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七喜丸子 第465节 第465章 :南宫寒是强悍的

    “你说什么?”南宫寒的脸色顿时变的无比难看。杜漫宁的脸色也变了,她双手紧紧的攥住了南宫寒的衣袖,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南宫寒咬牙冷冷的道:“立刻启动b计划,三个小时内,我要你们把周伟逼到这里来。”

    “寒,你真的要杀了他?”丁权有些紧张。

    “他伤害我儿子。”南宫寒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

    “可他是咱们的……”丁权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南宫寒冷然的声音给打断道:“从他设计想要在古墓里害死我的时候,我和他就情份已尽了。现在他又想要害死我的儿子。如果他交出了解药还好,不交解药我会让他死无全尸。”

    丁权张了张嘴,最终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沙皇蛇毒性强烈,但是中毒较慢,基本上六个小时才有症状,只不过当有症状的时候,毒气入体就无药可救了。原本他有心调解干爹和南宫寒之间的误会,可是现在看来……干爹是在劫难逃了。他不由在心底里叹息了一声,想到如果南宫晨真的死了,芊芊那孩子又会难过成什么样子?看来于情于理,他都只能助南宫寒一臂之力了。

    晨晨的伤情有了变化,这让原来就冷凝的气份现如今更加的冰冷了。丁权走到南宫寒的身边,冷冷的道:“寒,我欠你这个人情,就让我今天还了吧,我亲自去把周伟引到这儿来。”

    南宫寒不说话。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那指关节已经发白,杜漫宁挽着他的手臂轻轻安抚,南宫寒这才放松了点情绪,只要一想到晨晨处于危险之中,他那双冷眸就透着冰冷的杀意。他不是傻子,周伟这么做已经是打算同归于尽了。沙漠中的城堡被毁了,他受到重创,恐怕这会也他不引他过来,他也会一路追来吧?

    “可儿,再去想想办法!”杜漫宁极力的稳住自已的声音,可还是抖的不成样子。

    可儿红着眼睛重重的点点头,又投身在抢救南宫晨的行动中去了。芊芊一个人静静的靠在角落里。看着自已眼前人来人往的医生,他们的脸上都挂着焦虑和紧张。这不由让她的心也揪在了一起,她想上前问问情况,但是又怕打扰了医生抢救南宫晨的时间,只得作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芊芊也变的坐立不安起来。特别是看着南宫晨那紧闭的双眼和泛着黑紫的嘴唇,那模样就似是一把尖刀,一片一片割扯着她的心脏。她从默默的坐着到来回的走动着,不好的预感也渐渐漫上她的心头。

    “芊芊,吃点东西吧!”丁凡端了一碗粥过来,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很是担心。

    “我不饿!”摇头推开了丁凡的手,这个时候她哪里有胃口去吃东西?丁凡看到她这样只得将粥放到一边,半揽过她的肩膀道:“你放心,南宫先生说了,在这里的都是国内外最顶尖的医生,南宫晨一定不会有事的。”

    芊芊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丁凡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又忍不住的开口道:“芊芊,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是怎么认识我叔叔的?”

    “你叔叔?”芊芊一皱眉,好似是没有听懂丁凡的话一样。丁凡一笑道:“是啊!就是丁权!他是我的叔叔,听妈妈说他也是一个黑道上了不得的人物,只是爸爸去世给妈妈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她临死前还求叔叔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生怕我会被卷入黑道纷争,在我的心中,叔叔一直都是冰冷和严肃的人,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和谒过……”

    “我不认识他!”

    “不会吧?你真的不认识他吗?可是我怎么觉的叔叔好像认识你一样!”

    “我不知道,可能……是他认错人了吧!”仔细的在脑中回忆了一遍,芊芊的确对这个人没有印像。丁凡盯着她的眼睛,感觉她不像是在说谎,这才低声道:“真是奇怪了,叔叔好像……很紧张你。”

    芊芊一顿,疑惑的抬头迎上了丁凡的目光,正想发问,这时外面由远而近的枪声响起,显然丁凡也听到了,两个人的脸色一变,忙站起身往窗外望去。时值黄昏,夕阳下,隐约可见两方人马在那儿对恃着。坏了,难道是周伟?

