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大明佛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四章 破我执

    紫轩小说t259    悟虚亦在这光辉灿烂的都市里,这似乎无处不在的星光里。.

    神潜消失了,悟虚徘徊摇晃着,却似乎也失去了方向。他胡乱走着,心中焦虑着,带着浓烈的酒气,看上去似乎随时便会如酒蒙子一般烂醉而瘫倒在地,人事不省。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在乎这个小孩,如此在乎他身上的一切,以至于如此失态?

    悟虚,猛然摇摇头,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些。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妖!天妖不但对自己,也对神潜,使用了手段。神潜的遭遇和表现,似乎便是一种宣告,一种预示,不停地告诉悟虚,这一切也将是自己不可避免的遭遇和变现,或者说宿命般的结局。

    “这说明什么?”悟虚喃喃自问道,“这说明,这一切都是外界的干扰,而非我的本心!我还是我!他是他,我是我!”

    路人侧目,带着讥诮的神情。

    悟虚却似乎真的因这么一嗓子而清醒了不少。他径直回到了住处。

    这住处,也是神潜的住处。进了大周朝京城,悟虚生怕神潜出事,便带着神潜住在一起。在这里,悟虚传曼陀罗法界法门于他,初闻佛法的神潜第一次潜心修习法门。

    这一夜,悟虚端坐在榻上,默默观照己身,乃至识海。自己这肉身,妖气充溢,有很多妖兽图案,就像黑道小混混的纹身一般。自己这识海,也似乎总有一丝若有如无的妖气,颜色也染上一层暗红。很明显,天妖的手段还在。

    悟虚,思虑良久,在识海之中,将海音螺置于自己神识之体手中,并且催动了其佛门气息。许久以来,观世音菩萨所赐予的这件法宝,悟虚本能地有些不想过多接触和使用。道理很简单,海音螺中,一方天地,乃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悟虚到现在,隐隐感觉,便是一法界。悟虚要无本尊,观自在。便不能处处依仗于此。但此刻,悟虚却也顾不得这些。

    悟虚神识乃至肉身,再次进入海音螺中。如同先前一般,悟虚随即化作观世音菩萨法相,这表示悟虚可以以其之身份,统御此方世界。悟虚这次,没有逃避,反倒主动观照起来。

    悟虚先以神识之体,在识海之中施展出曼陀罗法界。此法界之中,悟虚即起持柳观世音菩萨法相,诵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这海音螺,的确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之一。悟虚如此这般,便有万千浓郁精纯的佛门愿念之力,从四面八方涌入。顿时,法曼陀罗法界中,持柳观世音菩萨法相,便凝实无比,金光闪耀,犹如重塑金身一般。不仅如此,此法相还不断变幻,三十三应身,尽皆显现。与此同时,外显出来,高悬在海音螺此方世界中的观世音菩萨法相,亦如此变幻显现。

    更有万千浓郁精纯的佛门气息,从四面八方涌入观世音菩萨法相(悟虚肉身)悟虚肉身曼陀罗法界(万妖之身雏形),顿时消散,百兽纷现,却全都恭顺无比,如被度化,更有的,竟然可以以先前修为境界显现人身,恭敬围绕。

    还有那六纹福令,忽然激射出六道光芒,光芒中隐约出现六个面容,其中之一位,妖气缭绕,显然是天妖。这六个面容,尽皆面露诧异之色,尽皆又有异动,光彩涌动,似乎要从远处赶来。但海音螺,岂是那么容易进来的,只是数息之间,便被观世音菩萨法相施展法印,给镇压封禁在那福令上面。

    。。。。。。

    海音螺中,明心率海螺寺众僧,还有那潘若雪潘若怜姐妹,在海螺寺大雄宝殿前,合掌跪拜不已。

    待到三十三应身转现遍了,那百兽如度化般,不潜入悟虚肉身,而虔诚飞进悟虚神识而使现的曼陀罗法界中,悟虚方才朝着下方望去,感慨不已地望着明心等人。()

    这些人,自己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或者说定然在这一方观世音菩萨道场中,清静安宁,有大欢喜。至少他们都还有这种可能,毕竟还是一脸虔诚,洋溢着喜悦或者从容。

    “菩萨!弟子等在此恭迎多时。”带头的明心,见悟虚将目光将目光投射下来,当即恭声说道。

    悟虚,此刻扮演地是观世音菩萨的角色,或者说为其代言,当下也不矫情,朗声言道,“汝等免礼,速速起身。”随即徐徐落地下来。

    忽然,悟虚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气息,侧身一看,那放生许愿池中,静静地浮着一盏莲灯。此莲灯,通体纯青,有两层花瓣,外六内三,悉皆绽放,正中有一点无根白焰,状若莲子。

