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蜜爱:天价替身妈咪 374.384:你知道我姐姐是怎么死的?

    “这个你就没关系了。”保镖甲淡淡的说道:“难道现在你还没发现,我们总裁跟你不一样吗?我们总裁有心爱的女人,不要说你也是,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心爱,你那就叫种马,懂吗?”

    “还有,我们总裁,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什么都做的出来,当然跟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冷血动物不一样了。”保镖甲啧啧两声:“你现在觉得我说的都是胡扯,真等你后悔,你就懂了。”

    钱三公子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您放心吧,我可不会后悔,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草原?”

    保镖甲笑了笑,没再跟钱三公子讨论这个问题,反正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就有他受的了。

    保镖甲和洛雅他们主要安排的就是后面的规划事宜,而真正要实际操作的就是秦川自己了。

    这次保镖甲给她安排了好几个保护她人,就住在她租的这个房子隔壁,然后两间房子打通了一个暗门,可以随意出入。这次的计划实施,第一步就是要先把司马图引诱到她家里来。

    因为洛雅很懂女人的心思,所以她知道秦川宁可是不要命,都不愿跟那男人发生那种关系。

    所以这次的计划,就是让秦川不经意间知道,自己姐姐的死不是那么的简单,然后再慢慢发现,这件事竟然跟司马图有关系。然后,愤怒的秦川就将司马图带到了家里问他事实。

    司马图自然不可能承认,然后秦川就装作生气的不能控制,决定要去法院告他故意杀人罪。

    而这个时候的司马图因为秦川的话非常难听,很可能就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举动,说出证据。

    保镖甲以前特意调查过,这个司马图竟然还是有些武术底子的,如果他非常的心狠手辣。在发现秦川知道了一切之后,就要一击致命,那他就算把人安排的很好,秦川还是会受伤。

    这些保镖甲一开始也跟她说清楚了,如果她挑了这个方法,那就要承担可能发生的风险。

    而另一种方法,是保镖甲想的最快,也是最稳妥的一种。就是让秦川跟司马图发生关系,然后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男人对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总是要放心一些,觉得她就是自己的了。

    这个时候,秦川再说最近不断噩梦连连,梦见姐姐来找她,问她为什么要怀他的孩子。

    一开始,那司马图肯定不会说出来实话,直到秦川差点流产,,然后要求司马图跟她一起,去姐姐坟墓上,跟她好好说说,不要再来找她了,让她好好生下孩子,司马图就不会拒绝。

    然后她再在坟墓前找借口离开一下,让司马图自己给你姐姐说说话,他便会吐露出证据了。

    要按照保镖甲的想法,怎么看都是第二个划得来,又不用真正的怀孕,只是睡上几次,然后就可以找个医院作假,说她怀孕。再用几天制造做噩梦事件,这个事情就很快便能结束了。

    可现在,他们也算是饶了好大一个圈子,不仅耗费了人力和时间,还加大了秦川的危险性。

    秦川就按照保镖甲交代的事情,又开始跟司马图做起了如漆似胶的模范情侣,惹来一阵羡慕。

    司马图每天中午都回来找秦川,带她去吃所有的好吃的,然后晚上再来接她下班,送她回家。

    有一次,司马图还提出,想要将公司转到秦川的名下,还想要送秦川出国,不过都被她拒绝了。但是不妨有些好事者听到了这些消息,便到处去跟别人说,秦川就要成咱们老板娘了。

    于是每天都有很多人给她献媚,希望以后能得个好位置,大家都以为她应该是非常开心的。

    但是只有她的设计师,发现了不对,有些纳闷的想,明明是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还对她这么好。自己又肯上进,她明明是该很开心的啊,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但是自己跟秦川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亲密无间,再加上她现在的位置比较尴尬。秦川很可能是以后的老板娘,而她偏偏现在就是秦川的顶头上司。她甚至不敢跟秦川靠的太近,否则就有人会在她身后,说她为了以后的前途,连脸面都不要了,只为讨好以后的大老板。所以她只能稍微疏离了秦川,不过秦川也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了她的用意,也不会特意凑过来。

    秦川心里也很憋屈,有点难受的想,等这些人知道她的最终目的,会不会吓得眼睛都掉了。

    不过憋闷是一方面,二另一方,则是让秦川更加为难的,她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想着昨天保镖甲给她的信号,示意她可以开始走第一步的计划了。这第一步是开端,非常的重要。

    下午下班的时候,司马图又来接她,秦川坐上车以后,就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看着窗外。

    司马图说了好几句话,得不到秦川的答复,就瞥了她的表情一眼,看她眼神茫然的盯着窗外,就问道:“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是公司里做的不开心吗?怎么是这副样子?”