    两人相视一眼,一同奔向了外面,只见周伟一身沙尘,衣服也破了好几处,他手持枪支对准了南宫寒,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原因,他不如年轻人那般有杀气,反而颤颤巍巍就似随时都会倒下一样。他冲着南宫寒怒吼道:“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为了女人你竟然出卖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再问你一次,解药在哪里?”南宫寒完全无视周伟那嘶哑的怒吼,他本身冰冷的气息已经完全转换成残酷,杀气渐渐汇聚,若说南宫寒的以往的脾气像冰,但是此时他却更像是火,他的怒火在胸腔熊熊燃烧,带着滔天的冰冷和怒意,连瞳孔都染上了火红色。

    丁权见形势越演越烈,南宫寒也动真格的了,不由踏上前一步大声道:“干爹,解药到底在什么地方?你也是个聪明人,今天能把你逼到了这个地步,就说明南宫家有足够的能力使龙社瓦解。更何况你别忘了,他是血鹰,是纵横九天的血鹰,你把他逼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是吗?实话告诉你们!我今天来到了这儿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不但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而且也没有打算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你们背叛了龙社,龙社就要灭了你们。来,把他们给我带上来。”周伟苍老的声音嘶吼一声,大手一挥顿时有人押着几名浑身是血的男子走了过来。

    “天,红蛇!”芊芊低呼一声。

    “还有云泽。”丁凡也惊的出了声,细看之下两人顿时白了脸,只见他们身上横竖不知道多少条伤口,特别是红蛇,脖子上那一条鲜红的血印触目惊心。周伟冷笑两声,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望着南宫寒道:“这两个人你很熟悉吧?这可是你儿子的左右手,现如今他们两个也中了沙皇的蛇毒。这里有三瓶药,两瓶剧毒一瓶解药,我给你一个选择,如果你想救你儿子,必需要在这两人身上试出解药,如果这两个人都死了,你可以再送一个兄弟过来试药。但是记住,你别给我耍花招,我知道你这儿有最好的医生,最精密的仪器,但是良心这玩艺,只能用活生生的人来试了。”

    “干爹,你这是何苦?就算这两个兄弟死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呢?你这么做最后只会害了龙社的兄弟而已。”丁权这话说的婉转,可是言下之意就再明白不过了,如果周伟执意如此,最后也只是落的个两败俱伤而已。

    但是周伟显然不这么想,他哈哈大笑,阴冷的笑声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他笑了几声才停下来道:“我这么做,当然是想让兄弟们看清楚,你们誓死追随的主人,也只不过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罢了。”

    “废话少说,把药拿来给我试。”红蛇低吼一声,挺直了身体。芊芊和丁凡的手不由紧张的握在一起。

    周伟冷笑一声,使了个眼色。身后的木狼立刻将药瓶端到他的面前。云泽忙把红蛇撞到一边笑着道:“兄弟,追踪手在国际上可是人才奇缺,最不缺的就是我这种律师了,大街一拉一大把,还是让我来试吧。”

    红蛇一个不备被云泽给撞到了一边,云泽拿过瓶子仰头就喝了一口!

    “不要!”红蛇下意识的大吼一声,起身就想去夺!说时迟那时快。一直沉默的南宫寒身形一晃朝周伟攻了过去,反脚踢落了云泽手中的瓶子,他压抑半晌的怒气瞬间爆发了出来,明知道不能动手,也明知道周伟意在激怒自已,可是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已最信任的兄弟去送死,他做不到,相信儿子在这儿,也会和他一样选择兄弟。

    但就算是如此也慢了一步,云泽捂着肚子面色痛苦!周伟一见南宫寒赤手空拳就攻了上来,顿时抢前一步手持匕首挥向了他。红蛇一边扶着云泽一边大惊急喊道:“主人小心,他手上的刀子染了蛇毒。”

    云泽也急为焦急,他的嘴唇开始发紫,嘴角渗出白沫。红蛇忙替他擦着嘴角,声音凄厉的道:“云泽,你撑着,撑住!”

    南宫寒闪神看向云泽,眉宇间冷意更浓。周伟见他走神,立刻挥刀又砍,南宫寒一个侧身躲开他的攻击,反手扣住了周伟的手腕,指间一个使力,只见刀子啪的一声落在了沙地上。周伟先是错愕,而后很快的眼中染起了血腥的狂妄和兴奋,几十年了?他这一把老骨头太久没有运动过了。他的身子一沉,倾刻之间你来我往拳脚的力量带起沙尘飞扬,两个人打成一团。

    周伟曾经是很强,但毕竟上了年纪,南宫寒是强悍的,身手相当了得。他的动作狠准辣,不带任何的花哨却直逼人身体最脆弱的部份。招招都带杀机,短短几分钟,周伟已无还手之力,只能狼狈的不停躲闪。

    “寒,干爹!快住手,你们别打了。”丁权束手无策的望着两人,身后的兄弟们都持起了枪,但是南宫寒和周伟身形交替太快,谁也不敢轻易的开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打在一起,却苦于没有办法劝解。这让丁权又是急燥又是无语,忍不住怒气也上来了,大吼道:“晨晨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了,如果解药拿不到他必死无疑,到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思在这儿打架吗?”冠盟|..cm|,,希望大家可以喜欢。(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