    “前些时日,此莲灯从天而降,落在寺中放生许愿池。初始,沉于池底,状若废铁,后逐渐浮出水面,化作如此形态,又生起一点灯火。明心,曾试着摄取近前而一观之,但此灯却好似生了根一般。”明心,忽然指着身后说道。

    这正是自己放入海音螺中的九叶青莲灯。悟虚心中了然,仔细端详了片刻,试着打出自此灯中习得的手印法诀。只见,这莲灯徐徐升起,至悟虚身前,安静地悬浮着。悟虚,又试着继续施展手印,又见那一点白焰,忽然飞起,径直没入观世音菩萨法相之中。

    悟虚见此,即起明悟。这一点白焰,实乃九叶青莲灯的根本。先前,自己所看到的九叶青莲灯,其实不过是尚未解禁的表相罢了。直到后面,天妖和大周朝一名同级别的高手联手一击,看似是将莲灯打得几乎毁去,但却破开了大半的禁制;若是那时,悟虚能够提供足够充足的佛门念愿之力,则此灯真实形态即可显现。但悟虚修为相对来说还比较低微,当时自身又受了重伤,是以此灯神物自晦,看上去犹如破铜烂铁一般。所幸,悟虚又将其放入海音螺这一方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之中。莲灯本就是佛门宝物,在此道场中得到极大滋养,是以才恢复如此;而悟虚之所以能驱动,或者说能令此灯主动飞来,进入法相之中,一则是因为悟虚先前在此灯中习得一些手印,二则则是因为此刻悟虚外显的是观世音菩萨法相,在此刻此处,便等同于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却不知道,自己可否将此莲灯摄取至自己的法界或者识海?悟虚,心念一动。那莲灯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的法界之中!只不过它似乎极具灵性,进来之后,绕着悟虚曼陀罗法界那本尊法相飞了片刻,便似乎想要逃离出去。

    悟虚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只是觉得应该将其留在法界之中。于是,悟虚急忙驱动法界本尊观世音菩萨法相,继续施展那先前自莲灯中习得的手印。只可惜,这些手印,似乎悟虚学得不全,只堪堪能延缓莲灯飞离的速度而已。

    如今这个情形,其实非常微妙。首先,悟虚肉身和神识在内,是整个儿进入海音螺的。随后,悟虚肉身便变作了观世音菩萨法相的样子。但此次,悟虚有心沟通借助海音螺的力量,是以,悟虚神识之体在识海之中,也施展出了曼陀罗法界。此曼陀罗法界,之中,早有本尊,持柳观世音菩萨。悟虚通过此法界本尊观世音菩萨法相,诚心观照观想,由此便与海音螺道场强自施加在自己肉身上的变幻,也就是显现在海音螺此方世界的观世音菩萨法相,建立了某种对应关联。此对应关联建立之后,法界之中本尊,刹那间获得三十三法相或者应身,而显现在海音螺中的观世音菩萨法相,则更加庄严,真实,灵动。这预示着悟虚与海音螺,与观世音菩萨,联系得更加紧密了。()或者说,也可以简单点说,悟虚可以更加自由方便地借助海音螺道场之力,同时悟虚算是真正心甘情愿地在自己曼陀罗法界中奉观世音菩萨为本尊了,某种程度上等于虔诚皈依在其座下。

    那莲灯也正是因为此,一时没有分辨出来,误以为里里外外,悉皆是观世音菩萨于此方道场的法相化身。待到进了悟虚曼陀罗法界,方才发觉另外悟虚的存在。它本是天地间的一种灵火,焚烧一方,后被佛门一位菩萨炼化,所以自视甚高,根本不屑和悟虚打交道。

    悟虚,施展完手印之后,见莲灯仍要执意离去,便是法界也是拦不住,情急之下,灵机一动,此处乃观世音菩萨道场,此灯又是由观世音菩萨之威严故而入己法界,当下手结莲花印,口诵六字大明咒,将心神尽皆用于顶礼观想法界本尊。

    便于刹那间,法界本尊动了起来,现种种应身,遍布法界。每尊应身,威严无比,皆手持莲花印,口诵六字大明咒不止。一时之间,法界似乎无穷无尽,无边无际。那小小白焰莲灯,无论如何飞,不管飞得多快多远,都无一不是落在一尊观世音菩萨应身周围,难以逃脱。

    这时候,悟虚有一种我即菩萨,菩萨即我的感觉。海音螺的无穷无尽的佛门念愿之力,佛门气息,似乎随时尽可为其所用。也正因如此,自己这曼陀罗法界之中,方能刹那显现三十三应身,且每一应身都威严无比,皆可拦下那原为天地灵火的莲灯。

