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

    说这话时,许虹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哀怨,像一个怨妇一般,舍不得与情人分别。(tet文学网teteam.com)

    “当然。”

    我笑道:“我也是去嘉诚的,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见面。”

    “那给我打电话!”

    许虹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又拿出签字笔在名片背面写上一串电话号码,说道:“这个电话只有我的亲人和最好的朋友知道,你到了嘉诚后,就打这个电话找我。”

    “我会的。”

    我接过名片,猛然一把抱住许虹,狠狠的在她唇上吻了一口,说道:“你是我的女人,记住哦,是我的女人!嘉诚再见了。”

    然后推开许虹,向树林里窜去,消失在微亮的清晨中。

    xxxxxxxxxx与许虹分开之后,我并没有马上离开峡谷底,而是躲在树林里,直到看着许虹被前来救援的直升机接走之后,我才攀出峡谷,然后施展轻功沿着铁路一路狂奔,然后爬上高速公路上回嘉诚的货车,这样才回到嘉诚。

    当我出现在那栋久违的别墅门口时,我的女人们全都恭候在门口了,见到我个个都流下了眼泪,一个个朝我扑来,把我压在地上,不停的捶我亲我,直到她们发泄够了,才簇拥着我走进家里。原来无极僧早就告诉她们,我会在这一、两天回家,所以她们一个个都不上班,天天在门口等候。

    感受着她们对我的浓浓受意,我无法报答,唯有疼爱她们,进入她们的身体,带给她们最原始的快乐,带领她们领略人生的最高潮。

    xxxxxxxxxx接连一个星期,我和女人们都没有分开过,她们都请了假没有上班,每时每刻都在向我索取,做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做,饿了就吃饭,吃饱了又做,如果我没有突破欢喜禅神功的最后一层,没有达到金刚不坏、不折不挠、百做不厌、百做不泄的境界,我想早已精尽人亡了。

    回到嘉诚十天后,我告别我的女人们,登上了去日本的飞机,那里还有我最后一个任务,那就是在床上打败九阴天女,吸取她的元阴,废了她的武功,让她不再为祸人间。

    一到东京,无极僧就在机场迎接我,在下榻的酒店里,无极僧给我讲了具体的情况。他早已找到了九阴天女,极力说服了她和我在床上比试,如果她赢了的话,他从此不再干涉她的事情,如果我赢了的话,她就要眼着他回嵩山。

    时间就定在三天后。

    xxxxxxxxxx三天后,无极僧带我来到一栋别墅,说道:“进去吧,她在里面等你,全靠你了。”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周围再没有房子了,围墙很高,从外面难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保险工作做得很好。

    我推开门进去了,背后,门缓缓的自动关上,在我前方的碧绿草地上,一个黑发美女穿着几缕轻纱斜躺在一张巨大的丝绒被上,阳光普照在她身上,显得如梦如幻,不用说,此人就是天生淫荡的九阴天女了。

    “冤家,你现在才来啊,奴家等你好久了。(tet文学网teteam.com)”

    她的声音如仙乐一般,婉转动听,带着丝丝媚惑,让人情不自禁的邪念丛生。

    “是吗?宝贝,这么想我啊,我会让你满足的。”

    我知道这是九阴天女已经对我施展开了媚术,当我是初哥吗?哼,我邪邪的一笑,坐到被子上,把她楼在怀里,两只手就在她身上乱摸起来,自然运用上了欢喜禅神功的调情手法。

    “嗯哼……”

    九阴天女一声呻吟,窝在我怀里的身子扭动得更快了。

    “哥哥,你摸得我好舒服啊,嗯……”

    听到九阴天女如此称呼我,我差点恶心得吐出来,她都是快百岁的人了,真是不要脸不害臊,于是更加用力的在她身上揉搓,很黄、很暴力的揉搓。

    九阴天女痛得仿佛要挣开似的,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脑袋从我怀里仰起,小脸粉红,两眼迷离,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又像是很享受一般,星眸半开半合,猩红的嘴唇朝我嘟起。

