都在给季若讲诉如何成为一个好的玉雕师,以及玉雕的历史,“主要也就是这些了,你的画工也不错,看一看这块玉,想想能把它雕成什么,不要急,慢慢想。”

    季若花了一个月画出一副又一副构图,但都觉得不满意,这是一块黄绿相间的玉,黄色占了大半部分,绿色则围绕在其中,无论季若怎么想她都不满意,不过除了想这个的构图,季若也在庞老的指点下开始练习雕刻,并且大量的补习着关于古玩的知识。

    “庞爷爷!这段时间都没见您,没想到您躲在这里清闲呢!”季若还在院子里坐在秋千上看着庞老给她的书,没想到一串黄鹂鸟般清脆的声音就响起来,侧头一看,是一个穿着大方,打扮时髦的女孩,旁边站在一个面带笑意的男子,两人看见季若,眼底都露出深深的诧异,还有惊艳。

    黑发如瀑,肌肤如雪,芊芊玉指在树上轻轻翻动着,光线透过茂密的树叶落在脸上,多了几分朦胧,季若赶紧将书放在一旁,起身迎了过去,话还没出口,庞老就从里屋出来了,

    “你这丫头怎么来了?我躲在这里清闲,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找到了。季若,这是陈老的孙子孙女,这是陈颖婷,这是陈瑾朋。”庞老很快季若介绍了两人,季若知道陈瑾朋就是陈老的传人。

    “庞爷爷,爷爷前不久得了一个新玩意,今天让我们送过来给您老看看。”陈颖婷冲季若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侧头又对庞老扬了扬手上拎着的手袋,季若本意图与两人打声招呼,没想到陈颖婷却完全不给这个机会,张了张嘴的季若只好压下了舌尖上那句,你好。

    陈颖婷对她有敌意,这是季若的第六感告诉她的,只是她不知道这种敌意来自于哪里,见庞老也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也就没有多想,和陈瑾朋并排跟在陈颖婷和庞老的后面。

    “季若,过来看看。”陈颖婷从手袋里拿出了一个瓷碗,庞老却没上手看,对着季若招了招手。

    “庞老,这,会不会太危险了,您知道的,新手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的...”陈颖婷轻轻一皱眉,然后又扬起笑脸,略带娇嗔的上前一步,试图挽住庞老的胳膊。

    “既然觉得危险,那你就带回去吧,我也不看了,省得我没轻没重的弄坏了你爷爷的宝贝。”庞老扬手错过陈颖婷的动作,漫不经心的开口。陈颖婷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有些尴尬的笑道:“庞爷爷说笑了,您可是大师...季若姐姐,我刚才说话不好听,你帮我劝庞爷爷别生气了好不好。”陈颖婷见庞老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又冲着季若做了一个愧疚的表情,伸手拉住季若的手,左右摇摆撒娇着。

    季若从没想过庞老竟然这么护短,不过,她喜欢!

    “陈妹妹你都没办法,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太会说话。”季若当然知道庞老是在为她出气,陈颖婷看似单纯,这一箭双雕用得倒是不错,一旦她开口求了情,庞老反而就变成了那个坏人,这种事她怎么可能会做,看见庞老略微有些缓和的表情,季若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似乎那上面有什么值钱玩意一般,不过这姐姐妹妹的,季若说得极为别扭。

    “算了算了,季若,让你看这个碗,你看脚尖干什么,那里有碗吗?”庞老摆摆手,一脸严肃的看了季若一眼,但眼底多了几分笑意。季若听陈颖婷的意思,这一定是一个珍品,这种机会她怎么能错过呢,先小心的分析着这瓷碗的釉色,花纹,判断其可能的朝代,看得差不多了,才轻轻的上手,感受整件瓷器的触感。

    柴窑!这竟然是一个柴窑!长物志里面说柴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还有书著滋润细腻,有细纹,用手敲击有悦耳的金属之声,延续三四秒才消失。季若感觉自己拿那瓷碗的手都有些控制不住,这碎片都能与金翠同价,有片柴值千金的话!像这种一个完整的柴窑瓷碗,至少也得一亿多美金吧!而且重要的还不是价钱,这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啊!季若边看边说出自己的感觉,庞老越听越满意,看来季若把自己给的书都认真看了,而且还颇能运用到实际当中。

    “看好了?”季若看完就退到了一边,天啊,这种博物馆都没有的东西,她竟然有机会看见,而且还亲自鉴赏了一番!庞老看了一眼退下来满脸喜悦的季若,这丫头,看个瓷器就高兴成这样,真是!庞老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季若了,只是觉得他这个徒弟怎么这般容易满足!

    “好了,你们把这个带回去吧,今天家里没买多余的菜,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季若本来喜滋滋的,听到庞老的话,整张脸忍不住龟裂,菜不够,所以不留吃饭了?多么正当而...奇葩的理由。

    陈家兄妹也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但想到庞老的脾气,也不好多说什么,恭恭敬敬的向庞老行礼,但是桌上的瓷碗却没带走:“庞爷爷,这是爷爷给你的贺礼,祝贺庞爷爷收了一个好徒弟。而且爷爷今天还特意提起你们当年的赌约,看来我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说话的是陈瑾朋,不同于陈颖婷经常有意无意的小女儿姿态,落落大方,颇有君子之风。

    “哈哈,你这小子,倒会做顺水人情,这丫头还没出师呢,比不上你这个从小就学习着的人!不过等过几年,你倒是真会有一个对手了。”陈瑾朋心惊于庞老对季若的评价,但他怎会拂了庞老的脸面。

    “那我可真得好好努力了。”陈瑾朋似真似假的说道,一时间气氛显然融洽了不少。

    ***

    “哥!你干嘛呀,你干嘛要说得季若那么厉害!你明明知道我特别崇敬庞老,一心想要成为他的徒弟,你竟然还不帮我说话!”才一出庞家的门,陈颖婷就不满的跺着脚斥责陈瑾朋,这明明是她哥哥,怎么要帮一个外人说话!

    “庞老说过,他一生只收一个徒弟,你已经没希望了,跟着爷爷学又会怎么样,你这般闹腾,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经伤了爷爷的心吗?”陈颖婷一心想要拜庞老为师,庞老擅长制瓷,陈老擅长雕玉,陈颖婷一心想学制瓷,所以才会心心念念的想要拜入庞老门下,但是陈老在制瓷方面也有不少研究,面对自家孙女的如此不看好,心底肯定是有几分难受的。

    “哥哥!你说些什么!我有什么比不过那个季若的!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庞老的徒弟的!”陈颖婷说完这句话蹬蹬蹬就跑了,陈瑾朋伸出手一个哎字还没出口,陈颖婷却早就跑远了,故只好无奈的放下手。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