    同时,悟虚还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妖气全无,纹身全无,但那些妖兽依然还在,只不过全都没了妖气,反倒是多了些佛门气息,以一种灵体的形式,潜伏在悟虚肉身各处穴道之中。他们依据原先的境界修为,或保持着妖兽原形,或半人半兽,或完全人形,只不过容貌体态颇有些异于常人。他们一个个在悟虚的观照之下,真实不虚,活灵活现,但却又丝毫不影响悟虚体内佛息灵气的流动运转。悟虚甚至清楚感觉到,自己已然可以以肉身施展那曼陀罗法界来。若是施展出来,那些犹如灵体一般的妖兽便会化作一个个真实的活生生的存在,每一个都各具自身先前的修为境界乃至术法神通,但每一个都与悟虚有一种血脉相连的关系,悟虚随时可以任意附身上去。

    这样一个因果关系,悟虚既兴奋又怅然,因为悟虚隐隐觉得,自己与观世音菩萨之间也似乎有点类似于此。自己既尊观世音菩萨为法界本尊,借用其道场之力,自然亦当承受起因果。

    无尊像,观自在!何其难也!一个人在世间,作为个体,有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也必然会经过许多磨难,尤其是修行,须得有经典,须得有善知识,须得有前辈先贤的法与术的传承,须得有宗门上师的庇佑加持。。。。。无尊像,何其难也!便是自己这具肉身中,看似无尊像,其实自己便是本尊。

    自己所苦苦坚持的所谓道,所谓理想信念,这种种,是否也不过是一种执念?一种我执?

    罢了,罢了,生命中若有不能承受之轻,便当暂且放下来。悟虚心中暗自思量着,暗叹一声,暂且放下了某些执念,怅然若失之际,却又觉得似乎踏实了几分。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悟虚默默诚心念诵道,然后静静地看着那不情不愿却又乖乖地飞回来的莲灯。

    莲灯既已摄伏,关于其一切的信息便自动传到了法界本尊,同时亦被悟虚知晓。此灯本名青莲灯,前身乃是天地之间的一朵灵火,莲花状,外青内白,恰似一颗猛烈燃烧的小恒星,后辈佛门前辈高人耗费心力,炼化成灯,内护心神,外照幽冥,焚灭邪魔等一切外道之神念。只不过,须得配合充足的佛门念愿之力,还有相应的御使之法,亦即悟虚先前尚未学完的那套手印。这套手印,名为摩诃青莲神火大手印。

    悟虚借着这海音螺中庞大的念愿之力,将此摩诃青莲神火大手印细细参悟遍了,直到彻底纯属掌握之后,方才从定中而出。

    悟虚一出定来,便看见明心等人,齐齐跏趺而坐,合掌诵持心经。而海螺寺上空,此刻正隐隐有六道奔雷涌现,每一道都好似千里长龙,那声势极其惊人。

    悟虚心中了然,方才自己一入这海音螺中,海音螺那自成一方洞天的独特气息便惊动了那六位通玄大修士,他们的神识,几乎是瞬间便赶了过来,只不过悟虚却是已经进入了海音螺道场之中,并且借助观音菩萨此道场的无边念愿之力,生生切断了他们与自己先前留在那六纹福令上面的神识联系。但他们必然已经赶到了自己的住处或者说消失之处,用尽一切办法,搜寻自己,由此也就造成了此刻海螺寺上空的异象。

    悟虚望着海螺寺上空,那六道忽隐忽现的电龙,心中一沉,知道海音螺已经被六名通玄大修士盯上了。好在悟虚此次进入海音螺,主动祭出曼陀罗法界,且法界已奉观音菩萨为本尊,诚心全神地观照观想之下,彻底沟通固定了与海音螺的因果关系,知晓了海音螺许多应用之法。他当即率明心等人,入海螺寺大雄宝殿,各自端坐,诵持观世音菩萨法号不已。立时间,便有浩荡佛门信愿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聚集在海螺寺上空,复又变作许多护法金刚,飞至高空,各自镇压一方。那六道长龙一般的奔雷,随即渐渐无声淡去。

    。。。。。。

    悟虚推测得没错。当悟虚打开海音螺,纵身进入之时,包括天妖在内的那六名通玄大修士便尽皆感应有异。他们一个个几乎是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凭着对六纹福令的感应,纷纷将神识投射了过来,只不过因着在大周朝都城,还没有尽力而为。也正因为如此,悟虚方才能从容进入海音螺,却没被他们堵住。但这些通玄大修士,随即发现悟虚消失不见,这就相当于悟虚就在他们面前而无端消失了!

    悟虚竟然有一方洞天!

    六位通玄大修士,当即飞身前来,齐聚一起。为了不惊动其他人,他们首先便是联手布下了一个结界,然后各施神通术法,各自搜寻起来。

    悟虚虽遁入一方洞天,但那洞天法宝,却就在此处!而且,从悟虚的真实身份,和先前的气息感应推断,这个洞天法宝,必然乃是佛门之物!

