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蔷薇,你真不想去美国?”梁博站她房间门口问。

    “我不想去。”许蔷薇一边回答,一边收拾行李。

    原本从那个家离开也是匆忙,来这里就没带多少东西,这回走,也带不走什么。

    她不知道许家梁家都不要她的情况下自己还能去哪里,但……暂时住在晚晚家,应该是没关系的。之后的情况,这世界双手双脚健全的人,还怕找不到工作吗岛?

    许蔷薇肚子里有股硬气,她不愿意看人眼色,大不了,她就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好,那哥帮你。你现在就做做样子,太晚了你也没地方去,我帮你找家酒店,你先上那儿住一晚。”

    “你能帮我?”

    “当然,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还是会帮你的,你和巧巧一般大,看着就跟我妹妹一样,我怎么会不帮你?”

    当时的许蔷薇还不知道人心险恶,她轻易地相信了这个看似衣冠楚楚的“哥哥”,自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当晚,许蔷薇被骗到酒店,被早已觊觎她良久的梁博梁饶强,奸了。事后,许蔷薇被强行带去了美国。

    一开始,梁饶只是将她关在别墅里自己享受,到后来被梁巧巧唆使,他慢慢地玩大了,带朋友回来一起玩,直至最后腻味了,欠下了高额赌债,不好向家里要钱,在和梁巧巧梁博商量之下,最终商议将许蔷薇卖给了地下赌庄。

    而这一切,始终瞒着蔷薇妈妈。

    她只是以为女儿始终在生她的气,不愿意和她说话,梁饶又时常传来许蔷薇身体良好时的照片,称将她照顾得很好,却是怎么也想不到,梁家竟禽兽如此。

    梁父后来知情,却包庇儿女的罪行,并企图掩盖,甚至在已经找到许蔷薇下落的时候,又弃她而去。只因他觉得,她若回来了,他的儿女免不了指控。

    那天,许蔷薇看着自己多年来唯一的希望离她而去,心已经凉如冰雪。

    她又再一次被关回了笼子里,像一只宠物一样没有尊严。

    恨意,是唯一能支持她活下去的动力。

    她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抱着双膝。

    她以为过去了那么多年,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但那一晚,眼泪再次汹涌成河。

    好恨好恨,想吃他们的肉,饮他们的血……

    她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一切屈辱与痛苦,她都要咬牙吞下去,为了那一点几乎不存在的光明。

    这一个月以来的第三次逃跑,她又被抓了回来,被她现有的雇主打得浑身血肉模糊,她唯有蜷缩着身子,护住自己的主要部位。

    他们的目的是要她记住痛,下次不敢再逃跑。

    直到她下身流血,史泰龙才住了手,将她拉扯起来,警告说:“下次再敢逃跑,就直接将你打死!”

    她都说不出话,只是弱弱地点点头。

    但她的第四次逃跑,正在脑海里实行着,那绝对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她在那第三次放弃,或许以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她都会活得比狗还不如,那种痛不欲生的生活,她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

    她又逃跑了,在她逃跑过无数次的地下赌庄里逃窜着,而很快,她又被发现了,所有的人都在找她。

    她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完了,史泰龙真的会杀了她。

    她跑向洗手间的方向,一下子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四目相对。

    封以珩双眉紧皱,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别说她身上有伤了,就是那张脸也已经鼻青脸肿,伤到让他分不清楚她的年龄。

    他知道这地下赌庄很隐秘,也时常有传出虐待人的消息,但初次见到这样的人,还是愣住了。

    那一瞬,许蔷薇下意识地说出两个字:“救我……”

    是中文!

    她的手抓住了封以珩的手臂,他能感觉到她在颤抖。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了!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他的眼睛似乎能给人安定的感觉

    tang。

    除了向他求救,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许蔷薇转头看一下身后,确认他们是否已经追来,然后朝他跪了下去:“救我,求求你救我,我不想再被抓回去……我不想死……我想要活下去。”

    救了之后呢?

    眼前这个男人买下了她,她只是又跳进了另一个狼窝。

    但那时候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做梦都想逃离这个黑暗的地下城,哪怕只是出去外面接触一小会儿的阳光,都是她所奢望的。

    喧嚣声传了过来,很多人都朝这边聚集而来,他们骂骂咧咧,要把许蔷薇带走。

    封以珩眉心一皱,才二十出头的他,却有着那个年龄不该有的老成。

    他将许蔷薇拉到自己身边,和他们说:“叫你们头过来,这个女人我要了。”

    他夸下这海口,但实际上却并没有足够的钱。

    史泰龙一来就骂得厉害,他实在忍不了了,过来就要抓许蔷薇过去暴打,被封以珩一拦,“我要买的人,你打死了,买卖还做不做了?”

    史泰龙最近手头紧,这个女人脾气太犟,多少雇主都不愿意要,现在有冤大头,他当然选择忍了这口气。

    许蔷薇一直躲在他身后,瑟瑟发抖地抓着他的手臂。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她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她怕,她怎么会不怕?

    封以珩转头安抚了她一句:“没事的,既然我选择管了,就会管到底,带你离开这里。”

    一听说封以珩没钱,史泰龙差点跳脚了。但最后他还是弄到了钱,他有他的办法。

    他对正在合作的公司老总夸下海口,和封宸签下这个工单,他就有能力让他们公司的利润翻两倍。

    该老总信了,出钱替封以珩买下了许蔷薇。

    ……

    “所以,你一定要对我哥好点,我今天能这样躺在你怀里,没有他,不可能,”许蔷薇躺在连琛的怀中,枕着他的腿,微笑,“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对不起,超过你啦。”

    “不要紧,现在开始,也是我的。”

    蔷薇说得对,没有封以珩就没有她,他岂止是她的贵人,更是他的。

    他早他那么多年,替他保护了他的蔷薇,这个恩情,他一定会还。

    这也是,先前是封以珩池晚的事他就一定上心的缘故。

    这段时间,她开始可以时不时地和他讲一点她不愿开封的那段记忆。

    照着她的记忆,他的调查有了更快的速度,一个一个,全部送上路。

    许蔷薇问他,能不能不要为了她造杀孽,他说不可以。他造了很多杀孽,也有一些能让他自己心悸的,但唯独这些,是他永生都不会后悔的。

    “他当时就那么有把握?”

    “嘿嘿,”许蔷薇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你猜他怎么说的?他摊摊手说,没把握啊,谁说我有把握了?我说那你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说,不胸有成竹,难道结巴地告诉那老总我能办得到?他会付钱才怪!这钱付了之后么,管他翻了一倍还是两倍,你反正我救出来了,他要是上门讨债,不还有封宸顶着,大不了,我再卖了你还债咯。”

    许蔷薇说得轻松,将封以珩当时的语气都学出来了。

    当然,封以珩不可能再卖了她,只是时隔多年,再开开她玩笑罢了。

    “所以最后那老总是亏了还是赚了?”

    许蔷薇说的故事,不管长还是短,他都有足够的耐心去听,去理解,去和她有共鸣。

    “你猜~”

    连琛都没有猜,笃定道:“赚了,还不止两倍。”

    “你怎么知道?”许蔷薇惊喜地坐起来,“你作弊对不对?”

    比起一个多月前,她已经又开朗了许多了。

    他陪着她走过很多个美丽的地方,慢慢地治疗着心伤,如今,她几乎已经完全走出了那片阴影区域。

    “高手,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能耐。”他

    也不脸红心跳。---题外话---黑暗部分写很少,就不写出来了,蔷薇够可怜了,让她享福吧~(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