    秦川摇了摇头,对着司马图,勉强的笑道:“不是的,公司里很开心,我没什么事的。”

    “明明不是。”司马图皱了皱眉:“我今天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你都没理我。平常你不是这样的。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竟然都不对我说。难道你不知道,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吗?”

    秦川咬了咬唇,似乎是纠结了好一会,才将事情说了出来:“你知道的,我有个姐姐吧。”

    “恩……,就是你之前说过的,死了的那个姐姐吗?”司马图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

    “没错。”秦川的心情又变得低沉了起来:“我最近遇到了一个人,是当年那个医院的院长。”

    司马图开着的车,猛地一个急刹车,狠狠的撞向了一边的帕萨特,然后才停了下来。

    秦川愣愣的看着司马图,然后一脸惊慌的拉着他的胳膊,慌张的问:“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司马图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帕萨特的车主气势汹汹的走了下来:“我说你怎么开车的?”

    秦川紧张的看了司马图,司马图安慰的朝她笑了一下,然后摇下了车窗:“走保险程序。”

    那帕萨特的车主看了司马图的车一眼,知道要比自己的车还贵很多,便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就将车暂时先移到了路肩上,然后各自打了电话,等保险公司的人来进行理赔。

    司马图觉得跟秦川坐在一辆车上,实在憋闷,就站在扯下,跟帕萨特的车主聊着理赔事宜。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有人喊了一声,这不是执行官司马图吗?接着就响起了一阵相机声。

    司马图皱了皱眉,连忙拉开了车门,重新回到车上:“外面似乎有人认出来我了。”

    “那怎么办?”秦川咬紧嘴唇,然后拉了一把司马图:“我去等保险员,你在车里坐着。”

    说完,秦川也不等司马图反驳,连忙拉开车门下车,跟还在窗外敲玻璃的帕萨特车主笑了笑。

    帕萨特车主愣了一下,没想到刚才貌似是个大官的男人,立刻换成了个美貌的小姑娘。

    “我刚才听,那位是个什么执行官?”帕萨特车主小心的打量着秦川:“你们不会不陪了吧?”

    “您误会了。”秦川连忙说道,然后摇头笑道:“他不是什么执行官他,他是做生意的。别的人可能认错了,他长得有些大众脸,您放心吧,这次确实是我们不对,我们不会赖账的。

    那人听了,略松了口气:“那就好,这辆帕萨特还不是我的,要是你们不赔,我就没办法了。”

    秦川笑了笑没说话,然后就跟着帕萨特车主一起等到了保险员来,然后完成了理赔项目。

    而坐在车上看着这一切的司马图紧皱起了眉头:当初那个院长,赔了秦岭父母一大笔钱之后,便不知所踪。他在发达以后,也找了他很久,根本没有消息。怎么他就突然的出来了?

    秦川会不会知道什么了?司马图攥紧了拳头,看现在这个样子,秦川应该不知道和他有关系。

    他必须要在秦川知道所有的事情之前,将那个院长找到,然后将他……干净的结果掉!

    “理赔已经做完了。”秦川上车的时候松了口气:“我说了你不是执行官,他们也信了。”

    司马图也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大大的呼了一口:“都怪我,听你说话太认真了,没有看车。”

    “那难道怪我咯?”秦川斜了一个眼神过去,娇嗔道:“你这人好不讲理啊!不要理你了。”

    “别不理我啊,你刚才不是还在说你姐姐的事情,还有那个什么院长?继续说。”司马图道。

    秦川又是叹了口气:“那天中午你不是忙,没有来带我吃饭嘛,我就自己去吃饭。然后路上遇到了一个乞丐,想着身上有林倩,就给了他一些,结果他看到我,就惊恐的喊着我姐姐的名字。我觉得不太对劲,他怎么可能认识我姐姐?我就拉住他,问他怎么会认识我姐姐?”

    秦川说到这,顿了顿然后咬住了嘴唇:“他却像疯癫了一样,看到我只是拼命的躲着,嘴里一个劲的说着,让我饶了他,然后就不肯跟我多说一句话,好像疯了一样。然后就跑了。我总觉得那哥乞丐有些面熟,就回家查了一下,发现他就是我姐姐去世的那家黑医院的院长。”

    秦川好像是没看到司马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咬着嘴唇道:“图,你说我姐姐的死,会不会并不简单?否则,就因为我跟姐姐长得像,那院长见到我,为什么就会那么害怕?”(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