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妻多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哪个儿子更重要?

    这男人宠爱自己的侍妾也是这么霸道,湘夫人挣点私己也要管着。迟重呵呵干笑两声:“九爷这一招果然高明!如果有人敢嫉妒湘夫人,对湘夫人下黑手,只怕一看湘夫人这身份来历,就不敢造次了。”

    石定峰盯了他一眼:“少拍马屁,我让你炼制的那柄道器,现在什么情况?”

    “快了……等剑胚成型,我立刻通知九爷。”迟重不敢再跟这尊大神啰嗦,生怕自己招架不住把什么都说了,那岂不是影响他和湘夫人的生意。迟重赶紧告辞离开,临出门又想到什么,转身问道,“对了,敢问九爷哪天生辰?”

    石定峰皱起眉:“问这个做什么?”

    迟重讪笑着:“呃,没、没什么……”

    石定峰看了他两眼,淡淡地道:“我从不过生辰,不记得了。如果要说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每年的冬月十九,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那一天,是小石头的生辰,也是洪宁襄真身陨落的日子。

    迟重眉头拧了起来,奇怪,那湘夫人怎么说给他送生辰礼?罢了,这是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他只管尽快让人把东西做出来要紧。

    ---

    洪宁襄一开始并没考虑到商会户头名字的问题,等到迟重把令牌送来时,她看到上面的个人说明,气得差点把令牌砸了。

    只见上面写着:“湘夫人,珍品阁商会贵宾成员之一,编号91693058,盖古魔宗现今代宗主石定峰之侍妾,特此说明。”

    这男人就是想掌控她的一切是吧?连她的私房钱也要打上他的名号?

    洪宁襄一路冲进书房,石定峰正在翻阅一卷文书,她把令牌放到他面前,气极反笑:“我以为九爷很大度,不会怪我存点私己,没想到你这么小气。我不过想和迟重做些交易,赚点灵石补贴,九爷也要跟我抢么?你让迟重这么一写,那我赚的灵石不都成了你的?”

    “你赚那么多灵石做什么?有我在。是少了你吃的,还是少了你穿的、用的?嗯?”石定峰放下书卷,起身走了过来,洪宁襄被他威压控制得无法挪动,刚要开口反驳。石定峰捏住她的下巴,“还是说,你想多赚点灵石好跑路?如果你是这么想的,我劝你打消念头,别忘了,重琉璃还在我手上。”

    “没错,我迟早都会离开的,不过,我不会扔下重琉璃。你到底把他藏哪儿了?”洪宁襄这次真的愤怒到了极致,他明知道她担心重琉璃。却还将她和魔子分开。

    石定峰没说话,松开了她,抬起右手,露出了那枚金色戒指,他施了个诀,空中呈现出一个虚幻的画面。

    洪宁襄看到画面里出现一片山谷,谷中是一块块数丈髙的石头,中央有法阵造成的空气漩涡流动,法阵里面悬浮着焚月剑。

    不过因为被石定峰下了禁制,她根本无法和重琉璃沟通。只能用神识看到他正在焚月剑里打坐修炼。

    看到重琉璃安然无恙,洪宁襄稍微松了口气,石定峰收了戒指,目光落回她的身上:“重琉璃在南天河尽头的一处秘境里。那个地方清净无人,比这里更安全。我也派了人在四周看着,你尽管放心。”

    “重琉璃最好无事,要是有事,我一定不会原谅你。”洪宁襄目光里流露出了一抹少见的寒芒。

    “在你心里,究竟是咱儿子重要。还是那个祸胎更重要?”石定峰目光探究地看着她。

    当年,在她还未记起她的真实身份时,他就告诉过她,是柳青冥的算计才害得他们之间误会重重,可那时候她却不相信他的话。他还记得,在清琼门,叶钦和她待过一个晚上,那一晚他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但那一晚他过得很煎熬,当时他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没有探听他们说了什么,可后来他借故发怒,她主动坦白了叶钦就是鬼面人的事,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柳青冥必定把他复活她的实情都坦白了。她明知道是柳青冥封印了她的记忆,她也仍然想要偿还柳青冥复活她的恩情。他辛辛苦苦找到她,本以为一定可以挽回她的心,却悲哀地发现,这一世,在她的心里,他已经不再是唯一可以任她依靠和信任的男人,柳青冥已经把他的名字和给她的第一印象,深深刻进了她的心里。

    他最担心的,已经不是魔子会给她造成什么麻烦,而是她会因为魔子和柳青冥纠缠不清。

    “如果我说一样重要呢?”洪宁襄反问。无论是小石头,还是重琉璃,都和她有着割不断的血脉联系,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何分得出谁更重要?

    “那我会帮你把那个祸胎早点还给柳青冥,免得让你为难。”石定峰松开了她。

    洪宁襄跺脚道:“用不着你费心,我要亲眼看到重琉璃化形!”

    “那祸胎化形,还早着呢。”石定峰冷哼一声,“咱儿子马上要过十岁生辰了,你这个当娘的,是不是应该准备礼物了?”

    说完,他拍了拍她的肩,回到桌前坐下来,“对了,商会令牌里面的个人说明,是可以修改的,等你什么时候户头资产到了特级贵宾的级别,就可以去申请了。”

    “多谢提醒,我迟早会修改那个说明的,到时候,我还会帮九爷开一个子户头,把这些年欠你的都换成灵石,统统还给你。”洪宁襄冷哼道。

    以前她是没资本和他谈这些,现在她有门路可以挣家业了,自然要和他算清楚,既然已经决定**带儿子,她就不会再依靠他什么。

    “不必了,你把我的那一份,留给咱儿子吧。”石定峰端着一杯灵茶,手微微颤了一下,虽然他自持定力过人,难免还是被这女人的倔强刺伤了。

    “放心,儿子的那一份我也不会落下。”洪宁襄撂下这一句,转身走了。

    自从石鸣身上的痒疹痊愈后,洪宁襄就开始亲自整顿清水阁的内务,上至吴行、常岩这样的管家,下至最低等的看门家丁,洒扫洗衣煮饭的丫鬟,全部敲打了一遍,衣食住行,每一样都亲自过问,不留任何疏漏。总之在生活上,不能亏待自己和儿子,至于石定峰,那就不在她操心的范畴了。

    当然,每日的修炼是不能落下的。

    洪宁襄知道小石头有九爷罩着,就算父子之间再有隔阂,生活上也是过得锦衣玉食的,吃穿用样样不愁,虽然没到那种要月亮给摘月亮的程度,但只要儿子想要的东西不过分,九爷也是会满足的。洪宁襄检查过石鸣的小金库,有九爷给他的储物袋,也有朱宸风给他的乾坤袋,里面装了不少好玩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法器和符箓。

    洪宁襄琢磨了几天,思考到底要送什么生辰礼,儿子物质上什么都不缺,如今最缺的就是修为根底了。那不如送他一套功法好了,现在她手里最好的功法,莫过于《天一秘典》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来啦~~(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