    看着九阴天女羞红了脸的样子,即使我知道这是逢场作戏,我还是禁不住俯下头去,吻在她的樱辱之上。

    九阴天女“嘤咛”一声,两只手抱我抱得紧紧的,并在我的后背抚摸着挑逗我。我一边品尝着她甜美的樱唇,一边用舌头撬开她珍珠米般的贝齿,伸进她的小嘴里,挑逗起她的小香舌来。她的体温越来越高,身体越来越软,气息越来越急促,眼神越来越迷蒙,这让我差点迷糊,忘记了这是性爱比试。

    我的手指挑逗着她的敏感处,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九阴天女很老了,但是她驻颜有术,度肤柔嫩得像婴儿一般,这柔腻的皮肤令我如痴如醉。

    她的两只柔荑不知何时解开了我的裤链,轻轻的握住我的金枪,时而轻轻摩挲,时而用力紧握,时而快速揉搓,时而缓慢扭转,欲火在焚烧,她也在用魔门媚功诱惑挑逗我。

    太美妙了!九阴天女的技法让我情不自禁的轻声呻吟起来,她美妙的身体让我欲罢不能,让我极度的亢奋。

    我当然也不能示弱,一只手掀开她的轻纱,抓住了那弹性十足的乳峰用力的揉捏,仿佛手里抓着的是一团面糊,她的乳峰在我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另一只手覆盖在她那长满萋萋芳草的花口上摩挲,欢喜禅真气从掌心缓缓发出,攻进她的蜜洞中,晶莹剔透的花汁从她的花径中汩汩流出,流到我的手上,黏滑无比,竟然芳香四溢。

    “啊啊啊……嗯嗯……噢噢噢……”

    九阴天女快乐的呻吟,大声宣泄着至上的陕感。

    我的手摸进九阴天女的芳草地中,浓密柔软的芳草带给手极大的快感,我咬着她的耳朵,淫邪的笑着,轻声道:“你的身体,还真是敏感啊!”

    “都是你害的,噢……”

    九阴天女妩媚的白了我一眼,不依的低哼着,两只手臂却紧紧抱着我的后背,用力将我的身体压向自已的身体,嘴里说道:“坏蛋,你把我下面弄痒了……”

    我低头一看,两腿之间的花径更是春水汹涌,源源不断,把被子都弄湿了好大一块。

    “你的水真多啊,就像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坏坏的笑着,就是要让她动情动性。

    “坏蛋,这些水都是为你流的。”

    九阴天女娇羞的嗔骂道,用手抓了抓金枪,说道:“因为它崇拜你的小弟弟,那崇敬之情就像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哈哈……说得好。”

    看来,语言挑逗是棋逢对手了。

    我静静的打量着她,目光在她赤裸的美体上放肆满走,似要看清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娇羞无限的低下头装纯情,她的皮肤如乳酩般洁白细腻,全身上下似乎没一丝毛孔,非常光滑,滑腻如汉白玉一般,又像是极品的绸缎,毫无瑕疵。

    我低头再次吻着她,从她光洁的额头吻上美眸,从美眸吻上鼻尖,然后奔至她那晶莹的小耳旁,轻咬着耳垂,在她耳中轻轻呼了一口气,使她全身一阵颤抖,魔门媚功好像忘了个干干净净,她像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一般,让眼前的男子在她身上任意施为。

    我的手翻山越岭,先登上高傲的乳峰,摘取两颗殷红的樱桃,然后越过平原,抚过那黑色油亮的芳草地,触碰到了她最神秘幽深的地带。她全身一阵酥麻,那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舒畅,两腿不由自主的夹得更紧,小腹一热,一股香水便汹涌而出,那里变得更加有如泥泞的沼泽。

    “我要吃你。”

    九阴天女觉得有必要采取主动了,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低着头在我的胯间,小嘴一张含住了我的金枪,然后她施展开十八般武艺,吸、吮、舔、咬、啜、卷、吞……她充分利用自已的牙齿、舌头和嘴唇,服侍我的金枪。

    似乎是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的吸吮过后,我尝到了人世间从没有过的享受,享受到了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口技,那滔天巨浪般的快感向我冲来,把我淹没,一波又一波,力求把我淹没在如潮的快感中。

