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妻多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恃宠而骄

    焚月剑灵自小就在鬼渊长大,虽然化形后的修为才刚到筑基初期,可她有焚月剑体作为仰仗,所以性子难免骄傲、刁蛮,不将人类修士放在眼里。最开始被洪宁襄打上血契时,她的确排斥这个主人,可后来认识了重琉璃,她对洪宁襄的态度才逐渐地转变。重琉璃是魔子,在正道修士看来,饲养魔子,无疑是和正道作对,可主人却敢冒正道的忌讳对重琉璃这般照顾,这一点让她对主人刮目相看,也心服口服,认定了这个主人。

    现在主人虽然是以名义上的侍妾身份,住在九爷的庄子里,可她和重琉璃都清楚,九爷有多么看重主人。这个中年管家根本不了解九爷对主人的感情,就敢这么大呼小叫,简直是没脑子的蠢货。

    小月的反驳之词,直接让中年管家气得青筋暴跳,神识一扫就看出小月乃是妖灵,不是人类,立刻喝道:“哪里来的下贱东西,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他很不客气地就要对小月动手,却见空中悬着的石剑猛地刺了过来,中年管家被一股强大的剑气击退到数丈开外,脸色阴晴不定地盯着洪宁襄!这丫头虽然修为低他一层,手里却有这么一柄厉害的剑器,他竟然看不出是哪个等级的剑器,这等好东西定是九爷赏她的吧?

    洪宁襄招回焚月剑,“小月,你先回去。”小月冲着中年管家做了个鬼脸,随即化作一抹白光冲回了剑体。

    “这位前辈贵姓?”洪宁襄转向了中年管家,不紧不慢地问道。

    对方听到“前辈”二字,脸色松了几分,哼道:“免贵姓常。”

    “好,常管家,我且问你,这里是谁的庄子,这里谁是主人?”洪宁襄笑问。

    “自然是九爷。”常管家脸色开始僵硬。

    “你说小月下贱,那常管家你呢?如果你这么高贵,怎么愿意替九爷卖命?我看你是不想做奴才了,想让九爷开除你是吧?”洪宁襄故意蹙着眉,“这弄丢别人饭碗的事,有点缺德,我是跟九爷告状呢,还是告状呢?”

    “你——”常管家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是一介散修,当初被招募到这个山庄做事,是跟九爷签了契约的。九爷每个月都会发放丰厚的修炼物资,他的职责就是协助吴大总管,做好庄子里的护卫工作。要是被九爷开除,不但违背了契约会受罚,自己还会损失一份好差事。要知道他手底下好几个修士,都在眼馋他这个位置呢,他可不能因为这件事丢了饭碗,便宜了手下那些人。

    洪宁襄拿剑指着洞口,“从今天开始,我以后每天都会来这里修炼,如果你觉得我妨碍到了你,大可去向九爷告状。你要不怕丢了饭碗,现在去试试。”

    常管家气呼呼地走了,这个湘夫人他是管不了了,不过,他就不信,吴大总管会纵容她在庄子里横行霸道。

    结果,常管家找到吴行把湘夫人在引灵山修炼一事说了之后,吴行却回了他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我劝你,最好不要管湘夫人的事,丢饭碗事小,要是惹怒了九爷,他会要了你的命。”

    结束了一天的修炼,洪宁襄从引灵山回来后,就吩咐丫鬟张罗晚饭。

    傍晚时分,石定峰难得地过来陪娘俩吃饭了。

    洪宁襄现在完全拿九爷当透明人,自顾自给儿子夹菜,看着儿子埋头吃饭,心里无比踏实。但她并不满足于留在庄子里,等儿子病好了,她迟早都会带他走的。安顿了小石头睡下后,她打着出去散步的借口,又去了引灵山修炼。

    地下河边,洪宁襄把焚月剑放了出来,让小月和重琉璃分开修炼,自己也选了一座引灵阵,就在旁边盘腿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石定峰的声音:“你如今倒是越发胆大了,连吴行和常岩都敢训斥?”

    终于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了么?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恃宠而骄,借着他的威名镇住所有不服的人,他不是宠她疼她么,她倒要看看,他还能忍受她多久!洪宁襄轻哼道:“我有何不敢,反正这湘夫人的名号,是九爷所赐。我不好好用一下,岂不辜负了九爷的心意。”

    石定峰站到了她身前,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黑得如洞顶的夜空,“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回心转意?你还要恨我多久?”

    洪宁襄迎着他的眸子,眼神少见的有些空洞,“九爷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与其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倒不如多关心关心儿子。我可不想再有第二个林双双,为了得到九爷的垂怜,接近我儿,利用我儿!”

    石定峰心底一阵刺痛,他以为林双双的出现,多少会激起襄儿对他的爱意,他甚至盼着她像个小女人一样吃醋,可没想到襄儿只在乎儿子的感受,对他淡漠得就像个陌生人。这些天她全部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儿子刚好一点,她又争分夺秒地修炼,他知道她定是在计划逃走,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开他吗?他神识一下子定到了焚月剑身上,发现重琉璃的修为果然又见涨了,为了重琉璃安全化形,她一定不会留在清水山庄的罢?他真不该纵容这个祸胎待在她身边!

    “你、你干什么?”洪宁襄察觉到不对劲刚要阻止,但她速度慢了一步,就见石定峰已经伸手把焚月剑抓在了手里。

    “娘亲,娘亲,救救我!”

    洪宁襄冲过去抢夺焚月剑,石定峰手上青光一闪,焚月剑已经消失不见,小月也被一股强大的威压逼回了剑体内。

    “把琉璃还给我!”洪宁襄愤怒至极,手上打出了法诀,却被石定峰抬手抓住了手腕。

    “我帮你保管好焚月,让重琉璃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修炼。”石定峰下巴抵住她的发顶,“只要你乖乖留在山庄里,到了时候,我自会将他还给你。就算你和这个祸胎有多亲,在我眼里,他就是柳青冥的分身,有他在的一天,柳青冥都不会轻易罢手。你想还柳青冥的恩情,所以养着他,我尊重你,也可以成全你,但你要是为了这个祸胎,想跟我分开,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你敢伤害琉璃,我——”洪宁襄未说完,就被石定峰封住了嘴唇。他按住她的脑袋,挑开她紧咬的牙齿,肆虐了一番,手有些失控地伸进了她的衣裙,突然感觉脸上滑过一抹冰凉,石定峰猛地清醒了几分,松开她。

    他伸手拭掉她眼角的泪水,“放心,你辛苦把琉璃养大,我怎么舍得伤他。不过是代你照看一段时日,也免得你照看咱儿子力不从心。”说完,他怕了拍她的肩膀大步离开。

    洪宁襄咬牙盯着他的背影,心底的恨意渐渐化作一道彻骨的寒光,盈满双眸。(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