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27章 掳走娘的人,是阿爹

    ,。(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ggaax

    从外面灵堂走进来,我的心里其实就一直有些感觉,直到这个时候听妙言说起我才问道:那,你太子哥哥呢?

    他走了。

    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来了这里没多久,就不见太子哥哥了,问皇后娘娘,她说不让我问,更不让我去问父皇,说是父皇已经很忧心了,不能再给他添乱。

    我想,太子哥哥是不是走了,去别的地方了。

    我想了想,没有再追问下去。

    看来,经历过了一些事情之后,妙言要比过去那个单纯天真,甚至有些莽撞任性的小姑娘成熟得多了,她也的确没有猜错——裴元灏留在这里是因为还要在山西调度一些事情,而太子是国之根本,不能跟他一起呆在这里,否则如果有个万一,那就全完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有一批人已经护送念深继续往西南前行。

    也许,他们的目的就是西川了。

    我微笑着轻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你太子哥哥身份特殊,是送去别的地方了,但这件事你不要跟人说。你父皇现在心里有很多事,都非常的难,你也不要去打扰他,乖乖的,听皇后娘娘的话是对的。

    嗯。

    妙言很认真的对我点了一下头。

    从之前收到她的信,看着上面谨慎而公正的语句字迹,再看到现在的她,我真的要在心里感叹,我的女儿长大了,比我离京的时候又成熟了不少。

    但下一刻,她又像一只撒娇的猫咪一样投入我怀里,双手缠在我的脖子上,用脸颊摩挲着我的脸颊。

    再成熟,也是我的女儿。

    我只觉得一颗心已经软得要化掉了,伸手抱着她:我的妙言啊,不要长大就好了。

    她将脸埋在我的颈项间,闷声闷气的说:娘为什么不希望我长大啊。

    你长大了,就不会永远留在娘的身边。

    可娘希望,你永远都终有这么点大,懂事就够了,这样娘就能一直抱着你了。

    她听着,更紧的抱住了我:那娘永远不要离开我啊!

    我微笑着,笑容中却多少透出了一丝苦涩。

    我,当然不想要离开她,从生下她那一刻开始,我就希望能永远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再苦再难都好,如同我小时候想要永远的留在我的母亲身边一样;但事实,又那么可笑,我们每一次说永远都说得那么掷地有声,好像做得了主,却往往身似浮萍,一阵风一阵浪,就卷走了。

    我苦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傻丫头,你将来长大了,是要成亲,要嫁人的,永远不离开,难道,你要把娘带到你夫家去吗?

    她一听,急得跺脚:我不要嫁人!

    现在她已经长大了,也有个少女的样子,知道害羞了,我笑着,眼中却不由的渗出了一点泪花来。

    我和她这样笑着说着,也忘记了时间,她把我离开后这段日子她都做了什么,离京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到这里来又如何安置的,都大概跟我讲了一遍,我听得很细心,也渐渐明白了,这一次撤离的确是裴元灏在一开始就有了准备的,常晴应该是也知道,一直帮他调度后宫的事,所以一切才会这么顺利。

    她说完之后,眨着大眼睛看着我,问道:娘,娘去西川之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事呢?

    我啊

    我想了想,说道:娘回西川,遇到了很多事,有一件事——你外祖母宾天了。

    外祖母?

    她的目光微微闪烁,想起那个在西川威严赫赫的颜老夫人。

    不过,对她来说,这大概并不是一件大事,也不是一件让人悲痛欲绝的事。

    薛芊在她面前的样子,并不慈祥可亲,第一次见面就用蟠龙杖差一点把我打残了,之后也好几次严厉的训斥过妙言,虽然在我们临走前,她给了妙言一份大礼,但作为孩子来说,不会太明白长辈训斥和严厉的真正含义,却往往会更记得长辈训斥时自己的难过和恐惧。

    我想,她对她外祖母,即使有感情,也是很复杂的。

    果不其然,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说道:那,我会为外祖母祈福的。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乖。

    她安静了一会儿,又睁大眼睛看着我:娘,除了外祖母的事,你还遇到什么了吗?

    如果说刚刚,她问我离开她之后遇到了什么事,是出于好奇,也是出于对我的关心,那现在再追问,似乎就更多了一层意思了。

    我下意识的低下头去,可她却立刻低下头去,埋首在我颈项间,好像要躲避我的目光似得。

    我道:妙言?

    她闷声闷气的说道:我听他们,说了一些事情。

    我的眉头微微一蹙。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这个子门窗紧闭,连一条缝都没留,实在有些憋气,我甚至感觉到呼吸和心跳都沉重了起来。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听说了什么?

    他们说,他们说——这一次父皇离开京城,是因为有人要打过来,父皇为了保全,保全为了保全社稷,所以才离开京城的。

    他们说娘也被人掳走了。

    他们还说,到处都在打仗,死了很多人。

    还有,他们说,京城现在被人占了,我们住的宫殿都没了,人也没了。占领京城的人自己当了皇帝,还列了父皇的八大罪状昭示天下,现在父皇已经——已经不是——

    说到这里,她自己都不敢说下去,这些话,不知道是谁在嚼舌根,但显然,嚼舌根的人也不敢再往下说了。

    我的声音都沙哑了:你还听说什么了?

    这一回,妙言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双杏核眼里闪烁着不安的光芒,她轻轻的说道:他们说,打仗的人,把父皇从京城赶走的人,还有——掳走娘的人,是阿爹。

    这一刻,我的心顿时狠狠的沉了一下。(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