    九阴天女本来想在口技中就让我弃械投降,想不到我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如此功力,有点小看我了,她的嘴巴磨得开始肿胀,我的金枪还是巍然挺立,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疲软,她终于放弃了口交。

    我分开九阴天女的双腿,跪在她的两腿间,金枪早已等待多时,粗大坚硬的枪头泛着迷人而狰狞的光泽,枪身更是坚硬,我把坚挺对准了她的花径,金枪闻到那花汁的芳香更是兴奋,不安的跳动着。

    “来吧,让我们短兵相接,面对面的战斗吧。”

    我豪气的说道,豪气冲天,大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来就来,谁怕谁啊?”

    九阴天女淫荡的一笑,躺在我身下,张开了大腿。

    我把粗大的金枪朝着她已经张开了小嘴的花径口缓缓推进,略探进一点,让她的温软略微包裹住我的坚挺,然后猛然一挺身,金枪“嗤溜”一声猛然插到了她的花心深处。

    这突如其来的冲刺让她感觉自已被塞满,触电般的快感充斥全身,九阴天女不由得呻吟起来,她紧紧勾住我的脖子,樱唇无比热烈的堵上我的唇,疯狂的吸允亲吻。

    她的蜜洞狭窄程度一如处女,我的金枪一进入,就被一片温软狭窄所包裹,又湿又紧,一种被温热潮水吞没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叹,这个女人太可怕,也太可爱了,我挺枪奋力冲刺,九阴天女也挺起腰身迎合我勇猛的冲刺。

    她虽然遍尝男女情爱的滋昧,但是能遇上让她全力施展媚功的男人却屈指可数,身具九阳之体的男人更是世间少有,她对性爱本已食髓知味,此刻将遇良才,她更是情动如潮,差点忘记了这是一场比试。

    她本来想一交战就制伏我,然后趁机吸取元阳,但是我的坚挺、我的持久让她大吃一惊,知道了这是一场持久战、消耗战。九阴天女知道短时间并不能得出结果,索性放开心怀,小嘴发出销魂的呻吟,情不自禁的扭动蛮腰,奋勇迎战。

    当下我们两人各显神通,展开盘肠大战,娇喘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真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啊!

    几个小时后,我们换了一个姿势,从刚才的男上女下变成女上男下,她主动的胯坐在我腰身之上,将花径入口对准怒挺的金枪,腰身往下一沉,便将金枪齐根吞没,她双手撑在我的胸口上,扭动腰肢,开始疯狂的动作起来,左右摇摆,上下起伏,前后挺动,一旋一转,大开大合,如暴风中的风车。

    “啊!”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被温热包围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两只手抓着她的奶子,任由她施展。

    “真是厉害!”

    九阴天女坐在我的腰上为的就是等待我射出阳精的时候好控制我,可是她努力搞了两个多小时,我却雄风依旧,金枪照样坚挺坚硬。她一边享受着我的顶级冲刺,一边控制自已的心神,她不能让自已的心神在高潮中沉迷,她在等待,等待我疲软的刹那。

    我们又换了一个姿势,九阴天女趴在草地上,我从后面插入她的蜜洞,大肆抽插,这种姿势最适合冲锋陷阵了,金枪猛捣,每次都是一插到底,然后一抽成空,带出的春水到处飞溅。

    这是一场比体力、耐力的战斗,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又是两个多小时后,九阴天女终于支持不住了,花心深处开始传来阵阵跳动,蜜洞开始变得更窄。

    “啊啊啊啊啊啊……”

    九阴天女忍受不了金枪奋力冲刺的巨浪般的快感,终于到达了高潮,一败涂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无极僧恰到好处的出现,九阴天女还在享受着高潮的冲击,脸色却如死灰一般黯淡,“女施主,随我去吧,天下从此太平,乖徒儿,你也回去吧。”

    说完,牵起九阴天女的手翩然远去。

    我不由得感叹,这太平天下竟然是靠我的金枪打来的……

    【由文人书屋小说下载网''整理,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