    但在这悟虚和神潜所居之处,佛门之物却是没有几样。且,尽都是神潜之物。一尊世尊佛像,一尊观世音菩萨像,数本佛经,一串佛珠,这都是悟虚在重山城和这神京城中花钱购置,送给神潜的。只是这六位通玄大修,却是不知道。是以,他们前期全都是在这些物事上下功夫,浑然没有留意那好似被神潜随手扔到床榻下面的海音螺。

    直到最后,那些佛像佛经佛珠,在六位通玄大修士蛮横无比地神识探查碾压下,无声地化作粉末,而那个明显是悟虚和神潜之物的海音螺,却纹丝未动,丝毫无损,六名通玄大修这才齐齐将目光投向它。

    但,任凭这六人如何,海音螺也没有一丝特别反应,只是偶尔响起如有若无的低沉海螺声。

    良久之后,其中一人说道,“阿弥陀佛,看来那悟虚定然是在此海音螺中,洞天法宝有主人主持,外界是很难强行进入的。莫若这样,待其出来之后,我等再择机与其详谈。”

    另外一个慑人的声音,尖锐响起,“什么择机而谈?!延品大师,你莫不是眼看悟虚也是佛门中人,有什么其他想法?”

    “阿弥陀佛,”先前那人,随即答道,“我等所图之事甚大,又恰好急需一洞天法宝,老衲又怎么会藏有私心呢?只不过,诸位也看到了,我等联手也无法破开此物,这明显是此洞天法宝已经认悟虚为主。所以,炽炎魔君莫要心急,一切等其出来之后,我等再从长计议。”

    “哼,若是让老夫带回去,放在魔窟中,日夜以本君无相修罗魔焰焚烧,不出一月,便可炼化。”那被称作炽炎魔君的,狠狠地说道。

    “此乃佛门洞天法宝,莫说一月,便是三月,魔君恐怕也没有把握?”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哼!诸位要是信得过,老夫担保一月之内,大功告成!”炽炎魔君不甘心地吼道。

    “罢了罢了,就算我等信得过你,魔君你又在一月之内将其炼化,但此等法宝,一经出世,定然是天有异象,气息惊人,到时候怕是整个天外天都知晓了。”又有一个声音,不偏不倚地说道。

    此人此话,显然颇有道理,一时之间,再无其他声音响起。

    直待半晌之后,方有一人,对着天妖说道,“也罢,待这个悟虚出来之后,我们再相聚此处,从长计议。”此人似乎颇有威望,他这一说完,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六名通玄大修士瞬间便走了个干净。

    当然,不但海音螺,便是悟虚和神潜整个的住处,全都被他们布下的结界封锁住。自然,每一位通玄大修士,也都又各自留下了神识印记。

    。。。。。。

    海音螺中,悟虚见上空,久久没有了动静,方才命明心等人停了下来,各自散去。他静静地端坐在佛像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这一次,自己主动在这道场之中,奉观世音菩萨为法界本尊,放弃了一些东西,但也得到许多东西。青莲灯不必说,还有这海音螺,许多妙用尽皆被悟虚知晓掌握,还有自己那些隐患,尤其是天妖使了手段的肉身,也妖气全无。

    暂时而言,似乎是利大于弊?悟虚自己也说不好,毕竟自己不是完全随心选择,是有点被逼如此的。

    但有一个近在眼前的棘手问题,却让悟虚不得不自我决断。那就是出不出去?何时出去?要知道,海音螺被识破底细,外面定然有所布置。说不定,自己一从海音螺出来,那六位通玄大修士,便全都站在了自己面前。

    悟虚苦苦思虑着应对之法,却是无计可施,总觉得难有周全。最后,悟虚一狠心,自言自语道,“总是须得要出去的。眼下我已经算是海音螺半个主人,与其心神相连,自己只要神识之体在曼陀罗法界之中,一个起心动念,便能回到这里来,想来他们纵然是通玄大修士,也不能瞬间突破自己曼陀罗法界,将自己神识之体完全控制住?要知道,如今这神识之体化作的法界本尊,乃是观世音菩萨法相,通过此次道场观照关联,是随时可以御使海音螺的。待出去之后,只有小心一些,只要稍有异常,自己应该也可以及时回来,大不了损失此肉身而已。”

    待到真正出去之时,悟虚想了又想,还是把自己这具肉身先留在了海音螺中,毕竟自己以肉身为法界,修出来一个肉身曼陀罗法界,实在难得,说不定以后有大用。那便神识祭起曼陀罗法界,先出去看看再说。

    大约是刚刚得了许多好处的缘故,悟虚一时间,又不由为自己的机警所得意起来,遂在神识之体化作法界本尊后,双手合十,半是感慨半是自嘲道:

    心有我执多磨难,交给菩萨偷个懒。

    修行不止假大空,肉身也能筑法坛。紫轩小说t259(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am.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